第256章 退路

    “宋大哥你……”云舒犹豫了一下。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怎么说。

    “觉得我算计得太多?”宋如柏见云舒犹豫地看着自己,动了动嘴角,却只是摇头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宋如柏。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敦厚老实的人。”他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慢慢地靠着椅子轻声说道,“不看起来老实可怜一些,我爹与继母怎么会叫我好过。”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云舒对自己的想法,可是一双眼睛却看着云舒没有转动,云舒倒是接受得很快,想了想觉得宋如柏说得很有道理。

    如果是真的那样老实沉默的性子,早就被宋如柏的继母拿捏死了。

    她从前和宋如柏也不过是平常的往来,人家为什么要对自己露出真实的一面呢?

    “可是你现在……”现在怎么在她的面前露出真面目了?

    “此去北疆,只怕凶多吉少。”宋如柏的确是想博一个前程,可是也知道如八皇子这样被皇帝厌弃的皇子前程只怕有限。他看着云舒说道,“我是沈家举荐,八殿下提携,因此如果背主,这一生都不会再被人信用。”就如同那些为了自己的家离开了八皇子的侍卫,就算是情有可原,可日后在京城里只怕也不会再有半分前程了。宋如柏见云舒并没有厌恶这样的自己,面容慢慢地柔和了几分,对云舒说道,“多谢你。”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云舒自己也不是什么老实贤惠的人,平日里也有许多心机没有被人知道,因此也不在意宋如柏从前的不一样。

    她只是问道,“宋大哥,你从前对我和翠柳,还有陈叔他们的心是真的吗?”她不需要宋如柏用真面目面对自己和关心宋如柏的陈白一家,只希望宋如柏对他们的这份心是真诚的。见她问得认真,宋如柏点头说道,“是真的。”他目光肯定,云舒看着就笑了,点头说道,“那就行。其实无论你有什么样的面目,只要没有辜负我们对你的真心就足够了。”她笑容柔和,宋如柏的目光越发柔和了几分,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一个大大的袋子来递给云舒说道,“这个你帮我保管。”

    “这是什么啊?”云舒下意识地接过,便好奇地问道。

    这袋子薄薄的,仿佛里头都是一些纸张的样子,只是这是宋如柏的东西,她并没有想过打开看看。

    宋如柏已经又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锦袋来,推到云舒的面前,看着烛光之下一脸好奇的云舒。

    “你都打开。”他平和地说道。

    此刻屋子里安静得很,云舒犹豫了一下,先把锦袋打开,只觉得这沉甸甸的锦袋里头顿时金光一片。她先吓了一跳,被里头的那些金首饰给吓坏了,正茫然地看着宋如柏的功夫,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扯开了锦袋去看里头那些叫自己格外熟悉的金首饰,看了一会儿不由抬头对宋如柏惊讶地问道,“怎么在你这里?”这些是当初云舒急着买如今这个宅子,却钱不够用,因此拿了自己素日里得了主子赏赐的金首饰来作为自己买宅子的银钱。

    她之前的确是把这些金银求人送出来给宋如柏张罗。

    可是这些应该在卖了宅子的老翰林的手里。

    “……没什么。只不过是那位老大人想要银子,因此这些首饰我没有动用,先用我的银子垫付给了那位老大人。更何况这些首饰……当初你积攒不易,当做银钱给了人十分可惜。你也有些舍不得。”见云舒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宋如柏欲言又止,只是最后却轻描淡写地说道,“也不是什么费事的事。只是从前我没有来得及还给你。”他并没有把这些金首饰放在心上的样子,然而云舒却一想就发现,那岂不是说明买这宅子,宋如柏是帮自己垫付了银子的?

    那宋如柏是吃亏了。

    “那我把银子还给你。”云舒急忙说道。

    她当初手里没钱,因此才拿这些首饰来买宅子。

    如今她银子有许多,而且也知道了宋如柏是帮了自己的忙,自然是要把银子还给他,不然她成什么人了?

    “你不必给我银子,因为我这一次去北疆生死难料,给了我银子只怕也是没用的。更何况陛下明日就叫我与八皇子离京,这样逼迫,只怕路上还有许多刻薄。银子带在身边我只怕也保不住。”皇帝虽然放了八皇子,可是显然没有父慈子孝,重归于好的意思,甚至叫八皇子连一天都不许停留,今日被放出来,明日就要从京城离开,去北疆那种苦寒的艰难的地方。

    宋如柏见云舒没有说话,咬着嘴角看着自己,便摆手说道,“都放在你的手里。日后……”他缓缓地说道,“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你再还我不迟。”他看起来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可是云舒却觉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看着宋如柏问道,“陛下一天都不能宽容吗?”她觉得八皇子和宋如柏被这样赶出京城过于可怜,心里不由多了几分伤感,宋如柏短暂地应了一声,又把那个大袋子叫云舒打开,从里面滑落出了好几张房契地契还有银票。

    云舒心里正难受呢,垂头看见这几张房契地契,顿时不知该怎么说话了。

    她觉得手上的这些东西沉甸甸的,一时茫然地看着宋如柏。

    这里面,光是京城的宅子就是两座,还有三个铺子,五百亩的良田还有三千两的银票。

    “这是什么?”她虽然这样问,却一下子都明白了。

    这应该是宋如柏的身家。

    可是宋如柏刚在八皇子身边不到一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身家?

    “这是我的全部的家底,都在这里。当然,是暗中的,不是明面上的。”宋如柏在云舒隔壁的宅子的房契并没有再里头,见云舒茫然地看着自己,他便对云舒说道,“我在明面上的身家的一切都放在隔壁,不会混淆在这里面。这都是别人不知道的。小云。”他顿了顿,对云舒说道,“你一向为人赤诚,也愿意帮助别人,对人也没有保留。”如果云舒是个小心眼的,怎么会拉着翠柳一块儿做生意,并且把自己的银子往陈家一扔,随陈白去帮自己张罗良田铺子,从不担心陈家会不会贪墨甚至夺走自己的产业。

    宋如柏这些时间都看在眼里。

    云舒真诚。

    可是也太过真诚。

    “我不是叫你提防陈家。其实陈家对你很好,你也并不需要提防,从前怎样日后怎样就是。只是做人不能不给自己一条退路。”宋如柏看着没有说话的云舒说道,“这些东西留在你的手里。你为我保存十年。如果我十年之后还不回来,这些东西就是你最后的退路。”他的这话叫本来安静没有说话的云舒霍然看他,急忙说道,“宋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宋如柏是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她不成?

    见她露出不安的样子,宋如柏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小云,日后我不能再护着你。这算是最后的维护。”他的面容柔和,对急得不知该说什么,总之把手里的这些东西都丢到他面前不肯答应的云舒轻声说道,“如果我能回来,必然是与八殿下风光至极地回来,这点小小的产业必然不会再放在心上。如果我回不来了,那只怕已经埋骨北疆,那这些东西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可是你不一样。小云,你拿着这些东西,你得答应我,绝不会在任何人面前露出来,不要叫任何人知道。无论日后怎样,这些都是你的退路。”

    无论云舒日后遇到什么,就算是她如今在外头那些风风火火的一切都不在了,被人败坏,被人算计了去。

    可是云舒只要守着他留下的这些,都不会有饥寒交迫,颠沛流离的那一天。

    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不行。宋大哥,这是你的东西。你是想要把它们都给我吗?我不会要的。”这和刚才的金首饰不一样,云舒用力摇头。

    “拿着吧。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还可以给你留下什么。”宋如柏却看着云舒笑了笑,对她温和地说道,“就当做是……我饥寒交迫的时候,当我如今这么落魄,可是你却依旧愿意给我一口热乎饭,问我一声安好的感谢。”他见云舒摇头,便说道,“更何况除了你之外,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除了给你,我还能给谁?给陈叔吗?陈叔是唐国公心腹,并不需要这些。可是这些东西日后却可能会叫你一生都安稳。”

    他希望云舒就这样安稳地度过一生。

    云舒却觉得自己的心里难受极了。

    她知道宋如柏是关心自己,希望自己在现在有钱有产业的时候,还有最后的安稳还有避风港。

    可是她怎么能厚着脸皮接受呢?

    这不是一块点心,也不是一件衣裳,而同样也是宋如柏的最后的退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