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不同

    显然,这有避开云舒的意思。

    云舒顿了顿,没有辜负宋如柏的这份好意。

    显然,宋如柏也知道如今是八皇子身边的人,就算如今被放出来,可也浑身的晦气,不愿意牵连了云舒。

    既然这是云舒的好意,云舒也不会非要表现得自己什么都不害怕地去看望关切宋如柏。

    她……到底是个胆小的人。

    而且她是唐国公府的丫鬟,在做什么之前,也唯恐为主子招惹了祸事。

    说不定就有人在观察宋如柏出来之后和什么人有往来呢。

    因此云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一脸很平常地拢了拢身上的斗篷,没有再多看宋如柏的家门一眼直接回了自己的宅子。等宅子叫跟着自己回来的婆子们上了锁,云舒也不必婆子们陪着自己,只是叫把自己吩咐的饭食都收拾好了,就叫婆子们去宅子最后面的屋子去收拾东西,打扫之后就叫她们歇着。她一个人坐在自己安静的屋子里,等了很久,屋子里的炉子上的那些热腾腾的饭菜也没有精神吃。

    今日看见宋如柏算是意外之喜。

    云舒想着,想必那位传闻中的太妃娘娘真的已经把皇帝给说服了。

    毕竟宋如柏是跟着八皇子的,既然宋如柏都出来了,那八皇子想必也被皇帝原谅,也已经安然无恙了。

    起码,八皇子与宋如柏算是保住了性命。

    这样的时候,保全性命已经是最大的好事。只是云舒想到今日匆匆一面,宋如柏那浑身消瘦,身上的衣裳肮脏破败的样子,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这段时间一直担心宋如柏,不过现在宋如柏已经出来了,她就放心了,就再也没有别的担忧。反正只要人活着,其他的事情也都不重要了,虽然不知道日后皇帝对八皇子的处置,不过云舒就想着,虎毒不食子,皇帝也不可能明着就杀了八皇子吧。

    虽然沈家是谋逆之罪,可八皇子却并没有卷入这些罪名里,皇帝想要名正言顺地杀一个皇子,只怕自己的脸上也不好看。

    她想着自己的心事,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如今正是冬天的时候,太阳落山得快,才下午不多久就已经天色黑暗了下来。这古代也没有什么消遣,自然不及显然热闹,又是过年又是大冷天的,因此当日落之后,整个京城都变得格外安静了起来。特别是此刻云舒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大大的屋子里,哪怕屋子里暖和着,可是她还是觉得安静得叫人感到心里不舒服,正想站起来走动走动,突然听见门口传来轻轻的两下敲门声。

    敲门声很微弱,云舒却在寂静的房间里听得十分清楚。

    她一愣,顿时想到了什么,急忙走过去无声地开了门,果然,就见门口宋如柏一身黑色的布衣,整个人仿佛隐没在了黑暗之中,见云舒开了门,门里头屋子里一点暖暖的光落在了外面,还有屋子里的温暖一同驱散了外面的寒冷还有黑暗,他垂了垂眼睛,同样无声地从云舒的身边闪过快速地进了屋子。见他进了门,云舒心里也觉得十分担心,探着头往外看了看,见没有人察觉,顿时松了一口气,关了门走进了屋子里。

    她看着宋如柏,觉得宋如柏消瘦多了,身上却多了几分凛然的气质。

    这时候云舒哪里还顾得上问长问短的,急忙对宋如柏低声问道,“宋大哥,你吃饭了吗?”宋如柏被关押在宫中那么久,回了家里只怕什么都是冷的,什么都没有热乎新鲜的,此刻见宋如柏身上都干净了,她就知道宋如柏应该在家里已经沐浴过,忙走到一旁去忙忙碌碌地把炉子上笼着的一样一样的吃食摆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小声说道,“这是姜汤,这是热水,宋大哥,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刺激的东西。”

    她的声音很小。

    云舒觉得自己大概是一个有点自私的人。

    虽然担心宋如柏,也愿意给宋如柏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可是她还是希望不要惊动了人,把自己也陷入麻烦。

    如今和宋如柏往来,或许就是很大的麻烦吧。

    她一点都不想叫其他人知道,甚至不想叫宅子里的婆子们知道,虽然她有婆子们的身契,她们也在赵家做事多年可是说是值得信任的人,可是云舒还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因此,她刻意把声音放得微弱,因为她觉得宋如柏也是这么希望的。

    “没关系。”宋如柏的声音也微弱,见云舒忙前忙后地给自己倒了姜汤,他垂了垂眼睛把手里的一碗姜汤一饮而尽说道,“我这样的人的肚子不讲究这些。”他这样拼命活着的人,并不会在意那些所谓的饿了许多天吃了刺激的油腻的东西就受不住的话。此刻见云舒点了点头,从一旁的鸡汤里倒了一碗递给自己,她的手边还有白白的大大的包子,宋如柏动了动嘴角,对云舒说道,“多谢。”

    “这算什么啊。你快吃饭吧。”云舒不想去问宋如柏在宫中经历了什么。

    那样的经历,一定会很叫人感到痛苦并且黑暗,也绝不会是宋如柏乐意回想的经历。

    她只是坐在宋如柏的面前,看着宋如柏对自己道了谢,之后就埋头吃起了东西。他看起来依旧很沉稳的样子,可是吃饭却多了几分凶恶的感觉,显然是在宫里饿得狠了。就在云舒眼睛都来不及眨眨的时候,他已经一口气吃掉了一整翁的鸡汤,里头炖得烂烂的已经没什么滋味营养的炖鸡也吃得一干二净。他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喝着一旁的热水,又把面前的整整一盘子的卤肉都吃了,这才吐出一口气,看着面前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孩子。

    他把手里的空碗放下,沉默起来。

    “以后没事了吗?”云舒轻声问道。

    宋如柏半晌无语,之后声音有些平静地说道,“陛下饶恕八皇子。只是不能允许八皇子停留京城,命八皇子明日就出京前往北疆。”他的样子很冷静,显然已经接受了皇帝对八皇子的这个处置,淡淡地说道,“我与八皇子一同上路。”他看起来很平静,云舒却一下子愣住了,不敢置信地问道,“北疆?”北疆乃是极冷的苦寒之地,听说那里一年之中十个月都在下雪,天寒地冻,是最令人谈之色变的地方。

    这是把八皇子给放逐了?

    不可能啊。

    八皇子不是没有罪过吗?

    “是叫八殿下去从军。投奔北疆的总兵。”宋如柏见云舒露出诧异的样子,缓缓地说道,“陛下说八殿下没有罪过,不过到底沈家谋逆令陛下心里十分伤心失望。因此希望八殿下在北疆守卫朝廷,守卫陛下,也弥补陛下心里的伤心。”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勾起,显然对皇帝这样的话嗤之以鼻,云舒却更觉得诧异了,茫然地说道,“沈家在军中势力十分庞大,就算沈大将军死了,可是沈家的军中依旧故旧无数。把八殿下送入军中,这对陛下来说岂不是放虎归山?”

    八皇子与沈家的根基就在军中。

    皇帝还把八皇子往军中送。

    不怕八皇子笼络沈家从前的那些势力东山再起啊?

    皇帝这到底是怎么想的。

    “北疆苦寒,每年冻死的兵将无数,更何况八殿下出身显贵,未必扛得住那样苦寒的环境。如果八殿下被冻死或者战死在北疆,把陛下就不必自己动手,背负杀子之名。你只知道沈家在军中故旧无数,却不明白,沈家也有自己的军中宿敌。我听八皇子和我说了,把北疆的总兵就是沈大将军从前对大的敌人。陛下这是想要借刀杀人。”宋如柏不过两句话,就叫云舒听出了这里面的凶险,因此她不仅为八皇子感到十分担忧,又忍不住看着宋如柏欲言又止。

    “宋大哥,如果是这样……你还要跟着八殿下吗?”

    既然八皇子去北疆八成是去送死,那宋如柏跟着去,岂不是也前路渺茫?

    她十分担心。

    宋如柏看着她担心的眼睛,微微摇了摇头。

    “没有八殿下,我也如同丧家之犬无处可去。我都已经在宫中跟随八殿下熬出了宫,已经是殿下身边唯一效忠他的人,如今也不得不搏一搏。如果这个时候离开八殿下,我又能再去效忠谁?就算是找到了下一个主子,只怕身上背负八皇子旧将之名,日后我在京城也出不了头。不如再博一博八殿下的前程……”他顿了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云舒轻声说道,“八殿下到底也是一位皇子……就算被陛下厌弃,可是我也想要赌他日后绝不会一蹶不振。雪中送炭难,我是他最艰难时候追随他的臣子,他绝不会忘记我的忠诚。”

    他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晦涩。

    云舒一愣,看着这样的宋如柏,突然觉得他似乎多了几分从前自己从未发现的锐利还有谋划。

    这和从前总是沉默敦厚的宋大哥完全不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