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释放

    不仅这样,方夫人的形容也很憔悴。

    过年本来应该是热热闹闹,阖家欢庆。

    可是方家却似乎安静得不行。

    甚至方夫人的脸上就算是勉强掩饰,也露出几分叫云舒觉得不安的样子。

    不过这都是方家的家事,云舒也不好多事地询问,因此左右看了看便对方夫人问道,“方姐姐今日不在家吗?”她没有见到方柔,这倒是很难得的事情,毕竟方柔对云舒和翠柳都不错,并没有因为她们俩是丫鬟,自己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就有所轻视,对两个小丫头敬而远之。平日里如果她们俩回来,方柔一定会上门说说话的,可是云舒今日都跟方夫人坐了一会儿了,却不见方柔的影子。

    方夫人动了动嘴角,迎着云舒关切的眼神勉强笑着说道,“她今日走亲戚去了,不在家。”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她眉目之间的忧愁还是叫云舒觉得怪怪的。然而既然方夫人这样掩饰,云舒也只能当做没有察觉,不过是与方夫人又拜了个年便起身笑着说道,“我还得去赵家送年礼,夫人,那我先告辞了。”她的话叫方夫人微微一愣,不由端详面前生得十分美貌娴静的云舒,见她今日浑身上下都是簇新的衣裳,从眼里透出喜气洋洋,看着叫人心里就高兴,不由忍不住心中酸涩地问道,“你还要去赵家吗?”

    “是啊。”云舒小心翼翼地说道。

    因为方家从前就对赵家避之不及,十分嫌弃赵家,也不许方柔和赵二哥有往来,因此云舒担心方夫人因为自己亲近赵家生气了。

    她觉得方夫人其实很没有必要这样。

    就算两家婚事不成,不能成就姻亲,可到底十几年的邻居住着,闹成这样总是彼此的脸上都很尴尬。

    不过方夫人不喜欢赵家也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往后生活的幸福,因此云舒也不好说什么,见方夫人想要说点什么却忍住了,脸色露出异样,便有些奇异。

    难道……方家自己不与赵家往来,还不许自己在方家提到赵家吗?

    赵家又不是洪水猛兽。

    她其实觉得赵二哥为人挺好的,生得英俊,相貌是云舒见过的男子里面数一数二的出色,俊丽挺拔,就光是长得好看,叫云舒说就比什么都强。而且赵二哥的人品不错,也喜欢帮助别人,虽然家里人口多了些,并不十分宽裕,不过赵二哥自己如今也有差事在身上,好歹也不能叫妻子饿死。云舒想来想去都想不通方夫人到底要给方柔寻一个什么样的夫君,难道那些高门大户的王孙公子就一定很好吗?

    唐国公府虽然没有那些歪门邪道,可是云舒却听说过,那些豪门公子成亲之前屋子里就有通房丫鬟,有的不知检点的还成亲之前就有庶子庶女,叫妻子过门就当娘。

    那样的人,就算家中有金山银山,可是嫁过去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赵二哥无论怎样,人品清正,而且也看起来没有什么花花肠子。

    然而这是云舒自己有钱才觉得赵二哥不错的想法,想来方家不愿意叫方柔吃苦,因此她没说什么,也当做没看见方夫人对自己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的样子,又去给方家的老太太磕了头,换来了老太太一个笑呵呵递给她的大红包,这才出了方家去了对门的赵家。她给方家与赵家两家的年礼是一样儿的,并没有厚此薄彼,不过因为年礼丰厚,因此赵夫人还一脸春风得意地请了云舒跟自己说话。

    云舒不由有些不好意思。

    “耽误夫人的事了吗?”

    “年都过了一半儿了,有什么好忙的。你来得正好,不然今日家里没什么人,我都觉得没意思。”赵夫人是个爽朗的性子,而且一向都对云舒十分喜欢,见云舒送来自家的年礼十分丰厚,便知道云舒是个心中有礼貌的小丫头,便关切地问道,“翠柳怎么不见?”她之前一心想要翠柳给自己当儿媳妇儿,因此翠柳都怕死了赵家了,本来今日想跟云舒回宅子里瞧瞧,然而想到送年礼还得来赵家,翠柳的头就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今日都没跟云舒回来。

    “她今日要陪着陈家婶子去外祖家,因此来不了了。不过她叫我给夫人道一声过年好。这年礼也是我们姐妹一块儿的。”云舒便笑着说道。

    “翠柳这孩子我是难得的喜欢。”赵夫人想到陈家的出身,想到翠柳的爹陈白乃是唐国公跟前的大管事,眼里不由多了几分笑意,信手拿了云舒捧给自己的年礼打开一看,便笑着问道,“这是山东的阿胶?瞧着仿佛跟我从前一贯吃的不一样。”她的心情倒是不错,云舒想到方家的冷清,倒是觉得赵家还算是个过年的样子,闻言便急忙说道,“我们主子在山东有好大的几个庄子铺子,这阿胶听说是山东最出名的一户人家制作,每年做出来的阿胶都不多。因是咱们主子的门下,因此每年才会往府里主子们面前多孝敬些,外头等闲是见不着的。”

    “你们国公府在山东也有产业?”

    赵夫人不由诧异地问道。

    云舒就笑。

    “素日里我也不知道。不过过年的时候各地的管事进京给主子们拜年因此才知道一些。”她不会透露国公府的家底,因此也不大说什么,倒是赵夫人想了想便感慨地说道,“到底是国公府,就是这样豪富。不过我听说之前沈家谋反的时候,国公爷也在宫里头。那日宫变,宫门紧锁你们不能知道国公爷的消息,那府里头得多担心啊。”她身为官宦女眷,这些天到处拜年自然也都和人议论那时候沈家的事,因为云舒跟翠柳出身唐国公府,她对唐国公格外关注一些,因此知道了这么多。

    云舒还是笑着没有回应。

    国公府里的女眷是不是担心惶恐,六神无主什么的,这就犯不着和赵夫人说了。

    她一向都不在外头和人说国公府里头的那些私事的,因此便岔开话题对赵夫人问道,“夫人如今已经闲下来了吗?”她十分贴心的样子,赵夫人也喜欢她,听了她的话不由叹气抱怨说道,“按说这话我本不该给你说。不过咱们家里头……你也知道你们赵大人的差事不过是个闲散的差事,素日里也没有什么同僚往来,因此走动几日也就没有了往来的人家。”她抱怨了一下赵大人这人一股子书生的酸腐,不仅做的是闲散的差事,还酸溜溜的不大与同僚往来,人缘并不怎么样,只是见云舒笑着点头,便也笑着说道,“倒是你二哥今日去了同僚的家中。他倒是比他爹强多了。”

    赵二哥的性子虽然不大活泛,不过却并不是一个不与人往来的性子。

    不过这也算是解释了赵二哥为什么没出现。

    他不在,云舒觉得松了一口气。

    不然,赵夫人叫赵二哥出来再对翠柳问这问那的,云舒都觉得招架不住。

    “原来是这样。”她侧开头,陪着赵夫人说了半日的话,见赵夫人拉着自己有些恋恋不舍,也唯恐自己回家去的时间晚了,便起身对赵夫人说道,“我才回家。家里还冷的很,也还得收拾收拾。等过些日子我把宅子收拾好了再来陪夫人说笑。”她一站起身,赵夫人便问道,“你这回能在家里住很多天吗?”她没有想到唐国公府对下人倒是真的不错,不说云舒带来的那些主子赏赐的阿胶,就说云舒竟然能在外头过年,就叫她觉得很诧异了。

    换了别人家,主子人家恨不能天天使唤,哪里有云舒这样的舒服日子。

    不过这舒服日子是云舒熬了数日服侍沈公子换来的,云舒便抿嘴笑了笑,点头说道,“主子仁厚,叫我在外头住到正月十五。”她心里是真的感激老太太对自己的疼爱还有宽容,因此说这话的时候是真心感激。赵夫人见她对主家这样依恋,而且国公府对云舒这样仁厚,明显云舒不是普通得宠的丫鬟,脸上的笑容就越发地热情了起来,亲自送了云舒到了家门口对云舒问道,“你这就回去了?”

    “是。”云舒顿了顿便说道,“您的年礼是最后一家,其他人家的已经送过。因想和您多说说贴己话,因此才最后送了。”

    “方家也去过了?”赵夫人突然问道。

    云舒见她仿佛对方家很不满,头疼得不得了,点了点头。

    赵夫人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冷笑。

    云舒垂头装作没听见,请赵夫人回去,自己站在了赵家门口才松了一口气,觉得累得不行,却见茫茫的雪地里,街道的另一头,正缓缓地走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云舒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迎面而来,身上衣衫褴褛,肮脏得不得了却依旧身姿挺拔的少年竟然是宋如柏。

    “宋……”她才想叫宋如柏一声,却见这少年已经走到了他自己家的宅子的面前,驻足,无声地对云舒摇了摇头叫她不要和自己说话,之后走进了宅子。

    他关上了门,挡住了云舒关切的目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