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生恨

    他的声音冰冷。

    陈白家的吓得够呛。

    她跟陈白做枕边人做了十几年,自然看得出陈白的认真。

    如果说碧柳可能还会觉得陈白是吓唬人,那陈白家的就知道,陈白是动真格的了。

    他以后是真的不管碧柳,也不许她管碧柳了。

    “他爹……总不能叫大丫头真的去死啊。”她央求着说道。

    “她死不了。能活得好好儿的呢。”陈白冷笑了一声,指着陈白家的给碧柳的那些东西,什么燕窝布匹的,缓缓地说道,“你也在国公府里当差,知道做奴婢不容易。几个孩子得了主子的喜欢,不知用了多少的心,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用,拿来孝敬你。你可好,你不心疼,是个大方的慈母,全都给了另一个。孩子们孝顺,从不说你,也从不忤逆,可是我眼里不揉沙子,我不答应,记得没有?”

    他显然已经忍了不短的时间了。

    不过过年的时候一口气发作出来,也有叫碧柳往后少回娘家拿弟弟妹妹们的东西去养活王家那一窝子废物的意思。

    毕竟,王家凭什么,有什么资格来吃用几个孩子们的血汗?

    就因为几个孩子不争不抢,就可以被人欺负了?

    “今天你们就滚蛋。往后,你们如果回娘家来孝敬你们娘,就少双手空空地回来,双手满满地回家去。”陈白也知道陈白家的是个没记性的,只怕过些时日,她又故态复萌又去添补王家,不过陈白家的胆小,如今有了他这话,就算是补贴也不会这样大张旗鼓什么东西好就给碧柳夫妻拿去什么。他弹了弹衣袖上看不见的灰尘,对羞愤莫名的碧柳夫妻说道,“赶紧走吧。回你们自己家里去。”

    碧柳心声怨恨,死死地看着陈白。

    然而目光对于陈白来说不疼不痒,他半点不在意。

    就算碧柳不孝顺又能怎么样呢?

    他又不是只有碧柳一个孩子。

    孝顺的好孩子多了去了,何必辛辛苦苦对一个白眼狼挖心掏肺。

    对碧柳好的时候她觉得这是应该的,这对她不好的时候她就心声怨恨,这样的性子叫陈白腻歪得都不想看她。

    “这些东西都不许她拿回去。过年回娘家你们什么都不拿,还想拿东西回去?”陈白一声令下,叫小丫鬟把陈白家的给碧柳预备的那些补品吃食还有料子之类的都给收拾起来不许叫碧柳拿走,只是小丫鬟也被吓得不轻,手脚不灵活,一下子一个盒子掉出来摔在地上,盒子盖儿翻开,滚出了崭新崭新的几十个银元宝。这些银子叫陈白家的大气都不敢喘,越发心虚地躲到一旁,陈白却笑了,走过去,迎着碧柳怨恨的目光把银子都重新丢回盒子里,拿起来掂量了一下分量。

    他回头看了妻子一眼,就见妻子话都不敢说了。

    显然,这是妻子想要补贴碧柳的。

    “那是娘给我的!”

    “这个家都是我的。哪儿有你娘说话的份儿。”陈白叫小丫鬟把这一盒子的银元宝给拿走,这才对碧柳说道,“你们可以走了。以后如果回家里来只是为了给我们找不痛快,那就别回来了。和你的秀才相公好好过吧。”他的面容温煦和气,碧柳却恨得牙根儿痒痒,看着他尖锐地说道,“你给我等着!等相公以后当了大官,有你后悔的时候!”等她相公做了大官儿,今日爹娘看不起她,还有弟弟妹妹看她的笑话,她一定都羞辱回来。

    “我等着你。”大官在陈白面前算什么?什么都不算。

    他看见碧柳跟着脸色铁青阴郁,显然已经恨上陈家全家的王秀才走了,觉得不疼不痒。

    云舒几个小儿的也觉得不疼不痒。

    他们只是听到陈白家的的细细的哭声有点尴尬。

    看陈白教训碧柳就当看个热闹,可是陈白家的是长辈,他们如果看见陈白对陈白家的十分呵斥,那就不好了。

    不过显然陈白没打算叫小辈看见妻子难看的一面,并没有再说什么,仿佛刚刚那通毒舌不存在一样,倒是陈白家的低声哭着说道,“大丫头打小儿身子就弱,就可怜。如果以后咱们真的不管她了,她可怎么活啊?”碧柳的身体不如陈平和翠柳健康壮实,打小儿七灾八难的,陈白家的自然对健康平安长大的孩子们少了几分关心,一心都扑在碧柳的身上,因此最心疼她。

    如今陈白说出那么多绝情的话,陈白家的自然担心痛苦。

    “别哭了。大过年的哭得不吉利。你心疼碧柳的心我知道,是慈母之心。可是你不是指她一个孩儿。”陈白低声对妻子说道,“我不过说了几句,碧柳就对我这样忤逆不孝,日后你还指望她对你十分孝顺不成?好的拢在身边咱们一家和睦,不好的就折了不要了又能怎样?你生了她一场,又给了她这么多的金银嫁妆,对得住他了。”他的声音细微,陈白家的也畏惧他,因此不敢大声哭泣,只能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对陈平三个叹息说道,“叫你们年都没有过好。”

    不不不……

    因为看见碧柳被赶走,他们觉得这个年过得特别好。

    云舒忙说道,“婶子别多想了。这个年咱们过得挺好的。”

    陈白家的以为云舒是在安慰自己,顿时感动得不得了。

    “小云,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见陈家闹了这一场,还想着安慰她呢。

    云舒无奈地跟翠柳对视了一眼。

    这年头,说实话都没有人相信了。

    “你们在厨房折腾什么了?”陈白对云舒问道。

    云舒只要一回来就折腾厨房,陈白自然直管问她。

    “我跟陈平哥还有翠柳一块儿吃了包子还有酸辣汤,还做了火锅底料。陈叔,明日我带走一半儿,剩下的您和婶子在家里吃吧。有的时候吃饭不方便,直接涮锅子又快又好吃。”云舒对陈白把三个厨房里的婆子给了自己真的十分感激,毕竟这样用熟了的婆子,云舒往后在家里用着也放心。只是今日见陈白显然还有话与陈白家的说,她很有颜色就和翠柳一块儿出来,低声说道,“婶子这个年大概是要过得不开心了。”

    他们是开心了,看见碧柳吃瘪。

    可是陈白家的这做娘的必然心里过不去的。

    “你也看见了,她今日被爹说了几句就恨成那样儿,半点儿都不孝顺。娘有什么好伤心的。”翠柳才不管碧柳怎样呢,见云舒点了点头,就拉着云舒告别了吃得肚子都鼓鼓的陈平回了她自己的屋子,与云舒都洗漱了一块窝在床上吃花生,对云舒问道,“你真的不留在家里啊?”虽然国公府的年货里也有碳,这些碳云舒这段时间在她自己的宅子是肯定够用了,可是没有翠柳陪着,云舒孤零零的得多孤单啊。

    “不了。你在家里还要出去走动亲戚好友,又肯定还有亲戚好友上门,我觉得乱糟糟的。我想好好儿歇歇,也不想和人说话,也不想和人往来。”云舒想过个消停年,更何况她也不是陈家的孩子,见了人就解释怪麻烦的,因此对翠柳笑着说道,“等你忙完了就去找我,到时候我也歇好了,咱们又能一块儿玩。”她一向坚决,翠柳见她是真的不想留在陈家,也没什么法子,只能说道,“我争取过两三天就过去陪你。”

    云舒笑着答应了。

    等到了第二天,她在陈家吃过了早饭,这才叫陈白与陈平带着那许多的东西一同回了自己的小宅子。

    宅子里冷清得很,因几年下了几场大雪,虽然没有把院子里的那些树木给压坏,可是一些花枝却都已经折断了,而且满目的雪地没有人打扫,透出几分荒凉。

    云舒倒是心疼了一番被雪压坏了的花枝,不过花花草草这些植物生命力强,就算是压坏了一些,只要到了春天春暖花开自然就能重新焕发生机。

    因此她没怎么在意别的,催促着陈白父子赶紧回家好出门去亲戚家走动,自己带着三个如今陈家给了自己的婆子进了院子,忙碌了一番把那些年货还有陈家拿给自己的东西都整理了一番,又想了想,到底听了老太太的话,把一些年货分开都给左右邻居预备好了,那些隔着远的就叫婆子们送上门,只有邻居方家还有对门的赵家的,因为离得格外近,素日里走动得也算是比较频繁,因此云舒决定亲自送过去。

    她看了看这些年货,却下意识地把目光落在隔壁一片寂静的院子里。

    隔壁的宋如柏家里还没有动静,恐怕是还没有从宫里出来。

    不过听说太妃娘娘已经开始游说皇帝了,想必宋如柏应该很快就能被放出来了。

    她吐出一口气,到底叮嘱了厨房里的婆子们一声,叫把鸡汤给熬起来,还有把自己从陈家带回来的好大一盆包子都给热乎上,这才整理了一番出去送礼。

    先去了方家,方夫人对云舒十分热情,还给了云舒回礼,只是云舒却总是觉得方夫人对自己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