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赶走

    “真的啊?她日子真的过得不好啊?”

    “过得好,人就自在。过得不好,才这样小心翼翼的。”云舒见翠柳眼睛都凉了,不由也笑起来。

    更何况,如果同样是去服侍人的话,为什么要去服侍一个讨人厌,对自己没有真心的小秀才。

    叫云舒说,还不如在国公府里服侍主子呢。

    至少主子的面前只要自己差事做得好,还给许多的好东西呢。

    哪里和碧柳一样儿,服侍男人,还得为了男人往里头赔上自己的私房钱。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如今看起来越发小气了。”翠柳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和云舒说了一会儿碧柳的八卦,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也自在。倒是陈平胡吃海喝了一会儿,这才抹了嘴对云舒说道,“这包子的味儿确实不错,我觉得有赚头。不过……”他犹豫了一下对云舒问道,“这是纯肉的,会不会贵了一些?”云舒的鸭血粉丝汤的铺子是面相寻常百姓的,既然是寻常百姓,谁会舍得话许多银子吃包子呢?

    这和烤鸭还不一样。

    烤鸭贵,卖的也都是有钱的人家不是?

    “我想着一共三种馅料。菜馅儿的,肉馅儿的,还有豆腐馅儿的。”见陈平点了点头,似乎对这豆腐馅儿的不大感兴趣,显然是觉得豆腐馅儿的包子不会好吃,云舒也不在意这没见识的,只对陈平轻声说道,“本来还有胶东大包子,里头放着粉丝大白菜什么的馅料,香得很。陈平哥,我把馅料的方子给你,就算你不往外头卖,至少在边城也能吃些好吃的。”她其实对这些食谱并没有在意,也并不打算敝帚自珍,毕竟,她把食谱拿出来是为了叫自己的生活有滋有味儿过好日子的,而不是天天算计,唯恐食谱泄露吃亏的。

    如果是在意利益,那才是本末倒置。

    “行。这事儿我得多谢你。不然我听说边城荒凉,我这心里头啊……”陈平叹了一口气。

    他们坐在侧屋里,等火锅底料做好了,又试了试一个小锅子,涮了些肉片儿下去,陈平吃了就点头说道,“这个一定有市场。”他也学会了云舒的几句有趣的话,见云舒笑了,便对云舒兴致勃勃地说道,“那这锅火锅底料你拿回去自己吃。我等到要离开京城的时候再自己做。”他吃了包子酸辣汤和火锅,吃得都起不来了,还能勉力喝了一杯果酒,吃得酒足饭饱才和云舒翠柳一同去见陈白夫妻。

    此刻碧柳正在和陈白央求什么,看陈白的样子,显然是不答应的。

    “爹,国公爷给了您那么多的年货,您叫我拿回去一点能怎么样啊。”按惯例每年国公府都会赏下人年货的,陈白在唐国公的面前这样体面,每年得到的不知多少,碧柳自然知道的。此刻见陈白摇头,她本想先斩后奏先去后院儿放年货的地方推了东西就走的,毕竟,如果她直接推走年货,难道陈白这当爹的还能追到王秀才家里去讨要不成?谁知道碧柳打算得很好,然而去了后院就发现,后院被锁上了。

    一墙之隔后头就是丰厚的年货还有稀罕的吃食。

    可是碧柳和王秀才看不见也摸不着,只能靠想的。

    碧柳简直要气死了。

    从前陈家可没有锁后院这种事。

    都是自家人,却把后院儿给锁上了,这岂不是说陈白在防贼?

    她和她相公如今成了贼了?

    “给你?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为什么要给你?”陈白见碧柳的身后已经堆着不少的东西,里头仿佛还有装燕窝的匣子,不由眯着眼睛看了陈白家的一眼,见妻子心虚地躲到了一旁不敢吭声,他不客气地对碧柳说道,“该属于你的那份儿,都已经折算成你的嫁妆叫你带去了王家,这家里头,碧柳,我再跟你说一遍。这一针一线都不是你的,你也没资格跟我再讨要什么。还有,既然你卖了地,我也不说你什么,因为那是属于你的东西。不过以后如果你的日子过不下去,我也不会管。”

    “爹,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地是你自己卖的。以后你自己的死活跟我没关系。”陈白淡淡地说道。

    “难道爹你叫我去喝西北风吗?!”

    碧柳见陈白对自己这样无情,顿时尖叫了起来。

    她敢把嫁妆田给卖了,都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是有靠山的,就算是以后没有了嫁妆田日子过不下去,可是只要回娘家来,爹娘一定还得给她金银珠宝叫她过幸福安稳的生活。

    这世上不可能又狠心的爹娘,会眼看着自己的亲闺女饿死。

    碧柳觉得自己笃定了,可是没想到陈白竟然这样冷酷。

    之前她说卖了嫁妆田的时候陈白一声没吭,她还以为陈白对自己卖了良田并不敢说什么呢。

    可是谁知道,陈白的绝情在这儿呢。

    这像是一个做爹的说的话吗?

    “西北风?打秋风还差不多!碧柳,你没嫁人的时候,我养自己的亲闺女天经地义。可是既然你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你自己的相公养你这是天经地义!”见碧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刚刚还很骄傲得意的脸面如土色,陈白这才笑了笑,对碧柳缓缓地说道,“给你那么多的嫁妆,我对得住你了。你想要更多,在我这儿没有。我养你到这么大,不求日后你如何孝顺,因此,你往后也少回娘家。拿着老子辛苦赚回来的银子便宜你自己的男人,你做什么美梦呢!”

    碧柳听到陈白竟然说话这样粗俗,看着他呆住了。

    王秀才已经被陈白这话给羞辱得满脸通红。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又不是老子的儿子,凭什么叫我养女婿?没用的废物,还要卖自己女人的嫁妆才能过日子,呸!”合家欢的团圆宴吃完了,不需要和气了,反正碧柳都已经嫁过去,王家难道还敢休了碧柳不成?借王家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当唐国公府门下是软柿子呢?陈白冷笑了两声,见妻子在一旁惊恐地看着自己,也不在意,对着脸色发青的王秀才缓缓地说道,“你如今也是个秀才了,难道还想叫你媳妇儿养你?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吃软饭!是个男人都干不出来,还叫自己的媳妇儿回来娘家打秋风,你读书人的风骨呢?脸呢?”

    陈白家的从前对王家过于低声下气,因此王家觉得自己还能踩到自己头上了不成?

    陈白嗤笑了一声。

    他上上下下打量王秀才,也没看出来妻子和长女都说他好,好在哪儿了。

    “不敢吃岳父的嗟来之食!”王秀才觉得自己在陈白鄙夷的目光里受不住了,顿时冷笑了一声。

    “你这么硬气,怎么不把身上的衣裳扒下来?你穿的衣裳料子还是你岳父我的呢!吃着岳父的饭,你放下碗就敢顶撞你岳父,你配做个人嘛你!”陈白越发犀利不留情面起来,见王秀才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便冷冷地看着他说道,“少跟你媳妇拿一双贼眼看我们陈家的东西。我警告你,日后但凡我们陈家少了一针一线一粒米,只有在你们家里被我看见了,信不信我一封帖子送你去见官,勒了你的功名!”

    他的声音严厉。

    王秀才听到这里才露出惊恐的表情。

    如果她的功名真的被这心狠手辣的岳父给革去,那就真成了笑柄了。

    本以为陈家无论他做什么都得默默地认了,毕竟碧柳是陈家长女,可是谁知道陈白竟然有这样的狠辣。

    “你……”

    “爹!如果我家相公没了功名,你叫我怎么活?”

    “你爱怎么活怎么活,关我什么事。”陈白见碧柳看着自己十分怨恨,便冷冷地说道,“而且这个家,日后是你弟弟的,从不是你的。你弟弟妹妹打小儿就去府里头给主子们当差,辛辛苦苦,任劳任怨,你以为服侍人是舒坦活儿,跟你一样什么都不敢,好吃好喝地养着?你既然对家里没有贡献,那就少说这些所谓的你死我活的话。就算你死了,我还有儿女,不差你怎么一个。”他为人本就是冷酷的人,不过是当初见妻子对王家热乎,因此懒得说。

    不过如果碧柳还想占用弟弟妹妹的钱财,他就不能姑息。

    从前陈白觉得碧柳还行,可是这一次,碧柳卖了嫁妆,就等着日后如果缺了金银还要回娘家来要钱,陈白就真的不能忍受了。

    他看着碧柳,眼神冷冷的。

    就算是云舒几个小心翼翼地进了门,站在一旁不敢高声,陈白也没有在意。

    “还有,日后如果你再敢把孩子们的孝敬拿去补贴碧柳,我不会再让你管家。”他知道碧柳一贯都会在陈白家的面前装可怜的,甚至妻子也对长女格外地在意,此刻转头,见陈白家的惊恐地看着自己,陈白冷冷地说道,“我忍耐你,是因为你是我儿女的母亲。可如果你克扣我儿女的孝敬,不把他们放在心里,我也不会温柔对你,你明白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