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包子

    因为本来就不是十分健康的身体,这一气可不得了,碧柳气得脸都白了。

    “娘,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不是偏心小云,是因为小云确实需要忠心妥当的婆子。你也知道,小云平日里都在国公府里当差,可是宅子也都得有人看着对不对?如果是刚从外头买来的,谁放心呢?只有这样在咱们家做了半辈子的婆子妈妈,你爹和我也才能放心不会生出事端来。而且那三个婆子会做饭,那都是小云教的,如今做饭好吃,自然也都是小云的功劳。她们手里有些做饭的方子,放在咱们家里,我也不放心。还是叫她们跟着小云,这样也是应该的。”

    陈白家的也不是小气的人。

    因此当初陈白跟她一说,她也就答应了。

    “可是我怎么办?我也爱吃她们做的饭菜!”

    “爱吃什么,你就教你们家里的婆子做就是。这三个是小云的。好了,别说了,咱们快吃饭。”

    陈白家的哄着长女与脸色发黑的女婿吃饭。

    “吃饭?吃什么饭?气都气饱了!”碧柳恨恨地说道。

    陈白家的见她这个样子就头疼,只是心疼惯了她了,见碧柳气得小脸儿煞白,王秀才似乎也很有怨言的样子,她又硬气不起来。想到长女本就是出身奴仆之家,如今嫁到了读书人家去只怕也艰难,如果自己做娘的再不给长女撑腰,那碧柳在王秀才的面前还敢大声喘气吗?因此陈白家的想了想,急忙对碧柳说道,“你别生气了。不过是三个婆子而已。这样,娘答应你,等家里再买人的时候,娘送你个机灵丫鬟,再给你买个做饭好吃的灶上的婆子,好不好?”

    大过年的,她不愿意与长女因为这些事不开心。

    “我要四个!”碧柳绝不能忍受自己在娘家还不及云舒光彩,咬着牙说道。

    “四个?你能养得起吗?”陈白家的担心地问道。

    如今碧柳的嫁妆田也卖了,日后还不知道怎么过活儿呢,还想买四个人?

    “能!”这个时候能说不能吗?碧柳是要强的人,眼睛一转,用力点头说道。

    “那就给你买四个。”不过是四个奴婢,陈白家的也犯不着在女儿的身上吝啬,只要碧柳不闹,不要伤了自己的身子她就放心了,因此也答应了下来与碧柳重新言归于好,一同吃吃喝喝。倒是云舒瞧见陈白把三张身契放在自己的手里,又对厨房里三个婆子叮嘱了一番才走了,不知怎么眼眶酸涩得不得了。她知道陈白这是不占自己便宜的意思,毕竟陈家这几个婆子都得了她许多饭食上的指点,她想吃什么就教婆子们做什么,自然也是婆子们受益无穷。

    不过这些云舒本来没有放在心上。

    她也没有觉得这些饭菜食谱有什么值钱的地方。

    可是她没有想到,陈白却依旧不吝啬,甚至连婆子都给了她了。

    “爹把她们给了你也好。往后咱们想吃什么新鲜花样儿,都是熟悉了的人,知道你的习惯,也好配合。”见这三个婆子已经把握着她们身契的云舒当成新主子,又因为被陈白警告了几句因此不敢对云舒不敬,翠柳顿时眉飞色舞,也觉得十分高兴,拉着云舒说道,“爹想得真周到。而且有她们在,往后你那宅子也能干干净净的,能有人收拾着。”其实对于这三个婆子来说,服侍云舒比服侍陈家舒坦多了。

    毕竟在陈家要天天做事。

    可是在云舒那儿,云舒一年到头都在国公府里当差,也使唤不着她们。

    她们只要紧锁门户,帮云舒把宅子打理好就行了。

    “是。这都是陈叔的心意。”云舒也笑了。

    她虽然心里感动,不过也不是过于拘泥的人,因此也就大大方方地收了。

    因为这三个婆子从前就时常给她们做饭,因此云舒也不见外,想了想就去指导婆子们熬火锅底料,又炒了油茶面儿,想着如果回了自己的宅子觉得冷,那喝着热乎乎的油茶面也是很舒服的。因此是自己吃的东西,因此云舒往里头放了许多的花生芝麻之类的,一出锅就喷香,叫陈平跟翠柳都迫不及待地冲了一碗尝了几口,陈平眼睛一亮对云舒说道,“这个也不错。”他倒是觉得这是真的好,云舒也只是笑眯眯地点头说道,“这个也可以卖。”

    “钻钱眼儿里去了吧?”翠柳看着这头碰头在越来越香的厨房里商量还能卖什么的云舒和陈平,叹了一口气,大大地喝了一口油茶,顿时觉得连冬天的寒冷都被抵御在外了。

    “再多蒸些肉包子吧。”云舒记忆里有许多如何如何调馅料的办法,见陈平犹豫了一下,便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你还想卖包子啊?”陈平问道。

    “如果你觉得忙得过来,那我把配料方子给你,你去了边关自己张罗卖包子的事儿。不过我和翠柳在京城里的铺子里也想有些新鲜的吃食。”云舒蒸包子是为了自己和翠柳的那个鸭血粉丝汤的铺子,因为这铺子开得十分兴旺,鸭血粉丝汤物美价廉,虽然每一份赚得不多,可是因为铺子红火流量很大,因此其实也不少赚。不过总是主打一种吃食,那人家吃得腻歪了怎么办呢?

    因此云舒想趁着自己出来的时候上些新鲜的花样儿,多留些回头客。

    “你那铺子里想卖包子?”陈平眼睛一亮。

    这倒是想想就可美了。

    鲜香可口的鸭血粉丝汤,再啃几个大肉包子,那得多香啊。

    “不仅是鸭血粉丝汤和包子,还有酸辣汤和肉夹馍。”云舒本想还上一个熏肉大饼,不过想了想,觉得这好吃的吃食还得慢慢儿来,免得一口气儿都冒出来叫人觉得不新鲜了,因此对陈平笑眯眯地说道,“先卖包子。等过个半年一年的,再上酸辣汤和肉夹馍,到时候咱们的铺子一定客似云来。我还想过了,如果我和翠柳买的良田的那些庄户人家养的猪羊多,就再试试酱肉卤肉。”

    她憧憬了一下未来。

    满铺子的好吃的。

    陈平和翠柳也十分憧憬。

    “行。那你先试试。如果京城里卖得好,到时候我就发展到边城去。就说是京城里卖得极好的吃食。那肯定有人喜欢。”陈平急忙撺掇云舒先试试卤肉,又忙着叫厨房里的婆子赶紧去蒸云舒说的包子。这说得简单,可是等忙碌了一圈儿,肉还在锅里卤着,只有白胖白胖的包子出锅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碧柳和陈白夫妻大概都已经吃完了,陈平越发不爱去前头,带着云舒捧着包子跟做的一盆酸辣汤一块儿去了侧屋,兄妹三个大口吃包子,喝着酸辣开胃又热乎乎的酸辣汤,觉得满足得不得了。

    虽然不及跟长辈们一块儿吃得精致花样繁多,可是也得看和谁吃的。

    就云舒说,如果是跟碧柳吃饭,那就算是吃满汉全席都得胃疼。

    “真好吃啊。”翠柳凶猛地啃了四个大肉包子,恋恋不舍地放下第五个,看着陈平大口大口吃包子喝酸辣汤,美得不行,就拉着云舒叹气说道,“你别说,国公府里的伙食精致,可是我还是觉得在家里吃饭最香了。”国公府里的伙食自然是十分好的,可是服侍主子的心情和在家里自由自在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她一边跟云舒吃着家里的蜜桔,低声对云舒说道,“其实如果不是有你和哥哥回家,我都不想回来了。”

    “这话就错了。这难道不是你的家啊?难道你还真想把家全都让给你姐姐不成?”云舒见翠柳哼了一声,便低声说道,“这家本就有你的份儿,如果你不回来,那这家就真的只归你姐姐了。凭什么叫她舒舒服服回娘家,你自己在国公府里苦熬啊?咱们懒得理她是懒得理她,可是爹娘都不能让给她的。”她摸了摸翠柳的头轻声说道,“如今你年纪小,觉得你姐姐就是天大的了不得的事儿了。可是等咱们长大了,见识得人多了,你就知道,她算什么啊?你都不必把她放在眼里。”

    “可是她还嫁了秀才呢。”翠柳十分不喜欢碧柳眼睛长在天上的样子。

    “那你觉得她在王秀才面前小心翼翼的,日子过得能舒服吗?能比咱们这样儿手里宽敞,守着良田铺子都不把寻常人放在眼里的生活舒服吗?”云舒拍着翠柳的手轻声说道,“如果王秀才家里头看重她,尊重她,以你姐姐的性子还不在婆家称王称霸?可是你看看她把王秀才给讨好的,又是卖地又是给做衣裳,还给他一个大男人吃燕窝……要我说,她日子怕是难着呢。”

    碧柳那样的脾气,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她在真正疼爱她的亲娘面前都作天作地成什么样了?

    可是再看看她在王秀才面前。

    云舒心里早就看明白了。

    碧柳嫁人的日子肯定不舒坦。

    云舒一想到碧柳嫁人日子过得不舒坦,那无论看见碧柳什么讨厌的嘴脸,云舒都觉得心里特别舒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