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赠仆

    陈平也笑。

    他觉得云舒说得很有道理。

    “这话也就咱们兄妹自己说说。你出去了可别这么说,免得叫娘说你不懂事。”云舒一向知道轻重,也知道规矩,因此陈平是不担心的。他就担心翠柳这性子暴躁,而且还有的时候说出话来不管不顾的,倒不是唯恐翠柳伤了碧柳,而是担心翠柳跟碧柳争执起来,这姐妹两个里头,陈白家的又偏心病弱可怜的碧柳,到时候叫翠柳吃亏。因此陈平低声叮嘱说道,“我这开了春儿就准备走了,也不能再照顾你什么。你可得忍忍你把暴脾气。”

    在府里的时候,翠柳小心翼翼地当小丫鬟。

    可是一出了国公府,翠柳的脾气也太暴躁了。

    “我就是看她那样儿生气。哥,你说说她,当初为了她的那副嫁妆,娘和爹都争执生什么样儿了。娘那时候也知道我和你都受了委屈,因此家里的家业好多都跟着她陪嫁过去,就担心她嫁给秀才相公,在人家读书人家里受了委屈。可是她呢?不管不顾的,把地都给卖了。以后如果再没银子了怎么办?过不下去了怎么办?不是还得回家里来,在娘的面前哭诉,叫娘接济她吗?”

    这才是翠柳生气的原因。

    因为碧柳太会算计了。

    她知道娘家不可能眼看着她饿死,过不好的日子,因此随意地花销,随意地作践。

    没有地,陪嫁的田产卖了,以后怎么生活?

    换了一个女子,估计得为难死,因此谈及卖自己安身立命的嫁妆田产的时候,只要是还想好好儿生活的女子,都不敢卖出去。

    可是碧柳不一样。

    卖了良田没了进项往后没有好日子过怎么办?

    没关系啊。

    反正回娘家,娘家肯定还会补给她。

    “我跟你说。她最精明了,也最会算计了。这卖了良田,娘心里不是得天天担心她以后靠什么吃,靠什么花?心里惦记着,时不时再偷偷给她点儿。没准儿还能说动爹再给她买良田铺子什么的。”翠柳说起这些就气闷。她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其实也很大方,但凡是手里有的,她也愿意叫家里人能得到自己的孝敬。可是碧柳太恶心人了,那满心的小算计,而且没有把她当做亲姐妹。碧柳不把她当亲妹妹,翠柳何必把她当亲姐姐。

    “爹不可能同意。你放心吧。”陈平低声说道。

    “可是如果跌不同意,娘心里只怕还得伤心,埋怨爹。你说她……她不是挑拨爹娘之间的关系吗?”之前,陈白夫妻因为碧柳,夫妻感情都不好了。

    如果陈白不是一个规矩人,不是一个十分珍惜自己的家,珍惜自己儿女的性子,就凭着陈白家的这么糊涂的性子,他就算是再抬个解语花一样的小妾进门,旁人也说不出什么。

    陈白又不是没有身份的人。

    唐国公身边最得用的管事。如今这世道,都说在宰相门前七品官。

    那如陈白,在外头也是十分风光,被人奉承的。

    翠柳在国公府见惯了那些事,如今想到陈白家的屡次叫人寒心,顿时叹了一口气。

    “行了,别说这个了。我觉得陈叔肯定自己有自己的主意。他又不是能随意被人左右的人。”云舒不想大过年的因为碧柳在这里和大家郁闷,想了想,便笑着对陈平说道,“陈平哥,咱们去厨房吧?一则我想叫厨房做些这些天回我那宅子里的吃食。另一则,我叫人熬些火锅底料给你,你这几日也尝尝,瞧瞧是不是好。”她的那宅子都一冬天没住了,只怕冷得要命,就算是现在开始暖屋子,只怕也是不舒服的,因此云舒想着先在陈家做些吃食,免得在自己的宅子里做饭什么的,前一两天不方便。

    而且,一则把火锅底料做出来给陈平看看有没有商机。另一则,云舒就准备这几日都在自己的宅子里吃火锅,天天暖和极了。

    “那也行。”陈平的眼睛一亮。

    “你只管说材料,我都给你拾掇出来。”

    “行。反正咱们都没吃饱,正好儿做好了火锅底料,咱们在这儿涮肉吃。”至于碧柳,云舒压根儿就没想理会她。

    碧柳这么讨厌,连娘家都算计来算计去,还看云舒不顺眼,云舒懒得请她吃好吃的。

    “对了,爹之前还叫我跟你说个事儿。等会儿咱们一块儿去厨房我再说给你。”陈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忙推着一头雾水的云舒和翠柳先去了厨房,自己却去把陈白给请了出来。这爷俩也不知说了什么,反正在王秀才依旧十分警惕的目光里,陈白一脸温和地带着儿子在吃饭的大厅里消失了一会儿,因此王秀才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头,偷偷点了点碧柳的手臂,碧柳瞧见了,眼神也是一闪,急忙对陈白家的问道,“娘,爹去干什么去了?”

    “不是你弟弟叫他出去了吗?”陈白家的心里还心疼碧柳的嫁妆呢,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

    见她一副茫然的样子,碧柳觉得心里更不对劲儿了。

    “娘啊,爹背着咱们,你说是不是偷偷补贴那两个丫头了?”碧柳见陈白家的微微一愣,急忙探身过去带着几分不高兴说道,“娘,你又不是不知道。爹最偏心了。偏心阿平,还偏心妹妹。还有那个小云……嘴上说得甜甜蜜蜜的,最会哄人的主儿。你之前不也是总说她在国公府里如何如何风光,如何如何讨主子的喜欢?她那张嘴,死人都能给说活了。不然,爹能这么偏疼她,把她当亲闺女一样待?如果她不厉害,你也不能把她当翠柳一样地喜欢了。”

    碧柳十分不喜欢云舒。

    陈家三姐弟,她都嫌弃自己的弟弟妹妹抢占了自己在爹娘心中的位置。

    更何况云舒这么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还天天在陈家当小姐一样地养着。

    “小云性子温柔柔顺,这样的性子最得主子们喜欢。她可不是口蜜腹剑的人。不然,主子们目光如炬,还能看着她生事不成?而且老太太都说,小云最老实,最实心眼儿的。想必是因做事实惠才得了老太太,大夫人的喜欢。”陈白家的觉得碧柳这话叫自己心里听得怪不自在的,见碧柳有怀疑自己爹的意图,她便皱眉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认真怀疑你爹偷偷补贴她们?”

    “她们俩把爹哄得团团转,爹又一向喜欢她们俩,偷偷给点儿算什么啊。”碧柳不甘心地说道。

    她才是家中长姐,难道有的这些不应该都给她吗?

    凭什么都给了这些所谓的妹妹。

    “你爹一向公平,你有的,你弟弟妹妹们也有。你弟弟妹妹们有的……你都是嫁了人的人了,嫁出去的女儿是别人家的人……”陈白家的本想说陈白不给出嫁出去的闺女也是应该的,只是见王秀才在一旁坐着,她担心叫王秀才心里不高兴,便勉强地说道,“不是还有我补贴你吗?而且你也别与小云再别扭了。小云的性子最大方宽容不过,你也小心眼儿了些。你忘了?你素日里吃的燕窝阿胶茯苓霜什么的,那都是小云孝敬的。你总不能吃了小云的,还说小云的不是。做人不是这个道理。”

    陈白家的虽然偏心长女,可是是非观还在,自然觉得碧柳非议云舒有些不地道。

    她虽然黑着心把云舒孝敬给自己的那些上好的燕窝背地里给了长女,可是也总是希望长女能念着云舒这份情分的。

    “她孝敬娘是应该的。不然她一个六亲不靠的小丫鬟,没有娘和爹的帮衬,能在国公府得主子喜欢吗?”碧柳哼了一声,见陈白家的没有说话,急忙问道,“娘,你说爹是不是……”

    “我想起来了。”陈白家的果然想到了什么,就对碧柳说道,“小云这一年孝敬了我与你爹不少的东西。不说孝敬我的那些补品,她之前还孝敬了我几匹上好的料子,都是府里几位夫人赏的。外头就算是花银子也买不着的。更何况你爹还因为小云献策什么鸭子毛的在国公爷面前大大地露了脸,得了国公爷不少的赏赐,如今也越发重用他。这都是小云带来的。因此你爹跟我商量过,说小云腼腆,给她银子首饰的,不仅他不会要,这关系也生分了。因此就想着把厨房里的三个做饭又能做事看宅子的婆子的身契给了小云,给她往后看宅子,打扫宅子,看家护院。”

    “什么?!”碧柳顿时脸色一变,不由恼火起来,看着一副理所当然样子的陈白家的不由恼怒地问道,“之前我问娘你要一个会做饭的家里的婆子,你死活不肯。如今你还想给小云三个?爹也太过分了!到底谁才是她的女儿?难道我是死人不成?”碧柳万万没想到陈白竟然这么偏心,亲女儿的死活他不管,反而要把她之前看重的做饭别出心裁,又十分能干的婆子都给了云舒。

    她气得眼前发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