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贼眉鼠眼

    还口口声声什么秀才相公。

    翠柳虽然不知道其他读书人是什么样儿,不过只看自家国公府里的,不说唐三爷这样的探花郎,人家那可是杰出到直接娶了王府郡主的,想必是一枝独秀。

    可是国公府里其他读书的,如二房的唐三公子,唐四公子,那也是斯文有礼,并没有因为自己多读了几日的书就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的。

    碧柳没成亲的时候,翠柳就觉得王秀才不怎么样,还跟云舒吐槽过。

    现如今再看王秀才竟然养家都不能,天天只知道在外头风花雪月,她就更鄙夷了。

    就算是手无缚鸡之力,可是都已经中了秀才,难道不能开个学堂,哪怕只是给小孩子启蒙,那多少也能得一些束脩补贴家用吧?

    或者帮人抄写书信什么的……赚得不多是不多,可至少也没有在家光吃饭不干活儿的道理吧?

    想到这里,翠柳就越发看不上王秀才,眉目之间多少露出几分。

    “你懂什么。不过是没见识的罢了。我家相公那可是要做官宦的。等他中了进士,日后飞黄腾达的日子还在后头呢。”碧柳很有信心地说道。

    云舒沉默着没有说话,觉得碧柳想得真够美的。

    她真想建议碧柳去看看她家宅子对门儿的赵家。

    赵家的家长赵大人还是京城里的五品官儿呢,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宅子也小得很,其实没过什么好日子。

    而且赵大人能做五品的京官儿,那人家也是千锤百炼,当年也高中进士的人中俊杰,可是混了这么多年,到了五品就已经到头了。

    那什么飞黄腾达,中了进士就能如何如何,恐怕都只能是在碧柳的梦里。

    就连探花,他们国公府的三爷,探花郎多尊贵啊,还迎娶郡主了呢,可是如今唐三爷在翰林院也就是个七品而已。当然,唐三爷是个有能力的,没有依靠国公府的权势,自己靠着实力就已经准备在今年再“高升”去做监察御史……那才也只是七品官。不过身为御史权力不小,还能以小监大,对京城之中的权贵有监督的权利,因此勉强算是比在翰林院强一些。云舒知道这些,就知道只中个进士就想要飞黄腾达,真是别想了。

    她都不想打破碧柳的美梦。

    而且她瞧着王秀才似乎并不领情,并不觉得妻子卖了嫁妆田就是牺牲。

    “我没见识。”翠柳心说她见识得多了。

    在老太太的院子里,什么人见不着。

    她见过那么多的大官,各个儿都是读书人中的翘楚,却也没有碧柳这么能显摆。

    “婶子,咱们一会儿吃什么啊?”云舒怕这姐妹俩又吵闹起来,急忙对陈白家的问道。

    她岔开话题,陈白家的自然是乐意的,闻言脸上也缓和了几分,对云舒笑着说道,“今日咱们一家团聚,自然要吃得丰盛一些。而且一块儿热闹热闹。你说呢?”她心虚地看着陈白,也知道碧柳这件事做得不对,唯恐陈白为了碧柳生气。倒是陈白显然不准备大过年的时候为了碧柳闹起来,闻言便看着云舒笑着说道,“我记得你之前给你婶子送来几样果酒,你婶子吃着很受用,今天是一家团聚的日子,你虽然与翠柳年纪小,不过喝些果酒也没什么。”

    云舒自己泡的果酒自己知道,甜滋滋的不上头,急忙笑着答应了。

    “那就叫人拿果酒,你们也喝点。”陈白顿了顿,对王秀才微笑着说道,“你也喝一点。不要贪杯就是。”他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不过云舒怎么看怎么像是虚伪的表情,仿佛很敷衍似的,想来陈白心里也烦死了这王秀才的这副自己觉得自己万分高贵的样子。等王秀才答应了,碧柳看着王秀才答应了自己也答应了之后,陈白便笑了笑,对云舒与翠柳温和地说道,“你们先喝点茶,我传话叫人去把饭食端上来。”

    云舒便答应了一声。

    “不过今日小云与翠柳能出府,真是叫我很惊喜了。我本以为今年你们都不能出府了。”陈白家的见陈白走了,只觉得身边好大的压力都没了,便笑着对云舒十分怜惜地说道,“你今年真是辛苦,我瞧着都消瘦了。沈公子那儿不好服侍吧?到底是豪门公子,如今突然从天上掉到地上,也不知心里多难受。他没有拿你出气吧?”她很关心云舒,云舒却不大愿意在外头说起府中的人和事,因此摇头笑着说道,“公子是个很和气的人。”她就不说了。

    “是那个沈家的公子吗?我听说当初他显赫的时候是陛下面前的红人,与皇子一同进出宫闱的。这一下子就成了奴仆,就算再故作坚强,怕是也躲在被子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哭呢。”碧柳竖着耳朵在一旁听着,听见陈白家的说起沈公子,顿时眼睛一亮,觉得有了自己能说的话题,对陈白家的兴致勃勃地说道,“那一日沈家抄家,我和相公都去看了。那从沈大将军府里牵出来的下人不知多少,还便宜……如果不是我手头没有银子,都想买两个沈家的下人回来,也享受享受将军府的服侍的感觉。”

    云舒忍了忍。

    虽然碧柳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不过云舒也的确不能非要碧柳这样和沈家无关的人也对沈家抱有同情。

    她只是平淡地说道,“这话碧柳姐姐还是不要再说了。沈家已经被议罪,陛下如今正忌讳着。无论沈家的好与坏都不想听见。姐姐如果总是提及沈家,如果叫人听见了就麻烦了。或许还会觉得姐姐还顾念沈家,这只怕对姐夫的前程不利。”她不想和碧柳解释沈公子还有沈家的那许多的事,只是看了微微变了脸色的王秀才,对碧柳挤出诚恳的表情来说道,“沈家已经都是往事了,姐姐挂在嘴边儿……这京城之中是非传得多块啊。若是被有心人听见,许还会害了姐夫。”

    她的脸色带着几分关切。

    “我又没有同情沈家。”碧柳便不快地说道。

    “就算没有同情,可是想必陛下也不愿有人再议论沈家的事,只希望沈家的事尽快过去。”难道皇帝很喜欢有人评说沈家和他之间的那些是是非非吗?

    就算皇帝将沈家给连根拔起,可是其实也不痛快叫别人说的。

    当然,云舒这也只不过是吓唬碧柳,叫她赶紧闭嘴。

    她觉得碧柳嫁人之后,除了曾经的自私自利,仿佛还成了一个喜欢搬弄是非的长舌妇。

    才出嫁没有一年,碧柳就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她如今的性情释放了,还是王家的家风本来就不怎么样,把碧柳给教坏了的。

    “可不是。小云说得对。而且咱们都是国公府的门下,无论怎样,也不能说道府里主子的是非。还有,你还想买将军府的下人?你不要命了?”陈白家的见碧柳不知天高地厚,顿时吓死了,急忙对碧柳说道,“那都是沈家人,最被人忌讳的。如果我遇见了,我恨不得离开八丈远,希望自己一辈子跟那些沈家下人没有关系。你可别闹腾了。就算有银子,那沈家的下人也不是你能买的。”她怕长女真的不知天高地厚,碧柳便撇嘴,哼了一声。

    她本想和王秀才娇滴滴地分辨,却见王秀才霍然看了她一眼。

    碧柳突然不敢吭声了。

    她在娘家人的面前格外能说会道,可是却唯独很是敬畏王秀才,把王秀才当做天一样。

    此刻见王秀才眼底带着惊恐之外还似乎带着对她的恼怒,碧柳也什么都不敢说了。

    “可是娘啊。我家里服侍的小丫鬟笨手笨脚的,你再给我买一个伶俐的给我带回去吧。”

    “你们家里不是都已经有了三个小丫鬟了吗?”王家就三口人,碧柳夫妻外加碧柳的婆婆,陈白家的觉得足够了。

    王家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能有三个小丫鬟服侍就够奢侈的了。

    不然,就算是丫鬟下人多了,那住哪儿去啊?

    “不行,还得再寻一个懂针线的。不然难道叫我亲自做衣裳?”碧柳见陈白家的没吭声,就摇着她的手臂撒娇。

    陈平在一旁憋了半天,此刻偷偷对云舒跟翠柳挤了挤眼睛,带着她们俩出来不要再去看碧柳撒娇,等走出去,他一回头,却见王秀才的眼睛仿佛带着几分警惕的意味看过来,顿时冷笑了一声,把云舒和翠柳带到另一侧的一个侧间去,都坐在暖暖的屋子里,这才对云舒说道,“那小子是怕咱们兄妹几个连成一片把咱们家里的银子给算计空了,叫他们吃不着好处了。不用管他们。”

    云舒觉得王秀才真是狗拿耗子。

    他不过是个女婿,就算是他们几个算计陈家的银钱,跟他这个女婿有什么关系呢?

    “他自己就是个贼,藏着一颗贼心因此看谁都像是个贼,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云舒小声儿说道。

    她的话诙谐又嘲讽,翠柳听了就忍不住笑了,拍了拍云舒的肩膀。

    “你说得对。不仅是贼,他还贼眉鼠眼。”

    “他就是个真贼我也管不着。”见两个小丫头只说没营养的话,陈平急得搓手,忙忙地拉住云舒问道,“咱们先说说咱们的火锅铺子?”

    赚钱不等人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