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轻视

    这不是开玩笑吧?

    嫁妆田?

    这是当初碧柳出嫁的时候,陈白家的千辛万苦给长女拾掇出来的嫁妆良田。

    买下来就是为了叫长女每年都得到良田之中的出产补贴家中的。

    为了这些良田,当初陈白夫妻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的争执,给碧柳能预备出那么一大片的良田,陈白家的真的不容易。

    她差点为了这些家底跟陈白之间的感情都坏了。

    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就是为了叫碧柳能在婆家过舒坦日子。

    守着良田,碧柳的吃穿用度还有娘家补贴,那日子过得十分轻松。

    可是现在碧柳说把嫁妆田给卖了?

    “你都卖了?”当初碧柳的陪嫁不少呢,陈白家的看着一脸无所谓,仿佛理直气壮的碧柳声音艰难地问道。她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甚至觉得碧柳都没有和自己说一句就敢把那么多的良田给卖了,这简直叫她不能接受。倒是碧柳,此刻仰着头,见陈白家的脸色惨白,便不耐烦地说道,“自然都卖了。不然,我和相公喝西北风去啊!”她说得这样理直气壮,坐在云舒身边的翠柳都惊呆了。

    如果不知道内容,她看着碧柳那副样子都以为她做的是很平常的好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知道那些田产是母亲拿了家里的银子好不容易给你买的?”翠柳之前还因为陈白家的给姐姐的嫁妆太多,都没有想到自己因此伤心过。如今见碧柳把娘的心意不当一回事儿,翠柳毕竟是个不能忍住的脾气,指着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王秀才大声说道,“怎么喝西北风了?!王家的日子难道就过不下去了不成,还得叫儿媳妇儿卖自己的嫁妆田?!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了,那当初你没嫁过去的时候,他们王家天天喝的就是西北风啊?!”

    王秀才家里从前怎么过得下去呢?

    怎么有钱的媳妇儿娶进门了,反倒过不下去了?

    “你知道什么?读书不用花钱,给你姐夫补身子不用花钱啊?读书,是多么辛苦的事你知道吗你!一个小丫鬟罢了,没见识还在一旁指手画脚的,真是丢脸。”碧柳自认自己如今是人上人,是秀才娘子,毕竟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因此,读书人是最高贵的了,她都不稀罕理睬翠柳这在国公府里给人为奴为婢的妹妹,因此带着几分鄙夷地说道,“和你这种没见识的丫鬟说不上。相公素日里还要往来读书人家的友人,时常要去诗会文会的,自然是要用银子的。如果不去这些地方,怎么开阔眼界,怎么高中进士啊?”

    “他从前没钱的时候难道就没眼界了吗?”翠柳不由大声问道。

    云舒见她情绪激动,看着碧柳的目光都能喷火,急忙拉着她低声说道,“过年呢,咱们别说不开心的话。”她没想到碧柳竟然还敢把自己安身立命的嫁妆田都给卖了。说来好笑,她和翠柳两个小丫头如同仓鼠一样天天数着银子希望能多买一亩地,兢兢业业地攒钱,就是为了日后能守着大批的良田过日子。只是她更没想到的事这世上竟然还有碧柳这样的人,把家里人好不容易给她预备的良田给卖了。

    想到那时候陈白家的为了多给碧柳买几亩地和陈白之间的那些祈求与纷争,云舒再看看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做错的碧柳,顿时心生感慨。

    这可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

    不过既然碧柳不心疼,那云舒就更不会为碧柳心疼了。

    傻子一个。

    不说碧柳玩儿命给王秀才花钱,那什么狗屁诗会文会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就说就算是王家没钱,碧柳难道还不能问自己娘家借啊?

    陈白家的那么愿意补贴长女,碧柳只要开口要钱,陈白家的肯定会给。

    何至于直接卖了自己的田产。

    这卖了田产如同卖了自家的根基,怕是碧柳往后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算了。碧柳姐姐有自己的想法,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庭,我瞧着姐夫都没有异议,想必这是人家自己的家事。”云舒瞧见王秀才虽然没有说话,然而当碧柳这样在娘家说起自己卖了嫁妆田都是为了补贴他这个夫君的时候露出几分不快,就知道这种读书人最要脸的。妻子偷偷补贴自己,他当没看见也就算了。可是当碧柳竟然大声告诉娘家人,她卖了良田是为了补贴丈夫,那王秀才在岳父岳母的面前怎么装模作样啊。

    吃软饭被妻子的娘家都知道了,这多丢脸。

    因此,王秀才的脸色不好看。

    云舒眼底便多了几分鄙夷。

    “可是,可是她当初的嫁妆……”翠柳就算再心宽,如今也不差钱了,可是想到那时候自己因为陈白家的把家里的银钱恨不得都给碧柳买地,就忍不住有些忍不住伤心。

    云舒忙摸了摸她的手小声说道,“没事儿。以后你的嫁妆必定也是一样儿的。”如果说今日之前,云舒听见碧柳竟然这么不知道珍惜,明知道弟弟妹妹们当初都羡慕她那丰厚得听说是拿走了家中家财大半当做嫁妆,这样不知好歹会叫云舒生气。那么当云舒在国公府当差的时间久了,见识过唐国公这位家中的顶梁柱的大方……唐国公出手大方得叫云舒眼睛都发自的。不说之前因为鸭绒鹅绒赏了云舒的铺子,就说唐国公这几次随手赏云舒的金豆子。

    老天爷。

    国公爷赏人平常的时候都赏沉甸甸的一兜子一兜子的金豆子不说,还赏琉璃盏……

    唐国公这么大方,而且还一向都不会叫属下吃亏,云舒就下意识地看了看此刻没说什么的陈白。

    她觉得吧,陈白在唐国公身边当差,唐国公大方,陈白又是个不吃亏的性子,只怕到手的金子银子的比自己要多无数。

    她猜测着陈家账面上的银钱不多,因此当初陈白家的才会为碧柳的嫁妆发愁,甚至还因为这件事和陈白说起过好几日。

    不过……陈白自己的私房肯定丰厚极了,怕是陈白家的想破头都想不出来,云舒她陈叔必定有钱得不得了。

    跟在唐国公身边的,怎么可能没钱。

    因此云舒就不为翠柳担心了。

    陈白公正,不是会偏心任何一个孩子的性子,之前陈白家的因为是掌管家里头银钱的,因此时常补贴碧柳,这些陈白应该都已经看在眼里。既然如此,那陈白心里也一定会记得这些,等以后翠柳和陈平嫁娶的时候不叫他们兄妹俩吃亏。既然这样,云舒想了想,虽然男人自己攒小金库是一件应该被人谴责的事,不过陈白如果存着私房倒是不坏,毕竟这对于翠柳与陈平的利益来说是一种保障。

    就算陈白不攒私房,那金银都诚实地拿回家,岂不是叫陈白家的去直接养着王家一家人了吗?

    云舒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叫陈白继续收着自己的私房吧。

    她拉着翠柳,叫翠柳别生气。

    “娘,那你说呢?”见陈白家的无力地靠在椅子里,翠柳知道云舒担心自己,便不再和碧柳针锋相对,直接去问她娘。

    陈白家的完全没有办法。

    她能怎么办?

    再给碧柳买一份田产?

    陈家虽然还有银钱,不过那是给陈平和翠柳预备的啊。

    “既然是她的嫁妆,就是她自己的财产。你姐姐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陈白家的到底心疼长女,因此舍不得骂她,想到碧柳如今要操持她相公在外头的一切行头,倒是也心疼长女几分。毕竟她听碧柳说如今王秀才很是结交了几位士林之中的朋友,往来的都是那些读书人。这些清贵的读书人俱在一块儿,无论什么都得是好的,不然岂不是叫人嘲笑?那所谓的人是衣装马是鞍,叫她拿了陈白带回来的上好的料子给王秀才做衣裳,不要在那些文人的面前丢了脸,剩下的银钱往来,只怕碧柳是真的有些吃力的。

    因此陈白家的犹豫片刻,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她心里伤心。

    可是又觉得女儿艰难。

    想到碧柳如今没什么钱傍身,逼不得已才卖了嫁妆田,她又觉得女儿十分可怜。

    如果当初丈夫愿意拿出家里的银钱多给女儿一些压箱底,长女怎么会落魄到这个份儿上来。

    “她自己处置自己的嫁妆没什么。我也犯不上非议她的私产。只是我希望大姐姐要点脸,别没了银子,就回娘家来要钱。”

    翠柳直接说道,完全不给碧柳面子。

    她也觉得王秀才那么一副清高自诩,目下无尘的样子恶心透了。

    如果说读书人清贵,那他们国公府里的唐三爷还是探花呢,对人也很和气温煦,也没见跟王秀才这么装模作样的。

    更何况,翠柳现在真是明白什么叫做百无一用是书生了。

    王秀才都多大了,还得靠自己的媳妇养,逼得媳妇去卖嫁妆田。

    自己去外头找个营生补贴家用难道能累死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