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卖地

    她一副自己很得意的样子,扬起了脸。

    陈平噗嗤笑了。

    “我没看不上你的火锅料子。谁不知道啊,那天你叫厨房做了火锅,那叫一个香,二公子吃的时候我都馋了。不过会不会麻烦?”

    “只要会煮底料,那就大锅大锅地煮,能用很久。只要不是夏天那种时候,如冬天,底料也放的住。”云舒便对陈平说道,“而且火锅底料有许多种,有辣的不辣的,再加上一个鸳鸯锅。”她小脑子里似乎有无限的主意,陈平急忙听了一次所谓鸳鸯锅的事,便点头说道,“这不就是一锅两吃。”一个锅里分成两半儿,这种法子虽然说起来简单,不过能想到就已经很天才了,陈平听着听着眼睛不由亮了。

    他听出了这其中的商机。

    云舒也笑眯眯的。

    活了两辈子,她还没见过不爱吃火锅的人呢。

    因此,她一点都不担心火锅铺子会没有生意。

    更何况陈平那么聪明,还能经营不好一个火锅铺子?

    “既然这样,那我试一试。算你的配方入股,咱们俩一半一半儿。”陈平爽快地说道。

    “不必如此。不过是个配方。”见陈平不赞同地看着自己,显然不会占自己的便宜,云舒倒是对自己随便想想却要占人家分红有些不好意思,便对陈平说道,“那就算我两成的利吧。再多的我也不要。而且陈平哥,银子我也不缺,等分红的时候,如果你在边城瞧见有什么稀罕有趣的边城特产还有工艺品就直接买来给我吧。”她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去边城见识一番了,不过听说边城有很多有特色的东西,倒是可以叫陈平买来给自己。

    “我送给你不就行了。”

    “那怎么行。叫你总是破费可不行。而且陈平哥你不是要攒老婆本了吗?”陈平转眼就是要成亲的人了,不攒点家底等着娶媳妇儿怎么行。

    云舒摇头,对陈平小声说道,“好吃的好玩儿的或者摆着好看的稀罕物件儿我都要。陈平哥,要两份儿。”她显然还记挂着翠柳,翠柳瞪着眼睛听得都傻掉了,实在想不清楚云舒怎么能想出这么多吃喝赚钱的法子,不过听到这儿,她急忙对云舒说道,“我可不能白要啊。”她拒绝得干脆,陈平却觉得无所谓了,此刻心里头都是云舒对自己的关心的感动,毕竟云舒会想到吃食上,都是因为想叫自己在边城过得舒服些。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二公子也能吃点好的。”陈平忠心耿耿,现在还想得到唐二公子。

    云舒倒是没什么在意的。

    这就是唐二公子和陈平之间自己的事了,她是不管的。

    她只扭着翠柳嘻嘻哈哈地说笑,与陈平一同进了主院的屋子。一进了屋子,她觉得屋子里的暖暖的气息扑了一脸,顿时身上就热了起来,急忙和翠柳一同把斗篷给脱下来放在一旁,她们俩先去给坐在上边儿的陈白夫妻拜年,毕恭毕敬地拜年说了吉祥话之后,陈白微笑,陈白家的一脸喜气洋洋,急忙把两个大大的红色荷包塞进云舒和翠柳的手里笑着说道,“这是给你们的压岁钱。”

    她笑容满面。

    云舒和翠柳都高高兴兴地接过来,捏了捏,觉得里头硬邦邦的,应该是金银裸子。

    那这就是很大份的压岁钱了,云舒和翠柳都谢了陈白家的,便一同看向坐在一侧的碧柳夫妻。

    碧柳依旧生得纤细婀娜,一副眼睛长在天上的鼻孔朝天的样子。他穿着一件同样簇新的衣裳,云舒见那料子眼熟,仿佛是之前自己送给陈白家的的料子。不过那料子也不是她得到的赏赐里头最珍贵的,因此她也不在意陈白家的补贴了碧柳,毕竟做娘的难道还能为了外人的几句话就对女儿的生活不管不问不成?不过碧柳也就算了,此刻看见了云舒跟翠柳是没什么话说的,云舒见了她身边沉默不语的王秀才,却皱了皱眉。

    王秀才身上穿的衣裳的料子……仿佛是国公府里头赏给管事的最好的料子。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陈白一眼,见陈白垂头整理自己的袖子,陈平在一旁脸色冷淡,就知道,王秀才的料子也是陈白家的补贴的。

    这就有点不太好了。

    陈白家的拿她自己的私房补贴出嫁的长女,反正都是她的私房,补贴谁都无所谓。

    可是如果拿陈白得到的赏赐去补贴女婿,这就未免有点过分了。

    “见了妹妹们怎么都不知道说话。”见翠柳哼了一声,一副很看不起奴婢似的样子,陈白家的想到自己给翠柳的那些燕窝补品都还是人家云舒孝顺给她的,便对长女有些嗔怪地说道,“好不容易过个年,你摆着一副脸子给谁看呢。”虽然她心疼嫁了个穷秀才,因此如今日子过得不及在娘家时舒坦的长女,可是她也心疼翠柳和云舒在国公府里给人做奴婢。特别是这一次,云舒去服侍沈公子,一开始风言风语说云舒失宠的时候把陈白家的吓得半死,之后又说云舒去照顾获罪的沈公子辛苦得人都消瘦,陈白家的又担心云舒撑不住,这一连串下来,陈白家的就更心疼在国公府里的女孩儿了。

    给人做奴婢的,又是主子使唤又是被人跟红顶白的,那日子过得多辛苦啊。

    她心里心疼云舒跟翠柳,好不容易见她们出府了,自然只想好好给她们补补。

    “怎么摆脸子了?娘,你这话说得好没有道理。”碧柳见陈白家的竟然为了翠柳和云舒对自己多了几分嗔怪,她在家中一向都是掐尖儿要强的,因此沉着脸说道,“难得过年,我和相公自己在家里的年都不过来,反倒回来孝顺你和爹。这也够意思了吧?怎么娘你的心里不记得我和相公的好,只记得别人的好呢?”她十分不满,陈白家的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只是看了一眼没说话的陈白,对碧柳使了一个眼色,叫她不要在大过年合家团聚的时候触怒陈白。

    碧柳也知道爹不及娘疼爱自己,因此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云舒对这种突然发生的争执只当没有看见听见,拉着翠柳坐到了陈白这一边儿,对陈白问道,“陈叔,国公爷许了你几日的假啊?”

    “国公爷恩典,叫我跟你一样儿,能休到正月十五。”陈白这才笑眯眯地对云舒说道。

    王秀才与碧柳坐在另一侧,听到陈白口中“恩典”二字,同时露出一些不悦。

    所谓“恩典”,就仿佛全家都成了奴婢似的,完全没有半分尊严。

    “国公爷对陈叔真的很好啊。”云舒服侍沈公子累的半死,老太太心疼她才叫她多在外头轻松轻松,却没想到唐国公倒是对陈白也十分看重,也叫陈白好生过个好年。她想到唐国公没准儿还不知道陈白挖了他的琉璃盏来补贴自己和翠柳,哪怕知道唐国公既然把那两锦盒的琉璃盏都丢到了赏人用的东西里头,明显就是不在意,不放在心上,可是这世道不是都说了嘛,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或许说的就是唐国公和陈白了。

    唐国公大概做梦都想不到陈白这么能挖自己的墙角。

    云舒想着想着,一下子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

    “那是自然。国公爷还赏了我两车的年货,因此这个年咱们过得肥。你陈叔也是年货满满的人。”

    陈白是唐国公的心腹管事,那年货能少了吗?

    而且只怕还都是高级东西。

    “那可好极了。”云舒笑着说道。

    都说过个肥年,在过年的时候过个红火肥肥的年,来年才能更加发财进宝啊。

    云舒和翠柳一下子憧憬起数银子数到手抽筋的那种画面。

    “这两个小丫头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两个小钱串子。”见云舒和翠柳都跟陈白父子说得热闹,陈白家的只觉得如今家里温馨极了,虽然长女夫妻板着脸仿佛不屑与他们为伍的样子,不过陈白家的倒是能够理解……毕竟长女夫妻的身份不同,那是正经的秀才与秀才娘子,读书人,最清贵的,觉得不愿意和满嘴“主子”“赏赐”的家里人说话,没有共同语言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别说身为秀才的女婿,就算是长女,如今来往的也都是些读书人的人家,来往的都是那些读书人的女眷。

    因此,陈白家的并不算觉得长女这样有什么不对,反而带着几分笑容地对碧柳问道,“女婿最近读书也辛苦了,你可有好生照顾他啊?”

    王秀才可是日后要继续科举的,读书的任务自然辛苦。

    她不免十分关怀。

    更何况如果王秀才能考过举人再高中两榜进士,不提光耀王家门楣,就连她的长女也一跃显赫,能成为官宦女眷了。

    因此,陈白家的对王秀才是充满了期待的。

    既然秀才都能考上了,那想必举人与进士应该也可以吧?

    碧柳听了这话微微一愣,继而脸上露出几分不高兴来对陈白家的说道,“怎么照顾啊。家里又没钱没吃喝的,相公读书辛苦都瘦了。我都把嫁妆田卖了给他补身子了。”

    她一副很贤惠,并且诉苦的样子。

    可是陈白家的一愣,突然脸色变了。

    “你把嫁妆田给卖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