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火锅生意

    不然,如果想自己在外头买,哪儿有这样的好事。

    “陈叔,你说得对。闷声发大财。”云舒对于陈白这种无时无刻都能在主子的身上讨到好处的本事真是佩服得不行。她一下子把锦盒给盖上,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都偷笑起来,隔了一会儿,又和翠柳急忙把两个锦盒重新塞进了自己那车年货儿里,翠柳还小声对她说道,“……等回你那宅子的时候咱们直接带走。”所谓财不露白,这种价值很贵的很稀罕的琉璃盏,或许在权贵显赫世家之中不算什么,然而对于她们这些认真生活的小丫鬟来说,却已经是难得的珍宝。

    所以翠柳一点都不想自己得到的这难得的,或许是自己得到的最珍贵的一切被她娘看见,然后不知道给了谁去了。

    “小丫头,倒是有心眼儿。”见云舒跟翠柳把琉璃盏的锦盒给藏好了,陈白不由笑了,对云舒说道,“这些年货回头都给你带回家里去。你想吃点什么,如果缺什么再跟我说。”他自然十分得意,毕竟不仅叫云舒和翠柳在唐国公的面前刷了一下存在感,而且不着痕迹地得到了赏赐,得了实惠却不会被人嫉妒与不满,这才是最好的。他笑呵呵地背着手带着云舒跟翠柳走出这里,叫上在外头等得百无聊赖的陈平一同去主院。

    “琉璃盏怎么样?好看吧?”陈平见父亲快步走了,低声对云舒问道。

    “你也知道啊?”

    “我能不知道吗?”陈平对云舒一副小看自己的样子哼了一声,这才带着几分笑容地说道,“我跟爹一块儿去挑的。你是不知道,国公爷随手赏人的东西不知多少,成山了都。各个儿都是极好的东西。不过这琉璃盏又漂亮又精致稀罕,也算是里头最难得的了。我和爹挑赏赐也费了好些的力气。”陈平在云舒跟翠柳的面前表功了一下,云舒便抿嘴笑,见陈平的脸色不错,便关心地问道,“你的行装整理好了吗?”

    陈平可快要和唐二公子一同去边城了。

    “只要有银子,行装都不在话下。”陈平对云舒小声儿说道,“与其在家里浪费时间整理什么形状,还不如去京城里打听打听边城的什么东西到了京城最值钱,获利最丰厚。还有那些边城的货物的下家儿之类的,我忙得很。”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云舒便有些疑惑,觉得陈平在家里也仿佛做贼一样。不过她倒是也不在乎这个,反而问道,“那你的银子够吗?我和翠柳这段时间两个铺子的盈利也不少的。我们不着急买地。如果陈平哥你银子不够,就先拿去用,可着你先做事吧。”

    陈平好不容易能有这样的雄心,想要在边城做出一番事业来,云舒觉得自己应该支持一下的。

    毕竟,陈平说起来对她这么好,真的像兄长一样,在云舒的心里,陈平也算是自己的家人。

    给家人一些帮助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和翠柳的两个铺子都是赚钱的,而且也一直都会赚钱,就算是想当小地主买地,也并不急在这一时。

    倒是陈平,事业刚开始的时候是很需要银子的。

    “足够了。你放心吧。你们赚的银子自己留着,别……”陈平见云舒跟翠柳都关心地看着自己,显然想把银子给自己做生意,扶持自己不是嘴上说说那样敷衍,便露出笑容,急忙收住了,胡乱地给翠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斗篷,低声说道,“我可跟你们说,财不露白啊。一会儿别说自己的铺子赚钱得不得了。”他这副样子更奇怪了,翠柳不由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大姐和姐夫今天也回娘家了。”

    陈平很郁闷地说道。

    云舒跟翠柳顿时不说话了。

    关于陈家长女碧柳,云舒就算一直在国公府里,也知道许多她嫁给王秀才之后的奇葩事迹。

    就比如什么王秀才去酒楼和自己读书的同伴去喝酒,最后还好意思把帐记在了陈家,最后还有酒楼来陈家来讨这笔账的那些事,云舒听了都觉得活久见了。

    王秀才一向清高,目中没有银子,身上也从不带银子,不过就算是记账,也该记在他王家的名下。

    可是记到了陈家名下,陈白家的听说还欢天喜地地给付了银子,仿佛叫秀才相公吃自家的软饭很光荣似的。

    “知道了。”云舒顿了顿便急忙说道,“快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好不容易过个年,咱们又好不容易都歇下来,怎么总是说这些事呢?”她其实觉得王秀才吃着陈家的用着陈家的,还摆出一副读书人看不起权贵奴仆的样子恶心透顶。不过王秀才从碧柳还没有嫁过去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死德行了,奈何陈白家的与碧柳都坚定地认为这是读书人的“风骨”,她就算是心直口快的性子,也得想想在陈白家的心里,是自己更亲近,还是人家女婿更亲近。

    想明白了这里头的关系,云舒就闭上嘴,从不说碧柳夫妻的坏话。

    “可不是嘛。为了他们叫咱们心里不高兴,这多没意思啊。”翠柳如今赚着银子,手里有良田,还有主子们时常打赏,因此心情就不会如同从前那样尖锐,对于王秀才那些“读书人的事能叫事吗?”的话,她现在也不怎么在意,因此对陈平笑嘻嘻地说道,“你别说咱们了。咱们好歹是丫头,娘也不会盯着咱们。不过你是儿子,娘没准儿日后得叫你这顶梁柱赚钱养大姐姐一家,外加以后你的好外甥呢。”

    如果碧柳真的怀孕生子了,陈白家的一定恨不能帮着养。

    到时候陈平就算赚了金山银山,怕是也得叫他娘也搬到王家去。

    “我又不傻,还能把银子都给娘吗?”陈平脸色灰灰的,不过见云舒跟翠柳今日都穿着因过年府里给小丫鬟裁制的新衣裳,因为图喜庆,都是鲜艳的花色,此刻披着灰鼠皮的斗篷格外可爱,便笑着说道,“我心里有数。”他倒是心里有数,云舒瞧着天寒地冻的,莫名心里生出一个主意来,对陈平小声问道,“陈平哥,反正你也是要去边城做生意的。我听说边城很荒凉,除了那些京城里的贵人们稀罕喜欢的一些货物,也没什么其他的精致的东西,是不是啊?”

    “没错。怎么了?”

    “我就想着……边城是不是没有火锅啊?”云舒眨了眨眼睛,见陈平诧异地看着自己,便急忙说道,“我想着边城的风沙大,只怕风也冷硬,那如果如现在这样的天儿里吃些热乎乎的火锅不是很好吗?而且我又有一些火锅的配方,你该知道的。前儿咱们在国公府里不是服侍主子们吃过?连主子们都说好吃的。”她觉得火锅其实也蛮简单的,除了那些酱料都可以制作简单之外,就只有火锅底料。那些底料用大锅熬制出来,然后切成一块一块儿的,有人来吃就放一块下去。

    这种火锅在京城也应该很有市场,不过云舒不想再因为这些叫人觉得有些独特配方的东西在权贵们眼皮子底下出现了。

    不然,再有个显侯府来抢,她觉得十分难办。

    倒是在边城,有陈平在,还有唐二公子,想来边城也不会跟京城似的那么多的权贵云集,倒是可以试试看。

    而且边城的伙食粗糙许多,如果有这样热乎乎的火锅,想必会很受欢迎。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陈平不由好奇地问道。

    “我就是想着你平日里来往京城与边城之间,没有时间打理精心的铺子。那不如整个火锅铺子,反正把底料放在那儿,寻个利落能干的掌柜的就能把铺子给撑起来。而且。”云舒顿了顿,握了握同样看着自己的翠柳的手对陈平说道,“而且你在边城本就辛苦,远离京城的浮华。我就是希望咱们能有些方便的吃食,叫你在边城里也能吃口热乎的,好吃的,能把日子努力过得舒服一些。”

    不然陈平的日子过得那么辛苦,云舒觉得有些心里不忍心。

    她和翠柳躲在唐国公府的巨大的羽翼之下,不经历风雨,吃吃喝喝的平安长大,说一句吃香喝辣的有些夸张,不过日子肯定是很舒服的。

    可是一想到陈平得风餐露宿,就算是在边城不会折腾,可是那边城的伙食到底不及京城的细致,他大概吃起来也是艰难的。

    如果有个火锅铺子,一则帮边城的百姓有个吃食的去处,一则也是叫陈平能吃些顺心的,仿佛在家里的菜色。

    而且火锅吃起来有滋有味,也方便,丢块预备好的底料,用些酱料,肉食青菜的直接下锅就是。

    方便还好吃,而且还有各种底料,花样儿多着呢。

    “怎么了?你不相信我的火锅好吃啊?吃过的都知道。连主子们都说好呢。”

    见陈平不说话看着自己,云舒急忙自卖自夸,很值得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