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攒家底

    “多了吗?哪儿多了。”

    见云舒觉得自己得到的年货太多了,珊瑚就笑,指着这高高的一车年货笑着说道,“不单单是府里分给你的那一份儿。还有老太太单独赏你的,府里头的几位夫人与世子夫人也都赏了你,这赏你的主子太多,因此才显得多了些。”说来珊瑚就觉得唏嘘,国公府里主子们赏得力的下人些过年的东西倒不是稀罕的事儿,然而今年赏赐云舒的主子真的不少,各房的夫人都赏了也就算了,连卧病在床的世子夫人也指名赏了云舒。

    虽然也知道这是因为云舒照顾了世子夫人的弟弟的原因,然而珊瑚还是觉得云舒的运气够好的了。

    “原来是这样。”

    云舒掐指算了算,大夫人赏自己大概是因为唐国公吩咐她的差事她干得不错,三房的合乡郡主一贯都很喜欢赏她。至于二房……云舒想了想,觉得大概因为之前唐四公子挨了唐二爷窝心脚,自己还想着叫人去请太医过来的缘故。她觉得自己得到赏赐这一桩桩的事儿倒是很正常,因此就心安了起来,一边翻看年货,见都是庄子上产的各色的野味儿,还有一些茯苓霜藕粉菱角之类的,更还有一大筐各色的新鲜的蔬菜。

    云舒的眼睛不由一亮。

    这样的大冬天,肉食不算是新鲜,可是水灵灵的小青菜却是十分稀罕的。

    毕竟冬天的时候都是青菜少见的。

    能得这么一筐各色的蔬菜,云舒觉得这个年过得肯定高兴极了。

    她正看着这一筐蔬菜高兴,都想从里头拽出一条嫩嫩的脆生生的水灵小黄瓜来啃一口了,才见翠柳眉飞色舞地从另一边过来。她的身后跟着笑眯眯的陈白与卖力地也推着一个小车的陈平。看见云舒,翠柳欢天喜地地蹦过来对云舒说道,“咱们快回家吧!爹和哥哥帮咱们推车!”她明显把爹爹和哥哥当做推车的苦力了,陈平好不容易在家里歇着没有去服侍唐二公子,却没想到自己成了苦力,正郁闷呢,就见云舒身边那堆得高高的一车东西,顿时吓得一缩脖子。

    陈白看着就乐了。

    “真是个能干的丫头,主子赏得多,说明你这一年的差事做得好。”对于云舒能得到这么多年货,陈白觉得很荣耀,见珊瑚上前跟自己打招呼,他笑着也招呼了一声,回头见儿子没出息地躲在后头妄图逃避劳动,陈白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口气,又谢了珊瑚带人帮云舒把年货给推过来,就请那位跟着珊瑚一块儿推车过来的婆子把车子推到了门外去,果然就见后门早就有陈家的下人把车给接过去了。

    陈白给了那婆子些铜钱请她自己打酒吃,见她欢天喜地地走了,这才叫下人推着车子在前头,带着两个小丫头慢悠悠地回家。

    云舒回头见陈平郁闷地推着翠柳的年货的车子,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

    “陈叔过年好。”她先贺了一声,见陈白笑呵呵地答应了,这才和翠柳亲昵地走在街上。仿佛是因为今年出了沈家倒台这样的大事,因此这街上看起来有些不大热闹。云舒觉得这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总是觉得街道上少了些欢腾劲儿。不过在大过年的,她也不爱说那些会叫人觉得不高兴的话,因此只对陈白说道,“陈叔,我先在家里过个年,然后想回去我宅子那儿和街坊走动走动。”

    其实她不是想要和街坊邻居走动,而是避开陈家过年时要上门的亲朋好友。

    平日里她待在陈家也就算了。

    可是过年的时候都是亲戚走动,又或者陈白夫妻也要带着孩子们走动亲戚家里,那她的存在就有些尴尬。

    跟着去吧,她师出无名,又不是人家陈家的孩子。

    可是不跟着去,陈家人全都走了,她一个人在陈家的话,还不如在自己的小宅子里一个人自在。

    因此云舒就先提了这么一句。

    陈白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明白她的顾虑,笑着答应说道,“你家里的街坊是得走动走动,远亲不如近邻。既然这样,那我叫厨房里那两个婆子跟你回家,一则给你做饭,另一则也是护着你一些。”云舒一个人住宅子他不放心,因此安排两个厨房的力气大的婆子做饭之外也充当护院,也是叫云舒住起来不要害怕。他想得这样周全,云舒急忙道了谢,倒是翠柳急忙问道,“你不能和我住在家里啊?”

    她出府以后要和陈白家的一块儿去走动自己的外祖家姨母家的,本想带着云舒一块儿去的。

    “我那宅子一冬天没人住了,得暖暖屋子,不然少了人气儿就要破败了。”云舒见翠柳皱着眉看着自己,就笑着说道,“而且也得烧烧屋子,热闹热闹。等你从外头回来就来找我,咱们一块儿在那宅子里玩儿多好啊。我教厨房里的大娘几样儿好吃的方子,咱们舒舒坦坦地过个年。”她其实不仅仅是为了避开陈家的亲戚朋友的走动,还有一条,就是宋如柏跟着八皇子被关在宫里已经这么久了,云舒一直都很惦念宋如柏的安好。

    她昨天听说太妃娘娘依旧向皇帝求情。

    如果没猜错的话,如果皇帝愿意放八皇子出来,那宋如柏也应该很快就要出来了。

    她还是想看看宋如柏是不是还好,而且宋如柏的家里没有服侍的下人,在宫中被围困了那么久,应该已经心力交瘁,云舒想瞧瞧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

    当然,她胆子小,不能大大咧咧地1去帮助宋如柏。

    不过……两家是邻居,她偷偷往宋如柏的院子里扔些保暖的衣裳还有吃食什么的应该还是没有人会发觉的。

    既不会被人发觉她帮了宋如柏,也能叫宋如柏得到自己的帮助,云舒觉得跟宋如柏做邻居还算是选对了。

    她心里想着心事,一路跟着陈白父子回到了陈家。然而叫她和翠柳对视一眼觉得奇怪的是,陈白并没有叫她们俩去见陈白家的,反而带着那两车年货跟陈平一块儿去了后头偏僻的地方。叫下人走了,陈白这才叫陈平去门口呆着,自己很熟悉地从云舒那堆得跟小山一样的年货角落里摸出了两个十分漂亮的锦盒递给了云舒和翠柳。云舒见这锦盒十分精致华美,不像是年货的风格,迟疑了一下,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都打开,顿时露出诧异的表情。

    她与翠柳的锦盒里的东西是一样儿的。

    各自都是一对琉璃盏。

    因琉璃是极稀罕的物件儿,且云舒瞧着这对琉璃盏做工精美剔透,不像是外头买卖的那些粗糙的货色,不由有些疑惑。

    “陈叔,这是……”

    “这是国公爷赏你们懂事的。”陈白见云舒和翠柳一头雾水的样子,便哼笑了一声说道,“你们没有买沈家的地,吃了多大的亏呢。这做了吃亏的事,如果不叫主子知道,那就是真吃亏了。”陈白本就是个圆滑的人,吃什么都不会吃亏的性子,因此就笑着对云舒说道,“我就跟国公爷提了一嘴。当然,并不是只提了你们俩。咱们府上这么多懂事正直的人,国公爷不知道的话,他们不也白损失了吗?因此我就都提了一句,倒是收获了不少人情。”他十分自得。

    在唐国公面前帮大家说了一句,叫国公爷心里有数,虽然在外头不能说,然而说起来,大家都得感激陈白叫主子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不然,光做却没有主子知道,谁受得了啊。

    陈白得了府中许多人的人情,一时之间在国公府里的人缘都更好了,而且他还偷偷帮自家的孩子在唐国公面前添油加醋,唐国公都知道云舒跟翠柳的铺子赚钱,手里有钱却没有买许多的良田,那吃得亏还小吗?因此唐国公叫陈白不必大张旗鼓地赏这两个小丫鬟,要赏什么叫陈白去自己赏人的库里去挑。陈白最喜欢闷声发大财这种了,也不声张,免得大家知道了唐国公赏了云舒和翠柳叫这两个丫头在府里被人嫉妒,因此悄悄儿地挑了两样,无声无息地塞进了云舒的年货里头给带出来了。

    又因为唐国公是叫陈白自己去给两个孩子挑赏赐,云舒陈白毫不客气,把赏人的那堆里头的玩意儿给翻了个遍,挑了最好的琉璃盏给拿出来了。

    “这可是有银子都买不着的好东西。我还记得仿佛是洛阳巡抚给咱们国公爷的孝敬。国公爷嫌弃不精致,因此没有收到私库里,只丢着等着赏人的。”

    云舒顿时和翠柳瞪大了眼睛。

    “这还不精致啊。”

    “那你们是没见过精致的琉璃盏。”陈白在唐国公身边见多识广,自然知道唐国公的私房里都有什么好东西。

    “这可比银子,良田稀罕多了。良田素日里随意买卖,可是这等精致的琉璃盏却在外头难得见着。就算是见着,也不是你们俩买得起的。”

    陈白得意地说道。

    他也算是帮着这两个小丫头攒家底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