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牡丹

    云舒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觉得老太太说得没错,不过却不愿意承认。

    她很快就转开了话题。

    老太太显然也知道云舒是不愿说人是非的性子,更何况无论怎样,唐大小姐都是云舒的主子,因此云舒是不可能说那些非议唐大小姐的话的,因此她也不说了,反而问着云舒一些过年出府之后想做什么的话。等听云舒说了一会儿,老太太便睡着了,云舒这才慢慢地从屋子里退出来,与过来看着老太太睡觉的琥珀说了一声儿,就去了自己在老太太院子里一贯住着的屋子打点自己要带出去的东西。

    这一收拾就是半天的时间,又和院子里的小丫鬟们说笑了一回,云舒这才回了小院子。

    见沈公子还没有回来,云舒记得自己答应过沈公子给他绣几个荷包,就坐在一旁裁了些瞧着不打眼的料子,给沈公子绣荷包。

    这荷包的针线本就精细,云舒细致起来就十分专心,等绣了三四个,她揉了揉脖子把荷包都收拢在一块儿站起身,就见外头的天已经快黑了。

    沈公子正站在门口。

    见云舒诧异地看过来,他笑了一下,晃了晃手里的食盒。

    “你去把晚饭提过来了?”云舒没想到沈公子都去提饭了,不由好奇地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她一直都在做针线,自然没有察觉沈公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倒是沈公子见她把荷包都放在一块儿,便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拿了一个荷包比了比自己的衣裳,觉得十分合适,虽然料子并不是最好的,瞧着也不是最光鲜的,可是却十分素雅。他如今正是守孝的时候,想到云舒没有拿那些花红柳绿的给自己,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感激,转头对云舒笑着说道,“你有心了。”

    “也没什么。只是做得不多。”

    “贵在精而不在多。这样的荷包不显眼,可是却很好看。”沈公子急忙挂了一个在自己的腰上,又把剩下的都压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对云舒说道,“这可都是我的了。”

    他一副霸占了所有荷包的样子,云舒本就是给他做的,也只是笑了,之后问道,“烤鸭呢?”她十分关切,沈公子便打开了食盒,把里头已经片好了的烤鸭端出来放在云舒的面前,又从里头端出来几样菜色还有烤鸭的那些配套的东西,对云舒怀念地说道,“见了这个,就想到当日……”他顿了顿,显然想到当日在宋如柏家第一次吃烤鸭的时候的快乐与热闹,心里不由有些黯然。

    云舒垂头卷了一个薄饼放在他的面前。

    沈公子急忙收敛了自己的神色对她说道,“我听说太妃娘娘已经回宫,正在陛下的面前求情,求陛下放八皇子出来,饶恕八皇子的罪过。”

    “八殿下本也没什么罪过。不过是被牵连而已,所以你不要担心。”皇帝那时候说的是沈大将军谋反,而不是说八皇子谋反。甚至如果不是沈贵妃性情刚烈自己自尽,其实皇帝也没说沈贵妃勾结沈大将军谋反什么的,因此八皇子会受到沈大将军的牵连被皇帝厌弃,不过若说他有罪什么的,云舒之前也听人说起皇帝给沈家议了什么罪,那其中并没有包括勾结皇子谋反什么的,因此云舒对沈公子说道,“陛下大概心里还有些气闷。不过有太妃娘娘在,陛下会念着与八殿下的父子之情的。”

    “希望吧。”沈公子低声说道。

    他见云舒忙着给自己卷烤鸭吃,急忙说道,“你不要服侍我了。日后我与你都是一样的人。”

    云舒也觉得不需要把沈公子当成没有手的废材,既然他都说了,自己也就不帮着他了,自己卷了烤鸭自己吃。

    “对了,明日我就要出府过年了。”他们两个面对面坐着吃饭,因为沈公子是个恪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的性子,因此也没有说话,云舒沉闷了一会儿就说道,“如果你还需要什么针线,简单些的,我先给你做了应急。”她其实这话是客气话,因此沈公子上上下下都已经叫唐国公世子夫妻给包圆儿了,而且见沈公子今日从外头回来的气色很好,面上还带了红润,显然跟在姐夫唐国公世子身边的日子并不难过,云舒也为他高兴。

    沈公子夹菜的筷子顿了顿,抬头看她问道,“你要出府了吗?”

    “老太太恩典,叫我能回家过年。”云舒把这事儿说了,见沈公子犹豫了片刻,便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突然。”沈公子急忙问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十五以前就能回来。不过是出去跟家里人团聚几日。”

    “是那日的小丫头,还有叫陈平的小子吗?”沈公子便笑着问道。

    “你还记得啊?”

    “记得。我还记得陈平把你们俩给护得死死的,仿佛很怕咱们叫你们俩服侍咱们似的。”沈公子想到那时候陈平把两个小丫鬟护在身后,对自己十分讨好地笑,很殷勤主动地服侍自己几个吃喝就不必叫云舒她们俩动手做事,便笑着说道,“能知道护着你们,而不是把你们送到我们面前讨好,他的为人很好。”他与八皇子身为显贵,什么没见过,许多人家都恨不能把自家的女儿没名没分地举荐到他们的面前,恨不能服侍他们一回,甚至能得到他们垂怜就更好了。

    可是云舒那时候却很不乐意往他们面前凑合似的。

    “那也是你与八殿下都是规矩正直的人。不然陈平哥也护不住咱们。”

    “你以为权贵都是色鬼啊?”沈公子忍俊不禁,突然拿筷子敲了敲云舒的筷子,只是又似乎觉得不妥当,便很快地收了回去对云舒说道,“可惜了的。如果早知道你要回家,我就画个喜气些的画儿给你,算是我给你过年的礼物。”他如今一个落魄子弟,一无所有,自然不可能如同从前那样一掷千金送云舒些宝石古玩什么的,倒是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字画了,只是沈公子见云舒偷笑,便笑着问道,“你也不喜欢我素日里画的那些画吧?”

    “不是不喜欢。只是那些丹青泼墨,我能觉出都是极好的意境,不过却说不出来。”云舒心说,这大概就是没文化造成的吧。

    “那我这回给你画个牡丹富贵图吧。又喜庆又漂亮。”沈公子眼睛一亮对云舒说道,“等你从家里回来我大概就能画完了,算是我给你补上年礼。”

    他的眼睛是明亮的,云舒自然不愿意叫他现在的快活劲儿被自己打击,便点头说道,“那自然是极好的。不过要大一些,如果画得好看,我就挂在宅子里,瞧着屋子里也亮堂。”她觉得牡丹图自然是极好的,姹紫千红的大朵大朵的牡丹簇拥在一块儿,不仅叫人觉得富贵吉祥,也瞧着好看,见沈公子跃跃欲试,她觉得自己占了好大的便宜,不由问道,“那我送你些什么好呢?”

    “你不是送了荷包了吗?”沈公子听她说要挂屋子里,就说道,“那我再多画几张。你那宅子虽然不大,不过屋子也不少。”在他的眼里,大概云舒那小宅子真的是小得不行,云舒也不觉得自己穷酸,笑眯眯地点头答应了,见沈公子心情大好,自己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与他一块儿吃了晚饭才收拾收拾东西,看他兴致勃勃地去画画了。她觉得沈公子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积极快乐的心态倒是很好的,看他画了一会儿,自己觉得犯困也就去睡了。

    等到了第二天,她大早上的起来,换了一身儿簇新的府里给新做的衣裳,就准备去后门见翠柳一块儿回家去。

    沈公子也醒了,见她要回家,也不拦着,自己把她送到了小院子的门口叮嘱她说道,“你在家里过年也别着急。好好在家里歇一歇,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他身上没穿厚实的斗篷就出来,云舒急忙叫他回去说道,“我知道了。你可别再冻病了。等我回来了,如果瞧见你又病了,那我之前的功夫不是白费了吗?她催着沈公子赶紧进屋子里去,沈公子笑着答应了,却站在院子门口目送云舒出去。

    云舒走了几步,转头,就见他还站在院子门口,还对自己挥了挥手,不由担心他身体单薄易病,哪里还敢慢吞吞地叫他目送自己,急急忙忙加快脚步就去了后门。

    等到了后门,她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几乎是小炮了一路,真是累得不轻,站在门口喘了几口气。

    不过此时翠柳还没来,云舒见后门还没开,就站住了。

    “怎么了这是?”她正小声喘气,就听见身后传来珊瑚调侃的笑声,急忙转头,顿时看向珊瑚身后目瞪口呆了。

    “这是……我的年货?”她看着珊瑚身后那好大一车堆得跟小山一样,甚至还有两扇猪,显然很有料的年货,揉了揉眼睛。

    他们国公府的员工福利也太好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