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失望

    难道为了一个显侯府的门楣,连父亲都不想要了?

    还是想大义灭亲?

    跟显侯一样儿,先给唐国公这父亲按个罪名。

    老太太心里也火儿了。

    她的确对膝下几个孙女儿都很疼爱,可是再疼爱,也越不过自己的长子。

    唐大小姐失心疯了说出这些关于沈家的话,老太太心里就对唐大小姐多了几分不喜欢。

    就算是口无遮拦,可是也不能这样。

    但凡是对自己的父亲有些关心,也能明白在这样的时候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不然叫外人听见了可怎么得了。

    “老太太,求您了。”唐大小姐却并没有察觉老太太的不高兴,此刻她的心里已经慌乱极了,明明近在咫尺的荣耀就在眼前,可是一转眼家里就要夺走它,这叫唐大小姐怎么能受得了呢?她已经在国公府里当个这么多年的庶女,就想要成就自己的风光体面,能够不要被人再把她当做一个庶女来看。可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候,显侯府一跃飞上枝头,这是她最好的机会。

    如果嫁入显侯府,她就不必再对任何人卑躬屈膝,小心翼翼了。

    唐大小姐的眼里全是眼泪,几乎要给老太太跪下。

    “你这是,这是做什么。”见唐大小姐已经泣不成声,软倒在自己的面前,老太太就皱眉说道,“这件事我是不能插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婚事是你父亲母亲要定的,就算我是你的祖母,也不能插手。”她被唐大小姐闹得头疼,大过年的听了唐大小姐哭了一场,就觉得有些不吉利。再想想之前显侯竟然还把沈家三小姐的尸身给送到了国公府的府上来,这简直就是心有灵犀啊。

    老太太心里越发不喜。

    “可是,可是我……”唐大小姐见老太太不肯答应自己,心里一冷,又急忙想到了什么,急忙看向唐国公流泪说道,“父亲,求求您了。就算不看在别的,就求您看在女儿对您这么多年的孝顺的份儿上,不要退亲了。等我出嫁,我一定在显侯府好好给您转圜,叫显侯与您没有芥蒂。”她希望用这样的话来打动唐国公,唐国公夫人就在一旁有些不悦地问道,“你是拿这么多年的情分来辖制你父亲?”

    “我没有。”唐大小姐急忙流泪摇头。

    唐国公面容冷淡地听着。

    “大丫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难道我还会害了你不成?”唐国公夫人便叹了一口气对庶女说道,“沈家获罪的事,和你的婚事从来都没有半点关系。沈家既然获罪,就是罪人,你父亲对这件事也并无异议,不然当日给沈家议罪,你父亲也不会没有开口为沈家辩驳。正是因为你父亲对沈家获罪并没有异议,因此他并不会因为沈家落到如今的下场就心里不痛快,甚至迁怒谁家。”所以,别再口无遮拦给唐国公惹祸了,唐国公夫人见庶女含泪看着自己,皱眉说道,“叫你父亲不愿意结亲的原因与沈家无关。而是与显侯的人品有关。他的行事作风叫你父亲看不上,也唯恐你嫁过去之后在显侯府受委屈,受人鄙夷,因此才会退亲,你明白吗?”

    她希望唐大小姐理解唐国公的这份关心。

    虽然一般人看不出唐国公的这份关心,可是唐国公夫人其实都看得清楚明白。

    当初对荀王的求亲,唐国公断然拒绝,这其实也是慈父心肠。

    一般人谁不想做荀王的老丈人,有个王爷女婿?

    不过是舍出去一个庶女,就能换回来一门皇家的姻亲,这有什么不好?

    可是唐国公却并不答应。如果不是唐二小姐跟她那没见识的姨娘非要为了王妃的位置偷偷地自作主张,那唐国公绝不会为了一时的荣华就卖了女儿的终身幸福。

    如今也是一样的道理。

    显侯府不好,从前唐国公没看出来,答应了婚事,也想着沈家三小姐性子软弱,有这样一个和善柔和的嫡出妯娌,唐大小姐应该能过得不错。

    可是现在,知道显侯府不怎么样,唐国公为了女儿在这个时候悔婚,也只不过是为了女儿。

    “母亲,就算显侯行事不妥,可是正是因为这样的行事才叫做圆滑,才能保住自己的家族啊。难道当日,为了沈家一家去死才叫忠义,才叫正直?”见唐国公夫人脸色顿时变了,唐大小姐摇头说道,“父亲,母亲,求您为我想想吧。而且我有信心在显侯府立足。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在准备做显侯府的女眷,所以……”她这段时间和显侯府来往亲密,与显侯府上上下下的女眷关系都不错,花了多少心思,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因此,她只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份自己想要的婚事。

    唐国公夫人见她一门心要嫁显侯府的庶子,脸色微微一沉,也不劝了。

    怎么劝?

    如果这丫头是她亲生的,唐国公夫人现在就把她关起来,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放出来。

    可这是庶女,不是她亲生的,对她好的时候她反倒觉得她坏,这样的庶女还有什么规劝的价值?

    她才懒得做这种恶人,叫庶女心里一辈子觉得她阻拦了她的幸福。

    “国公爷……”这不是她生的,因此唐国公夫人询问地看向唐国公。

    唐国公霍然站起,看都没看哭得满脸通红的唐大小姐,冷冷地说道,“想嫁就嫁。”他声音冰冷,一旁的云舒觉得这语气有些耳熟,想了想,霍然想到这不就是当初唐国公面对罗姨娘还有唐二小姐时的态度吗?她的心里顿时发慌,知道唐国公这是真的恼火了,都不是之前在云舒的面前开玩笑一样的样子。她急忙把自己往角落里更缩了缩,与翠柳成了两只鹌鹑。不过这个样子的也不是她们两个,当唐国公的脸冰冷下来之后,整个屋子里的丫鬟就没有不噤若寒蝉的。

    就连一旁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二夫人都吓得白了脸。

    唯一没有被唐国公给吓住的也就只有老太太和狂喜的唐大小姐了。

    “父亲,您不退亲了吗?多谢父亲,多谢父亲!”唐大小姐喜极而泣,声音变得高昂了起来。

    她的脸在这一刻仿佛能发光。

    云舒更害怕了,都不敢抬头,跟同样缩着头的翠柳一同僵硬着不敢动。

    唐国公没有理会唐大小姐的感谢,抬脚走了。

    当他走出屋子的时候,整个屋子里才放松了下来,云舒和翠柳同时吐出一口气。

    她们俩对视了一眼,见唐大小姐此刻已经在感谢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云舒顾不得别的,担心地看着老太太,希望老太太不要被惊扰。此刻见老太太脸色疲倦,又似乎精神有些不好,云舒急忙去看老太太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正巧珊瑚也在,此刻与琥珀两个低声与老太太说话,扶着老太太去休息。她心里到底放心不下老太太,唯恐她被唐大小姐伤了心,因此低声对翠柳说道,“你先回去收拾东西。明儿咱们在后门见。”

    “行。”翠柳急忙答应了一声,觉得这屋子里的气氛怪怕人的,忙不迭地走了。

    见她走了,云舒才躲着屋子里的主子丫鬟的,顺着峭壁跟着去了老太太后头歇着的地方。

    她去后头之前却见唐国公夫人正在和唐大小姐说着什么,显然是要叮嘱她一些日后少在别人面前说什么唐国公对沈家事不满的话。还有二夫人此刻也被唐国公给吓得不轻,正愣神儿呢,因此她扫过一眼就不再关心,去了后头的屋子,就见老太太已经叫人服侍着躺在了床上。见她进来了,一张脸上满满地都是关心与挂念,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老太太再想想因为得到了婚事的保证,此刻喜极而泣早就把自己这个祖母给忘到天边去了的唐大小姐,心里越发叹气。

    她那个孙女,还不及一个不过是得了她一些疼爱就实心实意的小丫鬟。

    “过来吧。”她对云舒招了招手温声说道。

    “老太太,您歇会儿吧。我给您揉揉额头。”云舒想到老太太这个年没过好,顿时心里觉得怪难受的。

    虽然唐国公府没事,可是这个年过的……先是唐国公在宫里被宫变了,之后又是唐国公为沈家说话,又是沈家三小姐的棺材进了唐家的门,又是唐大小姐的婚事。

    这个年叫老太太过得担惊受怕,如今还要受到这样的折腾,谁心里能好受?

    “她还不如你心里记挂我。”老太太见云舒爬上床,给自己小心地按摩,到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云舒知道这说的是唐大小姐,心里一酸,却不愿说唐大小姐的坏话叫老太太心里难受,便柔声说道,“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而且大小姐素日里也孝顺记挂老太太,不是时常在您的面前说笑话儿,叫您开开心心的吗?如今……骤然听到婚事有变,因此不能两全罢了。等大小姐心里踏实了,她自己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一定会觉得十分愧疚,会回到您身边的。”她的声音柔和,老太太不免摇了摇头说道,“归根到底,不过是在她的心里,她自己个儿才是最重要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