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退亲

    唐大小姐想不明白。

    就连老太太都愣了一下,看着跪在地上哭个不停的长孙女,不由去看唐国公。

    “她说的是真的?你要和显侯府退亲?”她问道。

    唐国公看了哭倒在老太太膝前的唐大小姐,点了点头。

    “没错。我要退亲。”显侯府这段时间在京城之中干的那些事简直令人发指,不说沈家那些事了,就说显侯府上上下下去巴结如今的皇贵妃,又与皇贵妃的娘家面前十分谄媚,虽然这都是人之常情,毕竟跟红顶白大家都这么干,就算是唐国公也不会去厌烦那些对新任皇贵妃格外巴结的,可是显侯府先与沈家那样亲近,之后就见风转舵到这么个地步,唐国公看着恶心,一想想日后跟显侯做姻亲就倒进了胃口。

    他宁愿现在就悔婚,也不愿去跟显侯扯上关系。

    更何况他的女儿又不是没有人要。

    “父亲,好马不配双鞍,好女不嫁两人!如今我都已经和显侯府定亲,您再悔婚退亲,叫我怎么做人?我的清誉没了,又还能嫁给谁?”

    唐大小姐不明白,为什么显侯府如今已经是峥嵘之势,得皇帝宠爱,唐国公却不愿和显侯府联姻了。

    现在的显侯府已经不是从前的显侯府,唐家不愿意嫁女儿,可是只怕被人家正等着要嫁进门呢!

    “显侯见风转舵,如今在京城之中风评极坏。就算是他独得盛宠,可是一个坏了名声家风且被人唾弃的人家,又算什么好人家?”唐国公夫人见唐国公对女儿的质问置之不理,显然懒得理睬,心里又觉得唐大小姐愚蠢,又觉得她有些可怜,见她流着眼泪看着自己,便耐着性子温和地说道,“你不要怕。如今显侯名声坏,做的都是叫人鄙夷的事。就算是你悔婚,这京城勋贵也只都会赞你一句有风骨。”显侯府谋害了沈三小姐,虽然京城之中表面没人说什么,可是背地里都得说一句显侯不地道,不是东西。

    有这样的坏名声,唐国公这时候悔婚,其实可以叫人还会称赞几声。

    唐国公不想跟不是东西的显侯做亲家,这其实是一件会叫人觉得没毛病的事。

    只要退亲,唐大小姐再嫁一个本分和气的勋贵之家也是没有问题的事。

    毕竟,就算显侯再得皇帝喜欢,也不过算是个新宠。可是唐国公都在皇帝面前被倚重了多少年了,是顶尖的显赫勋贵。

    想和唐国公结亲的人家多着呢!

    唐国公又不是一个不为儿女日后着想的,既然敢和显侯府退亲,自然就已经为长女想到了一个万全的法子,并不需要唐大小姐操心她日后的终身大事。

    相反,唐大小姐如果主动退亲,既讨好了父亲唐国公,又能为自己博一个清正的美名,日后在夫家也是会被人看重尊重的啊。

    只是唐国公夫人想着唐大小姐本就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想到这些,因此也就没有多说。

    “母亲,就算是这样,可是如今这京城之中还有谁家能比得上显侯府呢?”唐大小姐见唐国公夫人劝自己认命,听父亲的话,不由哭着说道,“世人都知道,如今显侯府大小姐得皇贵妃喜爱,最近时常入宫,听说很可能会赐婚给五皇子做正室。母亲,皇贵妃与五皇子得陛下宠爱,日后……五皇子的前程不可限量。显侯府如果出一位五皇子妃,那日后该多么风光。我如果能嫁到显侯府上去,就是未来五皇子妃的嫂子。母亲!您想一想,日后如果我能与五皇子妃交好,对父亲也是好的啊!父亲也是需要这一门姻亲的吧。”

    难道唐国公不想烧显侯府这个热灶吗?

    显侯府的大小姐人人都说即将成为皇贵妃的儿媳妇儿。

    皇贵妃是陛下最心爱的人,五皇子最近在京城之中也很受瞩目,日后的太子之位只怕就是五皇子的了。

    如果是那样,那显侯府就会出一位皇后娘娘!

    唐国公难道不想有一个女儿去给皇后娘娘做嫂子吗?

    “嫂子?什么嫂子?先不说你父亲如今的成就从来都不是靠着这些姻亲还有裙带而来,就说你自己。你嫁的是显侯府的庶子,不是嫡子!你在人家嫡出的大小姐面前也敢自称嫂子不成?”唐国公夫人简直要被唐大小姐这满眼富贵的样子给气笑了,见唐国公的脸色越发不耐烦了,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知道唐国公是对唐大小姐没什么喜爱之情。唐国公的性子这么多年,她这个做妻子的能不知道吗?

    从前唐国公对唐二小姐与罗姨娘也不错,看在罗姨娘死去的兄长是自己不错的朋友,这些年对罗姨娘母女也有几分庇护。

    可是罗姨娘和唐二小姐失心疯,非要把唐二小姐嫁给不怎么样的荀王做王妃,之后唐国公怎样?

    不过是冷眼旁观,叫唐二小姐乐意嫁就嫁,反正后悔了也置之不理,甚至连罗姨娘事到如今还都被关着呢。

    如今唐二小姐在荀王府被一群荀王的小妾给压制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个子嗣都没有了,然而唐国公依旧一句话都懒得说。

    只要敢在唐国公面前作死的,那就算是真的死了,唐国公也会置之不理的。

    唐国公就是这么个性子,唐国公夫人太清楚了。

    现在看看唐大小姐也突然有些这个架势,就算是因之前唐大小姐劝她把沈家姐弟赶走令她有些不快,然而唐国公夫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忍心。

    “显侯府再好,可是你到底是姓唐的。你的根基在唐家!”唐国公夫人这已经很明白地提点唐大小姐,告诉她娘家才是她的立身之本,可千万别触怒了唐国公叫唐国公厌烦了她,以后不管她了。就说显侯府那样的人家,沈家的小姐去了都是死路一条,一旦知道唐国公不在意唐大小姐这个庶女,那谁还会把她当人看?唐国公夫人便对庶女缓缓地说道,“你想要嫁一个好人家,我能明白你的心愿。可是显侯府如今看来并不是良配。你先别难过,咱们先退了秦,你父亲一定再给你挑一个好的,好不好?”

    她已经难得耐心。

    唐大小姐却听傻了。

    云舒也听傻了。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临出府之前还能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唐国公这是要和显侯府退亲了吗?

    唐国公可真是……看起来冷酷刚强,然而没想到却是一个慈父心肠,对唐大小姐真是也太好了。

    唐大小姐不过是个庶女,可是唐国公竟然还能想起她的死活,愿意把她从显侯府的浑水里给捞出来。

    那些什么显侯府大小姐要成为五皇子妃,还有什么显侯得皇帝新宠之类的,在云舒的眼里,这些权势荣华都比不上安安稳稳地过太平日子,出门在外被人尊重喜爱来得强。她觉得唐大小姐现在哭得很没有意义,因为她或许身在局中因此看不清楚,唐国公会悔婚,都是为了叫她的日子能好过一些。就如唐国公夫人的话,京城之中显赫的府邸无数,一板砖下来能砸中三个侍郎一个尚书的,唐大小姐嫁什么人家嫁不着呢?

    为什么非要在显侯府这棵树上吊死?

    而且本就是嫁的庶子……又不是人家未来五皇子妃正经的嫂子,只怕就算光彩,光彩也是有限。

    云舒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她只是个丫鬟不能开口,她都想劝唐大小姐听话。

    显侯府那种狼虎窝有什么好的,那样的家风,只怕生活的环境也不好,显侯就算新宠也比不上在皇帝面前被倚重的那些老牌勋贵。

    而且云舒之前刚刚听沈公子分析过,皇贵妃娘家不行,只怕压不住后宫,连五皇子也是个母族不显的皇子,得皇帝再多的偏爱,能压住其他的皇子吗?

    什么所谓的显侯府大姑娘就是未来的皇后娘娘这种话,云舒觉得未来还不一定是个什么样儿呢。

    既然如此,何必嫁到显侯府上去。

    她心里揣摩着只怕唐国公也是看清楚了这一点,因此才想叫唐大小姐从这个烂泥塘里赶紧出来,然而显然唐大小姐不能明白唐国公这一番苦心,此刻抱着揉着额头一脸头疼的老太太的腿哭着说道,“老太太,您也劝劝父亲吧!我明白母亲与父亲的话。可是……为什么不能和显侯府化干戈为玉帛呢?沈家都已经败落获罪,日后不能再翻身,父亲何必还与显侯依依不饶?如今趁着我嫁到显侯府,父亲也有个台阶儿下,与显侯重归旧好,这不好吗?”

    她哭声连连,老太太便皱眉说道,“什么重归旧好!你父亲厌恶显侯并不是为了沈家,而是显侯落井下石,无情无义这种人品叫他不敢深交。这种小人,为什么要和他重归旧好!”

    老太太很不高兴。

    因为唐大小姐口口声声沈家沈家的,仿佛唐国公在给沈家抱不平似的。

    如今皇帝正恨毒了沈家,她这么嚷嚷,落在旁人的耳朵里,岂不是成了唐国公为了沈家就对皇帝与显侯不满?

    做女儿的就算再口不择言,可是怎么能在这风声鹤唳的时节这么嚷嚷,坑自己的父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