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福利

    云舒微微一愣,迎着老太太温和的眼睛,顿时手足无措。

    “这怎么能行呢?怎么能叫老太太为我操心呢?”这些年货的事儿,云舒觉得老太太不该为了自己费心劳神。

    “你是第一年在咱们府里头过年,因此不知道咱们府里的规矩。”见云舒一副不敢要的样子,唐国公夫人因对她这段时间照顾沈公子尽心尽力因此格外温和,就在一旁笑着说道,“也不是单单给你一个人的。这府里的下人,每到了过年的时候,咱们府里总是会下发些年货给下人好过年,也是酬劳他们这一年以来在咱们府中服侍的用心。并不仅仅是你有,是整个府里的下人都有,你不必诚惶诚恐。”

    唐国公府是积善的人家,因此逢年过节,特别是过年关的时候,都会给下人一些年货昭显对下人这一年来的嘉奖。

    因云舒是头一年在国公府里过年,因此不知道,才会这样紧张。

    云舒听到这里,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明白了。

    这不就是现代的时候公司给员工的过年福利嘛。

    既然是这样,她也就不会觉得很紧张了。

    “多谢老太太,国公爷与夫人。”她福了福,这回收得就很干脆了。

    既然大家都有,她又何必装什么清高不要。

    而且云舒觉得唐国公府家大业大的,也不会对自己不要过年的福利就觉得自己特别节俭懂事。

    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要了,跟大家一个样儿,来年的时候更用心服侍主子们就是。

    她给屋子里的主子们福了福,老太太见她得到了过年的年货高兴得什么似的,便也笑得十分开心。因为之前她已经给了云舒过年的赏赐,因此如今也不再说什么赏赐的话,倒是唐国公夫人含笑看了一眼没说话的唐国公,对云舒笑着问道,“你那个小姐妹翠柳呢?”她问到了翠柳,翠柳就在门口答应了一声进来,跟云舒一块儿站在了唐国公夫人的面前。唐国公夫人见这两个小丫鬟都喜气洋洋的,一个生得温柔美貌,另一个生得十分俏丽活泼,便点头笑着说道,“我记得你是陈管事的二闺女。”

    “回夫人的话,是的。”翠柳没想到唐国公夫人叫自己进来是因为自己是陈白的女儿,只是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就急忙答应了一声。

    “陈管事之前在你们国公爷面前说起过,你们这两个小丫头都是有原则的性子。之前沈家的家产变卖的时候,你和小云明明手里有钱,却并不肯买沈家那些贱卖的良田,是不是?”唐国公夫人温和地看着云舒跟翠柳,看着两个小丫鬟面面相觑,似乎一头雾水的样子,不由在心里点了点头,觉得这两个小丫鬟不是那种有点子功劳就喜欢嚷嚷得满府都是的,便又看了唐国公一眼对她们俩说道,“你们有原则,不过却的确吃了亏。”

    沈家的家产如今都获罪变卖,卖那些家产的那几日,京城之中不知多少人争着抢着想要沈家的那些家产。

    图便宜而已。

    然而云舒跟翠柳都没买。

    她们俩宁愿去买那些昂贵的地,也不愿去买沈家的良田,这其实得多损失多少银钱呢。

    因此陈白就在唐国公面前提了一嘴。

    “你们有这样的心倒是好的。不贪便宜。”

    云舒一听这话就觉得这别是唐国公又觉得她们不贪便宜要赏她们了,虽然唐国公大方,不过占便宜也不是这么占的,毕竟这府里头其实感念沈家忠义冤屈因此没买沈家地的又不是自己跟翠柳这一个两个的,想来唐国公手下的人都没有占便宜,她急忙跟有些不安的翠柳对视了一眼老老实实地说道,“不过是跟着大家一样儿罢了。咱们国公府里头的大家也都没有买。我与翠柳不过是学大家罢了。”

    她可不敢独占功劳。

    不然,叫府里头的人怎么想呢。

    这出头鸟,云舒还是不想做的。

    她想要舒舒服服地躲在老太太的身边过日子,自然不能抢功劳。

    “陈白就是这么说的。说你们两个小丫头因为感念府中的其他人的忠义,因此自己也没买。这府里头……你们国公爷心里倒是很满意。”唐国公当然满意了,毕竟没有那等眼皮子浅看见沈家落难就不顾沈家是被冤枉的就去占这种便宜,因此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你们国公爷的意思是这份心他都记在心上,咱们国公府里头的人,都是他很满意的人。”她并没有提赏赐,仿佛只是口头嘉奖了一下,云舒这才松了一口气红着脸说道,“能叫主子们满意,就是咱们的好处了。”

    她摆出一副老实得不得了的样子。

    翠柳也急忙露出老老实实的样子来给主子们看。

    看她们两个小丫鬟缩头缩脑的,一副不敢居功的诚惶诚恐的样子,唐国公夫人满意地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这真是两个老实丫头。小云如此,陈管事也养出一个好闺女来。”因陈白是唐国公跟前十分得脸的管事,因此唐国公夫人自然也是认识的,又多问了翠柳几句家里的事儿,这才对老太太说道,“那明儿就叫这两个丫头一块儿出去过年吧。”她算了算,沈公子如今不需要云舒的照顾了,因此就不必把云舒给拘束在府里头。

    这大过年的叫云舒在那小院子里照顾了沈公子这么久,怎么说唐国公夫人也觉得云舒是该歇歇了。

    而且世子夫人的身体正在慢慢好转,沈公子也该多出来走走,出来照看姐姐。

    “可不是。”老太太虽然不知道唐国公夫人为什么把翠柳与云舒拉到一旁说了这么多只出溜嘴儿却没什么好处的话,不过对于儿子儿媳的这些事她一向都不操心的,笑呵呵地对云舒说道,“你赶在十五以前就回来。咱们府里头还有宴席。”正月十五中元节之后朝廷都要开始上朝了,因此这一天,唐国公府里一向都是大摆宴席,大设花灯,流光溢彩热闹非凡的,老太太觉得云舒在外头必然冷清,毕竟她是个没娘的孩子,亲爹又是无良的,早就跟她没有了往来,在外头瞧着可怜。

    云舒急忙答应了一声。

    “那你们小姐妹俩快去吧。”老太太笑着说道。

    她知道云舒明日要出府,今日得收拾收拾。

    云舒跟翠柳就福了福要出去。

    因开春儿之后老太太身边好几个大丫鬟都要嫁出去了,这段时间自然是与老太太最亲近的时候,因此云舒也乐得不在老太太跟前服侍,只叫这些姐姐们与老太太最后亲近些,因此她心安理得地就想出府去多住几日。只是心里正盘算不知道国公府里给自己这样的二等丫鬟的福利年货都是什么,云舒一边想要和翠柳出这屋子,一边就陡然听到了外头传来了女子尖利的哭声还有嘈杂的脚步声,之后,她就见屋子里突然闯进来几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一下子就把她撞倒在地上。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已经撞到了老太太的面前。

    她的身后一片人仰马翻。

    云舒都傻了,倒在地上,身下是冰冷冷的地,一时都忘记了要爬起来。

    在老太太跟唐国公夫妻的面前,竟然还有人这样高声哭喊,这难道是不怕死啊?

    她傻了很久,听见翠柳着急地叫自己,一转头,看见翠柳正忙着要拉自己起来,急忙自己利索地爬起来,之后不敢置信地看着此刻已经冲到了老太太的面前,一下子就跪在地上的那个女孩儿,见虽然妆容狼狈,衣裳也单薄,然而那分明就是唐大小姐,云舒就越发觉得茫然起来,实在是因为唐大小姐一向都聪慧懂事,最知道在府里头如何周全稳妥,从来都不敢在老太太与唐国公夫妻面前这样胡闹嘈杂的。

    闹得这么厉害,大正月的还大放悲声,云舒都觉得唐大小姐是不是被人也给穿越了。

    不然,这不像是唐大小姐能做出来的事啊。

    而且唐大小姐能有什么好哭的啊。

    她日子过得这样顺心如意,而且身为唐国公府的大小姐,也是被人尊重,没有人敢怠慢她的。

    “老太太,求您跟父亲求求情,不要和显侯府退婚啊!”就在云舒好奇得不得了,努力撑着发疼的身体走到了一旁的角落,跟翠柳紧张地看着唐大小姐的时候,唐大小姐已经跪在老太太的面前哭着磕头说道,“老太太,咱们国公府与显侯府议亲的事已经半年了,京城里全都知道。如今父亲要退亲,那我的名声该怎么办?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女子主动退亲的呢?而且显侯府蒸蒸日上,显侯得陛下盛宠,老太太,国公府与显侯府联姻,对父亲并没有坏处啊!”

    她觉得天都塌了。

    就在刚才,她听到府里头的传闻,说唐国公要退亲,不叫自己嫁到显侯府上去了。

    为什么?

    她好不容易才能嫁到得盛宠,必将显赫的人家去,她父亲为什么要断了她的显赫的路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