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过年

    反正做奴仆也是在唐家的庇护之下,又有什么不好。

    云舒自己也是个奴婢丫鬟。

    她觉得在国公府里日子过得其实挺不错的。

    当然,她的落差没有沈公子大。

    可是她也是好人家的女孩儿被卖身为仆。

    如果想不开,她早就活不成了。

    既然活着,就得往好处去想。

    总是想着那些叫自己伤心的事做什么?

    她也没有再说话。

    她觉得沈公子都能想得开。

    果然,压在她肩膀上的少年沉默了许久,之后轻轻点头,慢慢地起身看着云舒。

    他对她笑了,眼睛红红的,可是却多了几分柔软与释然。

    “你说得对。无论我是什么身份,我都是我。是沈家的血脉。”他咳嗽了两声,倒在了床上对云舒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吧?”他又变成了温柔文雅的沈公子了,云舒见他眼底多了几分轻松,便抿嘴笑着说道,“是吓着了。”她才不会很贤惠地说什么没有被吓到呢,反正真的是被沈公子给吓着了,此刻看见沈公子脸色绯红,显然还是醉酒的状态,云舒便问道,“我给公子去厨房要一碗解酒汤?”

    “麻烦得很。”沈公子顿了顿对云舒说道,“别叫我公子了。往后我就是府里的小厮,叫人听了不像话。”

    “行。”云舒点头说道。

    “那你叫我瑾瑜?”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叫云舒这样叫了,不过云舒觉得这样叫怪失礼的,毕竟无论怎样,这人还是世子夫人的弟弟,怎么能大大咧咧这样叫他的名字呢?因此云舒想了想说道,“我还是叫你小沈吧。”她觉得这个称呼不错,沈公子一愣,看了云舒一会儿,这才笑着说道,“这样叫挺好的。”他的笑容带着几分舒展与柔软,云舒看了看天色,又急忙给他擦了擦脸说道,“那你睡吧。我也回去休息了。”

    她觉得等沈公子在唐国公世子身边待几天之后,自己就能回老太太的屋子了。

    毕竟沈公子做了唐国公世子身边的小厮,就没有理由身为一个小厮还非要用着一个小丫鬟了。

    她觉得轻松了些。

    “小云,你帮我绣几个荷包吧。”沈公子见她笑眯眯地站起来,不由撑着手臂支起身体说道。

    云舒不由露出几分诧异。

    “我身无长物,跟着姐夫往来进出国公府的话,身上没有装饰。”他如今的身份自然不能身上穿金戴银,如同从前那样端贵地还身上挂几块美玉,更何况到底是年轻的少年,无论怎样的逆境倒是也爱美,想身上鲜亮一些。云舒倒是也能明白他想要叫自己的身上瞧着不要那么落魄寒酸,更何况自己和沈公子这几日朝夕相处,又有从前八皇子与他一同在宋如柏家中吃饭赏过自己的情分,几个荷包也不算什么,就答应了下来。

    “那我先谢谢你。”

    “谢什么,这又不算什么。”云舒做的针线也不少了。

    她没有当一回事儿,直接回了屋子里去睡了。

    虽然答应沈公子给他绣荷包,可是云舒一向都爱惜自己的眼睛的,从不会点灯熬油地干活儿,因此也没有急着帮他做。

    她如今见沈公子似乎真的好多了,就安心地睡了。

    这一觉到了天亮,云舒从暖洋洋的屋子里起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见今日倒是阳光不错,虽然推开窗还是冷得很,不过却没有下雪,是很好的晴朗的天气。她穿了衣裳就出门去提饭,就见沈公子今日大清早也醒了,正拿着一把扫把在扫院子。姿容清秀的少年拿着大大的扫把在扫院子,云舒看了一眼却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诚惶诚恐地叫他不要干活儿,反而直接推开了门去打饭。

    等饭打回来,她看见沈公子笨手笨脚地在往水盆里倒烧好的热水。

    既然他什么都能自己干,云舒自然不会帮他,能少干活儿还不好啊,因此她一边摆饭,一边见洗漱好了的沈公子跟自己坐在一块儿吃饭,看着沈公子吃得很快,就说道,“昨天世子说要来接你,你是要等着世子吗?”她一边说一边拿了干净的筷子给沈公子夹了几筷子酸甜可口的小黄瓜,看他咔擦咔擦吃着小黄瓜喝着粥,就问道,“还是再吃个包子吧?”毕竟沈公子今天就要开始当差了呢,不吃饱了怎么行。

    “你怎么这么婆妈?”沈公子笑弯了眼睛对云舒问道。

    云舒抽了抽眼角。

    好心关心他,他竟然嫌弃。

    “我直接去找姐夫。哪儿有叫主子来找小厮的道理。”沈公子已经坦然地能够说出自己是个小厮了,见云舒没吭声,他又笑着说道,“不过婆妈又不是坏处。你再婆妈一些我也能听得。”他笑起来,云舒见他心情不错也就放心了,点头说道,“那我今天好好整理整理这院子。”她觉得唐国公世子虽然叫沈公子在自己身边当差,不过却不大可能叫沈公子现在就搬去自己的院子,因此想着先把这院子再整理整理,免得等不久自己回去老太太身边,沈公子一个人整理得不好。

    “那我大概要晚上才回来。中午不必给我留饭了。”沈公子说道。

    “今天要出门吗?”

    “姐夫说带我出去散散心。你别担心,我不会在意外头人的眼光。”沈公子叮嘱了云舒一番,云舒就知道他今日是要跟唐国公世子一块儿出去,就点头说道,“散散心也好。你困在院子里这么久,出去透透气也是好的。对了,如果回来的时候顺路,你带几只烤鸭回来,咱们晚上吃烤鸭。”反正她自己的买卖也不用花钱,因此还是很大方的,听沈公子答应了一声,她也把他送到门口。

    看到沈公子的背影慢慢地变得淡淡的了,云舒就准备回去整理房间。

    “小云。”就在这时候,翠柳欢天喜地地过来。

    “怎么了?”云舒见她眼睛都笑弯了,不由好奇地问道。

    “好事儿。老太太发话儿了,说叫你明天就回家过年。”见云舒眼睛微微一亮,翠柳不由也很高兴地说道,“我借了你的光儿。老太太不是知道你和我亲近嘛,就说叫我们俩一块儿出府过年去。可算是这样,不然哥哥也不在府里,爹和娘都忙,我还以为今年不能一家团聚了呢。”她显然很高兴,云舒却也十分高兴,毕竟如果能出府去好好儿过个年,至少也能在自己的宅子里住几日也是好的。

    沈公子已经跟唐国公世子开始当差了,她也没什么理由还跟着他。

    “那太好了。是老太太叫你跟我说的吗?”

    “可不是。老太太叫我喊你过去。”翠柳见云舒高兴,自己也欢喜,拉着云舒就去了老太太的屋子。此刻老太太的屋子里正坐着唐国公夫妻还有二夫人,云舒进了屋子先给主子们行礼,之后红着脸走到老太太的跟前说道,“老太太慈悲,叫我能回家去过年,我都不知该说什么了。”她一边说,一边无法掩饰脸上的高兴,老太太见她真的因为能出府去过年高兴,便也笑着说道,“这过年就是一家团圆的时候。翠柳刚才跟我说,叫你跟她一块儿去她家里过年,随性你就跟着一块儿热闹热闹。而且这段时间把你也累得不轻,你也好好儿歇歇。”

    云舒守着沈公子一直都在忙碌,老太太都是看在眼里的。

    因此,她也心疼云舒大过年的累成这样,天天跟着沈公子忙前忙后,如今知道唐国公世子已经带着沈公子开始当差,她就舍不得再叫云舒跟着沈公子受累。

    更何况,她也是有个借口把云舒从那小院子里给讨回来。

    等云舒回来了,沈公子就应该已经去唐国公世子的院子了,那云舒自然就不动声色地回了她的身边。

    “是。”云舒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翠柳。

    过年是一家团圆的时候。

    她那没良心的爹与后娘那一家不算是她的家,叫云舒说,陈家倒更像是她的家。

    能跟陈家一块儿过年,云舒心里是愿意的。

    “我已经叫琥珀给你预备了一车的年货儿,等明儿你出府的时候记得带上。”老太太还拉着云舒的手叮嘱说道。

    “老太太,这怎么行呢。”哪儿有从国公府里往外挖东西的。

    “你虽然小小一个,吃不多穿不多,可是这过年的时候都得喜庆,都得热闹丰厚。这些年货给你带着,你自己就不必张罗了。而且这不仅是你带回陈家的吃用,我听说你如今那宅子左右的邻居也都是官宦之家。虽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不过是些芝麻绿豆的官儿,到底远亲不如近邻,你把这些年货儿跟左右邻居都送一送,这素日里交往的情分也就都出来了。等以后你回去住着,左右邻居看在你知礼,也能对你关照一二。”

    老太太就对云舒叮嘱说道,“不要舍不得东西。大方一些,往后你才住得安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