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赏赐

    云舒一愣,装作没听见。

    老太太说的“她”,只怕是唐大小姐了。

    这叫云舒怎么应承呢?

    只是见老太太的脸色到底好了许多,因此云舒就陪着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见到外头的天已经快黑了,这才跟老太太告辞去厨房提自己和沈公子的晚饭。只是这时候虽然云舒劝慰了老太太,却到底因唐大小姐的那一席话变得没精打采的,提了厨房给自己专门预备的饭食之后,她心里叹息,提着食盒就准备回去小院子里,顺便瞒着沈公子不叫他知道这府里头对于世子夫人还有他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想赶走他。

    走到半路,云舒正觉得冷得厉害,就见前面走过来一个带着几分怒气的人。

    见是唐二公子,云舒急忙给唐二公子施礼。

    “不必了。又不是在外头,不必这么多礼。”唐二公子满心的火儿没处发,可是又不能对云舒一个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小丫鬟发,因此忍了忍,见云舒老老实实地提着食盒,就皱眉问道,“你什么时候出府去?陈平都已经跟我请假回家了。”陈平是唐二公子的小厮,因为即将春天就跟唐二公子一同离开京城,因此这是他留在家里最后的一个年了。唐二公子体恤他,因此放了陈平回家,过年的时候没有叫陈平在身边侍候。

    因云舒跟陈平翠柳兄妹感情极好,唐二公子都知道的,因此才多问了一句。

    “二公子何出此言呢?”陈平跟翠柳或许都能出府回家跟家人过个晚些的年,反正如今都还没有过正月十五呢,也算是在年里头,因此出去了也就出去了。

    可是云舒是要照顾沈公子的,怎么唐二公子应该知道自己忙着呢,不可能出府去。

    “我昨儿在老太太那儿吃饭,听老太太提起你心疼得不行,说你为了父亲的差事都没有过个好年,说要放你出去过个年松快松快。”见云舒一副茫然的样子,显然没有得到这个吩咐,唐二公子就心烦意乱地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大概你得晚几日。”他脸色不好看,云舒也不敢招惹他,当然,云舒也不想当什么解语花,因此点了点头就要回去。倒是唐二公子突然转头对她问道,“你怎么也没精打采的?”

    云舒自然是因为唐大小姐的那些话才心里不自在,只是她是不肯在唐二公子面前胡说八道的,急忙说道,“大概是饿了。”

    “饿了?我听母亲说,你应该也知道大姐姐说了什么。是也心里不痛快了吧?我就说,但凡是有心人,听了他那套话的都心里必定不舒坦。”唐二公子见云舒的眼睛瞪大了,便冷笑了一声,脸色铁青地说道,“早前我就知道她有些毛病,就比如那时候问你要烤鸭方子的时候,心机就够小家子气。只是我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敢在母亲与老太太的面前说那样的话!显侯府是什么德行,难道咱们唐家就要什么德行不成?还没进门,就已经跟显侯府一个做派了!”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沈家败落,显侯府拿沈家三小姐的命做了皇帝的投名状。

    如今唐大小姐就要嫁到显侯府去,因此也变得跟显侯府一样儿了。

    “大嫂素日里对她那样和气善待,她竟然能……”唐二公子本就是个眼里见不得鬼魅的性子,唐大小姐这一回算是犯到他的脸上了。

    云舒没吭声。

    她觉得这天好冷啊。

    只是唐二公子在她的面前絮絮叨叨,显然是把她当做树洞,这时候说要走,唐二公子不定心里怎么生气呢。

    因此她耐着性子听着。

    “她如今打算得好极了。如果能劝说咱们休了大嫂,那她以后就能在显侯府里头表功了!”唐二公子今日听了唐国公夫人的一席话,只觉得气得不得了。他也知道,唐国公夫人跟他说这些不仅仅是说唐大小姐的是非,也是唐国公夫人叫儿子们小心点儿,以后别跟唐大小姐交心,不然往后唐大小姐为了利益卖了他们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唐二公子听着那些话,心里的气与失望都叫他一阵阵地犯恶心。

    为了谄媚未来的夫家,唐大小姐是不管不顾了。

    “大小姐……”云舒见唐二公子越发恼火,这看起来已经有些压不住了,哪里敢叫他继续恼火下去。也幸亏这里是厨房后头的小路上,又是往偏僻的小院子去,因此此刻没有人来往,不然看见唐二公子这么大的怒气,那府里头只怕又是一场风波。因此云舒急忙劝唐二公子小点声儿,犹豫了一下问道,“大小姐还想嫁到显侯府上吗?”她这么一问,唐二公子不由一愣,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没错。”他突兀地冷笑了一声。

    唐二公子虽然素日里行事活跃,可是却并不是一个尖酸刻薄的性子,相反,开朗豪爽,怜贫惜弱,为人很好。

    可是此刻提到唐大小姐,他满脸的不屑。

    “大小姐胆子挺大的。”云舒垂了垂眼睛小声说道。

    “敢在母亲与老太太面前大放厥词,她胆子的确很大。”

    “我是说大小姐敢嫁显侯府上的人,胆子挺大的。”云舒无奈地说道,“显侯府上上下下都是干大事的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呢。沈家失势,显侯府都能害死了沈家三小姐,那如同财狼一般的为人与人品。大小姐竟然还想嫁到显侯府上去?与虎狼同室,也不怕睡不着觉。”其实云舒就觉得唐大小姐如今该求的不是唐家要不要休了世子夫人,而是得求唐国公别把自己给嫁到显侯府那种没人品的歹毒人家去。

    沈三小姐曾经那样的家世都成了显侯府手中的冤魂野鬼。

    唐大小姐也不怕有一天自己也叫显侯府给弄死了。

    别以为不可能。

    如今唐国公与显侯这样敌对,连唐大小姐自己都说,唐国公在朝中很是厌恶显侯,不给显侯面子。

    那谁知道显侯会不会有一天恼羞成怒,勒死一个唐国公的女儿当撒气桶呢?

    嫡子的儿媳都能毫不在意地杀了,更何况唐大小姐这么一个未来的庶子的媳妇儿。

    云舒觉得如果唐大小姐是个聪明人,那就该求唐国公赶紧把显侯府这门婚事给退了。

    反正退婚的理由都是现成的,唐国公不喜欢显侯府了,也唯恐自己的闺女嫁过去也成了死人,这错儿不在唐大小姐,她还可以再定一门好的婚事。

    而且云舒觉得唐国公那么厌恶显侯,唐大小姐如果这时候说要退婚,不屑与显侯府为媳,那唐国公肯定会很高兴,多维护唐大小姐一些是必然的。

    “你这话说得对啊。”唐二公子不由眼前微微一亮说道,“显侯府可不就是财狼之家。她竟然还敢嫁进去,这心可真够大的。”也不怕一觉睡下去,梦里就叫显侯家给害了。

    “而且显侯府那样无德无义,蛇鼠两端,跟咱们国公府如果做了姻亲,光恶心就够恶心死人了。”云舒大着胆子说了两句显侯的坏话,反正这是在唐家,说了显侯的坏话也不算什么,正在这时候,唐二公子正想跟她一块儿交流交流对显侯的厌恶还有坏话,就听见小路的另一端猛地传来了一声咳嗽。云舒吓了一跳急忙哆哆嗦嗦地看过去,就看见唐国公一个人正从小路上走过来,那冰冷严酷的脸色,顿时叫云舒瑟瑟发抖起来。

    唐国公的眼神仿佛刀子一样,叫云舒害怕得不得了。

    她觉得自己真的够倒霉的。

    仿佛自己但凡做了一点僭越的事就会被唐国公撞个正着。

    就比如这时候说显侯的坏话,会不会叫唐国公觉得自己无法无天,非议朝中勋贵,是个不稳重的丫鬟?

    “父亲。”唐二公子见唐国公沉着脸走过来,浑身气势叫人畏惧,顿时心中一凛急忙说道,“父亲别恼,本是我对小云抱怨些话。”他一向被唐国公收拾得狠了,因此知道唐国公最见不得旁人没有规矩,目中无人。因此他唯恐唐国公责罚云舒刚才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的,只是没想到唐国公脸色冰冷,气势逼人地直接走过了他们身边,看都没有多看云舒与他一眼,反而云舒正垂得低低的头,正对着面前的雪地,突然一个荷包吧嗒一声,摔落在她的面前。

    云舒的眼睛瞪大了,看了看地上的大大的荷包,又急忙去看唐国公的背影。

    唐国公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是……国公爷掉了荷包?”云舒试探地问目瞪口呆的唐二公子。

    “你见过特意掉到你脚底下的荷包吗?分明是父亲赏你的。”唐二公子没想到唐国公看起来脸色阴沉,可是却赏了云舒好大一个荷包,看那圆滚滚的,里头必定真材实料。

    他也茫然地问道,“怎么突然赏了你呢?”这明显是唐国公突然赏下来的。

    云舒也茫然了一下,之后突然瞪大了眼睛,心里生出几分不敢置信。

    该不会是……因为她说了显侯的坏话,因此国公爷赏了她荷包?

    想到这里,云舒看着地上那个大荷包,突然有点后悔了。

    早知道国公爷爱听显侯的坏话,她应该多说点儿,没准儿能得更大的荷包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