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相信

    按说趋利避害,这并不是不好。

    明哲保身,多为自己想想,也没什么不对。

    毕竟比起那些外人,还是自家人更要紧一些。

    唐大小姐选择没错。

    可是她的选择能够叫人理解,却叫人心里觉得有些寒冷。

    毕竟,世子夫人是她的嫂子,她都会因为沈家被皇帝治罪,因此将世子夫人给舍弃,保全自己和全家。

    那如果当有一日唐国公府也垮了,唐大小姐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幸福与安稳,也将国公府,将她的娘家给舍弃掉。

    “罢了。这件事不要叫你媳妇儿知道。不然她心里头只怕要难过了。”世子夫人嫁入唐国公府也有不短的时间,上,孝敬长辈。下,也对唐大小姐这样庶出的妹妹十分关照,素日里无论是沈家送来什么补品衣料,但凡是送过来的,世子夫人必定会孝敬老太太一份儿,之后再把府中各位小姐的也都送过去,十分贤良友爱。因为唐国公夫人对唐大小姐这个庶长女总是有几分另眼相看,因此世子夫人对唐大小姐越更加亲近几分。

    沈家兴盛之时,唐大小姐与世子夫人姑嫂之间的感情十分不错。

    正是因为那样,因此才会显出如今唐大小姐的凉薄。

    唐大小姐或许都想得是为唐家,为自己好,老太太都理解明白。

    可是……这世上行事,并不是那些冷冰冰的道理的,还有人的情分在里头的。

    老太太只觉得心生叹息,叮嘱唐国公夫人缓缓地说道,“不过这件事回去了,给你们国公爷说说。显侯府这门婚事……”她一向都是正直的老人家,因为显侯在沈家这件事上做得太恶心了,不仅辜负了沈大将军的信任害死了沈家三小姐,还在朝中公议沈家罪过的时候给了沈家一刀,列举了无数沈家的罪过。因为他是沈大将军这些年的至交好友,与沈大将军往来亲密,因此他说的话就格外令人看重相信一些,因此将沈家彻底钉死在了那些罪过上。

    这样的人家,唐国公府真的要去和他联姻吗?

    “我知道了。”唐国公夫人也万万没有想到唐大小姐竟然都能说出这样的话,心也凉了。

    毕竟,比起唐大小姐这样的庶女,她还是更在意疼爱自己的亲儿子,亲儿媳。

    如今唐大小姐说出这样的话,不仅是在唐国公夫人的心上插刀子,也叫唐国公夫人心里莫名感到忧虑。

    世子夫人对唐大小姐怎么样,大家都看在眼里,唐大小姐说不要这个嫂子就不要这个嫂子了。

    好嘛。

    那什么时候她这个嫡母也倒了霉,只怕庶女对她也只会置之不理了。

    “那我先回去了。”唐国公夫人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有看出来唐大小姐原来是这样一个“能干”的人。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是想到唐大小姐说的话,却忍不住心中一凛,毕竟唐大小姐这还是唐国公的女儿呢,都对世子夫人颇有微词,对唐国公护着沈家的儿女十分不满,唯恐连累到她自己的身上去。那这国公府里头的其他人呢?就比如二房,唐国公夫人还记得唐六小姐想去看沈公子的笑话……

    她觉得这件事也得跟唐国公谈谈,免得因为这些事叫国公府上下也变得有了其他的心思,因此与老太太说了一声就匆匆地离开。

    老太太看着儿媳匆匆地走了,端坐了一会儿,这才叹了一口气,侧头说道,“出来吧。”虽然唐大小姐摒弃左右,可是云舒却之前就被老太太叫去侧间休息,因此这时候应该都听到了。因此老太太唤了一声,果然片刻之后,云舒无声地挑了帘子出来,脸色有些复杂地站在了老太太的跟前低声说道,“老太太放心,大小姐说了什么,我都当做没有听到。不会叫世子夫人与沈公子听见这些难过的。”

    “我知道。你是个明白孩子。”老太太并不担心云舒将此事泄露。

    毕竟云舒在她的身边日久,老太太还是很清楚云舒的为人的。

    嘴紧能干,从不说府中的是非,也从不与人为难,是个温柔和顺的性子。

    只是见云舒有些难过,老太太也知道她的心里是觉得唐大小姐说的那些话伤人,顿了顿,却突然问道,“你觉得大丫头说的话有道理吗?”她虽然素日里对唐大小姐并没有过于疼爱,可是自认自己这个祖母做得还算合格,对唐大小姐一向都很维护,自己素日里赏赐些什么,为了唐大小姐是府中诸位小姐之中的长姐,因此也格外给唐大小姐几分体面的。她一直以为唐大小姐孝顺温和,虽然平日里的确有些小心机小聪明,叫她有些看不顺眼,可是却无关大节。

    小节有亏,大节无碍的话,老太太是不会失望的。

    可是今日,她却失望了。

    她不免生出几分黯然与疲惫。

    云舒心里本有些起伏,也是没想到唐大小姐会说出这样绝情,竟然想要唐国公世子效法显侯府与靖南侯府那样把世子夫人给赶出去,可是此刻看见老太太露出伤心与难过,顿时顾不得什么唐大小姐唐二小姐的了,急忙上前给老太太轻轻顺气,又忙端了一旁的茶来给老太太吃了两口,低声说道,“大小姐说这些话也是为了国公府好。不过大抵是因为关心则乱,因此忽略了许多的事情吧。其实大小姐不必这样担心咱们国公府的。咱们国公爷在朝中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得陛下信重,乃是陛下面前最得意的重臣。既然国公爷都不在意,这正说明世子夫人与沈公子留在府中无碍。老太太也想想,国公爷难道还会为了成全与沈家的多年的情分,就连自己个儿的家都不要了?国公爷自有衡量,其实都不必大小姐担心的。”

    她其实想说唐大小姐许多不好听的话。

    可唐大小姐到底是主子,她不能说主子的不是,只能说一些其他的来宽老太太的心。

    唐国公又不是傻子,不可能为了沈家把自己折进去,相反,唐国公那样精明,应该能够衡量出皇帝的底线。

    唐国公没有拦着皇帝把沈家连根拔起治罪无数,只不过是护住了两个年少的晚辈,这能算什么呀。

    更何况,叫云舒说唐国公护着沈家姐弟其实更能在京城之中被人称赞。

    虽然大家嘴上不说,可是皇帝这一翻脸沈家就倒了,如靖南侯府与显侯府把沈家人赶走或者害死,那能有什么好听的?

    不过是落井下石的小人罢了。

    可是唐国公护着儿媳与沈家独子,却是信守承诺,却是有情有义。

    人在这世上活一回,活得是什么?不外乎就是金银权势还有名声罢了。

    唐国公如今的名声好听,这就是最好的了。

    “照你这么说,你们国公爷护着他们姐弟是护对了?”老太太听着云舒这一句句的劝,脸色多了几分血色,眼底也多了几分笑意看着云舒问道。

    她拍了拍云舒的手。

    “那是自然。而且更加大家钦佩的是,咱们国公爷护着世子夫人与沈公子的时候那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并未想到那许多的利弊与利害。这更说明咱们国公爷心中坦荡,也是个有真心真诚的人。这样的国公爷,就算是如今得陛下几分不快,可是陛下日久之后也会慢慢地去想着,在这朝堂之上,是去信任倚重如显侯那样的小人,还是该倚重咱们国公爷怎样正直诚挚的人。显侯府的荣耀不过是一时,陛下总是要信任一些与陛下摇旗呐喊的走狗。可是咱们国公爷却不同,他在陛下的心里与那些随时都可以替换的走狗不同,是陛下可以倚重的中流砥柱,是可以交付信任的重臣。”

    老太太听着就笑了。

    “亏了你们国公爷没听见你这么夸他。素日里你一向谨言慎行,得轮到夸你们国公爷,这真是长篇大论,说了无数的好话。”

    云舒讪讪的。

    “这不是在老太太您面前才敢放肆嘛。”她承认她怂。

    如果唐国公就在面前,她一个字都不敢夸的。

    可是在一向疼爱,对自己做什么都很宽容的老太太面前,她胆子大了,自然也敢说了,而且还能叫老太太放心安心,这有什么不好?

    叫云舒说,这是两全其美。

    “不过你能说出这些,倒是叫人的心里也安稳许多。”

    “这就叫旁观者清。”如果从前,云舒还不觉得唐国公有多么重要,反而觉得唐国公为人冷酷森严,对人十分不留情面,自己是很怕唐国公的。

    可是打从那一夜唐国公被困宫中,宫中兵变,云舒惊慌地跟老太太在国公府里十分不安未来前程的时候,她才不得不承认唐国公是庇护整个家族的支柱。

    唐国公是唐家的主心骨。

    云舒这样的小丫鬟就算是平日里觉得唐国公严格,可是却也只相信唐国公能够庇护家族。

    因此,无论唐国公做什么,云舒都相信,唐国公不会祸害自己的家族。

    只要唐家安稳,云舒自然能背靠大树好乘凉,躲在唐家的羽翼之下过好日子。

    “她还不如你一个小丫鬟明白。”就在云舒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见老太太片刻之后,发出了叹息的声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