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识时务

    她紧张得不得了。

    “处置?你说处置?处置谁?”

    老太太觉得自己似乎听错了什么。

    唐大小姐问怎么处置世子夫人?

    处置这个字可不怎么好听。

    而且还是对一位国公府的世子夫人。

    “这话原不该我说。可是我是唐家的一份子,老太太,我是真心想为唐家好。”唐大小姐紧张地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一双手用力地互相握紧,可是在老太太苍老疲倦的目光里声音细微地说道,“这些天,父亲一直在为沈家奔走,我心里担心父亲担心得不能安睡。”她想到这些天心中的忐忑与紧张,不由哽咽地看着老太太低声问道,“老太太,沈家已经败落,已经被陛下厌弃,难道父亲还要叫大哥与大嫂捆在一块儿吗?大哥是父亲寄予厚望的长子,又是国公府世子,难道真的要大哥为了大嫂,日后都被陛下厌弃吗?”。

    她想不通。

    难道就要为了世子夫人,叫他们唐家全家都赔上前程不成?

    “你的意思是,你父亲护着沈家的儿女错了?”老太太缓缓地问道。

    “我明白父亲是好心。可是如今好心却并不能叫父亲得到应该有的一切。而且父亲与沈大将军本就不大和睦,又何必在如今对上陛下呢?老太太,识时务者为俊杰。就连显侯府那样与沈家亲近,沈家三小姐不是都已经亡故了吗?还有靖南侯府……如果父亲担心休了大嫂会叫京城之中的人非议咱们家落井下石,那也有显侯府,靖南侯府顶在前头,并不能叫人觉得父亲做错了什么。”

    唐大小姐这些话憋在心里日久。

    只是她如今鼓足了勇气才来和老太太说。

    因为她也知道,背信弃义绝对不是一个好名声。

    可是唐国公府的情况不一样。

    唐国公已经仁至义尽,已经保住了沈家的儿女,如今,该放手叫他们自己走自己的路了。

    “既然你知道你父亲为了沈家奔走,就知道做什么事都该有始有终。既然管了沈家的孩子,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而且你大嫂一介弱女子,还有瑾瑜,一个年少的少年,如果失去唐家的庇护,你应该知道他们会是怎样的命运。”老太太许久之后才在唐大小姐紧张的目光里缓缓地说道,“别人家怎么做,我不管。那是别人家的事,无论是明哲保身,还是踩着沈家往上爬,这都是别人家自己的事。可是你既然出身唐家,我就告诉你一句话。”

    老太太郑重地看着唐大小姐。

    “唐家绝不会做那等落井下石,跟红顶白的小人之事!当初结亲的时候,沈家正是鲜花着锦之时,我瞧着你们也没有人不乐意这门婚事。怎么,如今沈家败落了,你们就想把人家曾经沈家的姑娘给撇在一旁,生死随她自己去?做人可不能这样无耻啊。”见唐大小姐的脸顿时变了,老太太此刻做不出慈爱的表情,心里也多少觉得失望,对她缓缓地说道,“我知道你也是对家中一片维护。只是就算是好心,可是也不是这样做事的。”

    不是一句“为了家里好”,就可以做这种无耻下作的事。

    那些所谓的识时务者为俊杰,简直令人不齿。

    老太太看着唐大小姐,许久之后才没有说其他的话。

    她身边的小丫鬟,连云舒那么小的一个孩子都知道,要买地都不要去买沈家那些被陛下抄家之后发卖的土地。

    这些事,连一个小丫鬟都懂。

    可是她的孙女儿,国公府的长女,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当一个家族遇到危机的时候,竟然要舍弃一个女子来守护平安吗?

    更何况唐国公府也没到那个份儿上。

    “你父亲并没有因为护着沈家被陛下厌弃。如今他还是天下近臣,因此你不必担心咱们国公府会叫你落魄。”老太太眼底藏着几分讥讽,却没有叫唐大小姐看到,平和地说道,“你回去吧。日后这种事不要再提及。在你的大嫂面前,从前你如何尊重,日后我也希望你继续那样尊重下去。国公府的小姐可没有那些趋炎附势的嘴脸。”她真是没有想到,大过年的,叫自己不痛快的事竟然是自己的孙女提出来的。

    这叫她心里很是不快。

    因此,她的脸上就露出几分。

    唐大小姐见老太太脸色不好看,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知道老太太这人最是慈悲心肠,见世子夫人如今落魄必然是心生怜悯,不由紧张地去看一旁沉默不语的唐国公夫人,带着几分哀求地说道,“我是一片真心挂念大哥啊。母亲,大哥是您的嫡长子,何其重要,难道要和沈家一同沦落不成?母亲,父亲依旧救下了沈家姐弟,对沈家已经仁至义尽了,难道真的要叫大哥跟着他们一同沉沦吗?母亲,还有……还有显侯府。”

    “显侯府?”唐国公夫人突然开口问道,“显侯府怎么了?”

    唐大小姐花一样的面容,在唐国公夫人开口询问的时候不由露出几分羞涩。

    她虽然不是唐国公亲生的嫡女,然而这些年唐国公夫人倒是对她十分疼爱,因此在她的心里,唐国公夫人对她还是很好的,因此她大着胆子脸红地说道,“显侯府日后是咱们的姻亲,咱们总是要给显侯府几分面子,不然日后姻亲可怎么往来呢?母亲,我听说父亲如今在京城之中对显侯不假辞色,屡次给显侯没脸,这可如何是好?不说如今显侯已经是陛下跟前的新贵,就说咱们两家即将成为姻亲,父亲这样给显侯没脸,那也……那也叫我十分难做。”

    她开春就要嫁到显侯府上去了。

    如果唐国公总是对显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她怎么在显侯府过日子呢?

    她得多尴尬。

    她本就只是嫁给显侯府的庶子,没什么地位,如果唐国公再在一旁拖后腿,那在显侯府的日子就艰难了。

    “母亲,显侯府日后才是咱们正经的姻亲。难道要为了沈家,就跟显侯府这样疏远不成?”

    沈家已经完了,显侯府是蒸蒸日上之势。

    她父亲为了沈家和显侯这样计较,甚至对显侯这样排斥,日后在朝中是不是也不太好啊?

    唐大小姐这是真心的担心。

    唐国公夫人看着此刻一脸忧色的庶女,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这些话,我会和你父亲提一提,叫你父亲想想。”见唐大小姐期待地看着自己,唐国公夫人不会公然呵斥即将出嫁的庶女,毕竟这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些话她实在是懒得提点庶女。从前她对唐大小姐还有几分喜欢,毕竟虽然唐大小姐是个庶女,可是这么多年在她的面前处处孝顺贴心,十分机灵懂事,唐国公夫人自然也会多出几分喜欢。可是就算是再喜欢这个庶女,也越不过她嫡亲的儿子还有儿媳去。

    唐大小姐想叫她儿子休了儿媳,这话说出来,在唐国公夫人的眼里,这个庶女跟自己的情分也已经到头了。

    不过她的面上却依旧带着几分慈爱与温和,对唐大小姐说道,“你一心为你父亲考虑,这很好。”

    “我也只不过是想叫咱们国公府更好罢了。”见唐国公夫人这样温煦,唐大小姐就想着唐国公夫人果然和世子夫人婆媳之间的感情有限,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来对唐国公夫人说道,“更何况大哥何必为了一个女子就坏了自己的前程呢?”她觉得唐国公世子没有必要为了世子夫人就成为陛下厌弃之人,反正这世上贵女无数,就算是休了世子夫人,那再选择一家联姻也就是了。

    难道还有女子不想做唐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不成?

    “……这都是你自己想的?”唐国公夫人温和地问道。

    “是。”唐大小姐急忙说道。

    “好了。你回去吧。等你父亲回来,我会去和你父亲说。”当然,怎么说,说什么,说谁的不是就不是唐大小姐这个庶女能知道的了。

    唐大小姐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越发露出笑容。

    “母亲,我也是为了咱们国公府好。”她还是有些不安地为自己辩解。

    “我明白,你去吧。天寒地冻,如果没什么事就不要时常出门。你身子弱,别冻病了。”唐国公夫人和颜悦色地说道。

    这样的关切,就叫唐大小姐更加放心了。

    她急忙点了点头,因今日所有的心事都已经说出口,便匆匆地走了。

    她走了之后,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好半晌都没有出声,屋子里一片寂静。

    “我之前就说过,她是个聪明人。只是太过聪明。”老太太缓缓地说道。

    唐国公夫人也叹息了一声无奈地说道,“这孩子打小儿就伶俐,我也正是因为她这伶俐劲儿才喜欢她。可是母亲,她如今太伶俐了。我……”

    她不知该怎么形容唐大小姐。

    “说到底,她说了这么多,又是嫌弃她嫂子,又是担忧国公爷对显侯过于排斥,归根到底,都只不过是为了她自己。为了她在显侯府能不能好好立足。”

    唐大小姐说了那么多,可是其实不外就是为了她日后在显侯府能不能过好日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