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处置

    云舒听得抿了抿嘴角。

    她觉得老太太比她更会邀功呢。

    “小云的确是挨累了。我还跟国公爷说呢,小云最近守着那院子真是十分辛苦。”老太太如今跟老小孩儿似的,唐国公夫人笑着顺着她的话夸云舒,见云舒显然没有老太太那样表情坦然,唐国公夫人也忍不住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国公爷说了,等瑾瑜那孩子去了他姐姐那儿,等小云回了母亲您身边再好好儿赏她。”唐国公府豪富,说赏就赏绝对不会含糊的,而且仅仅是赏赐的话,在唐国公夫人的眼里并不算什么。

    她觉得云舒这孩子的性子不错。

    有些事,瞒得住老太太,却瞒不住她。

    唐六小姐去了沈公子那小院子想看人笑话,这件事大家都瞒着老太太,免得叫老太太大过年的生气。

    然而唐国公夫人作为一家主母,自然是知道的。

    听说云舒把唐六小姐给拦住了,唐国公夫人并不觉得云舒猖狂,反而高看了云舒一眼。

    坚守自己的职责,就算是主子来了也不退让,唐国公夫人没有想到云舒的性子竟然还这样刚烈,叫她喜欢。

    云舒温顺,在老太太的跟前跟面团儿似的,唐国公夫人第一次发现云舒竟然还有这样的胆子敢于拒绝唐六小姐。

    唐六小姐可是国公府里的正经主子。

    因这件事,二夫人还曾经和唐国公夫人说起过,说唐六小姐回了二房就哭得不成样子,好几天都不愿意出门。

    这言词之间,二夫人心中是十分忐忑的,因为唯恐唐六小姐这胡作非为影响了唐国公对二房的观感。

    如今唐二爷是靠不住的了,二夫人只能靠着老太太与唐国公夫妻,自然是对唐六小姐竟然这么大胆十分恼火,因此才不安地来给唐国公夫人赔罪。唐国公夫人自然也没说什么,反而温言劝说了忐忑不安的二夫人不必忧心。然而这件事却叫唐国公夫人对唐六小姐的品行很不喜欢。

    看人家的落魄来当自己取笑的乐子,唐六小姐这种品行简直叫唐国公夫人大开眼界。

    此刻见云舒一个小丫头都比唐六小姐明白是非黑白,唐国公夫人心里叹气,脸上却笑吟吟地哄着老太太说笑着说道,“我就跟国公爷说,赏小云什么都比不上赏她银子。”见云舒一下子红了脸急忙摆手,唐国公夫人便笑着对云舒说道,“如果说什么绫罗绸缎,什么狐皮貂皮,虽然极好,可是我瞧着你一向规矩,僭越的东西都不敢往身上用,白放着过些年就坏了,白瞎了。不如赏你银子,你自己去买良田铺子,自己收着你的小私房。”

    “这可好。”老太太便点头说道,“或者赏她收拾吧。现在就算不戴,等以后嫁了人了,就都能戴了。”

    “那些首饰之类的,过个些年样式不新鲜了不说,也都黯淡了。等小云出嫁还有许多年,您这么急着帮她攒嫁妆什么。”唐国公夫人笑着对老太太说道,“母亲别着急。等她要出嫁的时候,咱们再给她预备绫罗绸缎,金银首饰的,新鲜光鲜,不比现在攒着强?”这话就是在揶揄云舒了,云舒要出嫁还不知得多少年呢,云舒不由红着脸往老太太的身边靠着小声说道,“大过年的,夫人只知道消遣我。”

    唐国公夫人就笑了起来。

    她心情今日不错,见把云舒逗弄得红了脸,知道她脸皮薄,就笑着说道,“知道了。老太太心疼你着呢,就算我不说,难道日后老太太就不惦记这些了不成?”

    “自然是要惦记的。只是如今更惦记……”老太太就看琥珀。

    琥珀过年的时候难得穿新鲜的银红色的衣裳,本肃容站在老太太的身边,见老太太一下子把目光投在自己的身上,福了福说道,“我去给小云收拾枸杞。”她抬脚就走,简直不敢在老太太面前停留,显然很担心老太太再提她婚嫁之事。见她跑得太快,老太太便和唐国公夫人抱怨说道,“小云还小,我不着急。咱们日后慢慢儿来。可是你看看琥珀,这都快二十了,她却不急着嫁人。”

    她心里喜欢的丫鬟了,自然都希望嫁个好人家去过好日子的。

    可是都给琥珀把外头的人挑了一遍了,琥珀就是不答应出府去。

    她只想服侍老太太。

    这事儿老太太放在心里十分惦记,唐国公夫人也一愣便笑着问道,“琥珀到底喜欢什么样儿的?母亲,说句不客气的话,琥珀是您身边最贴心能干的,又讨您的喜欢,一向教养得好,而且往来理事也都是最出色的,那外头寻常人家的官家小姐也没有咱们琥珀这般的体面与大方。如果她不喜欢咱们门下的那些管事庄头人家,那……她是喜欢读书人?还是想嫁给官宦之家?如果是寻常的官宦人家,六品五品的,咱们也不是配不上。”

    唐国公府正显赫着呢,老太太身边最得宠的大丫鬟配一个小官儿这不是什么僭越的事。

    如果琥珀想做官宦之家的太太,唐国公夫人就帮忙留意着。

    “不成的。我都问过,她都不喜欢。”

    “这就难办了。”琥珀不是寻常的丫鬟,老太太心疼喜欢着呢,这样发愁不过是疼爱琥珀至极的缘故,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不必询问心意就拉出去配了小子的丫鬟。

    琥珀的婚事得她自己拿主意,因此唐国公夫人就迟疑了几分。

    “琥珀姐姐只想陪着老太太,这种感情我能明白。”云舒小声儿说道,“一想到离开老太太,什么嫁人的事儿就都不乐意了。嫁人有什么意思?不如陪着老太太,和老太太过日子。”当然,这是琥珀这么想。

    云舒其实觉得自己如果遇到合适的,还是挺愿意嫁人的。

    “小云这话说得也有道理。琥珀打小儿在我的身边长大,舍不得我也是有的。”老太太听了便笑着说道,“那我就等着她自己想通了就好。”她觉得云舒这是孩子话,哪儿有陪着她过日子的,因此心里还想着给琥珀寻人家儿呢,倒是唐国公夫人一边听一边笑,对老太太说道,“小云和琥珀都是叫您疼爱得只想陪着您,这都是因慈爱惹的祸。”她不过是说笑,老太太也撑不住笑了,正在这个时候外头丫鬟进来说唐大小姐来了。

    唐国公夫人听说是庶长女来给老太太请安,微微一顿,脸上露出几分复杂,却没说什么。

    她刚才还在腹诽二夫人没教好女儿,可是如今想到唐大小姐,她就觉得自己也不怎么样。

    唐大小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也叫了她好几年的母亲,唐国公夫人素日里对唐大小姐还不错。

    可是当沈家倒了,世子夫人病倒在榻上,唐大小姐这么久都没有去看自己的长嫂,这叫唐国公夫人心里很不痛快。

    沈家正显赫的时候,庶女对她那个家世显赫的儿媳是多么的尊重讨好,处处贴心。

    可是当沈家倒了,世子夫人失去了娘家的靠山,甚至全家获罪,唐大小姐就仿佛这府里没有世子夫人这个人了似的。

    长嫂病倒竟然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叫唐国公夫人心里怎么痛快?

    只是趋利避害或许是人之常情,唐国公夫人也不能说唐大小姐这么干有什么不对,只能在心里叹气罢了。

    “叫她进来。”老太太见云舒又消瘦又憔悴,心里心疼,不愿意叫她在自己的面前服侍劳累,因此叫云舒去后头云舒时常做针线的小隔间里去歇一会儿,正见云舒听话地去休息,就见唐大小姐已经披着一件十分精致的银鼠皮斗篷进来。因是新年之中,虽然外头有沈家获罪这样的晦气事,然而在家里头的时候唐大小姐倒是打扮得依旧喜气洋洋的。大红的衣裳,连妆容都比一向要鲜艳几分,此刻上前就给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请了安。

    “快坐吧。”老太太见长孙女气色不错,便微微点头。

    她叫了一旁的大丫鬟给唐大小姐上了茶,唐大小姐笑着接过来喝了一口称赞着说道,“还是您这儿的茶香甜。”她虽然脸上带着喜气,然而却似乎藏着心事,一副有话想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样子。老太太到底是见惯了世面的老人家,因此见唐大小姐似乎犹豫着想说什么,便笑着问道,“你是有什么心事不成?”她的笑容仿佛是一种鼓励,唐大小姐犹豫再三,这才迟疑着看了屋儿里的丫鬟们几眼,欲言又止。

    老太太一愣。

    怎么看唐大小姐的意思,不仅仅是有话要说,还似乎是不想叫人听见?

    “老太太,母亲,我有话想说。只是……”唐大小姐心里本来有些忐忑,只是此刻想了想,还是咬牙低声说道。

    这似乎是说什么大事的样子,老太太沉吟片刻,便叫身边服侍的丫鬟们都出去,却懒得叫云舒也出去。

    毕竟没叫唐大小姐看见屋子里有别人就行了。

    她一个闺中女孩儿,能有什么不得了非要避开人的大事。

    做出这种姿态不过是给唐大小姐一个安心罢了。

    “什么事,你说吧。”等丫鬟们都出去了,老太太便温和地说道。

    唐大小姐紧张地咬着嘴角,片刻之后才咬牙,露出几分郑重地说道,“老太太,母亲!大嫂……咱们该如何处置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