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储位

    “哪有紧张。不过是,不过是……”

    沈公子站起来,见云舒这都要出门了,急忙对唐二公子说道,“不过是想和你吃点原味儿的吃食。大鱼大肉的有什么趣儿。”他一边说,一边从炉子里把那些火烤着的红薯土豆花生板栗全都套出来,在唐二公子有些诧异的目光里还指了指一旁的食盒说道,“如果你想吃菜,那咱们先热一热。”反正还剩下不少,是他预备和云舒晚上一块儿吃的饭食,当初云舒偷懒,本就想和沈公子凑合着在炉子上热一热那些菜就行了。

    唐二公子叹了一口气。

    “那小云就别出去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沈公子这是不愿意叫云舒顶着风雪折腾。

    既然这样,那他也不是什么刻薄的主子啊。

    那就一块儿都吃这些乱七八糟的好了。

    不过红薯点上一些桂花酱倒是十分好吃的,唐二公子就算不是喜欢这样甜食的人,也吃了两个。

    他还一脸复杂地跟松了一口气,脸上又露出笑容的沈公子一块儿吃烤土豆。

    这真的是很原味儿的了。

    烤得热乎乎的没有半点滋味的土豆,就这么吃竟然还真的吃出几分土豆本来的香味儿。唐二公子默默地捏着热乎乎的土豆吃了两口,就见云舒正坐在一旁,把这些土豆给切开,上头不知撒了什么香料,又用薄薄的刀子切了许多的瞧着像是熏肉的碎片夹在了土豆里递给了沈公子。看见云舒只顾着沈公子,唐二公子急忙问道,“喂!怎么没有我的?!”他觉得云舒真的很过分,自己还是正经主子呢,怎么对他这么敷衍。

    云舒无奈地又给唐二公子收拾了一个。

    这样软绵香甜的土豆,里头夹了熏肉,又有些咸香的香料,唐二公子埋头苦吃,顿时想不起来自己之前跟云舒说过的什么水煮鱼了。

    他没想到原来这烤土豆,简直就算是农家吃的玩意儿,竟然也这么好吃。

    “这滋味儿不错,又是小云想的吧?你这心思大概都放在吃的上了。到底是老太太身边的人。”

    唐二公子吃得高兴,就夸奖了云舒两句。

    云舒硬是没明白这老太太身边的人和喜欢研究吃喝有什么关系。

    不过瞧见唐二公子似乎十分满意,她抿嘴笑了一下,又从一旁拿了之前从厨房讨要的,已经在炉子上暖了一会儿的温热的奶茶递给唐二公子说道,“不过是简单的玩意儿。只是我想着,这样的下雪天,守着炉子吃些简单暖和的东西倒是又一种趣儿。”她一边笑眯眯地把这些吃食放在唐二公子和沈公子的面前,见他们似乎还有话要说,就坐在一旁准备做些针线活儿,唐二公子也不在意,倒是沈公子见她要做针线,便叮嘱说道,“你把屋里的蜡烛点上吧。不然屋子里不亮堂,在坏了眼睛。”

    “你现在这么这么婆婆妈妈的。这丫头自己还能不知道啊?”唐二公子见云舒给自己做的烤土豆简单,也学会了,正往里头塞薄薄的熏肉,一边拿了一个烤花生吃了,只觉得满口的香脆咸香,还带着香料的味道,这吃起来香香甜甜的倒是很好吃。他一向都不大吃这样零碎的玩意儿,不过吃一次倒是觉得滋味儿不坏,一只手轻轻一捏就把花生壳捏碎,靠在椅子里捧着奶茶,唐二公子到底舒服得叹息了一声。

    不过别说,就在温暖的屋子里吃些零零散散的小吃,再喝一杯热乎乎的奶茶,这感觉真的太好了。

    “这么说,你开春就要离开京城去军中了吗?”沈公子也不过是笑笑没说话,见云舒自己去点蜡烛了,也不多说,对唐二公子问道。

    “父亲担心我这性子在京城惹事,叫我去军中磨一磨。”唐二公子一边一颗一颗往嘴里扔花生,一边对沈公子说道,“我觉得父亲这处置也还好。我如今年轻,总不能总是在京城里没有个差事。”他也并不是没有抱负心胸的人,而且如今唐国公世子正是最艰难的时候,他也希望自己日后能成长起来与长兄一同分担国公府的压力,顿了顿才对沈公子说道,“而且我也看不惯如今京城中的人。”

    趁着沈大将军被皇帝连根拔除,这京城几乎变了一个样子。

    唐二公子是见不得这些的。

    “其实离开京城也好。”沈公子温和地说道,“京城动荡,而且当初我姑母尚在的时候,虽然在后宫深受陛下宠爱。”他目光复杂地看着唐二公子笑了笑说道,“你不必关心我。我不过是与你说说心里话。我也知道陛下册封了一位皇贵妃。只是我姑母坐得稳贵妃之位,能在后宫之中有盛宠之名却不会动摇她的位置,并不仅仅是被陛下宠爱庇护,而是因为我们沈家的权势极盛。”

    因为有一个强势的娘家,因此后宫的嫔妃再嫉妒沈贵妃,也无人能动摇沈贵妃与八皇子的位置。

    因为她们都没有强有力的,和沈家抗衡的娘家。

    没有强有力的娘家,就不会被嫔妃敬畏臣服,那就算是靠着皇帝的宠爱做了皇贵妃,也是不可能压住那些嫔妃的野心的。

    哪怕是得到皇帝的偏爱盛宠于后宫,可是那位皇贵妃忘记了,当初八皇子都疯传是日后的储君,那些其他皇子的心里怎么想?

    谁不想当皇帝?

    谁愿意争都不争就将储君之外拱手让人?

    当初沈家强势才压住了那些皇子们蠢蠢欲动的野心,可是如今沈贵妃母子算是废了,那只怕日后的皇位之争就要开始了。

    皇贵妃母子就算得到皇帝的宠爱与维护,可是日后他们母子就会知道,这皇家之争,并不是空有皇帝的偏爱就能够立足的。

    沈公子自然是怨恨厌恶这位取代了自己姑母,把自己的姑母踩在脚底下的皇贵妃的。

    他也乐见其成日后的那些皇宫之中的乐子。

    “你的意思是……”

    “日后京城之中有显侯府这样愿意去讨好陛下,愿意去侍奉皇贵妃母子的。然而只怕也会有愿意烧个冷灶的剑走偏门的朝臣。而且陛下春秋鼎盛,日后的京城势必要乱起来。就算是陛下顶着压力封了太子,可是诸皇子会不会臣服太子都是说不定的事。”沈公子眉目柔和秀雅,见唐二公子专注地听着,一张清秀的脸疏阔柔软,轻声说道,“陛下如今觉得铲除了沈家是铲除了心腹大患,可是他却没想过,没有了沈家的一枝独秀,很快这京城之中就要百花齐放了。”

    唐二公子这一次是真的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沈公子了。

    他真的想不到,沈公子看起来这样文弱,可是原来心中是这样有丘壑的人。

    他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见识,叫唐二公子心中真是复杂。

    不过沈公子能和他说这些,可见是把他当做亲近之人,因此唐二公子心里敞亮了,却又忍不住问道,“如果陛下心疼皇贵妃,你说接下来会如何?”

    皇贵妃虽然盛宠,如今已经是宫中新贵,可是皇贵妃的娘家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家。

    不然,她也不会生了五皇子之后还只能委委屈屈地做个美人。

    皇帝只把她封做美人,就是为了保护她不要被那些出身高贵显赫的嫔妃注意到,然后忌惮她,警惕她敌对她。

    可是这也恰恰说明皇帝心里也清楚得很,他心爱的这位皇贵妃娘娘的确是没有有力的娘家给她撑起她的靠山的。

    那照沈公子这样说,她这家世不显赫的话,后宫那些出身高贵的嫔妃只怕不能敬服她。

    当初沈贵妃是仗着娘家那样强势才压住了后宫蠢蠢欲动的嫔妃。

    可是皇贵妃有没有这份能耐就是两说了。

    “陛下会抬举她的娘家。而且她膝下的五皇子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之前陛下并未给五皇子赐婚,那时候后宫只觉得皇帝对这位五皇子不大在意,因此连他的婚事都忘记了。可是如今想想,只怕是陛下想给五皇子挑一门强有力的妻族联姻,又担心我姑母还在,五皇子的婚事太好被人发觉他对五皇子的偏爱,因此才一直忍耐着没有赐婚。如今既然沈家完了,皇贵妃上位,那陛下应该可以肆无忌惮地赐婚了。”

    沈公子如今对沈家的结局已经接受了。

    他垂了垂眼睛,平静地说道,“只是不知道陛下到底看中了谁家的贵女。”

    “你的意思是……”

    “聪明些的人家,只怕这时候都不会愿意去做五皇子妃。这世家豪门的显赫,并不在一定要出一位皇后。而是平稳地平安地走下去。皇贵妃母子如今春风得意,可是勋贵们有勋贵们的骄傲还有自尊。”沈公子抬起眼睛,目光清冷地说道,“我倒是希望他能结一门显赫些的姻亲。”这样得到皇帝偏爱的五皇子,才能取代从前那个被皇帝的宠爱汇聚一身的八皇子,叫八皇子渐渐淡出那些心中藏着嫉妒的其他皇子的视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