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成太妃

    “你说得有道理。”沈公子想了想,对云舒说道,“大姐病还没好呢。”

    世子夫人其实并不十分柔弱。

    不过接二连三家中的事情也叫她心力交瘁。

    更何况沈二小姐潇洒地走了,世子夫人见妹妹远走,心里更加难过,又生出许多的病症来。

    因此最近世子夫人的病还是没有好利索。

    如今沈公子也不想叫世子夫人更心烦了。

    “你说日后我如果在国公府里当差,会做什么?”沈公子一边熬药一边和云舒说闲话,云舒也觉得如今的气氛不错,总是比刚刚沈公子进府那时候好一些,想了想说道,“国公爷那儿不能用你,不然陛下只怕要多心。我觉得大概会去世子的身边吧。”沈公子是唐国公世子的小舅子,反正唐国公世子已经娶了沈家长女受到了皇帝的忌讳,那如今身边多一个小舅子完全是虱子多了不痒,倒是很合适的。

    而且沈公子去了世子身边,世子夫人也能就近照顾弟弟。

    “我担心给姐夫添麻烦。”沈公子低声说道。

    “什么叫麻烦?既然是一家人,就不应该说这样见外的话。而且你说得最这样生分,有没有把世子对你的心情放在心上?既来之则安之,惶惶不安,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其实都是庸人自扰罢了。”云舒现在和沈公子亲近了许多,因此就很不客气,见沈公子咬了咬嘴角对自己笑了一下,也忍不住露出几分笑容对他说道,“如果你真的当世子是姐夫的话,那不如使劲儿麻烦他,没准儿世子心里更高兴呢。”

    “原来是这样吗?”

    沈公子的眼睛亮了,见云舒一本正经地看着自己,便也忍不住露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说道,“那姐夫那里,我就不客气了。”

    “没事儿,世子肯定高兴。”能在世子夫人面前表功,世子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姐夫真是好人。”沈公子一边转着面前的汤药,一边笑眯眯地说道。

    简直就是要硬赖上唐国公世子的样子。

    云舒正想说话,就听见门口传来噗嗤一声,一转头,就看见唐二公子正靠在门口戏谑地看着他们俩说道,“我这幸亏来了。不然你们俩把我大哥给卖了,大哥只怕还要给你们数钱。”他才过来想看望看望沈公子,就在门口听见这两位正准备不客气地奴役唐国公世子,这真是叫唐二公子为自家大哥掬一把同情之泪,见云舒跟沈公子一副被撞破了奸计的样子,唐二公子快步进了屋子,把门给关上,感受了一下屋子里的温暖说道,“你们俩倒是舒服。”

    天天窝在暖呼呼的屋子里头,不必经历外头的风雪能不舒服吗?

    “二公子你最近似乎忙得很。”云舒虽然厨艺不行,不过泡茶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她就算厨艺不行,那也没到黑暗料理的份儿上,因此还是很自信的。见唐二公子披着一件玄黑色的大氅进来,身上还挂着些雪珠子,不由急忙接过来拍打了几下,又看了看外头的天色问道,“又下雪了?”她今天中午去厨房提食盒,因天冷不爱动弹,因此连着晚饭也都提了过来,而且还拿了些红薯土豆栗子什么的,都扔进了炉子里烤着,想着今天就这么对付一下,明日看看天气如何。

    没想到她跟沈公子窝在小院子里,竟然都不知道外头下雪了。

    “可不是。不过说来奇怪,今年这天格外冷,这都下了几场雪了。”

    虽然这才过了年,还没有到正月十五,可是唐二公子也觉得天冷得不同寻常。

    他见云舒把自己的衣裳给接过去就不在意了,见炉子里滚出几个烤得焦黑的红薯,就拿出来一个掰开啃了一口。

    热乎乎甜蜜蜜的红薯吃了一口,打心里冒热乎气儿,唐二公子顿时吐出一口气来,大口地吃起红薯。

    “这不是开春儿我要离京嘛,父亲带着我去各家走动拜别去了。还有些他曾经的故旧也都在军中,父亲想着叫我多认认人,以后总是有些好处的。”唐二公子猛啃了几口红薯,觉得肚子里的寒气都被红薯驱散了,就见沈公子正关切地看着自己。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沈公子额发之下隐隐约约那留下的烙印,心里一软,转头对云舒说道,“把你的桂花酱拿过来。不是说配红薯吃最好吃的吗?”

    云舒嘴角抽了抽,拿了桂花酱来给他,又从炉子里拿了一个红薯递给沈公子。

    “……宫中……”沈公子拿着红薯,也不在意黑乎乎的外皮把他雪白的手指都给染黑了,却带着几分犹豫地对唐二公子问道,“宫里有什么消息没有?”八皇子打从宫变之后就一直被关着,沈公子十分忧虑,唐二公子一愣,之后对沈公子说道,“你想问的是八殿下吧?别担心,我听父亲说,虽然陛下不肯把八殿下给放出来,不过成太妃从大相国寺赶回来了。有成太妃劝着,陛下会放八殿下出来的。”

    “太妃娘娘回京了?”沈公子的眼睛顿时一亮。

    云舒一时十分茫然,不知道这位成太妃娘娘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一提到她回到京城,沈公子就觉得八皇子有救了。

    不过既然能被沈公子与唐二公子这样郑重地提及,那想必肯定是一位能够左右皇帝心思的贵人。

    更何况京城的贵人那么多,云舒也不可能全都知道,因此安静地听着。

    “宫变之后父亲就偷偷给太妃娘娘去了信,请她回京来救八殿下一条命。不过父亲也没想到太妃娘娘速度这么快,没有耽搁,直接日夜赶路就回了京城。”唐二公子见沈公子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就笑着对他说道,“你也别太担心了。陛下对太妃娘娘十分孝顺,太妃娘娘的话陛下肯定会听。八殿下不会有事。”他见云舒茫然地看着自己,倒是好心地解释了一句说道,“陛下生母早逝,成太妃娘娘对陛下有抚育之恩,而且陛下登基本想封太妃娘娘为太后,只是太妃娘娘十分端方,推辞说于理不合,坚持只做一位太妃,因此陛下对太妃娘娘十分敬重。”

    云舒顿时就明白了。

    这位太妃娘娘是真正意义上皇帝的养母,又是一位十分严谨不轻狂的人,只安居在太妃之位上,因此皇帝对她是当做亲生母亲一样孝顺的。

    “从前没有听说过这位太妃娘娘。”云舒低声说道。

    唐二公子和沈公子的目光却都露出几分复杂。

    沈公子欲言又止,却没说什么。

    唐二公子却带着几分释然地说道,“太妃娘娘这些年常年在大相国寺礼佛,养育……”他顿了顿,脸色带着几分异样地说道,“与咱们家也是十分亲近的。”他的脸色有些古怪,云舒不由敏锐地感觉得到这其中仿佛还有什么渊源。只是她十分懵懂,总是觉得这大相国寺是自己似乎从什么地方听说过,想了想,到底想起来,之前老太太叫她给做了好几个手鞠球,还有一些可爱的柔软的玩偶,仿佛提了一句叫送到城外的大相国寺。

    她心里倒是有些想法,不过到底没说什么,脸上却不由露出几分笑容。

    如果八皇子能被放出来,那宋如柏也能很快回家了。

    “都是国公爷的帮忙。”沈公子听说唐国公劝皇帝饶了八皇子未果就即刻给成太妃送了信,不由十分感激。

    他只希望八皇子能坚持到成太妃回宫。

    只要成太妃能劝动皇帝,至少八皇子性命无忧。

    不过这样寒冷的冬天,拖一天过去,对八皇子来说都是十分遭罪的。

    “父亲也不过是希望自己问心无愧罢了。”唐二公子给沈公子带信儿也并不是为了得到沈公子的感激的,见沈公子放松了几分,便安慰他说道,“八殿下到底是皇子。陛下难道还能杀了自己的亲儿子?不过是恼火他几日,气儿出了,父子之间就说开了。”他话音一转,就看着沈公子说道,“倒是你……大哥也不知道你是这个一个促狭的性子吧?”他想到沈公子一本正经地说他大哥是个好人的样子,都觉得忍俊不禁。

    “帮我瞒着些。”沈公子眨眼说道。

    “想怎么贿赂我?”唐二公子斜眼去看云舒,叫她知道,他还记得她这个狗头军师呢,摸着下巴说道,“今天我在这儿吃饭,吃水煮鱼吧。”

    云舒惨不忍睹地看着唐二公子英俊的脸被手上的黑乎乎的碳灰给抹得乌七八黑的。

    她觉得唐二公子这样的天还勒索自己真的太过分了。

    想吃水煮鱼,这不是叫她冒着雪去厨房跑腿儿吗?

    “那我去厨房看看去。”云舒倒是觉得唐二公子来和沈公子说说话不错,至少同是男孩子有共同语言,总不会如同自己与沈公子在一块儿说话那样鸡同鸭讲。

    “外头还下着雪呢。”沈公子见她要出去,急忙说道。

    “披着披风冻不着她。你紧张什么。”唐二公子不以为然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