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分离

    “二姐。”沈公子声音沙哑地唤了一声。

    “没什么。咱们姐弟们散得更开,不要抱团,陛下才会更加安心。”沈二小姐哼笑了一声,低声说道,“我只为父亲与姑母不值得。”她父亲为了皇帝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征战,不知道落下多少病根。她姑母不过是无辜女子,却为了皇帝的所谓的深情留在宫中,做笼中鸟,就算外人看起来多么的显赫荣耀,可是多么不快活又有多少人知道?沈家把一切都捧给皇帝,如今却落得这个下场。

    “不要给国公爷惹麻烦,也不要给国公爷惹祸,唐家的恩情咱们要永远记得。”

    “我知道。”面对姐姐的叮嘱,沈公子急忙说道。

    沈二小姐抬起手摸了摸沈公子的脸。

    “二姐,靖南侯府……”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靖南侯府……与我日后没有什么关系。”沈二小姐平静地说道,“他们的确对我做过过分的事,可是到底没有如显侯那样狠心要了我的命在陛下的面前表忠心。算了,既然他们已经与我合离,恩恩怨怨我也不想提了。”她冷静地对沈公子说道,“我已经把父亲给安葬了,墓的位置我会告诉你。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去看父亲的坟墓。”

    “二姐?”

    沈公子茫然地看着沈二小姐。

    “人死如灯灭,心里惦记着他们就行了,又何必要去坟墓去看呢?而且如今只怕陛下还有京城勋贵们的眼睛都盯着国公府。你们再去看望,不过是徒增风波。正是因为这样,因此我才一个人把他们给安葬了。先顾着活着的人吧。”沈二小姐低声说道,“瑾瑜,你要记得,就算是父亲与母亲,姑母她们泉下有知,也不会愿意咱们为了那所谓的一点思念就去看望他们,却坏了国公府的恩情。”她如今已经想明白了,自然也希望弟弟全都想明白。

    云舒站在一旁听着,见沈公子含着眼泪点头,不由也沉默了下来。

    沈二小姐算是把一切都整理好了。

    “二姐你什么时候走?”

    “我今晚就走。大姐已经醒了,有姐夫在,我很放心。你这里我也看过了,也很放心。瑾瑜……你是沈家的男丁,要记得保护大姐,知道了吗?”沈二小姐就算心中有再多不舍,可是也知道分别才是对他们姐弟最好的选择。而且她的内心里有无数的期待,也不愿被困在国公府里,因陛下的厌恶落魄一生。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沈公子说道,“如果日后我回到京城,会与你联络的。”

    她起身郑重地对一旁的云舒说道,“小云,请你多照顾瑾瑜一些。”

    “二小姐放心。”云舒急忙说道。

    沈二小姐犹豫了片刻,握了握云舒的手。

    “瑾瑜是很难亲近人的性子,他从前身边只有小厮服侍,从不叫女孩儿近身。如今他这样相信你,我就知道,你一定对他很用心。”见云舒一愣,沈二小姐便笑了一笑对云舒柔和地说道,“日后还要麻烦你。”她的这话叫云舒觉得唐国公这还不如分个小厮给沈公子呢,云舒自然也没想到过沈公子这样的大世家的贵公子从前身边没有丫鬟服侍的,怪不得之前她服侍他的时候他总是有些不自在,到了最近才好一些。

    “沈公子不方便的话,那我去跟国公爷说,给沈公子换个小厮?”云舒试探地问道。

    沈二小姐噗嗤笑了。

    “哪里还由着咱们挑挑拣拣了?瑾瑜如今也只不过是个小厮的身份罢了。”见沈公子坐在床边咬着嘴角看着自己,沈二小姐的目光柔和许多,对云舒说道,“他已经不是从前那挑剔的贵公子了。而且也该叫他习惯不要叫别人服侍他。小云,他这病也快好了,你也使唤使唤他,叫他也做些差事,忙忙碌碌的,才能忘了许多的烦恼。”她对云舒十分温和,云舒倒是觉得沈二小姐是自己很尊敬的那一类坚强的女子,便点头说道,“等沈公子再好一些,叫他在院子里走走。”

    “多谢你。”沈二小姐从自己的衣袖里摸出了一叠银票,放在云舒的手上。

    “这是给瑾瑜的,你帮他好好儿收着。他日后要用银钱的地方多着呢。”

    云舒下意识地接过来,见沈公子哀愁地看着沈二小姐,知道不收她是不会放心的,因此便沉默地放在了沈公子床边的一个匣子里。

    “那我走了。”沈二小姐不缺钱,见云舒与她弟弟都没有拒绝这份银钱的意思,她一笑,又红了眼眶,知道今日一别,他们姐弟或许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只能对沈公子勉强笑着说道,“我的安全不用你担心。父亲从前的侍卫,我都已经买回来了。日后就跟着我。”沈大将军府的那些侍卫也都是强悍干练的人,只是运气不好受了沈大将军的连累因此被发卖,沈二小姐偷偷都给买了回来,准备全都带着离开京城。

    沈家的忠心的侍卫还有管事,她买了不少。

    正是因为这样,因此她才非走不可,免得在京城里被皇帝想到了忌讳。

    沈公子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拉着沈二小姐的手红了眼眶。

    “二姐,我都知道。”他没有说自己知道了什么,沈二小姐却欣慰地笑了一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道,“好好跟着国公爷。日后不要把自己当做沈家公子,要记得自己是国公爷身边的小厮,不要给国公爷惹麻烦。”她细细地叮嘱了许久,明明要离开却恋恋不舍,可是等看了看天色,她到底还是走了。沈公子踉踉跄跄地追着她到了屋子外头,外头还寒冷得很,云舒急忙追着把一件厚厚的披风盖在沈公子的身上,却看见沈公子看着姐姐的背影无声地掉眼泪。

    这样的离别也没有云舒置喙的余地,因此她也没说什么。

    沈二小姐离开的时候悄无声息,可似乎是当沈二小姐离开之后,沈公子一下子就仿佛成长了很多。

    他也不再生病,反而努力地健康了起来,并且认真地帮助云舒忙着小院子里的事儿。

    云舒无奈极了。

    她觉得沈公子帮着自己做事,是在提前适应当国公府奴仆的事实。

    不过她觉得就算是入了奴籍,可是这沈公子的姐姐还做着国公府世子夫人呢,怎么可能真的去叫他当小厮。

    然而见他似乎精神都好了许多,云舒倒是也不忍心拒绝他,因此就把一些擦桌子煮茶之类的活计给沈公子去做,权当打发时间,这一日她见沈公子都已经学会给自己煮补身子的汤药了,顿时觉得自己这小丫鬟完全成了一个废材似的,因多日没有见唐国公等人过来,就仿佛唐国公真的把沈公子扔到这小院子里自生自灭,云舒越发不需要担心皇帝迁怒国公府,倒是她正唏嘘的时候,就见沈公子从坐着的小竹凳上看过来,对云舒眨了眨眼睛。

    “看什么呢?”他笑着问道。

    “你什么都做了,那要我做什么?”云舒叹气,坐在他的对面的小竹凳上郁闷地说道。

    她与沈公子在小院子里同甘共苦好几天,与他已经比从前熟悉了许多,自然少了几分拘谨,多了几分自在。

    “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沈公子笑眯眯地说道。

    云舒不由好奇地看着他问道,“什么叫没办法的事?”

    “你熬的汤药……你不擅长厨艺吧?”沈公子委婉地问道。

    云舒愣住了,之后明白了什么意思,顿时气得不行。

    好啊。

    她鞍前马后地服侍他,可是他竟然还嫌弃自己熬的药很难喝?

    “汤药本来就不好喝。”不是她的厨艺不行,是就算她的厨艺顶呱呱的,可只要是汤药,那就没有好喝的啊。云舒觉得沈公子这是对自己的污蔑,据理力争地说道,“谁来了熬的药也都是这个味儿。”她郁闷得不行,又有一种被拆穿了真相的虚张声势,沈公子看见她色厉内荏的样子,明明是温柔娴静的漂亮的小丫鬟,却因为自己被揭穿了不擅长厨艺因此恨不能张牙舞爪,不由看着她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汤药本来就不好喝。”他不过是逗逗她,见她真的要气得爆炸了,便笑着退让了起来。

    云舒觉得这似乎是在敷衍自己,不过没有证据,哼了一声,托着下巴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炉子。

    炉子上熬着汤药,沈公子也蹲在小炉子前,两个人低声说话。

    “我如今的身子也好多了。就想着和伯父……和国公爷说说,日后跟着在府中做事吧。”沈公子似乎是在和云舒商量。

    云舒抬头看见他正期待地看着自己,似乎真的是在和自己商量的样子,眨了眨眼睛。

    他为什么要和她商量?

    她也只不过是个小丫鬟而已。

    不过似乎沈公子看起来很真诚的样子,因此云舒认真地想了想才说道,“再好好儿养养吧。而且无论怎样,至少等过了正月再提这件事。也……也给世子夫人一些接受的时间。”

    如果世子夫人看见弟弟真的在国公府里做事,猝不及防地看见,得多伤心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