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辞行

    这么说,沈公子依旧岌岌可危。

    云舒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轻声说道,“国公爷会想到的。”她这么一个小丫鬟想那么多的家国大事,别人的人命关天其实是很没有意义的,毕竟在这样的朝中大事之中也没有云舒这么个小丫鬟说话的份儿,她也自认不是那种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穿越女,能够用自己的智慧左右保护谁什么的。她就是想安安分分地留在国公府里头平平安安地过日子。至于沈公子日后如何,她能想到的唐国公也能想到。

    这样的事,还是留给如唐国公这样干大事的人吧。

    唐二公子看着云舒,想了想点头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

    “我觉得国公爷什么都能想好的。”

    “你这么相信父亲?”

    “难道二公子你不相信国公爷?”云舒觉得这世上没有比唐国公更可靠的了,她能在唐国公府里当差,就绝对相信唐国公会把一切都整理好,不会叫自己羽翼之下的这些人遭遇到沈家那样的事。见唐二公子似乎对自己这样信任唐国公有些得意的样子,云舒就笑着对唐二公子说道,“二公子也要相信国公爷啊。国公爷没有开口的事,必定是没有开口的意义。所以你什么都不要担心,争取在边关好好儿做事,日后也能叫咱们信任国公爷一向信任二公子你啊。”

    “然后你就继续大树底下好乘凉是吧?”唐二公子笑嘻嘻地问道。

    因为跟云舒说了几句话,因此他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这……能给大家乘凉,这也是大树的一份功德啊。”云舒心虚地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唐二公子见云舒摆明了以后要拿自己当靠山,倒是也不在意,只是对云舒叮嘱说道,“你这段时间好好儿照顾瑾瑜。他遭遇家变,还有显侯府干的那些恶心事,如今只怕心里头不舒坦。我是不大会经常过来的。”他虽然干脆,不过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沈公子最近肯定不愿意叫别人看见他落魄的样子,因此是会经常过来的。他提起这件事,云舒忙说道,“我知道。这不是都给拦下来了嘛。只是二公子,我,我会不会把唐六小姐给得罪了?”

    她早就把唐六小姐给得罪了。

    不过白白得罪了唐六小姐还不叫自己的靠山知道,那不是云舒会做的事儿。

    云舒把之前自己仗势欺人的泼辣都给努力忘记,争取在脸上挤出几分忐忑与不安。

    “那丫头你不必理他。她幸亏只是我的堂妹,又是二房出身,如果这是我的亲妹子,我大耳瓜子都抽她了!这有她什么事儿?上蹿下跳的令人厌恶。心思这样龌龊,令人不齿。”云舒才多大,唐二公子对她是没有半点心思的,只是叫唐六小姐这么一说,简直叫唐二公子气死。一想到唐六小姐那样龌龊的心思他的心里就有气,见云舒不吭声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他不耐烦地说道,“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你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得罪了她又能怎样?不过是个……”

    不是是个庶子所出的,在国公府里充什么大小姐呢。

    唐二公子哼了一声。

    云舒心里就一松,知道就算是唐六小姐今日去告状自己也不会被府中的规矩给责罚了。

    她点了点头,正巧见唐国公与唐三爷应该已经和沈公子说完了话都出来,叫了唐二公子走了,云舒这才收拾了中午吃饭的东西去看望沈公子,见沈公子眼眶虽然红红的,不过精神还好,云舒也放心了几分,忙着照顾他。不过沈公子似乎并不是一个习惯被人照顾的性子,每当云舒要给他擦脸擦手什么的,沈公子都要不自在。这叫云舒心里奇怪得很,倒是之后沈二小姐来看望弟弟,见云舒正捧着一张帕子给满脸通红的沈公子擦额头上的伤疤重新换药,不由愣了一下,站在门口半天没进来。

    “二小姐?”云舒听见脚步声回头看去,却见是沈二小姐,急忙起身过来。

    沈二小姐的气色疲惫,显然照顾世子夫人的时候也熬夜了。

    “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瑾瑜。”她坐在沈公子的床边,见他身上干干净净,显然被照顾得很好,不由拉着云舒的手感激地说道,“我都听人说了,瑾瑜伤寒沉重,是你衣不解带地照顾他。这院子里只有你一个,忙忙碌碌,前后不知道要忙多少事。”唐国公只给沈公子拨了一个云舒这小丫鬟服侍,不过叫沈二小姐已经感激涕零,毕竟以沈公子如今的身份,还有沈家的罪状,能有一个小丫鬟服侍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云舒温柔谨慎,又是个对沈家如今处境没有半分偏见的,沈二小姐越发喜欢她。

    “二小姐说到哪儿去了。照顾沈公子本就是应该的啊。”云舒一笑,见沈二小姐十分疲惫的样子,急忙问道,“二小姐不要为沈公子担心,这儿到底还有我呢。就算我支持不住,也能去禀告老太太与国公爷,一定不叫沈公子吃苦。”她觉得沈二小姐容颜憔悴,脸色也不好看,不过她觉得沈二小姐是个十分坚强的人,在娘家家破人亡,长姐病倒在床上,妹妹被害死,弟弟重病的时候,她扛着所有的事忙忙碌碌,听说外头沈大将军几位的棺椁也都是她在奔波。

    这样坚强并且行事干脆的女子,是云舒很少见过的。

    在古代,她见多的是循规蹈矩,温柔贤惠的女子,如沈二小姐这样行事带着几分刚性,仿佛什么都不能把她打垮的倒是不多。

    没见沈家出事世子夫人这做沈家长姐的都受不住了嘛。

    可是沈二小姐却依旧在坚持着。

    “我明白,多谢你的关心。”见云舒捧了一碗刚刚从厨房提来的燕窝给自己,沈二小姐笑了笑,接过来对云舒缓缓地说道,“你照顾瑾瑜,自然是你对沈家的情分与惦念。我就……不赏你了。”如果赏了云舒,这性质就变了,仿佛冷冷冰冰,高高在上的打赏的关系。可是这些日子,沈二小姐把唐国公府对沈家的恩德一一记下,从没有拿银钱打赏过沈家的人,就是因为她不会用赏钱来羞辱这份真切的情意。

    这都是雪中送炭的情意。

    用所谓的赏赐与金银倒是折辱了这份真情。

    她只会把唐国公府对他们沈家的好与恩德全都记下,日后回报给他们。

    云舒只是抿嘴一笑,又挑了一些药膏,给沈公子在一旁轻轻地涂上,希望他额头上的伤疤能赶紧好起来。

    沈二小姐就在一旁沉默地看着,见沈公子似乎已经习惯了云舒对自己的照顾,微微闭上眼睛由着云舒纤细的手指在他的额头上涂涂抹抹,她心里叹了一口气,对云舒笑着说道,“我今日过来就是跟瑾瑜说一声,大姐已经醒了。”世子夫人昏迷了好几天,显然是这次刺激大了,沈二小姐忙着照顾姐姐,因此一时顾不得弟弟,此刻见沈公子的伤寒已经好了许多,她目光之中露出几分柔和,对沈公子说道,“我还想与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沈公子见云舒给自己擦完了药,顺手就拿了一旁的帕子递给云舒叫她擦手,一边对沈二小姐问道。

    沈二小姐却怔怔地看了他片刻。

    “哦……”见云舒拿了帕子擦了手,直接去一旁给沈公子拿了一条新的帕子放在一旁,沈二小姐半晌才似乎回神了一样,静静地看了沈公子一眼,这才对他说道,“我是想着叫你日后要多保重。我要出京去。”见沈公子一愣,之后急切地看着自己,清秀的脸慢慢地涨红了,沈二小姐就摆手说道,“我本就想着要出京去。”她的身份客居在唐国公府上,这叫唐国公府会觉得尴尬,毕竟唐国公把沈大将军所有活着的儿女都庇护在自己府上,这太惹眼了,会叫皇帝对唐国公不满。

    唐国公庇护她姐姐,是因为她姐姐是唐国公的儿媳妇。

    唐国公庇护她弟弟,是因为他弟弟日后就是国公府的奴仆。

    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她如今与靖南侯府分道扬镳,没有理由留在唐国公府。

    “我是想着,如今我有万贯家财,在哪儿过日子不好,非要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过不自在的日子。更何况我早前就想历经天下的千山万水,做着生意看尽这山川湖泊,如今沈家事已至此,我自然对京城已经没有留恋了。”沈二小姐不会留在京城里惹人注意,见弟弟沉默又伤感地看着自己,她笑了笑,抬了抬下巴傲然地说道,“就算陛下如今雷霆无数,可是我也不会被陛下打垮。就算我离开京城,可是我也不会自怨自艾,一蹶不振。”

    她拍了拍沈公子的肩膀。

    “你也是,瑾瑜。不要被这些伤害打倒。因为你如果一蹶不振,只会叫那些怨恨我们的人感到快慰。”

    她握了握沈公子的手轻声说道,“无论怎样,你都好好儿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