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看不惯

    只要唐国公在陛下的心中安稳,那整个国公府都如同沉稳的舟船,能够在这样的京城之中安稳地走下去。

    因此,唐三爷的心里是放心的。

    唐国公一向被皇帝倚重,就算是到了如今,因那一夜宫中惊变,唐国公想都不想就护在皇帝的面前,似乎皇帝就越发在意唐国公了。

    这对于国公府是好事。

    “出去吧。”唐国公冷冷地说道。

    云舒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在茫然地,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唐国公。

    无论唐国公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八皇子,还是为了陈白在他的跟前的求情,可是唐国公既然愿意去看顾宋如柏,这就叫云舒感觉唐国公面冷心热。

    此刻面冷心热的唐国公声音冷冷的,见云舒一时没有明白,就侧目,用锐利的眼神看着云舒。

    云舒被看得一呆,之后脸涨红了。

    啊。

    原来是叫她出去……

    她羞愧万分,觉得似乎几天下来自己做丫鬟的察言观色都没了,急忙毕恭毕敬地把食盒放在桌子上,听见唐二公子说道,“父亲,你和瑾瑜先说话,我问小云些事儿。把你的饭带着。”唐二公子叫云舒把她的午饭带着,领着她从屋子里出来,看云舒有些紧张得不行的样子,不耐烦地说道,“没事,你不必担心,父亲没恼了你。”虽然他觉得云舒胆小得不行,在唐国公的面前都不敢高声说话,不过也觉得自己能理解。

    想当初他天天被唐国公打板子的时候也是这么胆小如鼠。

    “二公子,沈公子如今算是没事了吗?”云舒见外头冷,急忙把唐二公子请到自己的屋里去,忙着给端了茶,自己犹豫了一下就埋头吃饭,等飞快地吃了午饭,就见唐二公子眼神放空,似乎在想什么心事的样子。看他脸色阴晴不定,云舒也担心唐二公子是有什么抑郁之事,或者被沈家的事触动感同身受,因此多嘴问了一句。听见她开口问,唐二公子才收回自己的思绪,皱眉转着自己手中的茶杯缓缓地说道,“算是没事了。”

    “什么叫做算是?”

    “沈大将军虽然被议罪,可是我说句实话,沈大将军于国有功,当年是稳固边关的功臣。”唐二公子也不觉得自己对一个没见识的小丫鬟说这些会叫这小丫鬟听不懂,然而见云舒安静地听着,他倒是多了几分兴趣地对云舒继续说道,“如今骤然被陛下议罪,虽然朝中不好说什么,不过陛下也得想想如果重重议罪会不会寒了其他朝臣之心,因此对沈大将军的议罪,是重重而论,却并没有牵连旁人。”

    皇帝今日召集群臣,大过年的就给沈大将军议罪,把沈大将军的罪议得不轻,就差一步就是乱臣贼子了。

    不过这些年与沈家往来的朝臣武将不知道多少,如果株连,只怕半个朝中都要被卷入其中,因此皇帝并没有追究其他朝臣的事,只说沈大将军谋逆之事到此为止。

    他不会再追究从前与沈大将军府有往来的那些重臣与勋贵。

    云舒听着不由迟疑地问道,“陛下会不会徐徐图之,秋后算账啊?”比如担心如今就把沈大将军亲近的朝臣全都治罪会引来朝中动荡,因此暂时先把这些人稳住,之后慢慢儿来。云舒这种怀疑叫唐二公子不由多看了她两眼点头说道,“朝中也有人这么想。已经有些人家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比如……”他顿了顿,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讥讽地说道,“比如显侯府。”

    “显侯?”云舒一愣,急忙问道,“今日显侯也上朝了吗?”

    “怎么不能上朝了?”

    “显侯府大过年的死了儿媳妇儿,这带着白事呢,公然上朝吉不吉利啊?这不是冲撞了陛下吗?”

    “不吉利他也得急着上朝表忠心啊。”唐二公子顿时嗤笑了一声。

    云舒不提他都没想到。

    没错儿啊。

    显侯府上死了人,大过年的有主子死了这本就不吉利,这显侯竟然还敢出门,还敢上朝,生怕不晦气呢。

    “侯爷也太拼了。”云舒心里充满了对显侯的厌恶,更何况唐国公府是唐国公的大本营,云舒做丫鬟的自然更有底气,对唐二公子小声儿说道,“侯爷这忙着上朝,莫不是想要先告发沈大将军,当个给大将军议罪的急先锋,忙着把自己给摘出来,叫陛下看到自己的忠心,叫陛下觉得自己跟沈大将军不是一路人?”说起来云舒倒是能明白显侯的苦楚,这前些年跟沈大将军好了这么久,如今沈大将军被议罪诛杀,显侯能不害怕吗?就算是害死了无辜的沈三小姐都不能叫显侯的害怕减少一分,因此如今必须要在皇帝的面前更加把沈大将军给踩下去,把自己给烘托出来。

    叫皇帝看到他的忠心还有对沈大将军府的敬而远之。

    “你猜得没错。他就是这么拼,这个无耻之徒。”唐二公子一向是个好打抱不平的性子,最眼里揉不得沙子,见云舒此刻提及显侯的时候言辞十分嘲讽有趣,不由冷笑了一声,拍案冷冷地说道,“真是没想到,朝中议罪的时候,沈家的仇人没先跳出来,倒是他先冒出来了。”显侯第一个告发沈大将军谋逆,作为沈大将军多年的好友,这自然比别人说起来更令人相信,因此他一开口,皇帝多然就很高兴。

    “我听人说今日在朝中陛下夸奖了显侯,说他是古今第一忠臣,就仿佛从前与沈大将军交好,是这显侯忍辱负重,为陛下搜罗将军府的罪证似的。这混账……踩着沈家的血泪与人命就往上爬,我真是……”唐二公子一用力,手中的茶杯顿时就摔在了桌上,稀里哗啦地碎了。云舒见他十分恼火,不由急忙劝他说道,“二公子何必与小人生气。就算是显侯府踩着沈家上来了,得了陛下的喜爱,可是显侯府这嘴脸也叫人心生警惕了。虽然他或许日后会有权有势有陛下的信任,可是二公子你想想,往后谁还敢跟显侯府往来?”

    这谁还敢跟显侯交朋友啊?

    人家叫朋友是冲着亲近往来。

    可是这显侯一不小心就是要人命啊。

    背信弃义之徒,显侯如今算是坐实了这样的名声。

    云舒就不相信显侯日后还有真心与他亲近的人家。

    就算是满城勋贵朝臣嘴上不说,可是日后与显侯只怕都要敬而远之。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还是看不惯显侯的嘴脸。”唐二公子冷冷地说道,“半点人性都没有了。不过听说陛下很喜欢他,他的好日子要来了。”

    “怕什么。显侯再得陛下的喜爱,可是陛下只怕也看清楚了他的为人。”皇帝又不是傻的,就算是如今觉得显侯识趣,可是到底谁才能叫皇帝信任,皇帝只怕是心里有数的。云舒一点都不担心显侯日后得志猖狂了就怎样,只是见唐二公子生气,心里觉得唐国公把唐二公子开春就送去从军也挺好的,至少能不必叫唐二公子看京城里这些龌龊的嘴脸,不由对唐二公子越发地劝道,“跟他们计较都没意思。二公子你就算遇见他们了,与他们争执口角都是拉低了自己的身份。置之不理就行了。”

    “我还用你劝我啊?你是不是当我是傻的?”

    “没当你傻。只是想着背靠大树好乘凉。二公子你是铺子的靠山,我怎么也想着劝谏一二。”云舒诚实地说道。

    唐二公子可是她那烤鸭铺子的大靠山,只要唐二公子不出错儿,那她就能安安稳稳地赚钱。

    “你这个财迷。行了,你放心。我不会跟显侯府结仇,叫他们迁怒你的铺子。”云舒的顾虑唐二公子倒是听出来几分,不外乎就是担心他跟显侯府上的人发生冲突,等他走了,显侯府的人就仗着如今是陛下新宠去搞他名下的铺子,叫云舒这个躲在大树底下的小丫鬟受池鱼之灾。唐二公子真是恨自己太聪明,云舒这么含蓄的担心都听得出来,看见云舒如今担心自己的烤鸭铺子胜过担心自家主子,唐二公子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见唐二公子猜得出来,云舒就格外尴尬了。

    她也有些心虚,见唐二公子沉着脸看着自己,急忙说道,“我也是想着不叫二公子与小人结仇。这与君子结仇无关紧要。可是显侯府上此等小人,与二公子结仇,二公子不是得不偿失?”见唐二公子脸色缓和了几分,云舒忙问道,“那沈家到底怎么议罪了?”她还是十分担心沈家,唐二公子见她这样关切,不是那种对沈家敬而远之的“识时务”的性子,脸上不由带了几分满意与温和,沉吟了片刻缓缓地说道,“自然是罪大恶极,沈家算是全完了。不过暂时陛下不会对沈家血脉动手……”

    他提到暂时,云舒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明白了唐二公子的意思。

    陛下如今是没空收拾沈公子这沈家最后的男丁,可是等时间久了,保不齐就得斩草除根。

    比如一个“病逝”,谁也不能说是陛下动的手不是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