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下落

    和唐二公子的憋闷比起来,还是自己的肚子更要紧一些。

    唐二公子不吭声了。

    “那去吧。”横竖不能叫人饿着对不对?更何况云舒不拿饭过来,沈公子也得跟着挨饿,唐二公子总不能叫沈公子因为自己那点心里郁闷就跟着吃不上饭。只是他就算是很体贴,想着叫沈公子赶紧吃饭别饿着,却也忍不住看了云舒两眼问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嚣张了一点?”从前多么老实的丫头啊,见了他,都不敢抬头,似乎很怕跟自己扯上关系叫人以为她攀龙附凤似的,那叫一个老实头。

    可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小丫头竟然还胆大包天了。

    她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忘了手里那些良田都是谁张罗帮她买了的吧?

    忘了手里的铺子没有了谁都差点被人一把火烧了的吧?

    “没有没有。怎么会。我对主子最恭敬了。”云舒急忙走了。

    她担心唐二公子气死之前先打死了她。

    不过见唐二公子一副郁闷的样子,倒是把因为沈家而变得抑郁的心情忘掉了,她又笑了笑,抬脚走了。

    等到了厨房,云舒把之前跟厨房要的皮蛋瘦肉粥,还有一样鸡茸粥装好,又带了两样小菜外加自己的饭匆匆回了小院子,就见院子里没有旁人的影子,犹豫了一下抬脚进了屋子,果然听见屋子里有人似乎在说话。她站在门口迟疑的功夫就已经听见唐三爷的温和的声音问道,“是小云?进来。”他这话叫云舒放心了一些,知道唐国公和沈公子没有说什么机密的话,因此恭恭敬敬地进了屋子,把手里的食盒放在一旁。

    唐三爷见云舒毕恭毕敬的,笑着对唐国公说道,“大哥的眼光一向都好。谁能知道,这样温顺的小丫头,竟然还有些硬气的脾气。”云舒在唐三爷的眼里总是那个垂着头笑得很羞涩地在合乡郡主面前说话的样子,却没有想到当唐六小姐想来闹事的时候,这小丫头竟然还有勇气杠上主子,这样的脾气唐三爷是十分喜欢的,见唐国公沉着脸没说话,唐三爷便温和地说道,“能守得住院子,这就是你的功劳。”

    “不过是想着这是国公爷的吩咐,恪守职责罢了。”云舒急忙恭敬地说道。

    见她此刻又一副老实的样子,唐二公子没说话,觉得这丫头真的太会装相了。

    “就算是恪守职责,可是这份勇气与忠心却不是寻常人做得到的。”

    唐六小姐到底是主子。

    如果云舒畏惧主子,把唐国公的话放在一旁,那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既然云舒能因为唐国公的话就对唐六小姐这样阻拦,唐三爷自然不吝啬在唐国公面前给她表功。

    “小云昨夜照顾了我一晚上,伯父,叫她好好儿歇着吧。”见云舒紧张得不行,显然十分畏惧唐国公,那一双小手都在不由自主地拧着自己的衣裙,沈公子不由急忙对唐国公说道,“伯父在跟我说说沈家的事吧。我……”他身无长物,目光不由黯淡了几分说道,“家中的下人都是受了沈家的连累,我只是想知道陛下会怎么处置他们。”他的眼眶微红,唐国公平静地说道,“不必你操心。”

    “伯父不要再为沈家奔走了。”沈公子急忙劝道,“到底陛下心中……”

    “我没想再问沈家奔走。你想多了。”唐国公冷淡地说道,“不过是保住你一条性命,日后沈家的事就与我无关。至于沈家的那些下人,不过是再次发卖为奴而已,并没有什么需要我去解救的理由。”在沈家当下人和在别人家当下人没什么区别,不过是再被发卖一次罢了,唐国公见云舒在自己的面前胆小怕事的样子,全然没有在唐六小姐面前的威风,顿时露出几分不悦地哼了一声,对云舒说道,“你认识的宋如柏还在八皇子的身边。”

    云舒总是怕唐国公怕得不行,此刻自然也是恨不能把自己缩成一团,骤然听到这句话还愣了一下,不由抬眼去看唐国公。

    “国,国公爷?”唐国公怎么知道她惦记宋如柏?

    唐国公应该不知道宋如柏这个人的啊。

    她看起来震惊得不行的样子真是太蠢了,唐国公本来就是一个为人十分冷淡的性子,看见她这么蠢,懒得理她,没有再说话。

    倒是唐三爷温煦地说道,“陈白在大哥的面前提了一句,在大哥的面前给那宋如柏求了情。大哥看在陈白的央求的份儿上,正巧也进宫与陛下说起八皇子之事,因此才知道了一些。因陈白说你也认识,因此见了你就说了一句。”这话的意思是陈白在唐国公面前给宋如柏求情,想求唐国公救救宋如柏,如今在云舒面前提了一嘴不过是顺嘴儿的,因此不必十分惊慌小心,不过云舒也不由脸都白了,不由急忙问道,“可是我听说八皇子殿下是,是如今还……”

    她记得八皇子是被关在宫里头,皇帝发了狠,开恩八皇子身边所有的侍卫,说只要离开八皇子,那日后对这些侍卫既往不咎,绝不会因为沈家的事牵连这些服侍八皇子的侍卫。

    因此八皇子如今众叛亲离,而且也没有说皇帝原谅八皇子,因此八皇子还被关在冷宫里。

    那宋如柏跟着八皇子……岂不是也一样还被关着?

    “八皇子还被关着,这大冷的天,陛下不让往里头送吃食,也不叫给送厚实的衣裳。”唐三爷见沈公子的脸也白了,自然知道这是沈公子与八皇子表兄弟情深,便温和地说道,“你不必担心。陛下如今正是气头上,又有皇……”他顿了顿,见沈公子脸色颓败,心中不由生出几分不忍,宽慰说道,“不过八皇子到底是陛下的儿子,陛下还是顾念自己的骨血的。”皇帝刚刚提拔了一个皇贵妃,那皇贵妃不论皇帝是有什么筹谋算计,到底是因为沈家因此憋屈地当了十几年的低位嫔妾,如今得势还能扰得了沈贵妃生的皇子?

    枕头风吹着,这有了后娘就有后爹,皇帝如今对八皇子哪里还有半分父子之情?

    只看皇帝对八皇子的那些手段就知道,皇帝对八皇子是没留情。

    不过唐三爷却相信唐国公肯定还有后续的。

    “如今八皇子身边的侍卫死的死,归顺陛下的归顺陛下,身边只剩下了一个侍卫,就是你认识的宋如柏了。”虽然心中有些不忍,不过唐三爷却对这宋如柏刮目相看,毕竟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艰难,八皇子鲜花着锦的时候人人捧着忠诚着,看不出什么。可是当八皇子已经离悬崖只差一步的时候,这时候还能不计生死也要守着主子的,必然都是忠诚之人。因宋如柏如今还守着八皇子,唐三爷不由多了几分赞赏地说道,“倒是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人。”

    “宋大哥一向都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云舒低声说道,“沈大将军对他有举荐栽培之恩,他宁死都会报答的。”

    因此,宋如柏是绝不可能背叛八皇子,为了所谓的活着就离开八皇子。

    而且宋如柏又没有家人的牵绊,他爹死了,后娘的死活也无所谓,没有家人,因此对于皇帝给出的那些诱惑也是看不上的。

    想到这里,云舒觉得眼眶酸酸的。

    “大哥本还想着把这宋如柏给带出来,日后仰仗国公府,总不会叫他没了那一碗饭吃。”陈白求的就是唐国公日后给宋如柏一个继续能过日子的机会。毕竟他们这些侍卫服侍过八皇子,就算皇帝说着既往不咎不罪及家人,可是这些侍卫也明白,身上背了曾经服侍八皇子的标签就是皇帝心中的忌讳,他们能保住一条命,可是日后的前程怕是全断了,能不能保住如今的差事都是说不定的事。

    可是宋如柏不一样。

    如果得到唐国公的看重,那往后怎么也能在朝中混个官职,至少日后的吃喝是不愁的。

    “只可惜那小子竟然还拒绝了大哥。”唐三爷想到那高大磊落的少年摇着头拒绝跟唐国公离开八皇子的样子,目光越发温和,见云舒看起来都要哭了,一旁的沈公子也脸色黯淡,见唐国公一副什么都懒得废话的样子,只能任劳任怨地对云舒和沈公子说道,“不过你们都不要担心。至多三日,八皇子或许会有转机。”他这话带着几分高深莫测,可是云舒和沈公子都急忙用期待还有信任的眼睛看着他,唐三爷都觉得自己受不住这样可怜巴巴的目光了。

    “真的,都不必担心。八皇子……至少性命无忧。”唐三爷温和地说道。

    “能保住性命就好。”沈公子低声说道。

    云舒也松了一口气。

    八皇子能保住性命,那宋如柏的安危也不必担心了。

    “伯父去见了八皇子,陛下有没有对伯父……”

    “陛下没说什么。毕竟大哥没去求他饶了八皇子,因此他不会在意简单的看望。”

    唐三爷想到今日朝中给沈家议罪,唐国公一声没吭没有再为沈家求情皇帝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不由笑了笑。

    皇帝对唐国公最大的要求也不过是希望唐国公不要为沈家求情,甚至都不要求唐国公再在沈家的头上踩一脚开口给沈家加一些罪名。

    可见帝心尚在,唐国公在皇帝心里的位置还是非常重要稳固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