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嚣张

    云舒想一想竟然没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愧疚。

    她还觉得原来仗势欺人的感觉爽极了。

    她看着唐六小姐,看她对自己气得不得了,心里觉得更高兴一些。

    总不能叫唐六小姐爽了,叫自己心里郁闷死了。

    如果要选择一个人憋屈,那云舒一定孔融让梨,把这个机会让给唐六小姐。

    “你!好哇!你一个小奴婢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云舒叫嚣着叫唐六小姐卖了她,唐六小姐是真心想要直接把这丫头给卖了。只是她也就是在心里想想,却绝对不可能做到。正是因为发现自己不可能卖了云舒,心中充满了无力感,因此当看见云舒此刻如此有恃无恐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副看不起她的样子,唐六小姐哪儿还记得什么沈家小子唐家小子的,顿时跳脚指着云舒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要主子的强!是谁给你的胆子,是谁……”

    “干什么呢!”她正骂得厉害,云舒觉得挨骂无所谓,由着唐六小姐骂的时候,远远的传来一声怒斥。

    云舒探头出去一看,就见唐二公子气急败坏地大步流星而来。

    看他气得不行,看样子像是气急了,云舒急忙缩了缩脖子,露出一副老实顺从的样子。

    “二哥哥!”唐六小姐正在气头儿上,见云舒这丫头竟然这样奸狡,此刻缩着头一副被自己欺负得不行的样子,顿时气了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对快步而来站在自己面前脸色铁青的唐二公子告状道,“这丫头得志猖狂,连我这个主子小姐都不放在眼里!嘴里大放厥词,也看不起大伯父,还敢攀扯老太太。二哥哥,不能饶了她!”她怒气冲冲的,唐二公子却站在门口把她挡在面前,看了看身后的云舒,脸色冰冷地对这个堂妹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什么?”唐六小姐忙着告状,却不见唐二公子呵斥云舒,反来问自己,顿时一愣。

    “你为什么在这里?如果你不在这里,小云还有机会对你大放厥词?她性格一向温顺,你就说说吧,你怎么着她了,叫她竟然对你大放厥词了?她领着父亲的差事,又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不攀扯老太太与父亲,难道由着你在这里大呼小叫?!”唐二公子今日心情本就不好,看见唐六小姐这个素日里本就有点不喜的堂妹竟然还敢来沈公子这院子外头吵嚷,心里已经不痛快极了,忍着怒气看着唐六小姐问道,“你和瑾瑜又没有什么渊源,他话都没跟你说过,你过来这是想干什么?”

    “我,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沈家人。”唐六小姐顿时想到自己过来看沈公子只怕会叫唐二公子不满,急忙解释说道。

    “瑾瑜到底是外男,你堂堂国公府的女孩儿,这样大咧咧地见跟你没有关系的外男不好吧?”唐二公子俊俏的脸板得紧紧的,看着唐六小姐问道,“你想私通外男,污浊国公府的门风与清誉?”这话十分厉害,都说了私通二字了,云舒觉得这不像是唐二公子素日里的性格,看了唐二公子的侧脸一眼,见他的脸色发青,眼神藏着愤怒,顿时心里咯噔一声,知道只怕是前朝皇帝今日召集群臣商议沈家罪状之事有了结果了。

    “外男?”唐六小姐的脸色也微微一白,又勉强辩解道,“什么外男!他如今也不过是个奴才。在主子面前,奴才算什么外男。”

    “你!”唐二公子见她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只觉得心中厌恶透顶,冷冷地说道,“无论是什么身份,也没有叫你想看就给你看一眼的道理!难道外头的管事也随你随便看了不成?!”他见唐六小姐还穿得不少,这顶风冒雪也想看沈公子这西洋镜儿,越发厌恶,面容如同寒冰一样地说道,“滚回去好好儿待着!看在这是大过年的,我不跟你计较。如果你再敢来这院子,来找瑾瑜和小云的麻烦,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是国公府正经的长房二公子,无论出身还是能耐都不是唐六小姐一个区区的二房出身的能比得上的。

    因此,此刻他这么一说话,唐六小姐就算心里再气,也不敢高声说话。

    “二哥哥,你为了两个奴才秧子竟然不顾及我的脸面吗?”她今日和云舒在这里起了冲突,刚才云舒的话多气人啊,如果她就这样走了,那日后岂不是成了国公府的笑柄,都要笑话她竟然连个小丫鬟都比不上了吗?见唐二公子冷哼了一声,还侧头问身后被他拦着的云舒道,“有没有怎么样?”,这简直见唐六小姐气得发狂,心中怨恨,突然一个念头生出来,叫她冷笑了两声说道,“二哥哥,你这样护着她,莫不是与她有什么?”

    “你胡说什么!”唐二公子没想到堂妹的心思这么龌龊,顿时恼了,怒声道,“小小年纪,一肚子龌龊,一肚子男盗女娼,你也配做国公府的小姐?二婶真是应该好好儿管教管教你,不然说出去,我都觉得脸上臊得慌!”他对云舒没什么心思,不过是因自己身边的小厮陈平拿云舒当亲妹子,因此素日里唐二公子也对云舒多几分维护。更何况云舒年纪小,他就算护着些也不会引来什么误会,谁知道唐六小姐小小年纪,竟然也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唐二公子是真叫唐六小姐给恶心了。

    这要是他亲妹子,早就给拖屋子里好生管教了。

    可是唐六小姐是二房的,唐二公子就算想要管教也不好动手。

    更何况二房乃是庶出……他动手的时候总是会多想想。

    “怎么?如果没什么,二哥哥你恼羞成怒做什么?”

    “不知好歹的东西!”唐二公子见堂妹竟然是这么一副恶心的心肠,顿时忍不住了,正想挽袖子给这堂妹两巴掌把她那满脑袋不要脸的心思都给拍出去,就猛地一顿,看着唐六小姐的身后有些谨慎地唤道,“父亲。三叔。”他脸色一板,唐六小姐本还讥笑堂兄这是吓唬自己,只是见唐二公子身后的云舒都跟着施礼,她一张小脸儿顿时微微一变,露出几分惶恐畏惧,之后转头露出一副天真无辜的年幼孩童的样子来。

    见到身后果然站着沉着脸的唐国公和唐三爷,唐六小姐越发露出天真单纯来,对唐国公可怜巴巴地说道,“大伯父,二哥哥不知道怎么了,骂我。”

    她看起来无辜又茫然,看起来年纪小,多了几分可怜。

    唐国公置之不理,越过她直接走进了院子。

    唐三爷沉默着跟着唐国公一同进了院子,看都没看唐六小姐一眼。

    “大伯父,你给我做主啊!”唐六小姐叫了一声,却见已经进了院子的唐国公脚步不停,声音却已经冷冷地传来说道,“进来,关门。”这进来自然是叫唐二公子和云舒进来,至于关门……虽然没有多说一句话,然而显然唐国公已经非常讨厌唐六小姐,甚至连揭穿她,跟她辩白惩罚她的话都懒得说的程度。云舒一边快步进门,关门的时候看着因唐国公这一句话越发脸色惨白的唐六小姐,心里没有半点同情的。

    来兴冲冲地看如今落魄的沈公子,唐六小姐本身就坏了心。

    既然这样,那被唐国公讨厌,本就是唐六小姐应该得到的。

    因此,云舒想了想,决定还是对唐六小姐嚣张地笑一下,全了这位主子小姐嘴里她的那些所谓的罪状。

    她难得没那么温顺地对着唐六小姐笑了,正回头不耐烦地叫云舒赶紧进屋去给大家端茶倒水的唐二公子看见了,顿时一愣,之后走过来看了云舒两眼说道,“……我倒是信她刚才说的,你对她很嚣张了。”云舒一向老实温柔,在老太太的面前不知道多贴心,这样很挑衅地笑了这么一下的样子是唐二公子从前没见过的,见云舒转头又露出一副很柔顺的样子无辜地看着自己,唐二公子顿了顿,哼了一声。

    “两面派。”他低声说道。

    “假的那面儿给六小姐,真的那面儿给老太太看。就算两面派也没什么不好的。”云舒咳嗽了一声,见唐二公子脸色抑郁,急忙问道,“二公子,是沈家的罪……”

    “无论议什么罪。这人都没了,人死如灯灭,那些罪过不过是做给活人看的。”唐二公子脸色阴沉地说道,“只是就算知道是这个理儿,心里也难过。沈家……为陛下出生入死,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如今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陛下对沈家完全没有半分轻饶。”他想到沈家的那些罪过就觉得糟心,见云舒安静地听着,听了自己的话也没说什么,反而去开院子门,一愣,不由不高兴地问道,“怎么了?听我念叨两句,你还觉得耳朵疼啊?”

    哪儿有这么当丫鬟的。

    主子有心里不高兴要倾吐的时候,不是应该安静地听着当个树洞的吗?

    云舒无奈地转头看了唐二公子两眼。

    “耳朵不疼,可是肚子饿啊。我本来是要去端午饭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