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仗势欺人

    唐六小姐却没有理睬云舒的疑惑,哼了一声就想越过云舒往院子里走。

    “六小姐。”

    云舒拦在门口,也不动一动,硬生生就把唐六小姐的路给拦住,平和地说道,“国公爷吩咐过,不许人来这个院子。”她这身后有唐国公撑腰,自然不会把拦着唐六小姐当成什么苦差事,毕竟这也叫做奉旨办案嘛。更何况她觉得唐六小姐这来得似乎气势有点儿不对劲儿,如果说是担心沈家……唐六小姐跟沈公子面都没见过几次,担心沈公子什么?更多的应该是去担心世子夫人这个长嫂吧?

    而且谁见过看望别人却把别人住的地方给拍得山响的?

    更何况云舒觉得唐六小姐似乎也不是那样喜欢关心别人的性子。

    “怎么?如今靠着大伯父,你把我这个主子都不放在眼里了不成?”见云舒堵着门不叫自己进去看人,唐六小姐不由冷哼了一声,一边拢着身上的披风,觉得冷得不行,一边仰着头十分傲慢地说道,“不过是想看看从前当做勋贵公子的小厮是个什么样儿的,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大伯父有话吩咐下来,可是你只要不说,谁又知道?如今拿大伯父来压人,不过是个仗势欺人的东西。”

    她早就看老太太身边这个小云不顺眼了。

    不过是个小丫鬟,在老太太的面前却比她还讨老太太的喜欢一些。

    素日里老太太嘴里小云长小云短的,这小云又偏偏是个善于拍马的性子,围着老太太转,关心备至,就仿佛唯恐显不出她似的,倒是比她这个国公府的正经小姐还孝顺。

    素日里老太太的那些喜欢的精致玩意儿,也不知多少赏了这小云,却少有惦记她这个亲孙女儿的。

    唐六小姐怎么可能忍得住这口气。

    本以为这小云被向来冷酷威严的大伯父给罚了丢到了这小院子里自生自灭,谁知道府里头才传出来小云失宠的风头,后脚儿沈家公子就进了小院儿,这不是明摆着唐国公重用小云,叫她好好儿服侍沈大将军的儿子?唐六小姐先是气得够呛,万万想不到这小丫鬟怎么落进唐国公的眼睛,因此也迁怒讨厌了这沈公子几分。再一则她也听说了,沈家坏了事儿,如今正议罪呢,听说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叫这么一个罪人留在国公府里,唐六小姐觉得这是动摇了自己的安稳。

    她心里埋怨唐国公不顾及唐家的安危,把这么个罪人给留在府里惹祸不说,也想来看看那沈公子。

    之前见过几面,沈公子如春风一般柔和秀雅,唐六小姐说心里没惦记过他那是不可能的。

    谁不愿意嫁到沈大将军府去过荣华富贵的生活?

    可是她才偷偷儿跟二夫人透了一点儿的口风,二夫人就跟火烧屁股似的,叫她赶紧别想这么不可能的妄想。什么沈大将军府尊贵,什么她配不上……她也是堂堂国公府的嫡女,也同样十分尊贵,怎么就配不上一个大将军府上的公子了?唐六小姐事到如今还记得母亲二夫人跟自己念叨什么不般配,她别痴心妄想,什么沈公子多么多么出众,她身份远远不如。这些话放在唐六小姐的心上,她的心中难免怨恨,如今知道沈家倒了台,她顿时就生出快慰。

    从前觉得她配不上沈公子。

    如今,反倒是这么一个奴才配不上她了。

    不多看几眼如今配不上自己的那沈家小子落魄的样子多可惜啊。

    因此就算是天寒地冻的,可是唐六小姐也兴奋地来了,就想看看曾经被二夫人夸得如同天上月一般的这沈家小子如今还能不能在自己的面前硬气起来。

    她想得理所当然。

    然而云舒却几乎是勃然大怒了。

    她就想着呢,这唐六小姐寒冬腊月的辛辛苦苦往这里头来是想干什么,原来是想看看什么叫做落魄的勋贵子弟。

    难道沈公子是猴子吗?

    要她来这样观赏?

    更何况唐六小姐这幸灾乐祸,只喜欢看人倒霉可怜的这种刻薄模样简直叫人厌恶。

    见她没安好心,云舒更不可能叫她进去了,只是唯恐唐六小姐不怀好意地乱嚷嚷叫嚷出一些伤人心的话来叫沈公子听见,因此她努力忍了忍,这才对唐六小姐再次轻声说道,“多谢六小姐关心沈公子。只是国公爷既然有话,我这做丫鬟的自然只能听国公爷的话。如果六小姐当真这样关心沈公子,那我把六小姐今日的关切记下,回头告知沈公子就是。”她横竖不叫唐六小姐进院子,小小一个拦在那里,口口声声都是唐国公如何如何,唐六小姐的脸色就沉了下去。

    她一张小脸冷冰冰的,看着云舒恶狠狠地说道,“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我只知道国公爷吩咐的事就得听从。”云舒的声音细微。

    她不愿吵嚷起来,然而却觉得唐六小姐这似乎是更恨自己了。

    “听从?大伯父是主子,我也是主子。如今我这个主子的话你怎么不听从了?”唐六小姐见云舒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眼神平静,却仿佛看不起自己,显然在这个该死的小云的眼里,自己这个主子说话没分量,是不能跟唐国公相比的。她看见云舒那副稳重端庄的样子就来气,声音不由尖锐起来,看向左右的丫鬟说道,“你们还在看什么?!还不把她给我拖走?!”

    她的声音这样尖锐,显然是真的恼火了。

    唐六小姐也想不到自己兴冲冲地过来看那沈家小子是怎么可怜,却叫一个小丫鬟给拦在门外。

    “你们谁敢碰我一下!”见那几个丫鬟还敢上前对自己动手,云舒顿时脸一沉,看着这几个素日里服侍唐六小姐的丫鬟冷冷地说道,“我是老太太身边的人,是国公爷叫我在这里做事!你们但凡敢碰我一下,回头自己就去和老太太,和国公爷解释去!我倒是要看看,动了国公爷的脸面,违逆国公爷的话的丫鬟,国公爷还能不能容了你们!六小姐是主子,国公爷疼爱侄女儿不会说什么,你们几个丫鬟……国公爷还是舍得处置的!”

    听了云舒的话,这几个丫鬟果然迟疑起来,急忙去看唐六小姐。

    说起来,唐六小姐是她们服侍的主子,可是唐国公才是这国公府的天。

    如果真的叫国公爷恼了,那发落她们几个丫鬟只怕是很简单的。

    她们服侍六小姐日久,自然也知道六小姐是个凉薄的人,如果真的触怒唐国公发卖她们,那六小姐也不会为她们求情的。

    “六小姐……”其中一个丫鬟果然求情地看着唐六小姐。

    “怎么?她不过是个小丫鬟,几句话就把你们给唬住了?!她是老太太的人,你们还是我的人呢!”见这几个丫鬟不敢动弹,也不敢去收拾站在门口,那么单薄却仿佛把小院子全都给挡住了的云舒,唐六小姐气得半死,顿时上前踹了最前头的丫鬟一脚骂道,“没用的废物!就算大伯父不卖了你们,我也把你们卖到外头的花楼里去!”她小小年纪竟然说出把丫鬟给卖到花楼里的话,云舒简直是不敢置信了。

    唐六小姐跟她差不多的年纪,平日里虽然娇纵看不得人好,可是在老太太的面前还是看起来很活泼伶俐的。

    可是怎么背着长辈一说话,就说出这么可怕的话?

    更何况唐六小姐怎么知道花楼的?

    她才多大,又只在闺中娇养,是怎么知道花楼这种龌龊的地方的?

    更何况难道她不知道那种地方是对一个女子最大的劫难与折磨?既然身为女子,就该感同身受,又怎么会用这样的手段去威胁伤害另一个女子?

    “六小姐何必为难她们?不过都是指着你吃饭的丫鬟。”云舒只觉得此刻的唐六小姐就算面容如花一般娇艳,可是却似乎丑陋得不行,缓缓地对她说道,“冤有头债有主,六小姐不必拿不相干的人撒气。如果六小姐真的要卖,不如直接来卖我。就说我为了国公爷的吩咐怠慢了六小姐,请六小姐禀告了老太太,禀告国公爷赶紧处置了我,把我给卖了!”她嗤笑了一声对唐六小姐说道,“我倒是能佩服六小姐是个敢爱敢恨的。”

    唐六小姐既然都想把自己的丫鬟卖到花楼,那只怕心里早就把云舒给卖了不知几百遍了。

    因此云舒此刻也不在意自己得罪她。

    她还就等着看,唐六小姐到底有没有这个能耐。

    不过是……不过是庶出二房的一个在老太太面前不得宠的主子小姐罢了,得罪了又能怎样?

    云舒心里转过这个念头,不由一愣,继而心里有些无奈。

    都说做下人的最擅长跟红顶白,看人下菜碟,云舒从前还觉得自己出淤泥而不染,从来都很公平,对主子们都是一样儿的。

    不过如今跟着在不得宠的这种主子面前猖狂一下,看她气得不行却拿自己无计可施,她却突然觉得……

    这感觉竟然还真的挺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