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叨扰

    他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云舒也没有在意。

    她只是给沈公子换了衣裳,看见他靠在床头,想了想,就去一旁的炉子上放了热水,看着水热了,就拿帕子给沈公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又倒了水给他洗漱。看见沈公子这样那劲地自己干什么就顺从地做什么,云舒觉得他有些太过拘谨。只是沈家刚刚成了这样,想来拘谨也是有这样的原因的。她也没在意,在炉子上熬了白粥来给沈公子,一边吹冷了一些喂给他,一边对他说道,“等你身子再好一些,我就问问三爷能不能吃些油腻的。”

    她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吃一些清淡的。

    不过唯恐白粥没有营养,云舒瞧见一旁有红糖,就冲了一碗红糖水给沈公子补充糖分,又急忙说道,“你昨天出了许多汗,还是多喝点水吧。”她忙忙碌碌的,沈公子沉默地点了点头,见云舒对自己笑了一下,拿着他吃完的东西出去,急忙问道,“你不吃吗?”他似乎很担心云舒饿着,这份就算是在困境之中也关心他人的善良叫云舒动容,只是云舒又没有生病,她是不喜欢吃这样没滋没味儿的白粥的,因此含糊地说道,“我出厨房随便吃一口就够了。”

    沈公子又不知道她不擅长厨艺,因此还关心地说道,“要不然你和我一块儿吃吧。”

    “不用。”云舒对他这份关心真是又感谢又头疼,迎着他一双清澈的眼睛,到底说不出哄骗他的话,只能端着水盆小声儿说道,“我做饭不好吃。自己都不爱吃的。”

    她有些困窘的样子。

    沈公子一愣,咬着嘴角看了看云舒熬白粥的炉子,又看了看她。

    “我只会熬粥。不过我不大喜欢吃白粥的。”云舒讷讷地补充。

    “没有。你的粥熬得很好吃。”沈公子的声音柔和地说道。

    他这话似乎是在给云舒挽尊,云舒还能不知道自己的厨艺啊,见沈公子这样关照自己,她咳嗽了一声对沈公子说道,“我熬粥也只不过是一时的。你身子骨儿都好些了,我也能腾出手去厨房。到时候请厨房里专门给咱们做饭就是。”见沈公子苍白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云舒越发觉得不好意思了,急忙说道,“我出厨房叫人炖鸡汤给你。”鸡汤大补,只要炖得好,就不会十分油腻,更何况云舒也想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沈公子能吃用的东西。

    “小云。”沈公子见她要走,顿时叫了一声。

    云舒端着水盆回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还有事吗?”

    “没什么。外面风雪大,你多披件衣裳。”沈公子面容温和地说道。

    他经历了昨夜的一场病痛,似乎精神好了许多,眉宇之间虽然带着抑郁伤怀,可是却变得慢慢明朗了起来。云舒是欣慰沈公子这样的改变的,毕竟如果沈公子自己走不出去那些伤痛,他这辈子难道还要总是一直这样伤心下去,一蹶不振吗?见他对自己笑了一下,云舒也放心了一些,点着头出去了。她去了厨房,因唐国公夫人已经发话下来,因此厨房里的婆子们知道云舒如今受着唐国公的差事,越发不敢怠慢她,云舒要了鸡汤叫人炖着,又躲在厨房里吃了一顿饱的。

    她正吃着呢,就见外头翠柳偷偷摸摸地走进来。

    “你怎么来了?”云舒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见她虽然看起来有些疲惫,不过精神不错,翠柳松了一口气,一边跟厨房里的婆子们说话,一边对云舒说道,“珊瑚姐姐叫我过来给老太太传一碗杏仁茶,我想着过来瞧瞧能不能碰上你。”她见云舒点头,急忙问道,“昨天……府里头闹得可厉害了,你不知道吧?你还好吧?”她关心得什么似的,云舒就知道她是担心自己服侍沈公子被沈家给连累了,一边把手里的碗筷放在一旁,一边笑着说道,“没什么。”

    “你昨天躲在小院儿里大概不知道。昨天显侯府闹得好厉害。”翠柳见云舒好奇地看着自己,撇嘴说道,“显侯府把沈家三小姐的棺材给送到咱们府上……”她说到这里,觉得厨房人多眼杂,再隔墙有人,因此吞了嘴里的话,见厨房预备的杏仁茶还没做出来呢,云舒又要了几样新鲜的果子就要走,便拉着云舒追出来说道,“你说显侯府恶不恶心人?大正月的,停了个棺材在咱们国公府的门口!你就说说这晦气不晦气?”

    如果说这死了的是唐家的小姐那也情有可原。

    可是明明死的是沈家三小姐。

    多可笑啊。

    沈家的小姐死了,没放去沈将军府,没有停在夫家显侯府,却送到了八竿子打不着的唐国公府。

    这不能因为唐国公世子娶了沈家的小姐,就这么欺负人的吧?

    “显侯府大概也是没有法子。我想,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地方送,显侯父子也不想跟咱们国公爷杠上。咱们国公爷……”云舒四处看了看小声说道,“威严令人畏惧。”唐国公不是好惹的,显侯平日里哪里敢和唐国公炸翅儿,唐国公看他一眼只怕显侯都要腿软的,这把沈三小姐给送到唐国公面前,只怕显侯也压力很大。云舒心里冷笑了一声说道,“他是想表达自己无辜,想和国公爷求情,叫国公爷别跟他闹起来。只是咱们国公爷怎么可能会对他和颜悦色。”

    “显侯夫人其实也来了。哭哭啼啼求见老太太。老太太没见她。”翠柳在老太太的院子里,自然就知道这些。

    云舒闻言,不由皱眉沉声问道,“这都是外头的事。为什么要去叨扰老太太?”

    “你看……我一提老太太你就恼了。”云舒一向以老太太为重的,之前显侯父子在前院闹唐国公,翠柳没见云舒恼火,只是提起显侯府上的时候不过是深深的不屑。可是他这刚刚一提起显侯夫人想叨扰老太太,云舒就火儿了,翠柳急忙对她说道,“沈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显侯夫人不耐,咱们老太太莫非就不知道,不伤心了吗?这是肯定会知道的,也不在这早一天晚一天。”

    她说得的确是这个道理。

    可是云舒却还是觉得心中不快。

    只是如今她就算担心老太太叫显侯府这群无耻的败类给气着了,或者心里不舒坦,却因得照顾沈公子不得不留在沈公子身边,因此便对翠柳叮嘱说道,“平日里,如果再见有不速之客上门的话,你就跟着琥珀姐姐。琥珀姐姐叫拦着的,你直接上去拦着就完了。”她叮嘱着,翠柳便笑着说道,“瞧你这操心的。我知道的。你放心就是。不过老太太今儿早上还念叨你和沈公子。沈公子还好吧?”

    “我知道老太太担心沈公子。只是沈公子病着,心力交瘁,只怕是没有力气应对长辈的,如果老太太想看望他,你就说今日遇见我了,这都是我说的话。沈公子得好好儿静养,如果老太太真的想看他,等沈公子病好了有了劲儿再说。如果老太太没说要来看望,那就算了。”沈公子病得沉重,一则云舒唯恐老太太被过了病气,老人家一旦生病那可不是年轻人那样能轻轻松松就好了的,另一则就是担心沈公子如今并没有心情还有力气来应对老太太,反倒多了劳累,病不能早日痊愈。

    “我知道了。”翠柳握了握云舒的手,见云舒笑了,便对她说道,“我也有话叮嘱你。我知道你最是心软的人,当日八皇子与沈公子对你都很和气。”见云舒一愣,翠柳担心地看着她说道,“只是你的身子也很要紧。不要为了照顾沈公子平白折腾坏了你自己的。”她的话叫云舒的心里一暖,急忙笑着说道,“我知道了。”她知道翠柳是担心自己,挂念自己的,莫名觉得心里头敞亮了许多,对翠柳说道,“杏仁茶应该快好了,你快端着走吧。不然珊瑚姐姐只怕要恼了。”

    “那你可记住我的话了。”翠柳急忙问道。

    “记得了。”云舒笑吟吟地推了推她,这才捧着许多的果子回了小院子。

    小院子里安静极了,没有半点声响,云舒开了房门进去,看见沈公子已经下了床。

    “你怎么下来了?”

    “我只是病了,又不是……”沈公子觉得自己这话不祥,见云舒不赞同地看着自己,便岔开话题问道,“你吃过饭了?”

    “吃过了。我跟厨房里的婆子们说了,到了中午就叫他们熬些皮蛋瘦肉粥,再配一些酸甜的小黄瓜。”云舒拿了手中的一些苹果桔子的放在桌子上,见沈公子也站起来跟着自己,便无奈地说道,“你还是去床上躺着吧。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好好儿歇着早日好了才好。”她催着沈公子又去床上躺着了,看见他老老实实地躺下看着自己,又似乎多了几分乖顺,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我给你熬药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