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醒来

    她脸色僵硬地不敢动。

    灼热的手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儿。

    云舒都要吓得晕过去了。

    这难道是想抓着她,把她拖到唐国公的面前吗?

    她用力地瞪大了眼睛,央求地看着沈公子。然而清秀的少年此刻目光散乱,抓着云舒的手腕许久之后,细细弱弱地叫了一声,“母亲。”他叫了这一声之后就重新闭上了眼睛,满脸的痛苦,云舒这才发现他的意识并没有清醒,相反,看起来似乎只是本能地抓住了自己,却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发现这个之后,云舒顿时放心了,她急忙坐在床边轻轻地动了动手腕,却发现这少年看起来虚弱,却抓得她疼痛无比。

    仿佛是怕她消失一样。

    云舒就想到他刚刚叫了自己一声“母亲”。

    她的眼神有些黯然。

    只怕刚刚沈公子是想到自己的母亲了。

    病重的时候难免心灵空虚弱小,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没什么不对,云舒迟疑了一下,含糊地拿手轻轻地盖在他的额头上应了一声。

    “嗯。”她低低地应了一声,见这少年一张潮红的脸依旧痛苦无比,仿佛是无法挣脱梦魇一样,他开始在迷迷糊糊之中嘴里喃喃着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叫什么,乱七八糟,有的时候是“父亲”有的时候是“姐姐”,只是看着此刻这样脆弱的少年,云舒没有办法放开他不管,犹豫着靠在床边,一边拿着干净的帕子给他擦掉头上的一层层的汗,一边对他小声说道,“他们都陪着你。”

    这句话似乎叫沈公子变得安静了起来。

    他的眼角滚落出两行眼泪,无声地隐没进了发间。

    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散落在床上,云舒看见他被烙下了伤疤的地方已经干净了,显然是之前已经受过处理,此刻看见他无声地在睡梦中流泪,发着高烧躺在床上的样子,她犹豫了一下,拿手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手轻声说道,“你要平安无事啊。公子,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才能叫活着的人欢喜,叫死去的人放心。如果你撑不下去,那就是亲者痛仇者快。那些伤害过你与沈家的人都会弹冠相庆,因为再也不必担心。他们没有脏了自己的手,你自己却已经顺了他们的意。”

    “公子,你想叫仇人顺心如意,叫自己爱着,也爱着你的人伤心痛苦吗?”

    她不知道自己这些话会不会叫沈公子听到。

    可是她希望他能够坚强起来。

    哪怕前路多么坎坷,可是只要鼓起勇气去面对就没有关系。

    “公子,这世上没有永恒的黑夜。只要咱们一直往前看,就能够重新得到光明。”云舒轻轻地拍着这少年的手,见他似乎安稳了下来,没有了刚刚那样脆弱得仿佛一碰就会碎掉的样子,便垂了垂眼睛轻声说道,“你活着,好好儿地活着,这对沈大将军与将军夫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孝顺。你不仅要活着,而且要更加坚强……这世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保证许多年之后,沈家的冤屈不能被翻案呢?”

    她又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似乎感觉到她的柔和,沈公子重新安静了下来,只是却依旧没有撒开云舒的手腕。

    云舒顾虑着也没有掰开他。

    这少年刚刚经历了这样的巨大的变故,又家破人亡,哪怕似乎看起来没有在意,还在劝别人不要在意,可是内心一定不会好受。她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叫他更添悲苦,更何况只不过是被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而已。幸亏手边要用的东西也都在床边,云舒坐在床边上,也什么东西都能拿得到。见这少年安稳地睡着,云舒就用自由的那只手勉强把食盒给抓过来,拿了里头的羊肉包子还有炖鸡翅吃了,又喝了几口水,这才重新老老实实地陪着沈公子。

    她掐着时间又拿酒液给沈公子擦了一遍身。

    似乎身上凉了,这少年又张开眼睛努力想要看她一眼。

    云舒已经习惯了,很习惯地拍着他的手说道,“我还在的。”她的声音柔和安稳,这少年的眼角似乎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却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砸糊涂地叫什么,再一次昏迷了过去。见他两次擦身已经身上好过了很多,云舒就拿了棉被给他盖上,自己靠在床边细心地看着他。她熬了一夜没有合眼,直到到了外头的天都快亮了的时候,见沈公子的烧已经退了,云舒这才松了一口气,靠在了床头打盹儿。

    她也不敢睡实了,似睡非睡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动了动,急忙张开眼睛,迎面就对上了一双微微红肿的眼睛。

    沈公子躺在床上,一双眼睛里满是血丝,对她虚弱地笑了笑。

    “公子醒了?”云舒真是叫了一声谢天谢地。

    昨日沈公子那场吐血之后的高烧真是来势汹汹,而且高烧不退,云舒都担心那高烧烧坏了他。

    如今见他醒来,目光虽然依旧晦涩,可是却清明显然神智还在,云舒不由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她一转头,就看见外头的天已经亮了,虽然关着门窗,可是外头的阳光已经透过了门窗照进来,带着几分阳光特有的明亮。

    外头安安静静的,虽然天亮了,可是却没有什么人来人往的动静,云舒霍然就想到唐国公只怕是给府中都下了禁令,这段时间不要来看沈公子。她也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为沈公子难道难过,然而脸上却依旧带着浅浅的笑容对沈公子说道,“公子烧了一晚上,国公爷和三爷守到了晚上才回去了。您饿不饿,渴不渴?我给你端些热水来。”她就要站起身,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一紧,不由垂头看了沈公子一眼。

    他此刻艰难地动了动,松开了握着云舒手腕的手,对她也笑了一下。

    “谢谢你。”

    “哪里的话。我是服侍公子的人。”云舒急忙说道,“都是分内之事。”

    “如今我已经入了奴籍,公子这样的说法就不要再提了。”沈公子咳嗽了两声,显然身上还十分不舒坦,靠在床上急促地喘息,对云舒柔和地说道,“日后你就叫我瑾瑜就好。”他的眉眼十分柔和,可是云舒哪里敢大咧咧地叫他的名字,她含糊地答应了一声,见这少年似乎病了一晚上,虽然依旧单薄,然而面上却似乎多了几分坚毅与隐忍,她觉得沈公子这心理承受能力真的很厉害,岔开话题说道,“我去给你做饭。”

    她哪里会做饭。

    当然只是熬粥。

    沈公子病成这样,只怕也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

    沈公子笑着点了点头,问道,“我大姐姐与二姐姐呢?”

    “世子夫人回去歇息了。”云舒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说道,“二小姐……去送三小姐的棺椁了。”她见沈公子微微一愣,顿时唯恐沈公子再因为沈三小姐的过世再吐一口血,然而这少年却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担心得不得了的小丫鬟,许久之后垂了垂眼睛轻声说道,“一了百了也好。那样的财狼之家,叫她在里头活受罪折磨死,还不如这样干脆利落。”他说起来的时候多了几分平静,云舒动了动嘴角,没说什么。

    其实沈公子说得没错。

    显侯府就是那样没有品德的人家。

    如果沈三小姐叫他们留在家里日夜折磨,那才是最痛苦的事。

    更何况沈三小姐的性子,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显侯府没有对她动手,只怕当娘家获罪,夫家厌恶,她也是红颜薄命的命格。

    “过些天大将军就要下葬了。公子赶紧好起来去看大将军最后一面吧。”云舒却不能顺着沈公子的话说,见他对自己轻轻点头,这才说道,“你身子弱,这段时间好好儿休息。这院子里我是一直都在,你有事吩咐我就行了。”她说完这句话并没有觉得什么,可是沈公子的脸色却似乎变得异样了起来。他似乎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看了云舒一会儿,突然垂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棉被。

    棉被下显然都光溜溜的。

    云舒尴尬了一下,又觉得或许没什么。

    沈公子也是豪门大族养出来的勋贵子弟,素日里难道在将军府没有丫鬟服侍不成?不过是脱了一件衣服,又怎么了?

    难道他沐浴的时候没有丫鬟服侍吗?

    因此云舒努力用正直的眼神看着沉默不语的沈公子说道,“昨夜你烧得厉害,身上的衣裳都叫汗给打透了。我担心你睡着不舒服。”见沈公子抬头,一双满是血丝看起来疲倦又有些憔悴的眼睛看着自己,似乎很信任自己地轻轻地点了点头,云舒急忙去了一旁拿了一整套干净的衣裳,心里庆幸了一下唐四公子是个大方的人,拿了不少的衣裳来给沈公子,一边说道,“我服侍公子穿衣裳吧。”

    “劳烦你。”沈公子似乎迟疑了一下,抿了抿嘴角伸手叫云舒给自己穿衣裳。

    他刚刚才烧退了一些,此刻自然十分无力,因此只能叫云舒服侍自己穿衣。

    然而当云舒和他勉力将衣裳穿起来,当云舒去给他整理衣襟的时候,这少年却红了脸,欲言又止,却最后只是对云舒说道,“多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