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尴尬

    云舒也觉得显侯府日后没什么好下场。

    就算讨了皇帝的喜欢又能怎么样呢?

    人品不行。

    这种标签如果被人惦记上,那还做不做人了?

    除了功名利禄,这名声全都不要了?

    云舒见唐三爷笑了笑,显然是不愿意再去搭理显侯府的,就知道唐三爷这种态度应该能代表了许多人的意思。

    她急忙去熬药,也不知道前头唐国公跟显侯父子是怎么说的,反正到了最后,显侯父子是把沈三小姐的棺材给丢在了国公府自己跑了,等云舒给双目紧闭脸色潮红,头上全都是汗水始终昏迷不醒的沈公子把药灌下去,这外头的天早就黑了。沈二小姐过来看了一眼就去忙着给沈三小姐安葬的事,毕竟沈三小姐这到底人没了,如果停灵在国公府里,大正月的也晦气。

    她这样一提,唐国公就叫她把棺椁拉出去,拉去了沈大将军夫妻合葬的地方,等着一同下葬。

    “怎么样了?”见沈家小辈都忙起来了,唐国公去和老太太说了一声就来了沈公子的房里。

    见沈公子脸色潮红,此刻昏迷不醒,他皱了皱眉。

    他上前摸了摸沈公子的额头,脸色就阴沉下来。

    “怎么这么烫?”

    “已经给他喝了药,只是这病得太过仓促,来势汹汹,就算是喝了药也不能即刻就能痊愈。”唐三爷今日熬了一整天,在府里也跑了好几趟,此刻脸色也有些疲倦,见唐国公脸色沉沉的,一双眼睛沉稳之中却带着几分肃杀,急忙起身叫唐国公坐在沈公子的身边,对唐国公问道,“显侯是怎么说的?”他十分关切唐国公是不是跟显侯打起来了,只是唐国公并不是莽撞的人,沉默片刻才冷冷地说道,“我叫他们滚出去。”

    “会不会得罪陛下?”

    “陛下也没叫他直接杀了人。”唐国公冷声说道,“胆小如鼠,又薄情寡义之徒,这么多年我见得多了。”他的眉目冷峻,云舒也不知道唐国公在前头有没有吃饭,不过唐三爷没吃饭是肯定的了,她看了看沈公子的样子,见他烧得脸都涨红了,不由抿了抿嘴角对侧头看来的唐国公低声说道,“国公爷,沈公子烧得太厉害了。不如我去厨房要些酒来。”虽然没有酒精那样能消毒还有散热,可是普通的白酒应该就行了。

    沈公子这身子弱,又是中了风寒,云舒不敢用什么开窗户或者拿冰水给他降温。

    不然只怕是病得又要厉害了。

    把白酒抹在身上,应该能散热的。

    起码也比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沈公子烧得糊里糊涂的强些。

    “你去吧。”唐国公微微点头说道。

    云舒这才转身出了屋子,走到了这院子里只觉得寒风入骨,她仰头看了看已经黑了下来的天,不由有些忧虑如今不知是死是活的宋如柏。毕竟如果宋如柏依旧守着八皇子的话,那这样的寒冬腊月,也够八皇子和宋如柏受的了。她心里叹息了一番这一次的浩劫,只是除了叹气也没有别的法子,直接去了厨房,请厨房里的婆子给自己寻了酒来,又提了一个食盒回了沈公子的房间。

    她一边把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一边对似乎说了什么,彼此相对无言脸色凝重的唐国公兄弟小声说道,“国公爷,三爷,要不先吃点东西垫垫吧。”厨房里也都预备着呢,不过云舒想着如果晚上唐国公和唐三爷走了,那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莫非还能饿着这两位大爷?因此她也不过是提了一些简单的点心给这两位垫吧垫吧。倒是她自己……因服侍沈公子这也算是重活儿了,因此云舒问厨房里的婆子要了一份羊肉包子,外加一碗炖鸡翅。

    她留了个心眼儿,把羊肉包子和炖鸡翅放在食盒里没有拿出来。

    只是唐三爷眼尖,一边拿了一块点心,一边就看见食盒里热腾腾的包子了。

    “怎么还有包子?”他好奇地问道。

    云舒垂头,没有说话,又被抓包了的紧张。

    “你倒是不委屈了你自己。”唐国公见云舒心虚得不行,哼了一声对把点心递给自己的唐三爷说道,“不吃了。气都气饱了。”他今日见了显侯简直恶心死了,哪儿还有心吃什么点心。见云舒那副紧张得不得了的样子,他皱眉问道,“你还有话要说?”他的声音冷冷的,显然已经不悦,云舒心里有些畏惧,然而却鼓起勇气对唐国公与唐三爷说道,“没有拿国公爷与三爷的饭食,是我想着今晚国公爷和三爷还是别守着沈公子了。明日国公爷与三爷不是还要上朝吗?沈公子在国公府的事京城皆知。如果……”她紧张地说道,“如果国公爷与三爷瞧着疲惫,那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只怕又是不好的事了。”

    如今朝中谁好谁坏这谁知道呢?

    如果唐国公和唐三爷陪着沈公子一晚上,那必然会有疲惫的样子。

    落在别人的眼里,会不会在皇帝的面前上眼药啊?

    云舒就小小地提了这么一句。

    唐国公微微一愣,看了云舒一眼。

    “我说呢。你一向细心,怎么还没有给我与大哥预备晚饭?原来这是撵我们。”唐三爷把点心吃了,拍了拍手慢条斯理地拿帕子擦了擦,对唐国公说道,“小云说得也有道理。大哥,你今日已经和显侯翻了脸,他记恨咱们国公府是肯定的。朝中有这等小人,咱们还是别给人留下画饼,令陛下不悦。”他的声音温和,见唐国公沉吟不语,便继续说道,“大哥在陛下心中如果站得稳,那就是咱们都站得稳。大哥,您说呢?”

    “我并没有说要守着这孩子。”唐国公顿了顿,也站起身来看了云舒一眼问道,“你行吗?”

    “行。”这种时候,不行也得行了。

    云舒硬着头皮说道。

    “如果突然有些问题,你就去郡主那里找我就是。”唐三爷笑了笑,见云舒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便转头对唐国公笑着说道,“这还是个忠心的丫头。大哥,瞧她担心咱们担心成什么样儿了。”他显然是觉得云舒对国公府十分忠心,无论什么都在为唐国公府的未来考虑,此刻见云舒不好意思,便温和地说道,“那我们就把瑾瑜交给你。只是你也量力而行。如果一个人撑不住,就来禀告我与大哥。”

    他对沈大将军府的感情远远不及唐国公深重。

    因此,此刻把沈家给救到这里,在唐三爷看已经足够了。

    保全沈家,给沈家留了血脉,唐三爷自问已经仁至义尽。

    他自然希望唐国公日后不要再和皇帝发生什么不愉快。

    唐国公太在意沈家几个孩子,这能有什么好儿不成?

    “三爷放心。”云舒福了福说道,“国公爷也放心。”她一贯在老太太身边都是稳重的样子,因此唐国公迟疑了一下,却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唐三爷走了。见他们走了,云舒就把房门给紧紧地关起来免得进了风雪,又转头去摸了摸沈公子的额头,见依旧烫手得不行,她就去一旁拿了一些柔软的棉布,倒了酒液在上头,给沈公子擦了脸还有手脚。只是这功夫她就摸了摸沈公子的衣裳,不由皱了皱眉。

    沈公子高烧发热,此刻身上的衣裳都是潮湿的,显然都已经被汗水大透了。

    这肯定是不舒坦的。

    云舒有些发愁地看着沈公子。

    哪怕沈公子单薄消瘦,可到底是少年人,这身量不轻了。

    她虽然是做丫鬟的,可是在老太太的身边养尊处优,连重些的物件儿都没有拿过,此刻看着沈公子怎么可能不发愁。

    可是唐国公兄弟才走,她如果就出去再请人家给自己找个帮手,又未免叫唐国公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云舒咬了咬牙,去解了沈公子身上的衣裳,也幸亏沈公子此刻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因此也没有什么不便。

    给他解了衣裳,见这清秀的少年露出雪白的皮肤,云舒倒是不觉得羞涩。

    如果是个古代的小丫鬟,大概此刻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可是云舒在现代什么没见过,就算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此刻露出皮肤的少年对自己来说也就是尴尬了一下,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把已经潮湿的衣裳丢到了一旁,云舒想了想,没有给沈公子继续穿新的干燥的衣裳,直接拿了一旁的酒液又给他的上身全都擦了一遍。

    见沈公子的身上果然降温了一些,云舒松了一口气,抹去了头上的汗又试探着摸了摸沈公子的额头,心里想着回头再给他擦一遍酒液,之后再拿温水给都擦干净,再给沈公子换衣裳。正想着这一系列自己该干什么,她心里有谱儿了,正想下床去吃点东西保证后半夜继续有力气干活儿,却突然听见自己眼前的少年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目光迷茫地张开了眼睛,看向了云舒。

    云舒突然僵住了。

    这……醒来发现自己被小丫鬟扒光了,沈公子心里得怎么想她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