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弃义

    丫鬟哭声尖锐悲痛。

    屋子里突然一片死寂,连呼吸声都消失了。

    云舒只觉得自己的身上冰冷入股,又觉得不敢置信。

    她肩膀上的少年猛地抬起了头。

    “什么?你说什么?”世子夫人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令自己无法接受的事。

    那丫鬟已经跪在地上哭得起不了身。

    如这种从小在沈家长大的丫鬟,心里是把沈家当做最重要的所在,如今说起这些都不能承受。

    “大小姐,您快去前头看看吧。三小姐没了,显侯府已经出了棺材,把三小姐送到咱们国公府的门口了。”这丫鬟显然是世子夫人的心腹,见世子夫人摇摇欲坠,脸色惨白目光茫然,那仿佛一瞬间也丢了半条命,便仰头流泪哭着说道,“大小姐,您要给咱们三小姐报仇啊!三小姐身边的榴香趁乱跑出来说,说三小姐今儿早上就,就被显侯府那群狼心狗肺的给勒死了!琥珀姐姐去显侯府给三小姐送东西的时候,显侯府那群畜生正把三小姐往棺材里塞,因此才心虚,没叫琥珀姐姐见着三小姐。”

    “为什么?”世子夫人声音沙哑地问道。

    “还不是咱们大将军。显侯父子知道大将军死在宫里头,陛下要治罪沈家,就,就去了三小姐的房里勒死了三小姐,还关了三小姐身边所有的下人。琥珀姐姐上门的时候,显侯府唯恐事情败露,就把三小姐身边的下人全都,全都给杀了。对外只说是三小姐本就身体羸弱,病重在身,一时想不开,一口气没上来病死了。榴香留了个心眼,看见显侯府要杀人就从关着的地方跑出来,塞了显侯府门房一张银票才跑出来。她不敢到别的地方去,就躲在外头,知道国公爷为咱们大将军说话,知道大小姐没有被厌弃,因此才敢来跟大小姐说这些事。”

    这丫鬟一边哭一边把沈三小姐那跑出来的丫鬟说的话都给世子夫人说了一遍。

    云舒听得浑身发冷。

    她想到了显侯府会狠心,可是却没想到会这么狠心,直接把沈三小姐给葬送了。

    难道和靖南侯府一般,休了沈三小姐不行吗?

    为什么非要了沈三小姐的性命?

    “为什么……不休了三妹妹?”世子夫人不知道在问谁,声音都恍惚着。

    “休了三妹妹,显侯父子岂不是成了背信弃义之徒?”沈二小姐眼前发黑,猛地扶住一旁的桌子,此刻就算是刚强的性子,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冷笑着说道,“他与父亲最要好,都彼此恨不能做了亲兄弟的。咱们沈家坏了事,他如果这时候把三妹妹休了,那这京城里谁不都得骂一句小人?!如今好了,三妹妹是病故的,他府上没有了叫陛下厌弃的人,还保全了显侯府的清名,不算背信弃义落井下石,还……侵吞了三妹妹全部的嫁妆。”

    比起来,似乎靖南侯府还算是个人。

    不然如果靖南侯府突然对她发难,她一个弱女子只怕也只能走妹妹的路。

    只是她妹妹与世无争,最胆小的一个女孩子,没想到却嫁了这样狼子野心的东西,叫显侯府害了性命去。

    “就为了这些?父亲对他显侯府这么多年的恩义,难道都不能叫他们放过我妹妹的一条命?”世子夫人低声问道。

    她想不明白。

    显侯,那是曾经对沈家多么亲切的人家啊?

    她们是通家之好,她们和显侯府的小姐是从小一同长大。

    正是因为显侯与沈大将军府这样亲近,因此当初议亲的时候,沈大将军才把自己最不能放心的女儿嫁到了显侯府上。

    然而只怕沈大将军也没有想到,显侯竟然是这样“当机立断”的人。

    听丫鬟的意思,沈三小姐死去的时候,只怕是沈家要议罪的事才刚刚从宫里出来,连唐国公府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她张了张嘴,却苦笑了一声,仰头倒在了唐国公世子的怀里。

    失去家中长辈,如今妹妹竟然也亡故,家破人亡,对世子夫人的打击太大了,叫她不能承受。

    “大姐姐!”沈二小姐见姐姐晕倒了,急忙也去搀扶。

    就在此刻,云舒只听身边传来“噗嗤”一声,一道温热的液体洒落在她的手臂和手背上,一侧身体全都通红布满了血迹。她骇然转头,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少年单薄的身体猛地压了下来,沈公子一口血吐出来,此刻面如金纸,已经奄奄一息了。看着倒在自己肩膀上的少年,云舒顾不得别的,急忙叫了两声,“公子,公子!”她身后摸了摸沈公子的鼻息,见鼻息微弱,急忙抬头叫道,“二小姐,公子吐血了!”

    她的声音惊恐,沈二小姐正在探望姐姐,回头,看见弟弟吐血倒下,踉跄了一下,抹了一把眼泪上前。

    她目中无限悲痛,却知道自己绝不能倒下来,只能勉强支撑,扶着沈公子哽咽唤道,“瑾瑜,瑾瑜?”

    沈公子倒在云舒的肩膀上人事不知,片刻之后,又吐出一口血来。

    “三小姐那里,既然显侯府已经将三小姐送到了国公府,那前头自然有咱们国公爷与大夫人支撑。”云舒见沈二小姐不知该怎么办,想到唐三爷通晓医术,这可比赶紧去找大夫快多了,急忙对沈二小姐说道,“二小姐先照顾公子,我去请三爷过来瞧瞧,再去寻两个大夫。”沈家如今获罪,是不能找太医过来看望,只能找平常外头医馆的态度。云舒这样年纪小,又见识不多只在国公府里生活的,哪里知道京城里谁家大夫医术好,能信任?

    她觉得自己得去前头问问。

    如果沈公子真的不好了,那岂不是糟蹋了唐国公的一番心血。

    “你别去。”见云舒一只手臂上全都是鲜血,沈二小姐含泪摇头说道,“不能叫人看见。”她转头,叫那个世子夫人的丫鬟起来,对她沉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也伤心。只是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死人……都已经死了,活人还是得活着。瑾瑜的命,大姐姐的命才是最要紧的。你去偷偷请……”她犹豫了一下看了云舒一眼,虽然对唐三爷不熟悉,可是既然云舒这样说,她咬了咬牙对那丫鬟说道,“去和府上的三爷说,就说瑾瑜吐血了。请三爷帮帮忙。”

    她没有在这个时候指手画脚指挥唐三爷。

    因为她觉得唐三爷这样的人,就算自己不说什么,也一定会十分周全。

    那丫鬟已经吓坏了,想不到沈三小姐的死讯叫世子夫人和沈公子都几乎没了半条命。

    她急忙一边哭一边跌跌撞撞地出去了。

    “世子夫人也病了,二小姐,叫世子带世子夫人回去吧。不然两处痛心,在一块儿彼此看着,只怕心里更要难受。”云舒艰难地抱着倒在自己怀里的沈公子,只觉得他轻飘飘的,仿佛如同薄云一般,一阵风吹来就要被吹散了似的。心里难受,然而云舒到底心里是清明的,毕竟她虽然痛心沈三小姐的遭遇,然而她和沈三小姐之间的接触不多,对她来说,沈三小姐是个熟悉的陌生人。

    她难过她遭遇的一切,是同情。

    却不是痛苦,也不是如沈家人的锥心之痛。

    “我知道了。”沈二小姐怔怔地看了沈公子一眼,起身去和脸色焦虑的唐国公世子说了两句,见他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把世子夫人打横抱起,却细心地叫沈二小姐给妻子盖上了一件厚厚的披风才出了门匆匆走了,沈二小姐就站在窗边看着唐国公世子匆匆的背影,许久之后回头对云舒苦笑了一声说道,“大姐姐有福气。她日后能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真是没有想到,当沈家轰然倒塌,唯一没有被这风暴波及的,竟然是嫁到了最疏远人家的沈大小姐。

    曾经靖南侯与显侯那样和沈家亲近,对她们多好啊。

    沈二小姐怔忡片刻,转头,含着眼泪看着云舒说道,“你叫小云对吗?我记得你。你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她慢慢地走到云舒的跟前,看她虽然年纪小,可是此刻却努力用一双纤细的手臂护着沈公子的样子,对她笑了笑轻声说道,“我把瑾瑜先交给你。三妹妹那里,我得去看看。显侯不是要脸吗?他不是做了畜生还想要清白名声吗?我偏不叫他们如愿以偿。他们想要踩着我妹妹的命做贤良人,讨好陛下还要个牌坊,那都是做梦!”

    “您不必和显侯府冲突。”云舒迟疑了一下,对沈二小姐说道,“您和显侯府冲突,不过是搭上了您罢了。”其实不是搭上沈二小姐,而是云舒唯恐沈二小姐这样泼辣,跟显侯府在唐国公府里闹起来连累了国公府,因此想了想对沈二小姐柔声说道,“您要怎么和显侯府闹呢?不论怎么闹,只怕显侯府都是不认的,白搭上了您的完全与妥当。只是难道您不去闹,这京城的人家就不觉得这件事蹊跷吗?显侯府还是太着急了。”

    “太着急?”

    “如果是沈家败落一年半载之后三小姐才亡故,那还看起来像是个平常的样子。”云舒见沈二小姐听进去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同情沈家,愿意为沈二小姐出主意,给沈三小姐讨回公道。

    可是却希望沈家别再牵连国公府了。

    沈二小姐想保护她心里重要的人。

    可是……云舒也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