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背信

    唐国公夫人心里觉得云舒傻乎乎的,可是又觉得欣慰。

    “真的不要?”烤鸭铺子日进斗金,这小丫头有钱着呢,如果是普普通通的丫鬟,一年攒几十两银子的,那沈家的产业对她们来说好处不大。

    毕竟就算是买,也不过是一亩两亩的,能划算多少。

    可是如果是云舒买的话,一口气应该能买不少良田,那便宜得就多了。

    “不要。”云舒摇头轻声说道。

    唐国公夫人的目光更加柔和。

    “老太太没有看错你。你是个好孩子。去吧。”她拍了拍云舒的头柔声说道,“好好儿照顾沈公子。我已经吩咐下去,但凡是你需要的东西,你只管跟府里的管事好,不会有人克扣怠慢你。”见云舒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她虽然心里依旧忧愁长子唐国公世子的未来,可是心情却轻松了些,对云舒叮嘱说道,“不要舍不得东西。你明白吗?”她担心云舒服侍沈公子的时候舍不得那些吃吃喝喝还有碳火什么的,顿了顿继续说道,“也别舍不得给你自己。”

    难道国公府还能叫一个小丫鬟多吃几口吃食,多用几块碳火给弄穷了不成?

    “夫人放心。一定竭尽所能好好照顾沈公子,不叫夫人与国公爷担心。”云舒忙说道。

    “你是个稳重的,我不会担心。”唐国公夫人微笑着对云舒说道。

    见她没有再叮嘱什么,云舒这才福了福,转身走了。

    她回去了沈公子的房里,因为沈家姐妹来了,为了避嫌唐国公与唐三爷不过是和这两个晚辈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等屋子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云舒就见沈二小姐又最后给唐国公磕了头,她就走到了屋子里,见沈公子此刻的气色倒是还好,虽然因姐姐被靖南侯府给休了因此有些难受,可是到底因沈二小姐那并不在意的样子给说服,正靠在一旁的床头对世子夫人低声说道,“我已经和伯父说过。父亲母亲还有姑母安葬之事……悄悄进行,不要大张旗鼓。”

    “没有被陛下丢去乱葬岗,已经是唐家伯父为父亲求情了。”沈二小姐是念着唐国公的人情的。

    世态炎凉。

    当沈家出事,姻亲都避开,唐国公对沈家的这份恩情才弥足珍贵。

    “姐夫,也多谢你。”沈二小姐对唐国公世子轻声说道。

    唐国公世子此刻正关切地扶着妻子,听见她这样说,不免笑了一下。

    “你这话说得叫我不爱听。我是你姐姐的夫君,是你的姐夫。做丈夫的维护自己的妻子,难道还要得一句谢字才行?”他一边说一边叫沈二小姐坐在一旁,听她说怎么怎么从靖南侯府出去的,一时便沉吟起来,看了站在一旁的琥珀一眼说道,“琥珀说去显侯府没有见到三妹妹,只怕是显侯府也动了些不该动的心。”这明显是显侯府也嫌弃沈三小姐,因此才不愿意叫她出来见人,打着把沈三小姐给休了的主意。

    沈二小姐点了点头。

    “我担心三妹妹如果被休了受不住这份打击。姐夫,大姐姐,咱们要不一块儿去把三妹妹接回来吧。有我在,日后也不会叫三妹妹受那显侯府的气。”沈二小姐是能把刀架在靖南侯的脖子上要钱的泼辣女子,就算沈三小姐再柔弱,可是只要有她护着,也绝不可能有什么难过的日子。更何况如果显侯府要休妻,她躲在唐国公世子这靠山的身后为沈三小姐出言,那不说沈三小姐的嫁妆得叫显侯府拿出来,还有补偿呢?

    沈二小姐可不是一个吃亏了就憋着受气的人。

    哪怕父亲母亲已经过世,可是伤心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得活着的人多得好才是真的。

    “我也去吧。”沈公子虚弱地说道。

    “外头冰天雪地,正是最冷的时候,你去做什么?身子骨儿本就单薄,你再冻病了,不过是白叫人担心。”沈二小姐一想到弟弟进宫之后的遭遇心里就难受。那亲眼看到家中长辈一个个地死在自己的面前的惨烈,八皇子被逼入宫中生死不明,还有……她不着痕迹地扫过弟弟额头上那在碎发之后若隐若现的烙印,心如刀割,面上却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对他说道,“你好好儿歇着。等三妹妹回来了,你再好好儿安慰她。”

    云舒趁着这个时候已经舀了刚刚熬的白粥拿给沈二小姐。

    “多谢你。我还真是饿了。”沈二小姐对云舒说道。

    “那奴婢就先走了。”琥珀一双眼睛扫过这屋子里,见干干净净,云舒又是十分细心,瞧着沈公子的气色好了些,便对世子夫人说道。

    “今日劳烦姐姐了。”世子夫人对琥珀柔声说道。

    “奴婢不敢当。”琥珀虽然得老太太的信任宠爱,却也不是一个轻狂的性子。哪怕世子夫人娘家倒了,面对世子夫人也没有半分失礼,对屋子里的主子施礼之后就去老太太的跟前复命了。见她走了,屋子里只剩下自己这么一个小丫鬟,毕竟因唐国公的吩咐,这孤僻的院子是不能叫人车水马龙,似乎对沈公子还十分看重引来皇帝不悦连累国公府的,因此世子夫人也没有带丫鬟过来,此刻还对沈公子轻声说道,“宫里头……我最近只怕不能时常来看望你。你要好好儿安养。”

    “姐姐放心。我能保住性命已经是唐伯父对沈家的保全。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连累国公府。”沈公子安慰地对两个姐姐说道。

    他还笑了笑,清秀柔和的脸上露出几分坚强。

    “日后,我也会好好儿当差的。”他似乎已经对自己入了奴籍释然了。

    世子夫人眼眶一红,却急忙点了点头说道,“好,这就好。”她握了握弟弟的手,想要说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听见沈公子轻柔的声音说道,“大姐姐,你疼爱我们,这样很好。可是也不要忘记,如今你是唐家的媳妇,无论做什么,说什么,不要再站在沈家的立场。你要多想想自己是唐家的人,要维护唐家啊。”他担心姐姐为了沈家将唐家陷进去,世子夫人又点头微笑说道,“你放心。你姐夫对我有情有义,我自然也不能再连累他。”

    唐家对沈家做得够多的了。

    一再要求的话,那她都会看不起自己。

    “那就好。”沈公子对姐姐们笑了一下。

    他的眼眶还是红的。

    云舒看着他那张变得平静的脸,却觉得他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哀痛。

    也没错。

    长辈们横死,一番忠心却被皇帝利用抹杀甚至降罪,怎么可能真的平静呢?

    “公子,要不然先歇歇吧。”云舒见沈公子已经换了干净的衣裳,脸和手臂也都干干净净的,就知道自己去找世子夫人的时候唐国公几位应该是给他梳洗过了。不过她想着他受了这样的惊惧痛苦的事,神经应该绷得紧紧的,在宫中一定是不可能好好休息,如今回到了国公府,这些劝慰悲痛什么时候说不行呢?她想劝着他先休息,免得熬坏了身体,更何况沈公子冻饿而归,只怕身体是空虚的。

    “好。”沈公子对云舒感激地说道,“劳烦你做了这么多事。”

    “公子说的这都是什么话。”云舒就看世子夫人。

    “那你歇着吧。我们还得去一趟显侯府。”世子夫人见弟弟脸色惨白,就算是在温暖的房间里也依旧没有什么血色,就知道弟弟的确是十分不舒服。她心里心疼得不行,急忙站了起来,见云舒上前扶着沈公子,服侍他想要躺下去,便对云舒感谢地说道,“小云,这段时间只怕是要辛苦你了。”唐国公不能违背皇帝把她弟弟继续当成豪门公子那样照顾,因此送一个小丫鬟过来就已经是最大的维护。

    更何况她嫁到国公府这么久,也知道云舒是老太太最喜欢的丫鬟之一,自然知道唐国公已经竭尽所能把最好的给了沈公子了。

    “如果嫁妆要不回来就算了。如今如果闹得厉害,只会叫陛下更加气恼。人回来就好了。”沈公子又叮嘱了一番。

    沈二小姐秉性泼辣刚烈,把靖南侯府扒了一层皮下来。

    可是沈公子却也明白,这个时候靖南侯府不敢作声不过是被沈二小姐拿捏罢了,如果真的闹得惊天动地,只会叫皇帝更加厌恶沈家。

    厌恶沈家也就算了,可唐国公世子也要去显侯府,如果闹起来,连累唐国公府就不好了。

    虽然沈家三位小姐出嫁的时候都是十里红妆,携百万银钱之富嫁入夫家,可是沈公子却觉得银钱再多也比不上人的安好。

    世子夫人红着眼眶也答应了。

    云舒见沈公子苦笑了一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无力地凭自己把他搀扶起来一些要躺下,正心里有些难受,却陡然听到屋子外头传来了急切仓促的脚步声。

    帘子猛地被挑起来,一个泪流满面的丫鬟携带着刺骨的风雪闯了进来,一下子跪在了世子夫人的面前。

    “大小姐,大小姐!我们,我们三小姐没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