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不占便宜

    毕竟沈家如今乃是受到皇帝厌弃的人家。

    还有那么多的罪状。

    如果唐国公府大刺刺地把皇帝厌恶的沈家的儿女都聚拢在府里,那只会叫皇帝不满甚至迁怒。

    “多些夫人慈爱。我知道夫人是为我着想,刚刚老太太也留我了。只是夫人与老太太对我好,我心里知道,却不必如此。”沈家二小姐见唐国公夫人对自己这么好,心里一时感动,急忙对唐国公夫人说道,“我今日来见大姐,之后就要离开京城。因此……”她一说自己要走,世子夫人顿时愣住了不由紧张地问道,“为什么要走?难道陛下当真容不下沈家到这个地步?”如果皇帝真的看沈家不顺眼到不能容忍沈家血脉留在京城,那她也不能留下拖累唐家了。

    如果从前还厚着脸皮想要留下,可是当看到唐国公夫人对自己这样慈爱,她还是不忍心。

    世子夫人明白自己的存在对唐国公世子代表着什么。

    “不是。”沈家二小姐哪里能叫自己的姐姐跟着自己颠沛流离。

    如果说她为人泼辣,世子夫人就是端庄温柔。

    她能够如同杂草一样在任何地方生活,可是她的姐姐却并不能够活下去。

    只有留在国公府里被庇护着,才是她姐姐能够安稳生活的办法。

    “如今我有了这么多的银钱,放在手里头自然是没有用的。不如钱生钱。如今瑾瑜我听说已经入了奴籍,沈家算是起不来了,不如豪富一方,做个商贾。古有沈万三家财万贯,那为什么我不能试一试?如果亏空了,失去一些,可是我也记得回京城的路,到时候一定赖在您的国公府里哪儿都不去了。”沈家二小姐这是对唐国公夫人的话,令人十分熨帖,这种把国公府当场退路,显然是把唐国公府当做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家。

    “你啊。”唐国公夫人叹气说道,“做生意哪儿有那么简单的。”

    “可是这世上,又有什么是简单的呢?”沈家二小姐是个很有主意的性子,见唐国公夫人十分关切自己,便柔声说道,“我虽然不过从前是个闺阁女子,可是素日里听着父亲天南海北的话,就知道这外头还有无数商机。如今我如今已经没有牵绊,又何必再做一个循规蹈矩的女子。”她早年就曾经想过那无数的在外奔走的事,只是因为自己是将军府嫡女,因此要做一个世人眼中“正经本分”的女子,本本分分地当个将军府的二小姐,本本分分地当个世人称赞的贤惠的女子,本本分分地做人家的妻子,和夫君生儿育女。

    可是如今……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世人的眼中,她本就已经什么都不是。

    那她又何必再遮掩自己的心,做那委委屈屈被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的弃妇。

    而且沈家二小姐从不相信人的一生会永世不翻身。

    沈家败落,八皇子如今被圈禁在宫中生死不知。

    可是她始终相信,流着沈家血脉的人,永远都不会面对困境一蹶不振。

    沈家终有一天会爬起来。

    而那个时候,如果想要爬起来,那得付出多少的心血还有金钱数都数不清。

    她现在失去一些,也再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为什么不能放手一搏,至少或许日后会为沈家博出一条出路来。

    “这件事,我与你伯父再商量商量。”唐国公夫人见沈家二小姐就算是痛苦到了极点,却依旧有着无边的勇气,不由在心底刮目相看了许多,闻言便点了点头对这可怜的孩子柔声说道,“你既然有这样的心,我自然不会拦着你。不过你要离开京城,这一路上未必会十分安稳。也没有信任的下人……”她是想把国公府里的下人跟唐国公商量商量送几个给沈家二小姐保护她,沈家二小姐忙说道,“父亲当初给我的陪嫁的下人里头,无论是精明的管事还是武艺高强的侍卫,都是有的。您不必担心。”

    唐国公夫人这才微微点头。

    “你既回来了,就去看看你弟弟。然后再去一趟显侯府。”她慈爱地说道。

    沈家二小姐闻言便点头说道,“正是想与您商量这件事。我先去看看瑾瑜,之后还得求您给我一张国公府的帖子。我想和大姐姐一块儿去见三妹妹。”显侯府没有叫琥珀见着沈家三小姐,这件事沈家二小姐自然是知道的。如果说从前还觉得显侯府是沈家世交,显侯和沈大将军是几十年的至交好友,妹妹在显侯府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那当沈家二小姐见识到沈家获罪后靖南侯府的嘴脸,她就不敢轻易相信了。

    靖南侯也是沈大将军多年的至交好友,可是不也是把她给休了?

    如果显侯府要休妻,休了沈家三小姐的话,那她想要和长姐一同去显侯府把妹妹给接回来。

    沈家三小姐的性子软弱怯懦,如果被显侯府休妻的话,没有姐姐们的保护,她只怕是要绝望的。

    “好。”唐国公夫人目光温和,扬声叫人拿了一张自己的帖子给了世子夫人对她说道,“叫上世子一同去。”

    她自然是得叫唐国公世子这样能出面在显侯府说话的人陪着这姐妹两个去的。

    世子夫人眼眶泛红,急忙垂着头,哽咽地说道,“多谢母亲。”

    “一家人,说什么这样客气的话呢?”唐国公夫人便温声对她说道,“我就不和你们去看你弟弟了。”她为了照顾儿媳妇儿也熬了不短的时间,不仅自己没有好好儿休息,那国公府里头还有许多的家事等着她去处置,因此叫儿媳这姐妹俩跟着琥珀一同去那个偏僻的小院子去见沈家公子,顿了顿便说道,“小云留下。”她叫了一声云舒,在一旁屏住呼吸当了一会儿透明人的云舒急忙站住了,走到了唐国公夫人的面前。

    “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唐国公夫人坐下来,对云舒温和地说道。

    “哪里敢当夫人辛苦二字。不过是服侍主子罢了。”云舒急忙说道。

    唐国公夫人便笑了笑,对云舒叹了一口气说道,“沈家一夜之间颓败到这个地步,是我没有想到的。”皇帝非要在正月里还开朝会清算沈家,显然是厌恶沈家都忍不到过完年了,那沈家这罪过只怕是要不小。虽然说沈家的主子不多,除了已经死去的沈大将军夫妻,沈贵妃之外就只剩下小辈,可是沈家这么多年在外头打仗,做武将的油水最是丰厚,沈家的家财无数,还有那无数的下人。

    沈家那些下人,唐国公夫人是管不了了。

    可是沈家的家财……

    “我之前和国公爷说过几句沈家的家财的事。沈家显赫,在京城之中是数一数二的人家。这沈家名下的田产铺子宅子也是无数的。他们家的产业在京城里也有不少。等被陛下清算,这些产业只怕都是要充公,之后就要重新发卖。你们国公爷不会要沾着沈家的血泪的产业。可是对你们却没什么妨碍。”见云舒垂着头安静地听着,唐国公夫人目光柔和地对她说道,“到时候该是户部向京城之中的人家发卖沈家的产业。外地的也就算了,你年纪小,又是在国公府里当差等闲不能离京,鞭长莫及……不过沈家在京城之中的产业,你如今手里有红火的铺子的进项,倒是可以拿出银子来买些回去。”

    沈家的田产宅子铺子,等日后发卖的时候必然是要低于市价的。

    毕竟犯官之家充公的这些产业发卖的时候都比市价便宜。

    而且沈家豪富,这产业无数,寻常人家一口吃不下,因此肯定是能给不少人都得到一些好处的。

    唐国公夫人倒不是随意对云舒说的。

    沈家的产业,唐国公本身是绝不会去趁乱打劫,以国公府的名义去霸占买回来的。

    不过云舒不过是个小丫鬟,又是老太太身边的人,唐国公夫人也听说云舒因为去服侍沈公子在府里头很是受了些委屈,因此就想补偿她。

    云舒不是普通的丫鬟,在外头听说经营的烤鸭铺子红火得很,银钱是肯定有的。唐国公夫人又听说云舒是个买地狂魔……能被沈家看中的良田必然是最上等的,她才对云舒提了这么一句。

    “多谢夫人。可是……沈家的产业我不买。”云舒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

    唐国公夫人一愣。

    “这是为何?”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沈家……卖得再便宜,我也不会买沈家的地的。”云舒过不去心里的那一关。

    沈家……无论是沈公子还是八皇子,都曾经对她和颜悦色。

    她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成为瓜分沈家的其中的一个?

    就算是沈家的产业便宜到白菜价,可是云舒也不想占这种便宜。

    她的心意似乎被唐国公夫人明白了,温和地看着露出几分倔强的小丫头,唐国公夫人的目光慢慢地温和起来。

    “就算你不买,也会便宜旁人的。”她的声音越发柔和。

    云舒摇了摇头,抬头对唐国公夫人笑了一下。

    “爱便宜谁便宜谁,可是回夫人的话。就如国公爷与夫人的话那样,这便宜谁占了,谁良心过不去谁知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