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泼辣

    世子夫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云舒都觉得骇然。

    沈家二小姐这可真是要命的人啊。

    靖南侯府求她赶紧滚,沈家二小姐的意思是,滚可以,不过得给钱。

    给得不满意就一拍两散。

    这样干脆凶悍,真不愧是将门虎女。

    从前云舒就见过沈家二小姐几次,记得她是个十分爽朗,在老太太的面前快人快语十分干脆的姑娘,又生得极美,顾盼之间神采飞扬,算起来,算得上是云舒见过的这些世家贵女之中十分难得的出众的女孩子。只是从前沈家二小姐没有被逼到这样的地步,因此不过是爽朗一些,瞧着是个十分明丽可爱的姑娘,如今沈家骤然出事,靖南侯府要休妻,她也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或者苦苦央求靖南侯府不要抛弃自己,反而把靖南侯府给威胁住了。

    “你,你还要钱吗?”世子夫人缓过神儿来问道。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不怪靖南侯府要休了我。只是对我来说,父亲母亲……”沈家二小姐声音突然哽咽了一下,显然就算再泼辣不好得罪的姑娘,可是当亲人全都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过世,她的心里也十分痛苦。哪怕这些痛苦被遮掩在坚强的面容之后,可是每当提及,显然也会叫她露出一些痕迹。哽咽了一声,沈家二小姐才抹了一把眼睛对世子夫人笑了笑轻声说道,“只是如果叫我被靖南侯府休了,岂不是叫那些小人再看一次沈家的笑话?”

    沈大将军才死,多少人正想看沈家的笑话。

    如果沈家的小姐被人休了,孤苦无依,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走出前夫家中,那就是笑话。

    她说什么都不会给死去的父亲母亲还有姑母蒙羞。

    只有在靖南侯府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才能叫靖南侯府全家都感觉到心痛,也叫人知道,就算是沈家败落,沈家的小姐们也不好惹。

    更何况,沈二小姐绝不愿意那样从靖南侯府离开。

    这么多年,靖南侯府摆出通家之好的样子来,从沈家得了不知多少的好处。如今沈家算是完了,靖南侯府莫非就想要推得一干二净,将沈家对靖南侯府从前的那些帮扶全都抹杀了不成?哪怕做不到吃了我的就都给我吐出来,可是沈家二小姐也得叫靖南侯府大出血。她嗤笑了一声,对默默垂泪的长姐轻声说道,“我从靖南侯府出来,正瞧见老太太叫了琥珀上门。因此我就跟着她回来了。”

    她心生感慨,也心生庆幸。

    庆幸自己的姐姐嫁到了心性持重正直的唐国公府。

    当靖南侯府在沈家失势之后就翻脸无情,她如今成了一个无处容身的女子,好歹她的姐姐还能在唐国公府里有一方太平与安稳的生活。

    “靖南侯府答应你了?他们愿意给你补金银?”沈家二小姐不是说了嘛,不给跟沈家二小姐陪嫁来的那十里红妆,万贯家财一样的银钱是绝对不会离开靖南侯府,而且还要跟靖南侯府同归于尽,叫靖南侯府也享受享受谋逆抄家一家去死的感觉,因此世子夫人伤心极了,扶着身边急忙上前的一个同样垂泪,她陪嫁过来的大丫鬟对妹妹问道,“靖南侯府把那些金银给你了?”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耽搁到现在?我叫他们开了库房,靖南侯府的金银,古董,字画,还有珠宝全都折算成了银钱给我。只是还欠了我三万两,我叫他们写了欠条。”

    “靖南侯府这都肯答应?他们人多势众,你那个时候惹急了他们,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吗?”世子夫人不由惊讶地问道。

    沈家二小姐这简直是要把靖南侯府给掏空了啊。

    说起来,靖南侯府比起豪富之家的沈家来说,肯定是远远比不上的。

    都说狗急跳墙,如果靖南侯府真的被妹妹逼得不行,那……

    “他们当然得答应。我扣着他们的侯爷呢。”沈家二小姐冷冷地说道。

    世子夫人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云舒也不敢置信地看着沈家二小姐。

    这此刻屋子里,也只有大概是看了一次靖南侯府闹剧的琥珀才能冷静了。

    “你扣住了靖南侯?”

    “自然是要扣住他。我把刀子就横在他的脖子上,拖到了靖南侯府大门旁,不然,我怎么敢这样威胁靖南侯府?就算我出身武将之家,也有些身手,可是也比不上靖南侯府的人多势众啊。”沈家二小姐见姐姐摇晃了一下,花容失色的样子,勾了勾嘴角,眼底露出几分冷厉,却慢慢地红了眼睛轻声说道,“你那前妹夫跪在地上要休了我的时候,我就说,休了我没什么可是我要见侯爷,要见靖南侯,要听他亲口说,靖南侯府不要我了。只要听了这个,我立刻就离开靖南侯府。这些蠢货竟然信了,竟然真的叫靖南侯过来了。”

    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什么做不出来。

    她眼睁睁地看着夫君要休了自己,难道心中不感到绝望和痛苦?

    如果只是嫁到普普通通,与沈家不大亲近的人家,那她自己就会走了,不会拖累人家。

    可是靖南侯府是普普通通的人家吗?

    靖南侯依附沈家这么多年,靠着沈家才有了如今的显赫与风光。

    不然一个侯府算什么?

    开朝至今,这京城之中权贵云集,如果没有权势,一个侯府又算得了什么?

    靖南侯府得到了她父亲的信任,当初说了那么多动听的话,之后却连尸骨都不敢为她父亲去收殓。

    口口声声说是她父亲最要好的朋友,可是最后却一言不发,对她父亲的死无动于衷。

    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叫靖南侯舒舒服服背叛她的父亲。

    靖南侯是她的公公,当时匆匆赶过来也想赶她离开,还把一封休书冷冷地丢到她的脸上,仿佛十分干脆冷酷。

    她就扑过去,把那个一无是处,身体虚弱早就被酒色掏空其实没什么用的靖南侯给一把推倒在地,从后头拿刀横在他的脖子上,叫身边的丫鬟护卫着把惊恐大叫的靖南侯给拖到了侯府的大门口。那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如果是在征战的时候,算得上是兵家必争之地了吧。沈家二小姐想到了这里,就想到曾经父亲沈大将军和自己说笑的时候的那些类似兵家必争之地的玩笑话,又红了眼眶,对泪如雨下的世子夫人笑了笑。

    她笑得轻松自在。

    可是云舒却听得难受极了。

    虽然沈家二小姐并没有说别的什么,可就算是此刻她听着,也听得出那样的惊险和惊涛骇浪。

    弱小无助的新婚的小媳妇儿孤零零,没有人保护地在靖南侯府里就要面对被休弃的命运。

    休弃她的还是她家中的世交,是曾经自己大概最亲密信任的人。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还得咬牙从靖南侯府里争出一条能给自己尊严与体面的活路。

    云舒一个小丫鬟都想得到的,世子夫人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呢?

    当妹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用努力维持轻松的语气告诉自己她被休了的时候,世子夫人就已经能想到这里面的所有的痛苦了。

    失去父亲母亲与姑母,家族凋零的同时,还要承受被丈夫舍弃的命运。

    “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合离了,那就是你与靖南侯府没有缘分。”她握了握沈家二小姐的手,努力露出笑容来对沈家二小姐温柔地说道,“至少你还保住了自己的嫁妆,还有靖南侯府给你的补偿。就算往后没有夫君,你也能过得安稳。”她动了动嘴角,本想说些安稳的话,然而想到唐国公府对她已经足够庇护关爱,因此就算心疼妹妹也说不出叫妹妹和自己住在一起陪着她的话。

    可是沈家二小姐如今无处可去,就算带着一些丫鬟侍卫,可是一个孤身女子,又是沈家余孽……

    这在京城怎么立足呢?

    “是啊。”唐国公夫人听着沈家二小姐的话已经忍不住伤感起来。她只怜惜这沈家姐妹的遭遇,都说遇人不淑,大概就能形容沈家二小姐了。看着沈家二小姐那努力坚强不想叫姐姐担心的样子,她想了想便温和地上前,拍了拍沈家二小姐的手臂慈爱地说道,“如今你守着万贯家财,也能过得十分安逸。更何况这个男人是个不能共患难的,你认清了他,倒也是极好的。等往后遇到了好男子,你嫁给一个有良心的丈夫,好日子就又过来了。你姐姐最近心里难受悲苦,你就住过来陪陪她,多宽慰她吧。”

    这就是叫沈家二小姐住到国公府来。

    这明显就是要庇护沈家二小姐的意思了。

    世子夫人一愣,转头看着自己的婆婆,颤抖着嘴角唤了一声。

    “母亲。”

    她怎么有脸,在自己与弟弟都得到唐国公府庇护之后,还不知好歹分寸,还大咧咧地把妹妹给都给带回来。

    唐国公府对沈家的恩惠已经足够了,世子夫人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再这样拖累国公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