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合离

    “一家人,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唐国公夫人本就是个宽和慈爱的人。

    见世子夫人无颜面对自己的样子,便温和地说道,“放宽心。这里是你的家,也是瑾瑜的家。”

    世子夫人哽咽地点了点头。

    她泪眼朦胧,将唐家对自家的恩情全都记在心里头,也不在脸上表露出来,就要跟着云舒一块儿去见弟弟。

    这时候,云舒就见琥珀进来了。

    见到琥珀,云舒不由一愣。

    琥珀应老太太的吩咐去给靖南侯府的沈家二小姐和显侯府的沈家三小姐送东西撑腰去了,这个时候才回来。

    此刻来见世子夫人,莫非是保平安,叫世子夫人知道妹妹们日子还好放心一些?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唐国公夫人便温和地对琥珀问道。

    琥珀目光落在云舒身上片刻,对唐国公夫人毕恭毕敬地行了礼,这才给唐国公世子夫妻请安后才说道,“奴婢去了靖南侯府与显侯府。沈家三小姐,奴婢没有见着。说是身上不舒坦。”这沈家突然长辈们都死了,沈家三小姐受不了在所难免,毕竟连世子夫人这样坚强的性子都已经倒下了。只是琥珀的脸色却有些凝重,对世子夫人说道,“奴婢跟老太太禀告,老太太的意思,是请世子夫人与奴婢再去一趟显侯府。”

    “这是为何?”世子夫人急忙问道。

    “奴婢去了显侯府,说是老太太给三小姐些东西,想见三小姐一面。只是显侯府说三小姐病了,身子弱,不能出来走动见风。奴婢就说,三小姐不能来见奴婢,这本是应该的。哪里有主子刻意来见奴婢的道理。就叫奴婢去三小姐的屋子外头给三小姐请个安,不必三小姐操劳费神,与三小姐报个平安说句话就行。”琥珀一向是个周到严谨的性子,老太太既然是叫她去给沈家两位小姐撑腰,她自然是要把这件事做好的。

    显侯府上说沈家三小姐病了,见不着人,琥珀怎么也不能答应,因此就说去给磕个头,听沈家三小姐的回应。

    世子夫人连连点头。

    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果然也都是行事十分谨慎的性子。

    “这没什么不对。我三妹妹虽然身子一向柔弱单薄,不过也没有病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世子夫人温和地说道。

    琥珀微微皱眉。

    “奴婢也是这么想。更何况三小姐不过是和奴婢说一两句话罢了,这有什么不行的。只是显侯府没有答应。”这出嫁了的姐妹俩的下人互相问个话有什么不行的,世子夫人听到这里脸色就微微一僵,急忙问道,“那你就回来了?”她也知道沈家败落,听说很快就要议罪,这罪是不能小了,会连累妹妹在婆家的地位。可是显侯府跟沈家是几十年的亲近关系,她们姐妹也是显侯夫人看着长大,显侯夫人一向是慈爱的。

    她想着,就算妹妹没有了家世,可是显侯府也不应该拦着妹妹不叫见人吧?

    如果说不叫见沈家的人也就算了,毕竟如今沈家是重罪,显侯府谨慎一些也有道理。

    她不是那样不知好歹的性子,不会要求显侯府把自家的安危都不顾,反而顾念沈家。

    不为沈家出头什么的,明哲保身,世子夫人并不在意。可是唐国公府是没罪的,甚至唐国公如今在皇帝的面前很有面子,十分显赫,显侯府拦着唐家的人做什么?

    “奴婢没有。显侯夫人不叫奴婢见三小姐,奴婢想着这或许是显侯府上谨慎的缘故,因此就说,不见三小姐,那奴婢先见见三小姐身边的丫鬟,把老太太送了什么给三小姐交待交待。”见不着主子,见丫鬟也行,琥珀退而求其次,这样儿总是没有妨碍了吧?她脸色凝重地对微微点头地说道,“显侯夫人还是没有答应。奴婢瞧着显侯府上气氛不对,因此就直接出来回了国公府,想跟老太太讨个主意,也跟您讨个主意。”

    “主意?什么主意?”世子夫人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咯噔一声,不过却也没想更多,有些茫然地看着琥珀。

    “奴婢担心三小姐在显侯府上过得不好。”

    “三妹妹虽然会过得艰难一些,可是显侯府到底与咱们沈家……”世子夫人还想说显侯府跟自家的关系,却听见琥珀突然说道,“听说沈公子到了国公府,沈二小姐也回来了,如今正在老太太的面前。”她这话说得简单干脆,云舒却听得微微皱眉,毕竟沈家二小姐如今嫁到靖南侯府去,听说弟弟从宫里被放出来过来看望倒是一片姐弟情深,可是琥珀这句话怎么怎么别扭呢?

    什么叫“回来了”?

    唐国公府又不是沈二小姐的娘家,用一个“回来”不合适吧?

    不是“过来”了吗?

    “二妹妹来了?”世子夫人心里本是在担心沈家三小姐,此刻听说沈家二小姐这样的风口浪尖上过来,不由嗔怪地说道,“妹夫也太纵容她了。就算是担心她挂念瑾瑜,可是靖南侯府的安危也很要紧,怎么叫她这个时候大咧咧地过来。”唐国公把沈公子安置在了国公府里,其实她就知道弟弟是安全了。因此完全不需要这个时候叫两个妹妹不顾及夫家匆匆地过来。

    不过靖南侯府能放沈二小姐来看望获罪的弟弟,可见妹妹在靖南侯府的日子过得不错。

    世子夫人露出几分笑容,显然心放下一半儿了。

    琥珀垂了垂眼睛。

    唐国公世子却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听了琥珀的话微微皱眉。

    “回来了?”他看着琥珀问道,“那妹夫呢?他跟着来了没有?”

    琥珀动了动嘴角,见世子夫人此刻面色似乎好了许多,眼底生出几分不忍,许久才缓缓地说道,“二小姐一个人过来。听二小姐的话,她已经与靖南侯府公子合离。”她这话声音细微,世子夫人听到耳朵里,脸上刚刚绽开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垂眸不语的琥珀,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一下子就倒在了唐国公世子的手臂上,许久之后才带着几分惊恐地问道,“你说什么?合离?她合离了?!”

    “她为什么合离?怎么会合离了?”她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

    毕竟,妹妹突然合离,给她的冲击太大了。

    几乎叫世子夫人无法承受。

    琥珀微微摇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我得问问她。为什么,怎么会合离。”当沈家之事刚刚传回家里来的时候,世子夫人其实自己也想过和唐国公世子合离之事。毕竟她日后是重罪之臣的女儿,说她是个犯官之后都是轻描淡写了。为了不连累夫君的前程,当唐国公世子温柔地照顾她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床幔不止一次地想过要和夫君合离,不要耽误了这个对自己好的男人。可是她却舍不得。

    舍不得对自己有情有义的夫君。

    因此,就算是厚着脸皮,哪怕知道自己是个祸害,她也不要脸地受了婆婆与丈夫的疼爱,咬着牙不肯离开他。

    可是她没有想到妹妹这突然合离,难道妹妹竟然这样舍得下自己的丈夫吗?

    “不是我舍得下。是他跪在地上求我。”沈二小姐从老太太的房里出来想去看望弟弟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脸色苍白的世子夫人,见姐姐一脸泪水,这大冷的天还看着自己泪流满面,急忙上前扶住姐姐看了两眼,见世子夫人脸色虽然苍白,可是却并没有其他的不好的地方,一旁的姐夫还忙着给姐姐披上披风,她的脸色就是一松,带着几分浅浅的,超脱的表情说道,“他跪在地上求我,说求我放过靖南侯府一家。我答应了。”

    世子夫人握着妹妹的手,泪如雨下。

    她想骂靖南侯府一家都是混账。

    靖南侯府是沈家世交,这么多年,与显侯府同是沈家最亲近的交情,这么多年,仗沈大将军的声势,靖南侯府和显侯府得了多少的好处数不胜数。

    可是就在这样父母双亡,沈家败落获罪的节骨眼儿上,靖南侯府一日都等不得,竟然就把她妹妹这样赶出来。

    沈家已经没了,她妹妹如今岂不是无家可归?

    靖南侯府这也太混账了!

    和唐国公不同,毕竟唐国公从未攀附沈大将军,和沈大将军多年没有往来。可就算是这样,沈家遇到了事,也是唐国公在上下奔走。

    可是真正得到了沈家的帮扶提携的靖南侯府竟然对沈家这样绝情。

    这简直就是白眼狼。

    “想叫我白白地从靖南侯府里出去,他们是想得美。”世子夫人伤心得什么似的,然而沈家二小姐却是个厉害的脾气,冷笑了一声说道,“他们还想休了我,做梦去!我就看着他跪在我的面前告诉他,沈家没有被休弃之女,要我离开,那就合离。当初我嫁到靖南侯府十里红妆,如今他们得双倍家财给我做补偿,不然,舍了我的命,我一把火烧了整个靖南侯府,闯到外头去,叫世人都知道,靖南侯府和沈家是同党!沈家谋逆,靖南侯府也得诛九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