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庆幸

    沈公子一顿,没有拒绝。

    他静静地在唐国公的注视之下喝了姜汤,又沉默着拿起了一旁的白粥,慢慢地喝了。

    云舒见他还愿意吃东西,越发地放心起来。

    世家公子突逢巨变,一蹶不振的太多了。

    就这样一败涂地,抑郁而死的也不是没有。

    可是见沈公子虽然受到巨大的打击的样子,如今家破人亡,可是还能吃东西,显然没有存了死志,云舒倒是对沈公子刮目相看。

    沈公子这样的少年一看就是家中和睦,显贵长大,从来没有半分忧愁地被宠爱长大,如果遇到了这样的父母亡故,家中被抄家,自己也被黔面之刑,有的心眼儿转不过来的,太多太多就此失去一些然后自己也没法活在这个世界上死去。她觉得沈公子虽然看起来单薄文弱,不过却到底出身武将世家还有几分坚毅的勇气,就越发小心地给沈公子擦了脸,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沈公子身上的那带着血污的衣裳。

    其实她也觉得幸亏是在冬天。

    天气寒冷,沈公子额头上的伤疤并没有化脓,此刻血迹没了,虽然还有些血肉模糊,可是却并没有更多的麻烦。

    这身上的衣裳可怎么办呢?

    云舒知道应该是自己来帮沈公子换衣裳,只是迟疑了一下,又觉得是不是得先问问唐国公。

    “多谢……伯父。”此刻沈公子已经无声无息地吃完了粥有了力气,虽然看起来还有些痛苦,却艰难地撑起了手臂,对唐国公道谢,低声说道,“多谢伯父的救命之恩。”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不想死的了。唐三爷都跟着松了一口气,眼底多了几分温煦,见唐国公没有吭声,便对沈公子温和地说道,“唐家与沈家是姻亲,这时候自然是应该护着你的。你也别多想,既然到了咱们这里,就跟在自己家中没有分别。”

    “万万不可。”沈公子声音多了几分沙哑,少年清冽的声线之中掺杂了更多的坚韧,低声说道,“沈家已经如此,如果大大咧咧地护着侄儿,只怕陛下迁怒。如今我已经入了奴籍,能保住一条性命已经是伯父对我的庇护。日后我就给国公府做一个小厮,不叫国公府因我生出事端就够了。”他显然是个很懂事的少年,并没有哭着央求唐国公的维护,也并没有央求唐国公为沈家出言维护,反而努力笑了笑,对唐国公低声说道,“伯父对沈家的恩情,只怕沈家这辈子是难以报答。侄儿只求伯父不要再理会沈家之事。”

    他静静地用一双眼睛看着唐国公,难掩脸上悲凉。

    “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陛下既然厌弃沈家,沈家自然就是有罪的。”

    他看得分明。

    云舒听着这少年的话,不由眼圈一红。

    她也知道皇帝将沈家治罪,沈家就不可能逃脱。

    可是她就想着,沈大将军的忠心倒是其次,可是皇帝却辜负了沈贵妃的一片真心。

    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可是又何必用欺骗一个女人的手段来做这样的事呢?

    “你父母与贵妃的尸身,我已经命人安葬。等你痊愈之后带你过去看看。”唐国公看着突然笑了一下,之后就落下眼泪的清秀少年缓缓地说道,“至于你……在国公府里好生服侍,不要再横生枝节。”他的脸色淡淡的,站起身来冷淡地说道,“我并没有为沈家出言的意思。沈家已经败落,我还有一大家子要庇护。”唐国公不可能为了沈家肝脑涂地,顶着皇帝护着沈家,反而葬送自己的家族。

    唐国公府这样的世家,依附唐国公生活的不知多少。

    如果唐国公败落,那死的人不比沈家少。

    唐国公为什么要为了沈家反而葬送自己的家人?

    这是没有道理的事。

    他这样说,沈公子松了一口气,云舒都松了一口气。

    她是国公府里的丫鬟,后半辈子的平安安稳都在唐国公的羽翼之下,唐国公只要没失心疯跟皇帝作对,那云舒的日子也能过得安稳太平。

    至于其他人家,沈家固然可怜,可是这世上可怜的人家,被皇帝厌弃的忠臣之家还少了不成?

    她愿意服侍沈公子,可是却也不希望沈家的事波及到唐国公府来。

    “你去找找你四弟要两件衣裳。”唐三爷见沈公子身上的衣裳不干净,就对一旁垂着脸不吭声的唐二公子温和地说道,“顺便问问二嫂,你四弟用下的药材还有没有,都包过来写。”他虽然叫合乡郡主之前已经忘院子里拿了不少的东西,可是因为自己没有少年人的衣裳,因此也就忘了,沈公子的身材单薄,唐二公子高大些,他的衣裳不合适。倒是唐四公子,虽然年纪小,不过却生了一副高挑的身材,和沈公子的身材相差不大。

    “父亲,三叔,我……”唐二公子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顿了顿脚,脸色阴沉地出去了。

    云舒一向都知道唐二公子是个见不得人间肮脏的性子,只怕是叫沈家的惨烈给在心里生出烦闷了。

    她也不管,见沈公子安静,急忙拿一旁的热水给沈公子擦干净了手脚,看见他乖乖地,顺从地由着自己,还见自己忙活的时候主动动动身体,不免心里一软。

    她又给沈公子把头上的伤疤上的血污泥沙都给擦干净,露出新鲜的伤口。

    “我去拿些伤药来。”唐三爷起身说道。

    云舒真是对唐三爷刮目相看了。

    她从前都不知道,唐三爷竟然还擅长药理,还会诊脉。

    “去后头通知老大媳妇。”唐国公对云舒吩咐。

    他显然是有话要和沈公子说的,因此云舒也不敢在房中耽搁,径直出去去了唐国公世子的院子。此刻唐国公世子的房里,世子夫人正嘴角惨白地喝着一碗鸡汤,一旁唐国公夫人和唐国公世子都在,十分关切。见云舒进了门,唐国公夫人一愣,顿时了然几分,急忙问道,“是你们国公爷回来了?”她这样一问,世子夫人也顾不得自己了,急忙期盼地看向云舒,云舒不敢耽搁,点头说道,“沈公子已经到家了。”

    世子夫人年轻苍白的脸上顿时满是泪水。

    “母亲。多谢,多谢母亲和父亲对沈家的庇护。”她本以为弟弟也要死在宫里了,却没有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弟弟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就算此刻伤心于沈大将军夫妻与沈贵妃的死去,可是人活着还得为活人想得更多一些,世子夫人知道弟弟没事,顿时一口气就散了下来,哽咽地说道,“父亲母亲对沈家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结草衔环也要报答唐家。”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唐家的媳妇儿,唐家自然是要护着你们姐弟。什么大恩大德,这话岂不是见外了吗?”唐国公夫人温和地说道。

    见世子夫人挣扎着要起来,唐国公夫人急忙对儿子说道,“你陪你媳妇儿一块儿过去。”

    “是。”唐国公世子小心地扶着妻子,对云舒问道,“瑾瑜可还好?”沈公子名为瑾瑜,因此唐国公世子这样开口问。

    云舒想到沈公子似乎没有颓废的样子,点头,对也不安地看着自己的世子夫人说道,“沈公子刚刚用了一碗参汤,又喝了姜汤还有白粥,正和国公爷说话。”这人能吃东西,自然也叫人明白他的状态,世子夫人顿时越发放松起来,脸上似哭非哭,却也多了几分光彩说道,“那就好。”她又想到死去的父母与姑母,心如刀割,然而却唯恐露出伤痛叫丈夫跟着担心,忙压住了心里的悲痛对云舒说道,“父亲是叫你服侍瑾瑜吗?”

    “是。”

    “小云是个稳当的性子,你不必担心。”唐国公夫人温和地说道。

    “儿媳知道。”世子夫人忙说道,“母亲,我能照顾瑾瑜几日吗?”

    唐国公夫人迎着儿媳期待的眼神,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你是他的姐姐,照顾他是天经地义的事。”她也知道唐国公不大愿意叫人看见自家格外紧张沈公子,大张旗鼓的样子。不然也不会只把云舒一个小丫鬟给派过去。不过姐弟之情乃是天伦,世子夫人既然嫁入唐家,如果对弟弟不闻不问,传出去又格外凉薄坏了名声。反正这弟弟病倒,姐姐去照顾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因此她没有阻拦。

    只是宫里只怕是要不痛快了。

    唐国公夫人心里叹息了一声。

    “母亲放心。我就是看顾他几日。等他好了,我就……”

    “这是什么话。你是做姐姐的,日日照看他也是应该的。不要有什么顾虑。”唐国公夫人安慰说道。

    见她眉眼慈爱,世子夫人只觉得自己十分愧疚。

    “我们姐弟连累国公府了。”她哽咽地低声说道。

    她都知道的。

    就算婆婆与夫君什么都没有说,依旧温柔体贴,可是她却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怕是坏了唐国公世子的前程。

    可是他却没有一句抱怨,也没有一句愤懑,待她依旧如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