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沈公子

    所以说,这府里头传闻云舒失宠也未必是坏事。

    这不,云舒就收获了三个真心对她的朋友。

    能在一次流言之中知道三个人对自己是真心的,这就已经是极好的了。

    “姐姐说得是。”云舒也抿嘴笑了。

    患难见真情。

    她也觉得这或许是自己的最大的收获。

    “那我先走了。”画书见这院子里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这才带着丫鬟婆子都走了。她才走不久,唐国公夫人也打发人过来,带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云舒见里头还有人参等物,就知道这是给沈公子预备的,细心地放好了,又对翠柳三个说道,“快回去吧。老太太的院子里还有差事,一时你们不见了,只怕又是风波。”她一边说,一边转身把合乡郡主拿给自己的包裹都给打开,果然看见里头有好几件看起来不大出色,可是其实能放在衣裳里头穿的羊皮袄子,摸了摸,柔软保暖,就都塞给了她们。

    “你这院子冷,拿着用吧。”春华急忙说道。

    “你放心,小云肯定自己是有用的。咱们其实才更需要呢。”翠柳知道云舒的性子,既然把东西拿出来分,那必然是不会收回的。更何况这样柔软保暖的羊皮袄子穿在外头的大衣裳里头,就算这天冷得要命,可是也暖暖和和的。翠柳之前就得了云舒的几件这样的皮子的衣裳,可那些皮子都不及合乡郡主赏给云舒的这几件轻薄柔软,又穿着暖和,因此大咧咧地抱起来,反而劝春华与念夏不要不好意思。

    春华见翠柳这样大方,也跟着乐呵起来。

    “那行,那我不跟你客气了。”她和念夏都抱了一件,又对云舒叮嘱说道,“如果有什么活儿做不来,你就找我们去。”

    “我能有什么做不来的。”云舒哭笑不得。

    她这样灵秀的女孩儿,老太太都夸赞呢。

    “你不会做饭啊。”春华理直气壮地说道。

    云舒笑不出来了。

    她觉得不提这个,她和春华还能继续做好朋友。

    “其实……也不知不会做。”合乡郡主这好大的炉子送过来,显然是想着叫云舒忙忙碌碌之外再自己做个宵夜什么的给自己和沈公子。云舒刚刚还没想到,想到这里脸都僵了,又绝不肯丢脸在小伙伴儿们的面前的,含糊地说道,“其实也能做一点点。”她含糊了一句,其实格外心虚,只是四个小丫鬟里头大概不会做饭的才是大多数,一时间翠柳跟念夏也垂着头不吭声,只有春华还有模有样地点了点头。

    她最喜欢吃好吃的,因此是四个小丫鬟里最会做饭的那个了。

    “会做就行。其实大冬天的,你自己会做鸡汤面什么的就好了。”她觉得冷冷的天里,用鸡汤下面条,汤汤水水吃起来暖呼呼的就很好。

    云舒哼哼了两声,表示自己会做。

    不过这件事也的确提醒了她,当三个小丫鬟踏雪走了,云舒赶紧去了给沈公子收拾出来的那个屋子,将屋子里升了好几个火盆,务必叫屋子里干燥不再阴冷潮湿,又去了隔壁的屋子把大炉子给点起来,熬了热热的参汤还有热水等等,之后又翻了唐国公夫人给送来的那些东西,果然翻出了一个不小的米袋子来,取了里头的米熬了细细的粥,全都收拾好了的时候,正等在屋子里,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喧哗的声音。

    她急忙挑开帘子出去,就见唐国公正沉着脸抱着一个少年走进来。

    看见这少年身上只穿着一件带着血迹的单薄的衣裳,云舒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把帘子给高高地挑起来,见唐国公看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快步进了屋子,后头唐三爷同样沉着脸进来,还有唐二公子跟着,急忙也跟在后头进去,转身去把自己熬了的参汤给端过来一碗,上前看着唐国公把那个单薄得呼吸都模糊了的少年放在了床铺上盖了被子,低声问道,“国公爷,沈公子能喝参汤吗?”

    唐国公把身体冰冷的沈公子给放进被子里,就感觉到被子里是暖的,此刻看了云舒一眼,眼底多了几分满意。

    能想到把被子里都给暖和起来,可见这小丫鬟的确是细心的。

    他也没看错人。

    “他能喝参汤吗?”唐国公转头对唐三爷问道。

    唐三爷侧坐在床边,将呼吸微弱,看起来似乎是清醒,却又似乎是迷糊着,总是无声无息却睁着眼睛的沈公子的手腕拉出被子,修长的手搭在他的手腕上。

    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

    云舒急忙要上前喂沈公子喝参汤,却叫唐国公直接给接过来,伸手把沈公子抱起来放在自己的手臂上。

    参汤顺着沈公子的嘴唇流下来,似乎喂不进去,唐国公沉默地看着已经没有什么动静的沈公子,之后不耐烦地捏开他的嘴,直接给灌了进去。

    “伤寒的药有吗?”他对微微皱眉的唐三爷问道。

    “有。我去叫人拿过来熬药。”唐三爷正说着话呢,就见身边那个因为主子们都在十分紧张的小丫鬟此刻脚下一动,去了屋子一旁的炉子上,不大一会儿竟然端上来一碗姜汤。就算此刻心里看见沈家的孩子变成这样憋得慌,可是唐三爷看见云舒就跟变花样儿似的什么都能变出来,不由也微微勾了勾嘴角,叫云舒把手里的红糖姜汤拿给自己,递给唐国公柔和地说道,“先给他去去寒。这孩子受了惊吓,又冻饿到了现在,难免失了心智。”

    他只觉得手里的姜汤暖暖的,不由看了云舒一眼。

    云舒已经垂下头,又去把白粥给端了过来。

    沈公子遇到这样大的变故,只怕是不能吃油腻的东西,白粥最好。

    唐三爷松了一口气。

    “你过来喂他。”唐国公见云舒倒是什么都预备了,便微微点头,将自己的位置给让出来叫云舒来服侍沈公子。他此刻身上还带着几分凛冽的风雪的气息,一身的寒冷,刚刚云舒没有感觉得到,可是唐国公一让开,她坐到了沈公子的身边,就感觉不仅沈公子身体冷得跟冰一样,唐国公的身上也是十分寒冷的。她急忙从一旁摸到了自己之前做好的一个暖暖的水袋来塞进了沈公子的怀里,尴尬地看了唐国公一眼,低声说道,“就这么一个水袋。”

    她不过是趁着刚刚没有事的时候做了一个鹿皮水袋,主要就是为了给沈公子暖床的。

    此刻唐国公身上也似乎挺冷的,云舒就格外尴尬了。

    说起来,她是国公府的丫鬟,这水袋怎么也得孝敬国公爷。

    可是……沈公子看起来似乎更需要水袋的样子,想来国公爷……应该能懂的吧。

    唐三爷没敢去看自家大哥的脸色,忍了忍嘴角勾起的笑意,对云舒温和地说道,“你想得已经足够周到。”谁叫唐国公才算是这院子里多余的那个呢?

    唐国公高大威武,本就身强体壮不在意这严寒的,只是此刻弟弟的脸色太过可恶,那小丫鬟垂着头怕得不行,仿佛自己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行了,闭嘴。”他冷冷地说了一句,却也知道自己身上寒冷,因此也不靠近沈公子,叫云舒去服侍。

    云舒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才急忙把无神地靠在床边的少年给扶到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撑着他,就看见这曾经自己见过的姿容清秀温柔,曾经微微一笑仿佛春风一样温柔的少年似乎已经没有了神志一样,一双眼睛失魂落魄地怔怔地看着前方,仿佛什么都不能放在心底了,她不由心里也酸涩起来,低声把姜汤放在少年的嘴边轻声说道,“公子,咱们已经到家了。”

    这句话,叫沈公子突然颤抖了一下。

    唐三爷也微微一愣,专注地看了云舒一眼。

    云舒却没有感觉得到,只是把参汤放在沈公子的嘴边,却见刚刚还没有动作的清秀少年,动了动嘴角,一滴眼泪滚落在了她的汤碗里。

    他没有再无动于衷,垂头,无声地喝起了姜汤。

    看见他已经开始喝姜汤了,显然还能自己行动,应该是受惊过度,却没有遭受什么叫他不能行动的对身体的伤害,云舒才松了一口气,细心地喂给他,一边把水袋在他的怀里调整了一下位置。趁着他喝姜汤的时候,云舒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这长发披散起来,雪白的脸越发没有血色的单薄的少年,想要找找唐国公之前说过的黔面之刑,就见他散落的长发之下,一侧的额角上,果然被掩盖着一个似乎被烙铁烙下的烙印,蜿蜿蜒蜒,露出几分狰狞。

    然而云舒却觉得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惨烈。

    她以为这烙印印在脸上,如今见只是印在额角,如果将额发留长一点就能遮掩,倒是也不会格外引人注目。

    只是此刻沈公子脸上还有些血迹,只怕是黔面之刑的时候留下的。

    她想了想,拿了帕子,随手到了一点一旁预备的热水,给这少年擦了擦脸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