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福气

    如果是从前,云舒就算看谁不顺眼也不会口出恶言。

    特别是珍珠。

    一则是看在当初珍珠对自己有几分情分,另一则,无论珍珠做什么,她到底是唐三爷已经有了名分的姨娘,算是这国公府里的半个主子。云舒再要强,在老太太跟前在得宠也只是个丫鬟,丫鬟怎么能和主子争执呢?她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留下话柄的。

    可是今日,珍珠真是把云舒给烦得不行。

    先是莺儿,再是珍珠,一个都没有消停,甚至还打算到了云舒的面前,算计她。

    云舒算是对珍珠再也生不出好感了。

    “小云,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误会我了。我真的只是担心你。”珍珠只觉得此刻云舒的眼神叫她心里发慌,甚至不敢去对视云舒那双了然清澈的眼睛。她涨红了脸就想来拉云舒的手腕儿,仿佛是想和她更亲近一些,却见云舒沉着脸拉着春华倒退了一步,正彼此都有些不快的时候,就听见门口传来了笑声问道,“天儿怎么冷,怎么都还在院子里站着?”这声音清脆,珍珠的脸色却微微一变,一转头,脸上挤出几分笑容。

    云舒嘴角抽了抽。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才说起合乡郡主,如今合乡郡主身边和云舒最要好的大丫鬟画书就过来了,还正撞见了珍珠。

    “哟,怎么姨娘也在?”画书虽然只是丫鬟,可却是合乡郡主身边的心腹大丫鬟,在唐三爷面前也有几分体面的,对上唐三爷的妾侍自然笑吟吟的,并没有什么露出卑微的地方。倒是珍珠,脸上笑容僵硬,急忙把哭哭啼啼的莺儿往自己的身后藏了藏,有些不自在地问道,“姑娘怎么来了?莫非是郡主有什么吩咐?”她不知道刚刚对云舒的那些话画书有没有听见,因此此刻不由带了几分忐忑。

    画书仿佛没有见到她的表情,直接走到了云舒的跟前,摸了摸她身上的斗篷,这才满意地说道,“郡主催着我赶紧过来,就是担心国公爷吩咐你的差事急了些,唯恐你着急做事,再一时不查受了凉。你瞧瞧,连衣裳都叫我给带过来了。”她身后还跟着几个赔笑的婆子丫鬟的,一连串儿地进来,手里不是提着个大大的炉子炭盆,就是各种的衣裳被褥,见这些东西都叫人拿着不知道放在哪儿,她急忙问道,“你住在哪个屋儿?”

    显然画书是知道云舒不是失宠,而是过来干活儿的。

    云舒就见合乡郡主这连炉子都给送来了,想了想,指着自己的屋子给画书看。

    画书笑吟吟地吩咐那些婆子丫鬟的把东西都给送进去,握着云舒有些冰冷的手轻声说道,“郡主今日听说你叫国公爷给罚了,就担心得不行。正巧今日三爷在府里头,郡主就请三爷去跟国公爷求个情。”合乡郡主一向都很喜欢云舒,觉得她细心又谨慎,难得的是心思纯善,口风也紧,因此十分把云舒另眼相看。今日刚知道这府里头都传言云舒被唐国公给责罚了,合乡郡主就急忙叫唐三爷去跟唐国公说说。

    不是求唐国公饶了云舒,是想着,如果唐国公当真不待见云舒,不许云舒服侍老太太了,那合乡郡主就把云舒要到自己这一房来。

    至少不能叫云舒守着个冷冰冰的小院子往后没有个前程。

    画书也没有把合乡郡主这些盘算说给云舒,只是能说出合乡郡主请唐三爷去给云舒求情,云舒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郡主还怀着身孕,却来操心我的事,我心里十分不安。”她对画书急忙感激地说道,“也请姐姐回去替我多谢郡主。等来日国公爷的差事了了,我就去给郡主磕头。”她感激得不得了,一张匀净美貌的小脸儿也不知是在冬天里冻红的还是不好意思红的,却生出几分娇艳的颜色。画书心里就按赞了一声云舒生得真是好看,笑着点头说道,“你既然都这么说,那我回去就和郡主转达你的话。其实这些东西大夫人也叫人预备了一份儿,只是郡主心里头念着你,唯恐到时候……再忽略了你。”

    等沈公子来了这院子,大家都紧着沈公子嘘寒问暖,谁会有时间想起一个小丫鬟呢?

    只怕有些事就顾不上。

    就比如被褥,还有碳火,只想着叫沈公子房里暖和,能不能想到云舒的屋子里也需要,这都是说不定的事儿。

    “还有,三爷说这院子里只有你一个人服侍沈公子,到时候只怕是脱不开手,有些简单的吃食就来不及去厨房拿,就算是日日有人送了膳食过来,可是这天冷,一时冷了冰了也麻烦,因此才叫送了个大炉子来,无论是热饭热茶热水还是熬药,都不必你时常冰天雪地地来来往往的。”画书细细地叮嘱着云舒,见云舒点头答应,温和地说道,“还有些简单的吃食已经送到你屋子里去了。郡主的意思是,你别光为了服侍沈公子,就叫自己坏了身子骨儿。”

    这天又冷,云舒年纪还小,如果是冻着了,饿着了累着了,那只怕是动摇根基的事。

    因此合乡郡主帮云舒想得已经足够全面。

    云舒已经感激得说不出什么来了。

    别说什么雪中送炭的,只合乡郡主对她这样关心周全,她都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也多谢姐姐,大冷的天又来跑一趟。”

    “我也只是来跑个腿儿,不然在屋子里待着,骨头都疼。”画书笑眯眯地拍了拍云舒的手,见她感激得不得了的样子,笑了一下,转头对珍珠笑着问道,“姨娘也是来看望小云的?”她这话叫正呆滞的珍珠回神儿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小云不是被国公爷责罚了吗?”怎么珍珠听画书的意思,是云舒是有什么差事?她的心里越发慌乱,脸色也不怎么好,画书微微挑眉,不客气地说道,“这是谁说的话!说出这样的话,就该打她的嘴!小云是老太太喜欢的人,帮国公爷做事,怎么反倒成了责罚?”

    她勾了勾嘴角,看着珍珠问道,“姨娘担心小云被责罚才过来的?真是一片真心啊。”

    她的话十分讥讽,珍珠的脸色不由微微变了变。

    “我与小云有姐妹的缘分,自然是关心她的。至于莺儿……”珍珠犹豫一下缓缓地说道,“与小云是有些拌嘴,只是且看在她姐姐是荀王……”

    “我们主子还是郡主呢。”画书不客气地看着这对主仆,带着几分威势地抬着下颚说道,“荀王与我们郡主都是皇亲,在我们郡主面前,显摆谁的姐姐呢?我们郡主的一句话去了荀王府,不管是谁的姐姐,只怕都只有被赶出去卖了的命!”什么翡翠是荀王的妾侍这种话,旁人也就算了,可是合乡郡主也乃是皇亲国戚,自然不会把区区一个王府小妾放在眼里,因此画书这话十分有底气,见珍珠的脸色越发地变了,便冷冷地说道,“大正月儿的,姨娘也别到处瞎走动。好好儿回去屋子里暖和着不好吗?”

    她这话十分不客气。

    珍珠却不敢反驳,反而吓瑟瑟发抖。

    虽然时常在心里说,郡主再尊贵也是三爷的女人,三爷喜欢谁,想喜欢谁,郡主都没有插手的份儿,可是当看到合乡郡主身边的丫鬟也摆出王府郡主的气势,她还是有些怕的。

    “既然小云没事,那我就先走了。”她握了握自己的手,见画书冷笑着看着自己,知道这些在合乡郡主身边服侍的大丫鬟是全都看不起自己的。她急忙垂下了头,想到如今唐三爷有了合乡郡主,再有这些王府出来的大丫鬟的笑吟吟的侍奉,早就忘记了自己,不免黯然落泪,却也知道正月落泪这是晦气的事,一边掩饰,一边转身带着同样吓得脸色发白的莺儿走了。

    看见她走了,画书转头就和云舒温和地说话。

    她带来的丫鬟婆子在院子里忙忙碌碌,叠被铺床,打扫屋子院子,把几个小丫鬟都给赶出来不叫干活儿。

    年纪小体力弱的小丫鬟们就算干活儿也不及这些丫鬟婆子麻利,刚刚自己干得慢吞吞的,可是叫云舒一旁看着,一转眼,婆子们竟然收拾出了四个屋子来。

    连院子里的积雪也全都给打扫干净了。

    “多谢郡主,也多谢姐姐了。”云舒见把自己难得不行的打扫院子屋子的活儿一转眼就收拾好了,此刻有殷勤的婆子已经烧了火盆,冰冷的屋子里一下子就暖和起来,不由对画书连声感谢。她显然是已经放心了许多,画书也笑呵呵的,拍着云舒的手说道,“这有什么。郡主心里念着你呢。不过我得走了,郡主和三爷正等着我回话儿呢。”她微微一顿,目光落在云舒身边的三个小丫鬟的身上,对云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你是个有福气的人。”能在旁人都以为落难的时候还有朋友愿意陪伴,这是最大的福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