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别做梦了

    她看见院子门口的人影的时候,云舒也看见了。

    听见莺儿这样嚷嚷,她嗤笑了一声,又把莺儿往雪里塞了塞。

    “我还是老太太的人呢!你一个姨娘身边的敢对我大呼小叫,是不是代表你家姨娘对老太太也不尊重?”

    她把黑锅直接推到莺儿主仆的身上。

    莺儿脸都吓白了。

    她僵硬在了雪地里,哪怕身下的雪透着入骨的冰冷,却不敢动弹了。

    记忆里的那个沉默温顺的小云,在她现在的眼里简直变成了不认识。

    什么时候,小云变得这么有脾气了?

    “小云,手下留情!”就在莺儿惶恐地看着脸色冰冷的云舒不敢动弹的时候,院子门口的纤细的美人就忍不住了。

    她一张口,云舒就在心底哼了一声。

    她只不过是有了个失宠的传闻,这小院子里真是来来往往,你方唱罢我登场。

    翠柳春华与念夏也就算了,是真心心疼她,因此偷偷过来,就算是会被迁怒也不在意。

    可是珍珠和莺儿这主仆两个来干什么?

    她和珍珠莺儿有那么熟吗?

    “原来是姨娘。莫非是来接莺儿回去的?”站在门口的就是珍珠,云舒不愿意去想珍珠是为了什么来的,只想给她一个台阶下,叫她带着已经缩在地上委屈得不行地哭起来的莺儿赶紧离开自己的视线。她曾经也想着珍珠旧时对自己的几分照顾,可是这不到一年的来来回回,珍珠真是把她所有的耐心都消耗完了。她甚至都有些记不清,曾经那个目光如水一般清澈温柔,清丽可人的珍珠姐姐,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只是自己对珍珠的美化。

    不然不过一年,怎么会变成这样面目全非的女子。

    云舒垂了垂眼睛站起身,就看见春华已经跑过来,把自己挡在身后。

    虽然春华是个小丫鬟,可是她家中长辈都是国公府的大管事,自然是不会畏惧一个不得宠的三房的姨娘的。

    “姨娘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莺儿是姨娘指使来欺负小云的吗?”她素日里都老老实实的,此刻却带了几分激烈的质问。

    “我没有。我只是……打发莺儿过来看望小云。”珍珠见春华紧张兮兮地护着云舒,云舒正站在春华的身后拿帕子擦自己沾满了雪水的手,一时眼神黯了黯,便对春华柔和地说道,“我听说小云被国公爷处置,心里头十分担心,因此过来瞧瞧。小云,我一向当你是亲妹妹一样,知道这件事心里怕极了。”她见春华的脸色缓和,便拢了拢身上的斗篷走过来,看着云舒关切地问道,“你有没有事?”

    云舒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的女子。

    “姨娘把她带走吧。我也跟姨娘说一句贴心的话。无论莺儿眼里有你还是没有你这个主子,就算她在你的屋子里要上了天,你也别把她放出来。国公府里是有规矩的地方,一个小丫鬟敢这样蹦跶,她自己的命也就算了,可姨娘你自己也要背一个管教不严的罪过。”云舒见珍珠的脸色微微一变,便缓缓地说道,“一个丫鬟都压制不住,姨娘难道还想旁人为你处置了她,心疼你不成?只会叫人嫌弃你没有能耐本事,软弱可欺罢了。”

    莺儿能在珍珠的屋子里那么嚣张,一则是珍珠本性的确过于软弱,莺儿没把她放在眼里,她也辖制不住莺儿。

    另一则,只怕是珍珠的捧杀吧。

    叫莺儿变得不知天高地厚,到处得罪人,到处显出她的不安分,自然会有主子看不下去莺儿的嚣张,直接处置。

    珍珠到时候不费吹灰之力,也不会得罪了在荀王府里的翡翠,就把莺儿从自己的身边给撵走。

    只是谁都不是傻子。

    云舒只是希望珍珠别把她也当成个傻子。

    明知道莺儿对她不满,还把她叫过来幸灾乐祸,珍珠心里打着借刀杀人的主意,可云舒却也不会任由珍珠算计。

    只是她如今揭破,只怕与珍珠之间也算是有了芥蒂了。

    果然珍珠清丽温婉的面容泛起淡淡的薄红,低声说道,“小云,你误会我了。我……”见云舒半点不相信的样子,珍珠抿了抿嘴角不再多说什么,叫已经哭哭啼啼爬起来叫她给做主的莺儿赶紧回去梳洗保暖,见莺儿含恨瞪了云舒一眼跑了,这才露出几分关心的样子理了理云舒的斗篷,见她微微侧头避开,便露出几分苦涩轻声说道,“小云,你要知道我的难处。如今我不得三爷宠爱,服侍我的丫鬟嘴上不说什么,虽然不敢怠慢了我,可我知道,她们是看不起我的。”

    一个不得宠的姨娘,就算锦衣玉食,可是谁会真心敬重呢?

    云舒懒得管珍珠屋儿里的事儿。

    她点了点头,招呼了春华一声就要回屋,“姨娘也回吧。”

    这儿难道是什么舞台班子不成?不然为什么要在她的面前唱戏?

    “小云,我是真心担心你。”见云舒就要走,珍珠急忙上前拉住云舒的手,柔柔地说道,“我听说你得罪了国公爷,顿时就吓坏了。你来国公府的日子短,因此不知道厉害。国公爷最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一旦厌弃了谁,那就再也不会宽恕,就算是老太太也是劝不住国公爷的。”见云舒转头,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看着自己,珍珠一时之间有些慌乱,只是急忙在脸上挤出了温柔的表情对云舒轻声说道,“你还这么小,如今就被国公爷厌弃,那只怕翻身不容易了。你还要在府里苦熬,难道出府之前,就守着这么一个破败荒凉的院子?”

    云舒看着珍珠没有说话。

    她的沉默却叫珍珠心里一松。

    可见眼前的女孩儿是怕了的。

    她便露出几分恳切,对云舒说道,“如今你在老太太的跟前得宠,可是如果在这院子里守着,过上一年两年,老太太的跟前有了新人,到时候谁还记得你?小云,你得快些求国公爷宽恕你,饶了你啊。”她不知道云舒是因为什么得罪了唐国公,竟然直接给赶到这个院子里来,不过显然这件事肯定不是小事,因此唐国公是个孝子,如非必要,绝对不会动老太太身边的丫鬟一根手指头,免得打了老太太的脸。

    可是他都把云舒给赶到这里来,显然是气得狠了,连老太太的体面都顾不得了。

    “小云,这事上你可别糊涂,一定不能叫国公爷再厌弃你了。你得找人帮你去求情啊。”

    “找人帮小云求情?”春华圆圆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古怪。

    她和珍珠之间没什么交情,只知道老太太身边一个大丫鬟给唐三爷做了小妾,也不知道珍珠都做了什么,因此对珍珠此刻关切的话就觉得想要解释一下。

    小云不是没失宠嘛。

    “是啊。”珍珠见云舒没吭声,倒是春华说话了,便露出几分温柔,对云舒说道,“得叫小云求主子在国公爷跟前求情啊。小云,你去求求郡主吧。”见云舒没有说话,露出几分倔强,珍珠不由顿足说道,“如今是生死之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你从前救过郡主,你对郡主有恩。郡主对你还有几分情分。只要求郡主去跟三爷说,叫三爷去国公爷面前求求情,国公爷会饶了你这次的。只恨我如今在三爷跟前人微言轻,不然我就去求三爷……”

    “我对郡主没恩。丫鬟护主天经地义。”云舒带了几分疲倦地说道。

    她昨天熬了一晚上,如今忙了一整天,此刻脑仁儿疼,听着珍珠的话就越发忍不住心里暴躁。

    她本不是容易动怒的性子,可是珍珠这些话也叫她忍不住了。

    “没恩?可是你明明救了……”

    “如果姨娘是想叫我去求郡主帮我,那姨娘不必想了。我不会去求郡主。姨娘自己都说,国公爷盛怒的时候,连老太太的话都不听,更何况一个弟弟,一个弟妹。”云舒的嘴角讥讽地勾起,从前不愿说出口的话此刻忍不住想要刺到珍珠的身上,见她眉目温婉依旧,美丽依旧,却已经变得不再清明的眼睛诧异地看着自己,她笑了笑,看着珍珠的眼睛轻声说道,“姨娘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清楚得很。你明知道郡主对我另眼相看,我若是去求,郡主一定会答应。”

    珍珠被云舒的眼神刺了一下。

    “可是姨娘你也同样知道,如果国公爷真的恼怒极了我,连老太太的面子都不给,那只怕三爷的面子也不好使。郡主不可能自己去求国公爷,只能求三爷去求。三爷如果挨了国公爷的训斥,没给他这个面子,三爷在郡主的跟前能挂的住脸?一个郡主求他去帮的小丫鬟都帮不了,那三爷太失败了,在郡主的面前还有什么面子?只怕三爷与郡主之间就要不自在。而且郡主不过是个弟媳,却拧着国公爷,国公爷对郡主只怕也有厌烦之心。”

    “届时夫妻生隙,郡主还得罪了国公爷,到时候就有姨娘你的好日子了,对吗?”

    云舒看着目光闪烁的珍珠,露出了一个柔和温柔的笑容。

    “别做梦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