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杀鸡儆猴

    “我没有失宠。”她无奈地解释了一句。

    不过她的心里觉得暖呼呼的。

    在以为自己被唐国公厌弃之后,翠柳和春华念夏还有胆子过来看望她,安慰她,这对于云舒来说才是最珍贵的。

    特别是当看见靖南侯府和显侯府对沈家的事一言不发之后,云舒更觉得此刻她眼前的几个小姑娘对自己的心叫她的心里很幸福。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翠柳一愣呆呆的样子,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湿润起来。

    只是她急忙忍住了眼睛里的泪意,对似乎有些不相信的三个女孩儿笑着说道,“国公爷是打发我过来看院子几日,不过却并不是恼怒了我,把我赶出来的。”因想到沈公子过来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因此云舒含糊地说道,“国公爷叫我照顾沈公子几日。”她说得越发轻描淡写,三个女孩儿就同时松了一口气,翠柳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对云舒说道,“这我就放心了。我还说呢,你一向谨慎惯了的,怎么可能叫国公爷生气呢?”

    春华点着头,吧嗒一个小口袋掉在地上,从里头滚出几个精致的点心。

    “我担心你在这院子里没吃的。”她红着一张圆润的小脸儿,把小口袋捡起来对云舒说道。

    小口袋已经脏兮兮的了,滚在地上能好得了嘛,可是云舒却笑嘻嘻地接过来,把里头一个沾了灰的点心拿出来,掐掉沾灰的,把余下的一口咬下去半个。

    春华和念夏都笑了起来。

    “行了,看你累得头上都是汗。你歇会儿,我们给你收拾。”翠柳三个才算得上是真正当小丫鬟的,手脚麻利,干活儿也轻松,比云舒这个在老太太身边养得只知道吃吃喝喝的强多了。翠柳把云舒推到一旁,挽着袖子跟细眉细眼的念夏一块儿打扫屋子,春华四处看了看,拿了外头的一个好大的扫把就在廊下扫雪。云舒被推到一旁,一眨眼自己反倒成了一个闲人,哪里好意思叫朋友们干活儿自己歇着,急忙说道,“还是我来吧。”

    “你能干得了这活儿。”翠柳哼了一声说道。

    “我也是会干活儿的。”云舒说这话心虚,且见翠柳很鄙夷地看着自己,念夏虽然一向都不怎么爱说话,不过眼神也明晃晃地表示“你很碍事”。她红着一张脸想要给自己洗刷“清白”,只是半晌都束手,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倒是想了想,就直接去了另一间屋子去忙忙碌碌地收拾去了。不过对于翠柳说的自己失宠了的流言,云舒也没怎么放在心里头,毕竟这种流言不过都是大家的猜测,等回头唐国公回来了,流言不攻自破。

    她想到这里就安心了起来,认真地干活儿。

    把自己要住的屋子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她就去帮着院子里扫雪的春华扫雪,谁知道才走出去,就听见一声嘲笑。

    “我还当这是谁。这不是咱们的小云姑娘嘛。最得老太太喜欢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多风光啊。怎么,现在也落到这里扫院子来了?”云舒正跟春华争夺这院子里唯一的扫把的时候就听到这样阴阳怪气的话,她微微皱眉,一转头就看见一个生得十分美貌的小丫鬟正得意洋洋地站在院子门口看着自己,眼睛里充满了幸灾乐祸。见云舒看过来,那小丫鬟顿时露出得意的表情,插着腰走进来仰头对云舒冷笑说道,“小云,你再聪明机灵,琥珀姐姐再抬举你,可是你看看你,也是上不得台面儿的。才不到一年就被国公爷给丢出来了。”

    来的正是从前和云舒屡次冲突的小丫鬟莺儿。

    云舒顿了顿,没吱声儿。

    打从之前莺儿从小丫鬟的大通铺里出来,去服侍了三房的姨娘珍珠,云舒就再也没怎么理过莺儿。

    听说珍珠的跟前,莺儿仗着自己的姐姐翡翠如今成了荀王府的小妾,把珍珠这个姨娘主子都给欺负得不行,云舒就对莺儿没兴趣了。

    当初八个小丫鬟,莺儿因翡翠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亲姐姐做靠山,在小丫鬟之中掐尖儿要强,只是不得琥珀喜欢,叫琥珀提拔了云舒,自己却没了着落,因此她们两个之间还是挺有矛盾的。不过从云舒做了老太太身边做针线的丫鬟,莺儿去服侍珍珠之后,她懒得对一个姨娘身边的小丫鬟有什么冲突刻薄,因此对莺儿嚣张的事儿也不过是听了就算。只是云舒也没有想到莺儿听风就是雨的,听说自己失了宠,也不查证一下就敢来她的面前这样嘲笑。

    可见莺儿心里是恨她恨得狠了。

    不然也不能这么憋不住啊。

    “这时候你不去服侍姨娘,来后头做什么。”不过云舒虽然对莺儿视而不见,却也不是一个被欺负了还好脾气容忍的性子。

    此刻见莺儿这样得意,她不由有些冷淡。

    “姨娘身边哪儿要我服侍。更何况,你以为都是你们这些没造化的,素日里还要服侍主子?我姐姐可是荀王府的人。”莺儿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姐姐翡翠。

    当初翡翠做着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却偷偷儿说动了唐二小姐,唐二小姐大婚嫁给荀王的时候做了唐二小姐的陪嫁,之后反倒背主成了荀王的小妾,莺儿觉得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了。

    因此在珍珠跟前,莺儿也是当半个主子的。

    云舒笑了笑,神色淡淡的。

    “那挺好的。”珍珠竟然辖制不住莺儿这么个小丫鬟,如果是以前,云舒一定好生弹压莺儿,叫珍珠不要被欺负。可是自从珍珠头年前的时候对着李庄头家的新媳妇儿问出那样的话,云舒对珍珠是好是坏也就不在意了。这主仆俩谁受了委屈,谁更得意些,她也不怎么在意,因此她只是压住了圆圆的脸通红要去收拾莺儿的春华,对莺儿平静地说道,“不过我也有一句话要跟你说。口口声声都是荀王府荀王府的,你姐姐那么受宠,有能耐把你也接到荀王府当主子享福儿去。如果没这本事,你在府里也就是个小丫鬟罢了,得意什么。”

    莺儿一愣,继而满脸的幸灾乐祸都收了,阴沉地看着云舒。

    “你敢非议主子!”

    “哪个是主子?”云舒挑眉问道,“荀王府的小妾,名分还没挣上一个的,那可不是我的主子。至于你……”她烦了莺儿总是在自己面前晃悠,看了她两眼,一笑,多出几分鄙夷。

    “你敢笑话我!”莺儿没想到云舒竟然敢不把自己姐妹放在眼里,又因为云舒说中了自己的心病,顿时恼了。

    她的姐姐翡翠虽然一开始在荀王府很是受了几日的宠爱,可是荀王一向是个喜新厌旧的,不过是新鲜红火了几日,如今已经不行了。

    因翡翠不过是个丫鬟上位,因此在荀王府也没什么根基,虽然之前有了身孕,可是跟唐二小姐一样儿的命,不知怎么就落了胎,如今被荀王撇到一旁,只见新人笑了,哪里还有她姐姐的位置。更可气的是,唐二小姐失了宠,好歹还有个荀王妃的名分,可翡翠如今没了宠爱,却只不过是个没有名分被荀王随意宠了几日的丫鬟罢了。自我贴金是荀王府的小妾,可是就算是小妾这样卑贱的名分,翡翠也没有从荀王的手里得到。

    只是翡翠好歹还靠着些从前的宠爱在荀王府里挣扎,也不敢叫国公府里的知道,然而莺儿这做妹妹的却一清二楚。

    如今被云舒给刺激了,她不由扑上来叫道,“我撕烂你的嘴!”

    新仇旧恨都在眼前,莺儿一张漂亮的小脸儿都狰狞了。

    “你以为你是谁!”云舒却沉着脸,一把扣住她要抓自己连的那只手腕,用力一甩,把7莺儿甩到了面前的雪地里,看她滚得浑身都是雪,趴在地上回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她上前就把莺儿给摁在雪地里,看着她挣扎起来,冷冷地说道,“素日里我不稀得搭理你,你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不过是个姨娘身边的小丫鬟,你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信不信我现在一状告到大夫人跟前,叫你滚出去,跟你的好姐姐做伴去!”

    她一向温柔柔顺,可是此刻疾言厉色,连一旁丢了扫把要帮她的春华都给吓住了。

    她可没见过云舒这么泼辣的时候。

    “你,你!”

    “再告诉你一句话,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跟你计较,是我的心胸宽大。可是如果你以为我好欺负,那你就错了主意!”

    云舒一向与人为善,可是却也有那样的一种人,总是觉得自己是个好欺负的。

    她早就想杀鸡儆猴了,现在莺儿自己撞上来,正好儿。

    给莺儿一个警告,也叫这府里其他心里对她可能怀着不好心思的都知道,她从不是个好欺负的。

    “你,你!我姐姐是……”莺儿见云舒冷笑,显然不把自己的姐姐翡翠放在眼里,且见院子门口出现了自己熟悉的一个人影,顿时尖叫道,“我是姨娘身边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