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失宠

    用一用?

    老太太见云舒吓得脸都白了,显然是怕叫唐国公给赶走,急忙警惕地问道,“你要用小云做什么?你身边的丫鬟小厮管事的还少了不成?为什么偏要用我的人。”

    她们主仆两个都警惕得不得了。

    唐国公哪怕是在为沈大将军的事烦心,此刻看着这一老一小警惕的样子也都忍不住露出几分无奈。

    “沈家那孩子接过来,我不能悉心关照,叫他在国公府当个公子。”唐国公显然是有自己的考虑的。毕竟能保住沈公子一命,他自认已经对得住沈大将军,其余的,既然如今沈公子已经被皇帝给陷入奴籍,他也不可能把沈公子当做家中的座上宾,对他嘘寒问暖,惹怒了皇帝进而连累了唐国公府。因此,沈公子来了国公府以后肯定是不可能有多么的悠闲的生活的,可是如今他身心受创,只怕也是十分艰难,唐国公如果对他十分爱护就惹怒皇帝,可如果对他置之不理,又多少有些心软。

    他临出宫之前去看了沈公子一面,知道沈公子是要好生休养一段时间。

    可如果用自己身边那些得力受重视的大管事或者大丫鬟,那难免叫宫里的皇帝知道了不痛快。

    哪怕唐国公自认治家有方,这国公府管理得滴水不漏,可是也不能肯定自己的府中半点闲话都穿不出去。

    如果有人刻意打探,知道沈公子在国公府住得好吃得好还有大丫鬟或者唐国公府里得用的小厮照顾,那就不好了。

    因此,唐国公只预备打发一个小丫鬟去照顾沈公子几日。

    可是这个小丫鬟的人选去不好找。

    小丫鬟听起来不大受重视,因此就算去照顾沈公子几天,皇帝也不会说什么。

    可如果是不贴心的小丫鬟,唐国公又不放心。

    他就把主意打到了云舒的头上。

    云舒年纪小,可是一想稳重沉稳,又行事聪慧,从不迂腐,又是个有善心不会跟红顶白的性子,唐国公就觉得她非常合适。

    此刻他将这件事跟老太太说了,老太太便沉吟起来。

    云舒却松了一口气。

    她只觉得唐国公刚才那副可怕的样子是要把自己赶出国公府似的,如今见唐国公不过是使唤自己,哪里还有半点操心。

    不过她自己做不得主的,便去看老太太。

    “说起来,小云做事我是放心的。她心细温柔,是能好好照顾沈家那孩子。只是小云的年纪小,我看你的意思,沈家那孩子的身边只怕只有小云一个人照顾……小云得多累啊。”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对唐国公说道,“我知道你对沈家的孩子上心。你要用小云,我不拦着你。只是你得给我个实话……是叫小云一直这么照顾下去,还是不过照顾几日。”如果叫云舒一直照顾沈公子,那云舒还不累死?

    “只照顾几日,叫他安心些,之后再叫小云回来。”唐国公沉声说道。

    老太太这才去看云舒。

    “你说呢?”

    “全凭老太太做主的。”云舒急忙说道。

    “那你就过去几天,等过些天,不出正月十五,我就把你叫回来。”老太太见云舒并没有不愿意,知道云舒良善,听到沈家这么惨大概动了恻隐之心,不由目光温和了几分对云舒叮嘱说道,“那孩子从宫里出来,骤然遇到家中变故,自己也……”想到沈公子自己跌落奴籍,老太太不由多了几分怜惜之情,对云舒说道,“你好好儿照顾他几日吧。”她都这样说了,云舒急忙答应了下来,就去看唐国公。

    唐国公沉吟半晌,对她说道,“你把后院柴房后头的那个院子给收拾出来。”

    云舒想了好半天,才想到国公府最后头的柴房后头有一个十分孤僻的小院子。

    那院子孤僻又陈旧,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人住了,虽然国公府奢华华丽,虽破旧的院子也并不衰败,可是那里孤零零的,又很久都没有人住,如今也冷得厉害。

    她急忙答应了一声。

    “那你就先过去整理出个屋子来。”唐国公对云舒说道,“我之后叫人送些被褥炭火,其余的……我不会再叫人去帮你收拾。”大张旗鼓地给沈公子收拾出阁院子这种事,唐国公还不蠢,不会去做,因此只能叫云舒去受累。云舒便又答应了一声,并不为难。

    她虽然在老太太的跟前娇养着,可到底不过是个丫鬟,丫鬟干点活儿,难道还是很为难的事情吗?

    不过想到唐国公很快就要把沈公子给接回来,云舒便匆匆地去了后院儿。

    国公府占地极光,她先去跟唐国公夫人要了那院子的钥匙,就穿过了白雪皑皑的庭院,还有大片大片已经在冬天里干枯下来的灌木,结了冰的府中的湖水,走过了那些国公府里最繁华的地方到了最后头,一打开这院子就见院子里已经被大雪遮蔽了庭院,就连两旁的长廊里也都是冰雪。这呼啸的冷风吹过来,就算云舒披了一件灰鼠皮的斗篷都打了一个寒颤,她把大门用力地推开,迟疑了一下,没有去院子空荡荡的上方,把一侧的侧房给推开了两个房间的门。

    她虽然是服侍沈公子,可是又不能跟沈公子住一个屋儿,那成什么了?

    因此,侧房正好。

    侧房有并排的房间,她住在沈公子的隔壁,沈公子如果有个什么吩咐,她也立刻就到。

    只是站在昏暗的,阴冷安静的房间的门口,云舒却又忍不住想到了从前见到的那芝兰玉树一般笑容温柔的少年。

    出身显贵,却并不眼高于顶,就算是面对自己都十分温柔和气,从不鄙视的沈公子,还有笑容开阔爽朗,无忧无虑的八皇子……

    还有一直想要好好儿过生活,努力爬到了八皇子身边的宋如柏。

    云舒眼眶酸涩,急忙垂头抹去了眼角的眼泪走进屋子,开始忙忙碌碌地打扫。

    只是她也太高看自己了。虽然口口声声自己是个丫鬟,因此干活儿是应该的,可是她在老太太身边养得细皮嫩肉的,平日里多拿些针线都要歇口气儿,这打扫屋子简直都要累死她。云舒满头是汗地在这昏暗得连蜡烛都没有的屋子里忙了大半天,却也只把落满了灰尘的大床给收拾出来,又把房间里一些需要的椅子桌子给擦干净,正觉得累得头晕,就听见门口传来声音问道,“小云在里头吗?”

    这声音怯怯的,云舒一愣,急忙从床上爬下来,就见门口正有一排小脑袋探出来。

    几个小丫鬟正在门口探头探脑。

    因房间里昏暗,云舒又躲在大床上歇着,虽然房门开着,因此她倒是不容易被发现。

    “你们怎么来了?”见是翠柳春华还有念夏,这几个小丫鬟身上裹得圆滚滚的,云舒急忙走过去把她们拉到屋子里问道,“这儿这么偏僻,你们不在院子里服侍老太太,胡乱跑了来,叫姐姐们见了可怎么办?”这里太过偏僻,离国公府最繁华,此刻因过年张灯结彩,大红一片的院子远着呢,见翠柳担忧地看着自己,云舒一愣,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她觉得翠柳的目光忧虑得不行。

    “没什么。只是想着……叫你别担心。虽然国公爷恼了你,可是你在老太太心里要紧得很,过不了多久一定能回去。小云,我回头跟我爹说说,叫他在国公爷跟前给你求个情,叫你再回去。”翠柳本是个爽利的性子,可是此刻握着云舒冰冷的指尖儿,顿时眼眶红了,声音也哽咽起来。一旁的春华和念夏也点着头说道,“国公爷才从宫里回来,难免心里头有不高兴的事儿。等国公爷消了气儿,就不会再盯着你不放了。”

    “啊?”云舒觉得自己没听明白,不由一头雾水。

    这跟唐国公生气有什么关系?

    “国公爷恼了我?我怎么不知道?”她茫然地问道。

    “你还想瞒着我们不成?国公爷都把你赶到这儿看院子了。我都听外头的姐姐们说了,国公爷从宫里出来不大高兴,你服侍他的时候被国公爷恼了,因此把你赶到这儿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翠柳和春华念夏对视了一眼,对不由沉默下来的云舒急忙说道,“国公爷跟老太太说话儿的时候你就出来来了这院子,不是得罪了国公爷是什么?府里头都在说这事儿呢。”

    云舒总算是听明白了。

    她心里虽然因沈家的事憋闷,可是此刻又觉得哭笑不得。

    “是国公爷说的吗?”

    “谁敢去问国公爷……他如今脸色可不好看。”做下人的,不是都会察言观色嘛。

    所以,因为云舒在国公爷黑着一张脸的时候从老太太屋子里出来,来了后头的院子,因此大家都觉得这是云舒被赶来看院子了。

    老太太身边得宠的丫鬟,如今却沦落到看着一个破败荒凉的院子,那以后还有什么前程可言,可见唐国公是真的恼了云舒了。

    “大家都这么说。”翠柳小心翼翼地说道。

    云舒无奈得不行。

    她总算是知道什么叫三人成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