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刮目相看

    “没进宫?”老太太顿时露出几分震惊,直接问道,“没进宫?”

    不仅老太太愣了,连云舒都愣住了。

    靖南侯府和显侯府,这是沈家的姻亲,娶了的是沈大将军的次女与三女,说起来,虽然和唐国公一样儿跟将军府是亲家,可是因唐国公与沈大将军之间政见不合,因此这么多年疏远走动,素日里并不十分亲近。可是靖南侯府与显侯府却不同,连云舒这样刚刚进了国公府服侍的小丫鬟都知道,靖南侯和显侯这两位是沈大将军多年来的之交好友,以通家之好来算的,这样的情分,因此沈大将军才会把自己的女儿们嫁入这样的人家。

    那情分深厚,世交之好,又有姻亲之缘,沈大将军骤然出事,连唐国公都为沈家奔走,更不必说这两位沈大将军最看重的好友。

    可是从出事都这么久了,满京城都传遍了沈大将军在宫里头出了事,怎么会这两府之中一点动静都没有。

    饶是云舒一向稳重,听到这里的时候迟疑了一下,霍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她不由看向老太太的方向。

    老太太在连问了唐国公几声之后,脸色已经灰败了下来。

    显然,老太太就算再愚蠢,此刻也什么都想明白了。

    明哲保身。

    就算是跟沈大将军之前来往亲厚,可是看着这两府的意思,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会为沈家出头了。

    “怎会如此。”老太太动了动嘴角,低声说道。

    “从来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艰难。沈家鲜花着锦的时候,自然你好我好大家好,那两个东西也愿意与沈家相交。”唐国公沉着脸冷冷地说道,“沈家坏了事,他们王八壳子里一缩,生死由着沈家去,也是他们自己的本性。”这人呐,虽然说趋利避害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此刻却未免令人不齿。靖南侯府和显侯府这些年在京城之中靠着沈家得到了多少的好处,数都数不清,可是如今沈家落了难,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出来给沈家求个情。

    不说为已经死了的沈大将军求情,死人有什么好求情的,唐国公一向认为既然人死了,那之后什么死后是好是坏都无所谓。

    只要沈大将军别叫皇帝给一卷破席子丢去乱葬岗暴尸荒野,唐国公并不在意沈大将军死后会被治多少重罪。

    人都死了,好坏都不知道,也不会伤心,那唐国公只想顾着活着的人。

    沈公子年少单纯,从来在京城之中也没有劣迹,又是沈家的独苗。

    靖南侯与显侯就算不是为了别的,就只为了沈家别绝了后,难道就一句话都不能求求皇帝不成?

    想想唐国公就觉得恼火。

    他一只手搭在了桌上,慢慢地攥紧成了拳头。

    云舒已经战战兢兢。

    她动了动嘴角,欲言又止,因知道此刻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儿,因此也不敢多说什么。

    “怎么了?累了?”老太太心生悲凉。

    虽然年纪大了,从前什么事都见过,这京城世家豪族的兴衰起落也不是没有见过,那些落井下石,还有世态炎凉也都已经见得都不想见了,可是如今想到靖南侯府和显侯府对沈家竟然如此,老太太的心里还是难过的。就算是事不关己,这沈家的事儿影响不到唐国公府,然而老太太却还是有唇亡齿寒之感。此刻心里正觉得难受,见云舒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抿紧了嘴角不说话,老太太急忙问道,“是不是觉得累了?可怜见的,熬了一整夜,也没有休息。”

    云舒昨日陪着她一整晚上。

    到了今天还在她的跟前服侍。

    云舒年纪小,老太太自然多几分关心。

    “没有。只是……”云舒迟疑了一下,飞快地看了正皱紧眉头的唐国公,见他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着自己,却并未呵斥,便咬了咬嘴角小声儿说道,“只是突然想着,两处侯府都并未进宫为沈家求情。那……也不知道两位沈家小姐在侯府之中的处境如何。”她觉得自己此刻的话其实是僭越了,毕竟主子的事儿,外头什么侯府将军府的事,哪里有她一个小丫鬟说话的份儿。

    可是云舒却莫名想到沈家那两位嫁到侯府去的小姐。

    唐国公世子夫人是沈大将军的长女,今日知晓了沈大将军的事就已经卧病在床,那何况是那两位小姐。

    更叫云舒迟疑的事,虽然如今罪不及出嫁之女,三位沈家小姐既然已经出嫁,那无论沈家是什么罪过都和她们没什么关系,可是娘家败落成了重罪之后,她们在豪门之中如何立足?

    唐国公府是家风清正的人家,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也都是厚道人,饶是如此,当世子夫人卧病在床,沈家败落之后,老太太还都偷偷问一句唐国公世子他的打算。

    可见沈家被治罪,并不仅仅是沈家的小姐们没有罪过就算完了的。

    皇帝厌弃沈家,那同样也会厌弃沈家小姐,厌弃沈家小姐的夫君还有婆家。

    唐国公府,还有唐国公世子不在意未来在皇帝心中的位置,护住了世子夫人,那其他两位沈家小姐呢?

    如果没有唐国公今日这番话,云舒并不会担心,因为觉得那两位小姐嫁的还都是这么些年和沈家最亲近的人家呢,能有什么?

    可是如果靖南侯府和显侯府竟然都对沈家如今的形势无动于衷,那两位小姐在夫家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老太太一愣,霍然看向唐国公。

    显然,他们的目光更加长远,看的是沈家的兴衰,还有沈家的血脉,却并未将心思多放在沈家这三位出嫁了的小姐的身上。

    “你提醒的对,我竟然疏忽了。”老太太的脸色微微一变,见唐国公拧紧了眉头,急忙对他说道,“要不然,你叫人去给靖南侯府和显侯府传个话儿……不必说什么沈家无辜的话了。他们应该也不想听。”老太太疲惫地对唐国公轻声说道,“就跟他们说,就说……罢了,什么都别说,回头我打发人去给这两个孩子送些补品。靖南侯府和显侯府也就明白了。”能说什么?叫他们看在与沈家的情分上不要怠慢了沈家的小姐?

    那岂不是叫人恼羞成怒?

    毕竟,人家也没说要薄待了她们两个对不对?

    唐国公府突然跳出来非要请他们不要怠慢了沈家的小姐,就仿佛是认准了人家会怠慢,那谁的心里受得了?

    就算从前没有怠慢的心,只怕靖南侯府和显侯府都要埋怨沈家的小姐是祸头子,令人误解他们府中的人,越发不喜。

    如今沈家败落,就别给两个孩子节外生枝了。

    什么都不说,只送些补品,也能叫这两府知道唐国公府是什么态度,也是个提醒。

    别以为沈家完了就能怎样,这还有唐国公府呢。

    “琥珀!”事不宜迟,老太太想到世子夫人一下子就卧病在床,就担心那两个女孩儿受不住这些,急忙召唤了琥珀进门,叫她赶紧预备些补品,多带几个威风的婆子去靖南侯府和显侯府去送东西,这张罗了好半天,见琥珀带着珊瑚并另一个大丫鬟玳瑁一同走了,老太太这才叹了一口气对一声不吭的长子说道,“你是不明白后宅之中,女人堆里的厉害的。这娘家如果没有人给自己撑腰,就算自己再要强泼辣,也是不行的。”

    “那就都托付给母亲。”唐国公的眼睛慢慢地扫过云舒。

    云舒急忙垂头,屏住呼吸,假装自己就是个大花瓶。

    老太太见唐国公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云舒,急忙拦着说道,“你吓唬她做什么!这孩子才多大,要紧的是心里实诚,一心一意为了家中着想,如今还想着沈家的那两个孩子的事儿,可见是多么良善。她心里想着了这些,给咱们提个醒儿,叫我说,夸她还来不及!”她知道唐国公一向不喜欢过于伶俐的人,只担心云舒这样聪慧叫唐国公不满,便叹气说道,“如果不是心里眼里都想着咱们国公府,她能张这个嘴?可见真是个好孩子啊。”

    唐国公看着老太太使劲儿把云舒往身后划拉的样子,半晌无语。

    怎么自己在母亲的眼里,就仿佛吃人的老虎不成?

    多看了这丫鬟两眼,怎么老太太就跟自己要打死她似的?

    “儿子没有吓唬她的意思。”唐国公并不是不喜欢伶俐的人,看看他身边的陈白就知道了。他只是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

    老太太跟前这小云虽然一副装老实的样儿,不过却聪慧良善,唐国公还是容得下的。

    如果他当真容不下谁,云舒也不能在老太太跟前还过得这么高高兴兴,早就叫唐国公给踹出去了。

    “我只是想,这丫头胆大心细,性情……如母亲说有良善。”唐国公并不是一个擅长夸奖别人的,此刻僵硬地夸了云舒两句,见老太太吐出一口气似乎放心了,这才慢慢地眯起一双狭长犀利的眼睛,看着越发谨小慎微,垂着头恨不能变成鹌鹑似的的小丫鬟轻声说道,“儿子最近是想跟母亲借她用一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