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黔面之刑

    云舒还真是想对了。

    等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唐国公果然满身肃穆地回了国公府。

    他一回来,看见他真的平安无事,亲眼见到他平安,而不是从旁人嘴里听到,老太太也似乎安心了许多。

    “叫母亲担心了。”唐国公回到府里哪儿也没去,直接来了老太太的上房。

    见他身上的衣裳有些凌乱,老太太急忙问道,“是不是宫里……”

    “宫里还好。陛下准备万全。”唐国公这个“准备万全”叫人觉得说不出的讽刺,见老太太不吭声了,弹了弹衣角缓缓地说道,“我已经和陛下求情,陛下夺沈家全部爵位官爵,命以庶民之礼下葬。”他的声音平静,也没有说沈家其他的那些下人和丫鬟的事。不过老太太听了又忍不住问道,“那两个孩子呢?”死去的人,死去哀荣又有什么意义,要紧的事沈家独苗还有八皇子。

    唐国公沉默半晌。

    “沈家那孩子已经被陛下以黔面之刑。”

    老太太听了,顿时摇晃了一下。

    云舒站在一旁,听到这里也脸色微微惨白。

    她忍不住想起了沈家公子,芝兰玉树一般的清雅的少年,笑容温柔如同春风一样,可是如今却被施以黔面之刑。

    所谓的黔面之刑,乃是将烧红了的大大的犯官的字迹烙印在一个人的脸上。

    这样的刑罚,叫这个人的罪过永远都显示在脸上,是最大的羞辱,也是最大的惩罚。

    从此他面对世人的时候,都会被人看到脸上最鲜明丑陋的伤疤还有代表着自己是个有罪之人的烙印。

    那还有什么未来?

    “怎么可以……陛下好狠的心。”老太太顿时就明白,皇帝这是眼看着唐国公给沈公子求情,又不愿和唐国公继续纠缠这件事,却又不肯轻易饶恕沈公子,因此就在沈公子的脸上烙下了有罪的烙印。这样的烙印会伴随着沈公子的一生,那简直就是耻辱一样。她手脚发凉,见唐国公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带着几分伤感地说道,“罢了,好歹保住了命。”她也不知道是在宽慰谁。

    “陛下将他赐给我为奴。”见老太太闭了闭眼,唐国公缓缓地说道。“将他发配入了奴籍。”从此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清贵文雅的沈公子,只有一个唐国公府的小厮奴婢了。

    唐国公说着这话的时候十分平静。

    他经历过不知多少风雨,这些在他的眼里都不算什么。

    只要能保住性命,比什么都要紧。

    “那八皇子呢?”皇帝将沈公子赐给唐国公为奴,这只怕是唐国公力争的结果。不过老太太觉得这结果不错,毕竟唐国公府和沈家也有渊源,沈公子的长姐就是世子夫人,这沈公子来了国公府里,自然是比他流落在其他人家让人安心得多。此刻听着房间里燃烧的炭火的细微的噼啪的声音,老太太看着眉宇不动的唐国公说道,“你也算是对得住沈家了。这孩子就算是被施以黔面之刑,可是根基尚在,就算自己日后不能出仕,可只要他以后成亲多生几个沈家血脉,到时候有你护着,也能慢慢地把沈家再给扶起来。”

    唐国公听了这话脸色凝重。

    “陛下……”他想了想,摇头说道,“陛下心里对沈家忌讳颇深。”

    把沈家打入奴籍,正说明皇帝不可能会叫沈家东山再起了。

    一个入了奴籍,那日后沈家的孩子就都是奴籍了。

    “以后再说以后的事。”老太太关注地问道,“八皇子呢?”

    “陛下恼恨八皇子忤逆自己,如今还关着八皇子,我担心陛下是要将八皇子置于死地。”唐国公脸色凝重地说道,“我求情半日,陛下什么都答应,却始终没有答应饶恕八皇子。如今还对八皇子身边所有服侍之人都许下重赏,命他们都不许看护八皇子。我瞧着陛下厌恶八皇子比厌恶沈家血脉多得多。”他的声音沉沉的,老太太却不由诧异地问道,“这是为何?沈家的孩子都能饶恕,八皇子是陛下血脉,怎么会……”

    “陛下今日又封了一位皇贵妃。”唐国公简短地说道。

    他这一句话,顿时叫老太太什么都明白了。

    云舒也明白了。

    这简直就是从前自己看过的许多书籍里头,那种宠爱沈贵妃都是假的,其实真爱是如今这位皇贵妃,从前隐忍万分叫沈贵妃八皇子当靶子,如今皇帝掌控局势之后,就把心爱的心肝儿迫不及待地提拔了上来,册封为皇贵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皇帝厌恶八皇子不放,一定要叫他落魄凄凉还真的很有道理,毕竟皇帝得叫八皇子更加悲惨,才能讨自己的皇贵妃的欢欣。

    那位皇贵妃眼睁睁地看着皇帝宠爱沈贵妃母子,就算是一切都是虚情假意,可是这么多年的盛宠也不是假的。

    她的心里一定万分嫉恨沈贵妃母子。

    如今沈贵妃干脆地死了一了百了,那她只能把怒火发泄在八皇子的身上,自然撺掇着皇帝将八皇子置于死地。

    枕边风……是这世上最厉害的谗言。

    “是谁?”老太太声音干涩地问道。

    她真是没有想到,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

    本以为这场宫变只是因为皇帝忌惮沈大将军功高震主,却没有想到,原来这里头还夹着皇帝的真心疼爱的女人。

    如今沈家灰飞烟灭,皇帝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提拔上来。

    老太太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来,皇帝这么多年除了宠爱沈贵妃,还宠爱过谁。

    “是五皇子生母李美人。”皇帝平淡地说道。

    老太太许久之后,露出苦笑。

    “真是没想到,原来是她。”李美人在宫中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素日里也没有宠爱,除了生育了五皇子之外,在宫里头安静得仿佛没有她这么个人一样。她的娘家非常平常,当初进宫也是因为选秀时皇帝随意挑选……如今想来,当初所谓的随意挑选只怕也是有些猫腻的。不过老太太想到李美人的这些年的老实,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的心机深沉,这皇贵妃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能忍得住这么多年,她也是佩服极了。

    只是再想想沈贵妃,老太太不免在心里生出几分唏嘘。

    这么多年的深情,原来都是虚伪,也难怪沈贵妃会临死之前那样呵斥皇帝。

    “陛下不肯放八皇子,不过我已经叫人往西山送信。”见老太太一愣,唐国公脸色沉着地说道,“我说不动陛下,自然还有旁人说得动。至于沈家,陛下等不及过十五,明日就要议沈家重罪。”就算是因唐国公求情叫沈大将军一家以庶民之礼下葬,可是皇帝还是要把沈家钉到耻辱柱上去,非要叫群臣公议沈家的无数的重罪,要叫沈家彻底成了乱臣贼子。至于沈公子,那就是皇帝心胸开阔法外开恩,皇帝还能得一个好名,不仅如此,也能绝了沈公子日后的一切额前途。

    就算是有唐国公庇护,也不能翻身。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你就顺了陛下的意吧。人都死了,议多少的罪又算得了什么。”老太太对唐国公说道。

    唐国公已经为沈家做得足够多,不能再在朝中跟皇帝对着干,为沈家叫屈了。

    不然,就算皇帝看重唐国公,也不能原谅唐国公。

    “儿子明白。沈家抄家议罪这些事,儿子不管。对他来说,保全他的儿子,我已经仁至义尽。”唐国公自己还有一大家子要拉拔,哪里能赔上自己的全家为沈家伸冤叫屈。就算是知道皇帝这回做的一切都是冤枉了沈家,可是在唐国公这里,沈家的一切也算是到此为止。他顿了顿,对老太太说道,“今晚我去宫里把沈家那孩子带回来。”他也唯恐沈公子留在宫里太久夜长梦多。

    皇帝虽然答应他把沈公子给放了,可是谁知道宫里还会有什么变故。

    如果沈公子死了,难道唐国公还要叫皇帝抵命不成?

    皇帝如今答应留沈家一条血脉,也只是心中尚且勉强也有几分愧疚。

    就算皇帝对沈家无比地厌恶排斥,可是看着沈大将军夫妻死了,看着被自己宠爱了十几年的沈贵妃也死了,皇帝心再冷硬,这一刻也是最柔软愧疚的时候。

    可是等时间久了,只怕皇帝的愧疚越来越少,到时候沈公子就危险了。

    特别是宫里还有一个皇贵妃。

    “那你先别歇着,快进宫把那孩子带回来。带回来了,如果你不方便,就交给我照顾。”老太太最是怜贫惜弱的性子,沈公子遭了大难,她自然十分可怜,又急忙问道,“陛下只听你说了几句就饶了他的性命?莫非是靖南侯和显侯进宫帮你求情了?”唐国公一个人势单力薄的,在宫里和陛下求情,只怕皇帝是不能听的。这么痛快放人,莫非也有人和唐国公一起求情?

    她不问这个还好,一问这个,唐国公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他们没进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