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不离不弃

    老太太见了,知道儿子是担心自己为沈家伤神,便拍了拍他的手背。

    “我没事。”她温和地说道。

    唐三爷本就想劝老太太别为了沈家太上火,不过是觉得说出来难免有些对沈家冷漠寡情的感觉,此刻见老太太明白,便松了一口气。

    叫他说,什么都比不上老太太和他大哥。

    “那我们就先回去。”既然沈家都已经这样,聚在一起,国公府里也商量不出什么好法子,因此唐三爷看了妻子一眼,见合乡郡主的气色的确是有些不好,便带着合乡郡主走了。他走了之后,老太太便对二夫人温声说道,“你也担惊受怕的一整晚,也回去歇着吧。小四得好好儿养着。”她对二夫人一副完全关心的样子,然而二夫人想到昨夜自己心急惶恐,拦着唐四公子不叫儿子去看守国公府的大门,一时羞愧无比。

    “老太太,我,我……”她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

    可是她就唐四公子这么一个儿子。

    如果儿子真的因为昨夜的乱子出了什么事儿,那她也活不下去了。

    “好了,都是一家人,不必说其他的话。”见二夫人羞愧的样子,老太太也知道她为什么不叫孩子去看府门。

    只是知道是知道,老太太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快的。

    唐四公子自然是个好孩子,不仅主动要去看守家中的大门,而且并不是那种说说就算的,而是真心实意。

    可二夫人这样……知道看门去有危险,就拦着不叫唐四公子去,就叫老太太十分不喜。

    难道只有她的儿子是儿子,别人的就不算尊贵了不成?

    唐国公夫人膝下两子,那还是唐国公嫡出,不也去看了府门?

    难道唐四公子比唐国公世子,唐二公子更金贵,更不能有损伤不成?

    心里虽然不快,也有些失望,然而老太太面上却看不出什么,温和地宽慰了二夫人几句,叫她含着眼泪拉着频频转头的唐四公子走了,又散去了陪着自己的几个孙女儿,这才对唯一留下的唐国公夫人说道,“咱们去看看素锦。”她站起来,正巧云舒进门,急忙跟着老太太一同去看望世子夫人。此刻世子夫人面色苍白地闭目躺在床上,一旁是个太医正下方子,老太太叫陪在世子夫人身边的唐国公世子跟自己坐在外间,轻声问道,“怎么样了?”

    唐国公世子在风雪里紧绷着神经守了一晚上的大门,此刻脸色也有些苍白,听老太太询问,急忙对老太太轻声说道,“是伤心过度,抑郁伤肝,太医正开方子。”他顿了顿,见老太太沉默着点头,便轻声问道,“老太太,父亲可还好?”他自然更关心唐国公,老太太脸上露出几分满意的笑容,对唐国公世子把陈白说的话都说了,等听说了唐国公还在宫里跟皇帝扯皮沈家后续之事,唐国公世子垂了垂眼睛。

    “沈家算是完了。”他冷静地说道。

    老太太也点了点头。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岳母……到底是个明白人。”叫唐国公世子说,自己的岳母,撞死在宫里的沈夫人真是个明白人。

    知道沈大将军是因帝王猜忌而死,自己是肯定也不能苟活,就算是活着只怕也是为人作践,因此清清白白地死了,还能博一个节烈之名。

    不仅叫自己的名声成就忠贞,也是为了叫世人都看见沈家的惨烈。

    沈大将军夫妻一同死在宫里,沈贵妃也自尽,这叫外头的人如何非议?如果皇帝此刻要赶尽杀绝,也株连她的孩子们,也得想一想外头的人声非议。

    那些沈大将军谋逆的种种罪过和证据,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世人谁不明白?莫须有地逼死了沈家上下,难道几个孩子都容不得不成?

    一旦皇帝真的要将沈家血脉赶尽杀绝,那只怕也难以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皇帝但凡还要名声,就得想一想这其中的关隘。

    “你日后打算如何?”就算皇帝不予追究,可是沈家必定为皇帝猜忌,日后也会在心里记上一笔。皇帝这不知道苦心谋划了多久,突然就把沈大将军给弄死在了宫里,可见对沈家也没有什么愧疚还有情分,而唐国公世子娶的是沈家长女,只怕日后在皇帝的心里也得盘算盘算。其实说起来,这门婚事带给唐国公世子的,日后只怕还有皇帝的不快,虽然唐国公在皇帝的面前看来应该还不会失宠,可是皇帝不会喜欢唐国公世子。

    反正唐国公也不仅仅只有唐国公世子一个儿子。

    皇帝如果要提拔看重,自然会更喜欢与沈家没有关系的唐国公的其他的儿子。

    “我与素锦自然是夫妻一体。”唐国公世子俊美温柔的脸上一派春风。

    哪怕他知道日后会被妻子连累,可是也并没有恼火厌弃。

    “你这样就很好。”见他没有对妻子心生排斥,在这个时候还知道好好儿疼惜妻子,老太太的面色越发缓和。

    她在意儿孙的前程。

    可是更在意儿孙的品行还有品德。

    如果沈家烈火油烹的时候唐国公世子跟妻子夫妻情深,一旦沈家败落,唐国公世子就把妻子撇到一旁,那她反而会不高兴了。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你要好好珍惜你们之间的婚姻与情分,不离不弃。所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是无论遇到什么风雨,你们都要相知相爱,不要放开彼此的手,共同承担。”见唐国公世子素手应了,老太太便微笑着对玉树临风的长孙温和地说道,“你生来尊贵,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波折。不过如今,知道守护家人,也知道庇护妻子,那无论日后陛下那里如何,可是在旁人眼中,你已经是顶天立地,令人敬慕的男子汉。”

    昨夜兵变,唐国公世子带着弟弟守卫家人。

    今日知晓沈家败落,唐国公世子也护着妻子。

    虽然沈家的结局叫人伤感,可是老太太却觉得看清楚了长孙的出众的品德,也是一件叫她欣慰的事。

    “您放心。我与素锦会一直走下去。”见老太太微笑起来,唐国公世子便柔声说道,“您也不要担心孙儿。”他日后的前程只怕有限,不仅仅是在皇帝这一代,就算是皇帝驾崩新君登基,下一任帝王只怕也要猜忌盛宠多年的沈家的血脉。他日后只怕只能做个富贵闲人。不过守着唐国公这个爵位做个富贵闲人,叫弟弟出去博个前程,唐国公世子想了想说道,“想想二弟只怕日后要更加辛苦,我有点同情他。”

    唐国公府的兴衰只怕不会落在他的肩膀上,而是都要看唐二公子的了。

    “你瞧瞧你,这是做哥哥说的话吗?幸灾乐祸。”老太太拍了拍唐国公世子的手背。

    长孙这样豁达,她心里放心了许多。

    “我叫二弟去歇息了。”见老太太微微点头,唐国公世子见唐国公夫人在一旁也眼里含着眼泪微笑着看着自己,便笑了笑对老太太和声说道,“他倒是比我强些,把守正门的时候也都叫人敬服。”他到底是翩翩文雅的世家公子,虽然为人出色,可是却不及唐二公子行事干脆,虎虎生风的厉害。此刻见老太太似乎只不过是为了讨自己对自己妻子的态度才过来,唐国公世子忙扶着老太太说道,“素锦这里我会好好照顾。老太太,母亲,你们也回去歇息吧。”

    “等素锦醒了,你就叫人来告诉我。我再来看她。”唐国公夫人温和地说道。

    这也是给惶恐不安的儿媳一个定心丸。

    毕竟娘家倒了,只怕儿媳的心里也担心自己被夫家厌弃,被婆婆排斥。

    “儿子都明白。”唐国公世子心中越发感激,急忙拱手说道,“多谢老太太,多谢母亲。”他如今也知道了家中长辈态度,其实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毕竟之前知道沈家被皇帝诛杀在宫中,他自然也担心家中对自己的妻子会变得和从前不同。如今他也得了长辈们的态度,不由心中一定,脸上就露出几分轻松与柔软,亲自护送着老太太回了卧房,这才匆匆地走了。

    云舒跟着老太太回了卧房,见老太太疲惫地靠在床头,急忙劝老太太睡一会儿。

    “如果陛下有了什么决断,国公爷应该就很快就回府了,到时候还得和您一同商量日后。您现在不歇着养精蓄锐,那身子骨儿怎么受得了。”云舒一边给老太太脱了外衣,见她笑了笑,忙说道,“琥珀姐姐叫小厨房熬了鸡汤,您先喝点儿吧。”沈家这事儿皇帝不可能会久拖,而且沈大将军死在宫里,总不能叫尸身就这么一直留在宫里吧?大正月的,皇帝不郁闷才怪。

    因此只怕沈家的事很快就有决断,唐国公也应该能回来了。

    云舒此刻也松了一口气。

    她真是觉得万分期盼唐国公赶紧回来。

    唐国公真是国公府的主心骨,他不在家里,总是叫人觉得心里慌慌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