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宋如柏的安危

    他斟酌片刻。

    云舒见他犹豫,不由更加担心。

    “八皇子……”沈贵妃都死了,还是那样惨烈,据说自尽之前把皇帝骂得狗血淋头,有恩断义绝的意思在里头,那当众把皇帝骂成个无耻之徒,皇帝的脸上能好看吗?因此八皇子自然也没什么好下场,陈白想了很久才对云舒正容说道,“八皇子如今的境况不好。”虽然八皇子是皇帝的儿子,然而八皇子现如今的身份太尴尬了,而且看皇帝那个样子,对八皇子也没有宽免的意思。

    “宫变之后,沈贵妃自尽的时候,八皇子身边的侍卫已经死了一半儿了。”那时候那些侍卫是怎么死的,想想也都能明白。见云舒脸色微微发白,显然也很明白这其中的内情,宫变之中流血之事都是必然的,陈白叹了一口气对云舒缓缓地说道,“八皇子现下被陛下废去了冷宫,身边死了的侍卫我都去看了,没有阿柏。他如今应该还活着。只是我出宫的时候陛下已经下了旨意,说是八皇子身边的侍卫,如今还侍奉他的,只要站出来从此对八皇子不再效忠,就可以既往不咎,决不牵连。”

    云舒听了一会儿,陡然变了脸色。

    这是皇帝要叫八皇子众叛亲离啊!

    八皇子才失去生母,如果连身边的侍卫都弃他而去,那能受得了吗?

    她动了动嘴角,又急忙看陈白的脸色。

    “我出宫的时候已经有侍卫离开冷宫,发誓不在效忠八皇子。陛下也倒是说得出做得到,已经叫他们出宫回家。”陈白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些人里也没有阿柏。”

    云舒只觉得浑身冷得厉害。

    “宋大哥……是个固执的人。贵妃娘娘和八皇子对他那么好,他是不会离开的。”可是如今八皇子既然都已经被皇帝关入冷宫,而且皇帝还叫八皇子众叛亲离,半点慈父之心都没有,如今死活都还没有个结论,云舒就知道,如果宋如柏继续跟着八皇子,日后就算不跟着八皇子一起去死,恐怕也再也不能翻身了。她想到宋如柏从前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好不容易才重新有了前程,可是如今却又跌落尘埃,不由心里有些难受。

    宋如柏是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

    从前他艰难的时候得过邻居们的一些帮助,因此,当他成为八皇子侍卫之后,得到的东西也什么都不忘记给曾经的邻居们的人家一份。

    沈贵妃母子一直对他很好,云舒就想,宋如柏这样脑子一根筋的,永远都不会背叛八皇子的。

    “你说的正是我担心的。八皇子算是完了。就算国公爷保住他的命,可是陛下跟前他也再也不可能有什么前程。”陈白脸色凝重地说道,“阿柏那样的性子,无论八皇子是显赫还是落魄,恐怕都要不离不弃。这孩子可怜,只是却又忠义。”他离宫的时候,离开八皇子的侍卫们已经越发地多了,听说很少会有人还愿意留在八皇子的身边,虽然这有些令人鄙夷,可是陈白却想说,这倒也是情有可原。

    “宋大哥是孤身一人,就由着他去吧。他想要忠诚自己的心与忠义,既然不会妨碍旁人,我觉得也还好。”云舒心里虽然越发为宋如柏担心,然而此刻想一想,或许如今忠诚八皇子,才算得上是无愧于心。如果宋如柏为了活命现在背叛八皇子,在这样的时候离开他,那就算是活下来,又怎么面对自己的良心呢?她有些不安地拿教蹭了蹭面前的地面,对陈白说道,“至于其他人,虽然弃八皇子而去,却也情有可原。他们都不是孑然一身,身后也有一大家子。为忠义自己付出性命简单,可是自己的家人何其无辜呢?”

    她并不鄙夷这时候离开八皇子,背叛他的那些侍卫。

    那些侍卫也是有家人,也有好大一家子在的。

    如果是因为要维护八皇子,令一大家子因自己的缘故从此也跟着受到磨难,那这样对家人也不公平。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不过是选择的问题而已。

    “你说得对。”陈白见云舒通透,目光温和了许多,摸了摸她的发顶对她温煦地说道,“不过你不必担心。国公爷还在宫里,想来能保住八皇子的性命。只要八皇子活着,阿柏应该不会有事。”他这样安慰云舒,云舒心里自然十分感动,急忙点头说道,“我不过是白问一句罢了。知道宋大哥没有性命之忧就好。陈叔,你忙碌了一整夜,好好儿休息吧。”陈白在宫里过了那么一个惊心动魄的晚上,恐怕也是身心俱疲,云舒哪里还能拖着他追问宋如柏的事,越发劝陈白去休息。

    见陈白笑了,云舒便也认真地说道,“我担心宋大哥,可是也担心陈叔。陈叔也得好好儿保重自己。您也不仅仅是一个人,您也还有咱们这些小辈要庇护呢。”她催着陈白赶紧去休息,也是因为她知道,昨夜的宫变也就算了,可是最要紧的还都没有来的。就比如说陈白说的那些,沈大将军夫妻的尸首怎么办?只有怎么议罪,沈大将军府该怎么处置,沈贵妃母子还怎样,这么多的事,既然唐国公已经插手,必定有陈白忙碌得更多。

    陈白只怕要很辛苦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陪着老太太在府里,也不必担心我们。”陈白看云舒担心地看着自己,不由笑得十分和蔼。

    他其实心里也只是担心唐国公这个主子罢了。

    沈大将军府的事虽然令人唏嘘,可是叫陈白来说,对沈大将军也没什么感情。

    又不是他的主子。

    唐国公顾念情分想要保住沈家的血脉,陈白会用心奔走,不过也就是那样儿了。

    唏嘘了两声,叫陈白说,他的心情就算沉重,可是也没有到如世子夫人伤心欲绝病倒在床,为沈家伤心得不得了的程度。

    因此,他还是更看重云舒对自己的这份关心的。

    “今年只怕府里要忙碌,你和翠柳恐怕不能出来跟咱们一块儿过年。你平日里多看顾她一些。”平常过年之后,过了正月十五,唐国公就会叫他们都歇两天把年给过了。不过今年宫里除了这样的事,一家团聚是别想了,陈白对云舒细细地叮嘱说道,“也不必担心家里。家里还有你婶子呢。”他叮嘱了几句,见云舒都乖乖地答应了,这才笑了笑,抬脚走了。看见他的背影离开,云舒怔忡了一会儿,这才转身回了老太太的屋子。

    老太太的面前,唐三爷正微微皱眉。

    “母亲,沈家这件事……”唐三爷犹豫片刻,对老太太轻声说道,“事出突然,只怕这京城里还都没反应过来。既然大哥在宫中求陛下开恩,保住沈家那孩子和八皇子,那是不是我去一趟靖南侯府和显侯府,一同上表,也叫陛下更重视一些?”靖南侯府娶的是沈家二小姐,显侯府上娶的是沈家三小姐,这都是姻亲,此刻不拧成一股绳出力求陛下开恩,那还等什么时候?

    而且说实话,靖南侯府和显侯府跟沈大将军的关系可比唐国公的好多了。

    那才是亲近走动了十几年的世交好友,是沈大将军最亲近信任的人家。

    “还是别去了。免得陛下觉得咱们在和靖南侯府与显侯府串联。”老太太想了想,对唐三爷温和地说道,“都是京城里消息灵通的人家。如今宫门都开了,你大哥都派了人出来,恐怕沈家的消息也都已经散出去,那两家也能听到。更何况你大哥现如今在宫里头,他们也能明白是为了什么。咱们不必操心。行了,既然家里没有事,你大哥也平安,你就赶紧带你媳妇儿回去歇着。她挺着个肚子熬了一夜,也辛苦极了。”

    老太太关心沈家,可是也没有越过自家儿媳的道理,见合乡郡主安安静静地陪着自己一夜,心里感动,越发觉得合乡郡主这儿媳贴心又孝顺。

    此刻见合乡郡主脸色惨白,老太太哪里会不心疼?

    “外头的事儿有你大哥呢,你别担心。好好护着你媳妇就是。”老太太叮嘱唐三爷说道,“这段时间京城必定大乱,你不要出去走动,下了衙门就赶紧回家。”沈家这乱子,虽然看起来是平息了,可是后续还有很多的麻烦,比如沈大将军这些年必定是有些亲近往来的朝臣的,这些朝臣怎么算?是既往不咎,还是论党羽一同处置?沈大将军这些年来往的人家不少,就算沈大将军十分安分,可是他提拔上来的那些人,皇帝如今只怕也是不能相信。

    或者还有人希望趁火打劫,趁着这一场乱子在里头抢些好处,人心浮动,必定京城大乱。

    这时候在外往来也会叫人十分担心。

    “儿子明白。”唐三爷如今还在翰林院呢,没什么实权,不过是清贵罢了,因此就算是下了衙门回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犹豫了一下,想说点什么,却忍耐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