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后事

    八皇子虽然一向被视作皇帝爱子,都说是未来的太子,可是当初皇帝难道没说过沈贵妃是自己的心肝儿?

    可是现在沈贵妃却被皇帝给逼得自尽了。

    皇帝难道当初没有盛赞过沈大将军是自己的肱股之臣?

    可是如今沈大将军却被万箭穿心。

    可见皇帝的嘴里,八皇子是他心爱的皇子这件事也没什么真心。

    到了如今,八皇子的存在就格外尴尬。

    舅舅死了,生母死了,母族败落,又是以沈家谋逆这样的理由。

    他如何在宫中立足?

    不说如何活下去,就如如今皇帝对八皇子是个什么态度都不好说。

    皇帝会不会想直接杀了沈公子和八皇子这两个沈家余孽,以免日后他们翻了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你们国公爷是怎么说的?”老太太脸色苍老了很多,对陈白问道。

    “国公爷的意思是,就算陛下说得都对,沈大将军的确有谋反之心,可是沈公子年少无能,不过是尚未弱冠的少年罢了,这些事只把不能卷入其中。虽然说谋逆之罪都应该满门抄斩,可是沈大将军已经授首,也请陛下看在沈家当年护卫陛下,为陛下开疆辟土这样的功劳上,饶了没有罪过的沈公子一命。”至于沈家的三位小姐,其实唐国公提也没提,毕竟祸不及出嫁之女,三位沈家的小姐已经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沈家就算是有罪,那也跟出嫁之女挨不上。

    唐国公留在宫中,一则是求皇帝看在这么多年沈大将军为皇帝也立下无数的功劳,请他饶恕沈公子。

    还有八皇子……沈贵妃已经自尽,八皇子到底是皇帝的亲儿子,皇帝总不能杀了自己的儿子。

    哪怕贬为庶民,也请皇帝留八皇子性命。

    听着陈白这些话,老太太沉默许久,突然仿佛无力了一般。

    唐国公周所周知的和沈大将军不合,可是如今却在宫里顶着皇帝的忌讳在救人。

    皇帝既然杀了沈大将军,自然是对沈家没什么情分,唐国公如今非要保住沈公子和八皇子的性命,也不知道会不会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既然如此,你就叫他在宫中不必操心家里。家里一切安好。”虽然心里担忧,然而老太太却此刻心软了,想着儿子在宫中努力救人,再想想当初对自己十分恭顺的沈公子,她慢慢地对陈白说道,“沈家……能帮一把是一把吧。”她心里唏嘘,又带着几分伤感,显然被一夜之间显赫的沈家就这样倾覆感到难受,对陈白喃喃地说道,“你们国公爷做得对。就算沈家失势,可是也不能叫他们暴尸荒野。”

    把沈大将军夫妻和沈贵妃丢去乱葬岗,这种事怎么可以。

    皇帝摆明了是想出气,可是老太太却心里难受得厉害。

    君王无情。

    可是皇帝这也太无情了。

    哪怕只是虚情假意,可是沈大将军夫妻不必提,只说沈贵妃。

    那也是皇帝宠爱了十几年的女子,为他生儿育女,为他用心侍奉,一心一意地服侍他,做他的妻子。

    可是这样的一个女子,皇帝就算她死去也不愿给她一份普通的尊严,甚至连一个棺椁都不愿给他。

    想来,沈贵妃当日也是看穿了皇帝对自己的无情还有虚情假意,才会绝望自尽吧。

    老太太越发叹息了起来。

    “国公爷说,请您不必担心。他知道分寸,就算是为了沈家开口,也不会叫国公府步沈家后尘。”见老太太笑了笑,疲倦之外又多了几分心酸,陈白哪里敢叫老太太这么难受,这要是唐国公从宫里回来了还了得?他急忙压低了声音说道,“国公爷在陛下的跟前好着呢!老太太您不知道,我也是听说昨夜家宴之上刀兵乍现,其他人都十分惶恐,因不知那些闯进来的都是敌是友意图为何,只知道到处隐藏。只有国公爷护卫陛下身前,陛下……很感动。”

    只有当发生这样危机的时候才能看得出谁更忠心。

    唐国公毫不犹豫地护卫皇帝,甚至没有顾忌自己的安危。

    毕竟,如果这些冲进来的士兵是冲着皇帝而来,那站在皇帝身前的唐国公首当其冲就是最危险的。

    可是唐国公却并不在意这些,反而忠心耿耿。

    他本就在朝中持重,素有威仪,也在朝中声势赫赫,是皇帝的左膀右臂。如今越发忠诚,自然也叫皇帝的心中感念。更何况唐国公并不像是沈大将军那样兵权在手声势赫赫,有功高震主的嫌疑,因此如今皇帝看在唐国公的忠诚上,对唐国公还是很多优容的。不是这样,唐国公也不敢在宫中为沈公子与八皇子开口求情。不是真的信重倚重唐国公,皇帝也不会跟唐国公磨蹭到这个时候。

    如果皇帝厌弃唐国公,那唐国公一开始为沈家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被皇帝治一个同谋之罪,不是下狱就是被赶出宫中了。

    可是直到现在唐国公还在宫中和皇帝扯皮,可见皇帝对唐国公是真的非常纵容看重。

    陈白赶紧把自己说的给老太太知道,老太太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幸亏素锦已经嫁过来了。罢了,能保住一个是一个。”沈家突然遭遇这样的乱子,不仅沈大将军夫妻身死,只怕皇帝还要清算沈家的其他家眷。虽然说沈家人口凋零,其实也没几个人,可是只怕沈家是要被皇帝抄家,家中的奴婢下人都是要重新发卖,那些得力的管事之类的,在沈大将军身边得重用的,想必也都是罪过。如果沈家的三位小姐没有之前就嫁了人,那只怕下场都是不怎么好的。

    官宦之家的小姐,一旦家族被抄家治罪,如果能赶紧死了还算是好的。

    不然一旦落罪,不是发卖为奴,就是充入教坊,为人玩乐。

    如今沈家三位小姐各自嫁入豪门,唐国公府也就算了,其他两家都是和沈大将军是往来世交,也能护得住这两个女孩子。

    “国公爷也庆幸。”纯白含糊地说道。

    他只是想到唐国公再三将和沈家的婚事提前,是不是也隐约感觉到沈家这有些叫人担心了。

    “你去歇着吧。”老太太知道了自己想要的,见此刻陈白的脸色倦怠,眼下乌黑,身上还有些地方有已经干燥了的泥土的痕迹,就知道陈白在宫中只怕也担惊受怕,一夜没合眼。她是一向都很喜欢忠诚的下人的,见陈白显然在宫中也为唐国公奔走,不然不会知道这么多宫中发生的事,便越发和蔼起来。她便对陈白说道,“等你歇息好了,你们国公爷那里还得你去服侍,免得你们国公爷一时找不着得用的人手。”

    “是。”这算得上是老太太对自己极大的肯定,陈白顾不得谦虚,急忙躬身应了。

    “小云,送送陈管事。”老太太侧头对脸色有些恍惚的云舒说道。

    她是知道云舒跟陈白家走得亲近的,见此刻云舒十分忧虑的样子,心里一软,就叫云舒去和陈白说说话。

    她听陈白说的那些事都觉得惊心动魄,只怕云舒也十分担心陈白。

    陈白虽然嘴上没说自己的辛苦,可是昨夜宫变,他一个国公府的下人在宫中到底是怎样奔走,又有没有危险,这谁知道呢?

    “是。”云舒急着知道宫中的情况,急忙答应了一声,送陈白出来。她才出来,就见陈白叹了一口气,转头对她温和地说道,“你什么都别担心。国公府这天塌不下来。”只要唐国公还是皇帝倚重的重臣,只要唐国公帝心尚在,这唐国公府就是安稳的,就不会如同沈家一般……陈白的心中是有些物伤其类的,不是因皇帝对沈大将军的置于死地,而是因为当沈大将军身死,沈家的下人竟然也都没什么好下场。

    豪门之中的下人,一旦家族败落,就也要跌入尘埃了。

    云舒自然也惊心动魄。

    她也真是怕了。

    这样显赫峥嵘的豪门世族,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不仅这样,那府里头多少的丫鬟下人,都付诸流水。

    “陈叔,我怕的不是这个。沈家烈火油烹,被陛下所忌。可是我相信咱们国公爷有能力保全咱们全家。”云舒见陈白看着自己笑了笑,急忙说道,“我只是担心陈叔和国公爷在宫里真的没有受伤吗?”她关切地看着自己,目光清凌凌地透着对自己的担忧挂念,并不是虚情假意。陈白心里一暖,便温和地说道,“你放心。国公爷安全得很。我也是。”他迎着云舒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微笑起来。

    “陈叔,那宋大哥呢?”云舒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

    她关心唐国公和陈白,当然也很关心宋如柏。

    宋如柏是八皇子身边得用的侍卫,云舒想想陈白说的宫中变故,就心里一紧,敏锐地感觉到宋如柏只怕是要不好。

    果然,陈白的脸色凝重起来,对云舒招了招手,叫她跟着自己走到廊下一处避开风雪的地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