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自尽

    陈白一顿,沉默起来。

    “陈总管?”世子夫人疑惑地看着陈白。

    此刻,唐国公世子兄弟一同过来,看见陈白已经在和老太太禀告,唐国公世子俊美又带着几分憔悴的面容露出顾虑,上前扶住了世子夫人,关切地看着她。看见他这个模样,世子夫人心里莫名一动,生出一种恐慌,看了目光忧虑关切的夫君,又看了看陈白,不由苍白着脸问道,“难道是父亲,父亲受伤了吗?”她的脸色变得慌乱起来,声音也艰涩困难,看着陈白急忙说道,“如果父亲是受伤的话,陈总管不必顾虑我的心情。”

    沈大将军乃是护卫陛下的臣子。

    宫中变故,沈大将军如果要保护陛下的话,那大概是会受伤的。

    毕竟,沈大将军一向忠心,绝不可能……

    “沈大将军……”陈白在世子夫人关切的目光里艰难地动了动嘴角,这才低头缓缓地说道,“回世子夫人的话。昨日夜半,沈将军已经被陛下治谋逆之罪,畏罪自尽了。”陈白一向机灵百变,在云舒的面前是一位很可靠的长辈,云舒什么事都会对陈白寻个主意的。可是陈白此刻却一脸为难,仿佛第一次没了主意似的,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去看世子夫人的脸色,唯恐多看一眼就叫她看见自己眼里同情的目光。

    世子夫人听了,一时没听明白。

    “什么?你说谁畏罪自尽了?”

    她愣了好一会儿,似乎被陈白给惊愕住了。

    然而当她一下子反应过来,顿时捂住了心口,甚至连呼吸都透不过来了,声音也变得尖锐。

    “你说什么?父亲谋逆?!父亲怎么会谋逆?!”她的父亲是这朝堂之上最忠心陛下的人,兢兢业业为了陛下开疆扩土,甚至当年流了无数的血,受了无数的伤,直到如今都还有陈年旧伤不能愈合。不说这些,沈家一门全都在军中,从她的祖父开始,为了忠君,为了陛下的天下在外搏杀,战死沙场的沈家族人不计其数。如今沈家人脉凋零,到了父亲这一代,死了三个堂兄弟,只剩下父亲一个不说,到了他们这一代,沈家甚至只剩下她弟弟一个男丁。

    沈家满门忠烈,为陛下忠心耿耿,无怨无悔。

    甚至为了陛下的喜爱,他父亲唯一的妹妹进了宫,这么多年一心一意侍奉皇帝。

    世子夫人一顿,陡然将目光汇聚在了陈白的身上。

    “沈家不可能谋逆,我父亲绝不可能谋逆!”不说沈大将军这么多年已经开始慢慢交接兵权,只说沈家小辈,她弟弟不过是个读书郎罢了,沈家就算是谋逆,又有什么道理?这是欲加之罪,可世子夫人想不明白,为什么口口声声谋逆之罪的竟然出自皇帝的口中?这么多年,陛下应该知道沈家的忠心,不仅仅是沈大将军的忠诚,还有她姑母沈贵妃与八皇子的忠诚,这都是皇帝看在眼中,还日日称道的!

    曾经每天都在称赞沈家忠诚的皇帝,怎么会突然一夜之间改变,反而治罪沈家是谋逆之罪?

    这怎么可能!

    可是世子夫人想到陈白口中所说,说沈大将军,她的父亲已经死了,不由眼前发黑。

    她紧紧地握紧了唐国公世子的手,急切地问道,“陈管家说的都不对。都是骗我的吧?世子,你说是不是都是骗我的?!”她刚刚因为唐国公平安无事还在脸上的笑容此刻全都崩裂了,如今的她也只不过是一个骤然听闻自己失去了父亲的可怜的女子。看见她这样崩溃地看着自己,唐国公世子眼底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却只能低声说道,“素锦,你要节哀顺变。”他想说些别的,可是世子夫人却已经哽咽起来。

    “我不相信。陛下知道沈家的。他明明知道沈家不可能背叛他。”沈家与陛下之间有那么多的牵扯。

    这其中还有沈贵妃母子。

    世子夫人突然觉得窒息了。

    昨夜,进宫陪伴皇帝过年的是沈将军夫妻。如今沈大将军如果说被陛下之罪,那她的家人呢?

    “我母亲呢?我姑母呢?我弟弟呢?!还有八皇子呢?!”这是她心中最重要的几个娘家人了,看着唐国公世子沉默不语的样子,世子夫人顾不得这是在太婆婆,婆婆的面前,目光之中还藏着几分惶恐地颤抖问道,“姑母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陛下治罪父亲。姑母与父亲兄妹情深。更何况姑母,姑母最知道父亲的忠诚,怎么可能不为父亲辩解?就算是姑母不知如何辩解,可是陛下看在姑母服侍御前这么多年的情分……”

    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想法。

    毕竟,沈贵妃母子就在宫中,如果皇帝真的降罪沈大将军,沈贵妃母子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沈大将军死去而一言不发?

    可是如果沈大将军还是死了,那……

    唐国公世子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一旁满面风霜的陈白看见了,知道唐国公世子是不可能说出那些令人绝望的话的,心里叹了一口气,想到尚在宫中死死压抑怒意的唐国公,便对世子夫人缓缓地说道,“陛下治罪沈大将军,沈大将军亡故之后,当场就有人弹劾沈家大不敬,谋逆等十八项重罪。”见世子夫人单薄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陈白想到今日宫中抬出去的那无数的尸身,便对世子夫人继续说道,“沈夫人与贵妃娘娘为证沈家清白,当庭撞柱自尽。八皇子与沈公子被围困宫中,等待陛下发落。这也是咱们国公爷留在宫中的原因。”

    沈家一夕变故,还是在大年初一,真的猝不及防。

    更何况沈家这变故太惨烈了。

    陈白昨日陪着唐国公进了宫,当然没有资格跟唐国公去皇帝开设的宴席,不过也在宫中的一角有屋子可以遮蔽寒冷的风雪,也能吃个饱饭。

    没想到他等到半夜就看见了宫中的大火,自然匆匆想去护卫唐国公,亲眼见到了沈贵妃指着皇帝痛骂之后绝望自尽的样子。

    想到那一幕,还有皇帝狰狞扭曲的脸,再想到沈贵妃刚烈的自尽,陈白的心里叹息起来。

    他绝不可能想到,帝王的心深不可测,甚至连爱情都能拿出来做哄骗人的筹码。

    他把沈贵妃母子捧在手中十几年,也不过是迷惑沈家,叫沈家以为他对沈家没有芥蒂的幌子。

    当皇帝无法忍耐,当八皇子渐渐长大,已经有可能动摇自己的威严,皇帝就毫不犹豫地下手,将沈家铲除。

    甚至为了叫沈家不会防备,还将这一切都安排在最叫人轻松不会警惕的大年初一。

    沈家高高兴兴地来赴宴,却没有想到直接被皇帝给关在了宫中,哪怕沈大将军神威盖世,可依旧被无数的刀剑刺入身体。

    昨夜流的血依旧在陈白眼前,陈白心中的心血也有些激荡震颤,正想说关于八皇子还有沈公子的事,就听见唐国公世子急切地唤道,“素锦,素锦!”

    世子夫人已经昏了过去。

    一夜未眠,她本就十分虚弱,此刻听到家中长辈竟然全都死了,自然叫她一个弱女子无法接受。

    “快,请太医赶紧过来。”老太太心中唏嘘,只是因为已经有了一夜的心理准备,此刻勉强还能支撑。看见长孙媳妇晕了过去,她顿时十分紧张地叫唐国公世子说道,“你父亲还在宫里,这里你就不必担心。快把她送到我后头的屋子里,叫太医看看,别耽误了。”她虽然听到沈家全都被皇帝治罪,却依旧对世子夫人这样关心,唐国公世子露出几分感激,急忙将妻子拦腰抱起,匆匆地往后头去了。

    上房之中顿时一片死寂。

    “沈家……就怎么完了?陛下昨日种种,是对付沈家?”二夫人紧张地问道。

    她虽然紧张,不过知道皇帝不是要收拾国公府,就松了一口气。

    虽然和沈家是姻亲,可是二夫人和沈家并不熟,对于她来说,沈家被治罪,虽然令人震撼,却并不会叫她难过。

    “陛下如果只要治罪沈家,谋逆一项重罪就已经能要了沈家满门的命。又何必历数十八项重罪。”唐国公夫人因是在自己的家中,因此也不在意会被人听到,此刻对老太太说道,“这难道是要叫沈家万劫不复吗?”沈家如何她管不着,可是她儿子娶了沈家的小姐,唐国公夫人自然不希望沈家从此就再也不能翻身,永远背负重罪。她心中焦虑,又担心儿媳会因此受到伤害,便急忙起身说道,“我得去后头看看这孩子。可怜见的,竟然遇到这样的变故。”

    “去吧。多照顾她些。她如今娘家没了,正是惶恐的时候。”老太太便微微点头说道。

    唐国公夫人自然是疼惜儿媳的,急忙答应了一声,也往后头去了。

    “你们国公爷如今还在宫中是为了什么?”

    陈白见老太太询问,便急忙说道,“国公爷操心的事不少。沈将军夫妻,沈贵妃都死在宫里,如何安葬?难道真要丢去乱葬岗?国公爷是不能坐视不理的。还有……”他舔了舔嘴角对老太太说道,“还有沈公子是沈家独苗,他死了,沈家只怕就要绝后。国公爷得保沈公子一命。还有八皇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