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平安

    她此刻这样孝顺,老太太的心中十分复杂。

    “素锦,你是个好孩子。”老太太目光慈爱地看着世子夫人说道。

    世子夫人的脸色泛红,然而在这样紧张的,全家都忧虑无比的时候,她却没有说什么格外俏皮的话,只是对老太太柔声说道,“公公吉人自有天相,您不要担心。”她心里也担心自己的父亲,只是此刻在家人面前却不敢多说,唯恐多生惶恐。唐国公世子明白妻子同样忧心沈大将军,因为并未听到老太太提及外头的那些京城卫的调动,因此还不知道宫中详情,对宫中变故也了解得不多。

    见他们夫妻情深,老太太露出几分欣慰,然而唐国公夫人却默默地攥紧了手。

    如果皇帝真的是针对沈大将军才闹出这样一场兵变,那素锦作为沈大将军的长女……

    唐国公夫人心里一瞬间后悔这门婚事,然而顷刻,担忧丈夫的心过去,就觉得自己羞愧无比。

    既然将沈家大小姐迎娶进了国公府,自然荣辱不惊。

    沈家荣耀的时候,她觉得这门婚事对唐国公世子是有好处的。

    既然这样,就算沈家真的衰败,那她也不会觉得自己叫长子娶了沈家的大小姐是亏了本。

    嫁给她儿子,就是她的儿媳妇儿。

    无论沈家兴盛还是有罪,眼前这个温柔知礼的女子,都是她的长媳,是国公府未来的女主人。

    唐国公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到明日如果宫门大开只怕乱子更多,便对唐国公世子温和地说道,“这里有我和老太太与你二婶就足够了。你们小辈去老太太的后头的侧室之中歇着吧。”老太太把他们都留在这个院子里,不过老太太的院子大,能叫孩子们好好儿歇歇,明日好应对更多的事也好。老太太也觉得可以,正要点头,唐国公世子询问地看着妻子,见世子夫人微微摇头,便说道,“我们也不累。更何况父亲如今还在宫中,我们也没有睡下的心。”

    “世子说得是。”世子夫人温柔地说道。

    他们笑夫妻一唱一和,彼此之间感情深厚,儿媳又是这样一个温柔懂事的性子。

    唐国公夫人几乎要落下眼泪来。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一块儿等等。左右也没有多少时辰。”宫中闹出乱子本就是在深夜,如今乱七八糟的闹哄哄一团过去,其实也很快就会到天亮,那时候一切也都分明了。唐国公夫人见长子夫妻靠在一块儿,恩爱温暖,又生得金玉交织一般的璧人,心里酸涩得不行,只恨这世事无常,又恨皇帝无情冷酷,侧头掩饰地拿帕子擦干了眼角,就看见唐二公子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怎么了?”唐国公夫人对次子问道。

    “母亲。不然我守在府门口吧。”唐国公世子不善武艺,然而唐二公子却是个武力值极高的,不然也不会叫唐国公有信心丢去军中。此刻见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在府中空空地位唐国公担忧,唐二公子急忙对唐国公夫人说道,“这宫中大火,又说是兵变,只怕京城也得乱起来。府门出没有个人看着我不放心。”他虽然年纪轻轻,然而眉宇之间已经带了几分坚毅,素日里的跳脱在遇到了这样的大事的时候全都散去,化作了沉稳还有果敢。

    唐国公夫人一愣,急忙说道,“既然知道外头乱得很,你还乱走什么?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您也太小看儿子了。”唐二公子哼了一声说道,“更何况父亲不在家,三叔要照顾老太太与三婶,大哥又是个读书人,自然轮也轮到我出面了。”他一副当仁不让的样子,唐国公世子无奈地回头看了弟弟一眼,见他一身的锐气,显然不是在说笑,沉吟了半晌对唐国公夫人说道,“二弟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咱们府中要紧的府门除了正门,还有后头的一个侧门。我与二弟分别看守,也能心里安稳一些。”

    “大哥,那我也去吧。”唐四公子在一旁急忙说道。

    “你的病还没好,去什么去!”二夫人刚刚脸色苍白地坐在一旁,揽着儿子的肩膀心里恐惧。在她知道唐国公竟然陷入宫中,如今生死未卜,京城如今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乱子,她只觉得仿佛唐国公府的天都塌了。在她的心中那样沉稳坚毅,仿佛山中巨岩一般能够为家人遮风挡雨的唐国公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竟然这样轻易地就会发生意外,她心中觉得恐惧,又觉得自己无比的无助。

    唐二爷带着小妾躲到山东去了,如今就算是京城风雨,或许国公府都要被冲击,竟然跟唐二爷那没良心的完全无关。

    她如今只有唐四公子这么一个儿子,怎么敢叫唐四公子去府门那里。

    一旦发生意外可怎么办?

    她儿子但凡受半点冲击,那二夫人觉得自己也不想活了。

    如果京城真的乱起来,有人会在这个时候闹上各家勋贵府邸,冲击府门,那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府门了。

    “四弟年纪还小,而且身上还要休养,不如就在屋里陪着老太太,安慰老太太吧。”唐国公世子见二夫人那惶恐的模样,心里就明白二夫人是舍不得儿子,笑了笑便温和地对有些倔强地看着自己的堂弟和声说道,“知道你也是男子汉。只是如果上房只留三叔,那老太太只怕心里也不安稳。”唐三爷得守着老太太与合乡郡主,如果这两位今夜出了什么事,那唐国公府也得垮下一半儿,因此是不能擅动的。

    更何况唐国公既然杳无音信,那此刻出头的自然该是唐国公的儿子。

    他是唐国公世子,是国公府的继承人,哪里有遇到大事却躲在长辈与弟弟们身后的道理。

    “大哥,我想帮帮你。”

    “行了。等你日后养好了身子骨儿,多得事机会帮我的忙。三叔,老太太就托付给你了。”唐国公世子虽然是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然而也并不是只知道文弱的。叫唐三爷对自己笑着点了点头,他就带着唐二公子直接走了。此刻上房里大多都是女眷,二夫人脸色惨白地抱着唐四公子,仿佛儿子是自己最大的依仗了。合乡郡主在后头靠在了榻上,目光若有所思,不是地看一眼沉静地劝慰唐国公夫人的世子夫人,动了动嘴角,轻叹了一声。

    “郡主,盖着些吧。”云舒见老太太给自己使了个眼色,便上前给合乡郡主盖了个小毯子。

    见合乡郡主没有动面前的安神茶,云舒想了想,并没有多事。

    她如今也同样心中忧虑在宫中的宋如柏。

    哪怕知道跟沈家扯上关系了的宋如柏只怕没有好下场,可是她还是祈祷着,只希望宋如柏能平安无事。

    她也希望唐国公不要受到皇帝的迁怒。

    一双手绞紧,云舒站在老太太的身边,目光直直地看着大门的庭院,仿佛只要是这样就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消息一样。她此刻的心里只怕是跟国公府的女眷差不多,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的目光也紧紧地盯着此刻的院门,仿佛一眨眼,那院门门口就会出现一道沉稳如同山岳一般熟悉的身影似的。上房之中安静无比,每一个人都不再说话,这样的安静直接持续到了天亮,当天色开始蒙蒙亮的时候,紧闭的有人把守的院门霍然一下子被推开。

    一道裹披风的人影撞了进来,之后大步流星就往上房而来。

    老太太顿时精神一震,眼底露出几分惊喜。

    云舒却觉得那并不像是唐国公的身影。

    唐国公高大威严,可是这道人影……

    人影撞入上房,披风一下子被甩掉,露出里面的一个气喘吁吁的男子。

    云舒霍然张大了眼睛。

    竟然是陈白。

    “给老太太请安!”陈白浑身风雪,脸都冻得裂开,此刻匆匆进来携带者一身的冰冷还有匆忙,却顾不得这些,也顾不得去看上房中还有什么人,径直冲到了老太太的跟前躬身说道,“国公爷恐老太太与家人担忧,因此叫我回来与您说一声,他安然无恙,如今留在宫中与陛下商议宫变之后的处置。”他显然知道老太太与府中的主子们想要知道什么,因此一张口,就说了唐国公平安无事。

    这显然也是老太太最想听到的事。

    当听到陈白说唐国公平安无事,老太太此刻挺直的后背一下子就缓和了下来。

    她吐出一口气,凝重的脸上露出细微的笑容,对陈白连声问道,“你们国公爷如今可还好?有没有受伤?”她关切得恨不得唐国公就在自己眼前,唐国公夫人也十分关切地看着陈白,陈白急忙对老太太说道,“国公爷安好,没有受伤,也没有受人折辱,陛下依旧信重国公爷。”见老太太松了一口气,陈白的脸色却不见缓和,然而露出几分忧虑,扫过一旁同样露出笑容的世子夫人。

    世子夫人显然也很担忧,听说唐国公安然无恙,就急忙对陈白问道,“陈总管,那我父亲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